中日战争---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序幕 第七卷,错落 第六章,孤军2(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030.html

骤然出现的敌人,让原本已经开始为执行清剿工作而分散在各个区域的士兵们立刻陷入慌乱之中, 敌人仿佛是从地里长出来的一般,不,就是从地里长出来的, 前线的一名指挥官发誓亲眼看到一名中国士兵麻利的从下水道口钻出来,用PF89单兵火箭筒利落的敲掉了一辆“武士”步兵战车后,又一瞬间消失不见。不过此刻这个问题显然不是他能解决或者说是应该在乎的,因为在目睹这一切发生之前,身边的通讯电台已经如同下午6点30分的网络一般,变的异常拥堵,无数的告急电话重复着之前他所见的那一幕,并且指天发誓的认为自己见到了魔鬼。

没有魔鬼,是中国人,他们看似卤莽的伏击,彻底打乱了原本占据优势的进攻态势,此刻,对于欧洲联军来说,唯一能做的就是按照敌人的想法和规则进行作战——

——“不想死就他妈的给我快点!”在肾上腺素的作用下,工兵几乎以自己一人的力量就将重200斤的C-701从隐蔽地吊拽上来,可即便这样,一直潜伏在暗处观察着敌人动向的殷勇仍然觉得他们的行动还是太慢,天知道他们这看似卤莽的举动能得到对方什么样的回应,此刻不说是一架战斗机,即便是一辆步兵战车的出现,都可以轻易的将他们这些完全裸露在掩体外的步兵变成一团团血肉模糊的人肉叉烧。

在连番的催促下,几枚导弹的发射架被迅速的组装好,而看着眼前已经从小黑点变成庞然大物的登陆舰,殷勇毫不犹豫的叫响了发射阵地。

“嗖嗖嗖嗖!”在登陆舰告警雷达响起的同时,甲板上的众人已经清晰的看到岸边闪过的数个明亮的火光,在火光的伴随下,数枚C-701导弹争先恐后的向登陆舰飞来,并且在甲板上的防空炮尚未响起之前,就已经一头撞在战舰那光滑的舰身上。

“轰,轰,轰!”爆炸没有预想中的那么惊人,不过对于亲眼目睹这攻击的众人来说,所带来的恐慌和惊惧却让所有人都无法忘记,人们在这一瞬间仿佛触摸到了死神的头发,那死亡的恐惧让所有人都清晰的感到。

殷勇高估了自己武器的威力,对于数千吨级的登陆舰来说, C-701导弹那区区十几公斤的战斗部即便击中要害都不可能将其击沉,可是,殷勇却并没有高估自己给敌人所带来的恐慌,当第一艘登陆舰因遭到密集的打击而冒起滚滚浓烟时,其余的登陆舰唯一能做的就是掉头就跑。

本以为信手拈来的登陆,就在这顷刻之间被几枚该死的导弹所阻止,这让那些自信满满的计划参谋们立刻感到一股无奈的恼怒。

“不管敌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立刻让舰队炮火和空军支援,把他们给我重新塞回到来的地方。”恼怒的没有听完前线指挥官那对于敌人神奇的重复,班德生气的命令道,可是就在参谋准备执行命令的时候,法国海军总参谋长德·丹维尔却适时制止了他。

“不需要舰炮支援,恐怕空军支援也起不到什么决定性作用,我想我不得不提醒将军您,此刻的城市内,敌人与我们的部队已经重复的搅和到了一起,任何一次贸然的火力支援,都会给敌我双方带来均等的伤亡,我不想我的小伙子们死在自己人的枪口下。” 德·丹维尔将众人一直有意回避的事实挑明道。

“那怎么办?我们的机械化部队此刻正在拼命,难道我们什么都做不了吗?”班德气愤的反问道。

“如果冷酷点说的话,确实是这样,后续登陆计划的取消,让我们无法左右此刻的战场,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我相信,我们的军人并非是些只能依靠现代化武器的懦夫,在关键时刻,他们一样可以爆发出让敌人胆寒的实力。”虽然德·丹维尔说的甚是慷慨激昂,但是众人此刻却都明白,这不过是个冠冕堂皇的借口罢了——

——“ 给我啊破,完死的……(give up one's arm and live!”看着眼前几名在步枪的威胁下,瑟缩发抖的战俘,一名小战士笨拙的重复着自己蹩脚的英语,可惜他的话还没说完,就立刻被身边的战友不耐烦的制止住。

“行了,行了,别丢人,看我的,哒哒!英格兰的左边,法兰西的右边。”一个利索的的短点射打在战俘脚边,对方立刻知趣的明白过来,一边努力分辨着英格兰与法兰西的区别,一边犹豫着选择自己的位置。

“德意志的派去挖沟,其他的都给我老实点。”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成果,小战士得意的向同伴笑了笑,随后再次命令道。

“这不符合士兵的荣誉,你们完全放弃了士兵的荣誉,你们不该藏在下水道里,二战时斯大林格勒的苏军不会这样, 柏林的德军不会这样,班塞岛的日军不会这样,你,你们……”在殷勇一个师的优势兵力包围下,失去了支援的敌数个坦克营唯一的,也是最好的结果只能是被包了饺子。不过在殷勇得意的巡视着自己的战果时,一阵阵英语的咒骂声却将他的目光吸引了过去。

“这洋鬼子叨咕什么呢?”看着对方叽里咕噜的叨咕着,殷勇奇怪的向身边的参谋询问道。

“他斥责我们卑鄙,说我们不该躲藏在下水道里。”翻译笑着回答道。

“问问这老小子,他哪国人?”听到对方的话,殷勇皱了皱眉头,随后询问道。

“英国的,是刚刚被三团歼灭的坦克营的副营长。”翻译立刻回答道。

“哦,跟咱们中国人谈计谋,做梦吓着了吧?告诉他,我给他起个中文名叫蒋干,顺便带他去坦克团转悠转悠,问问他就凭他那两辆拖拉机够我们坦克打的吗?”听到翻译的回答,殷勇再次命令道。

“师长?您要戏蒋干?”听到殷勇的回答,翻译立刻兴奋的反问道。

“他也配, 参观完了,把他全身毛给我刮光,然后扔北九州方向去。想回家,让他自己走回去吧。”听到翻译的询问,殷勇鄙夷的看了这个甚至连手下败将都不配的家伙一眼后,摇晃着四方步,继续向前走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