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罕见的科学预见和战略性阳谋 ZT

shan..lin 收藏 1 639
导读: 大凡真正伟大的人民领袖,也同时是一个伟大战略家,他们在重大问题上总有极精准的预言,同时——只要历史许可,也总设有一定的对策性战略。   人所共知,毛泽东的晚年(我将其时间界定为1957~1976年),有很多预言,也有相应的一系列举措。对这些预言的准确性,凡尊重客观事实的人,对毛泽东已是十分佩服。这一点,这里暂且不论。这里要说毛泽东的相应战略举措。这些举措,今天的某些个(极少数)真右派,恐怕在心底又要大叫其为“阴谋”的!因为,时至今日,人民的确已在历史的反思中,逐步理解了毛泽东。   毛泽东是辩证大师,

大凡真正伟大的人民领袖,也同时是一个伟大战略家,他们在重大问题上总有极精准的预言,同时——只要历史许可,也总设有一定的对策性战略。

人所共知,毛泽东的晚年(我将其时间界定为1957~1976年),有很多预言,也有相应的一系列举措。对这些预言的准确性,凡尊重客观事实的人,对毛泽东已是十分佩服。这一点,这里暂且不论。这里要说毛泽东的相应战略举措。这些举措,今天的某些个(极少数)真右派,恐怕在心底又要大叫其为“阴谋”的!因为,时至今日,人民的确已在历史的反思中,逐步理解了毛泽东。

毛泽东是辩证大师,他不但精熟历史,还能解读历史现象中的“扑朔迷离”,洞悉历史发展的曲折性,以及历史反动派(可统称为右派)在一次失败后的常规谋略——“韬光养晦”。另一方面,对毛泽东自已来说,他深知,他搞了一个比历史上任何一次革命伟大千百倍的革命,在其开创阶段,会有失误,另外,反对者也一定很多。为了不让“某些右派精英掌控解释权”和“韬光养晦、日后犯事”,他必须发动群众,参与——并由此而了解和掌控——他和人民自已的一切。并在人民面前,给右派们立下一个历史性“禁界”

毛泽东是幸运的,因为,历史发展到现今的大生产时代,人民也在真正意义上,开始登攀向主人宝座;今天的伟大革命,也向每一个真正的人民革命家,提出“发动人民群众、创造历史、解释历史”的任务。于是,毛泽东,这个同时代脉搏一起跳动的革命家,能设计出一个伟大的“阳谋”,套住历史右派们的“韬光养晦”,让人民在他过世后的时日里,阻止这些右派们——可能的——反社会主义的行动。

如果说,毛泽东早期的“农民运动‘好得很’”,及后来的——广泛发动人民群众参加军事战争,仅具有较多的夺权意义;那么,后来的“西柏坡对策”,及晚年的,——从1957年开始到他的逝世,他千方百计地在尽可能大的程度上,让人民参与诸如反右、大跃进、社教和文革等(在这些运动中,我们人民当然也犯有错误)政治的、经济的、文化的,甚至是军事的,各种活动和各种斗争,则明显具有“让人民操控一切”的意义。并且,让历史右派首先在人民面前“就范”:——尽数抖出自己腹中“鬼胎”“祸水”,使人民握有右派的“把柄”。

这是一个天大的“阳谋”,旷世的奇略。在毛泽东自己发动下,无产阶级一切的革命主张,社会主义改造,一切政治方略,连同毛泽东本人的全部思想,借助于群众运动,象倾盆大雨般地浇洒在——不仅仅是中国这块大地,甚至泽润其它一些国家。社会主义的、毛泽东的“所有”,尽数“阳光化”了;共产党人、毛泽东的的伟大理论和实践,——还有其高风亮节,传布于社会的每一角落;这还成就了深入广大的民众性的政治参与和“高知明度”。另外,历史右派们的“历史表态”,如上所说,——这一切,就等于逼右派进入了毛泽东的——也是人民的——“阳谋”之套中。——因为,毛泽东以自己一系列精准的预测,知道历史右派日后会“犯事”。

人们会刻骨铭心,那时,一次次教育,一些右派们一次又一次地表态(当时,他们和民众在一起,阵线并不明朗。但是,人民的表态是真心的):我反对资产阶级民主,从不主张资产阶级议会制,我不主张三自一包,我反对私有制,我拥护人民公社……我拥护……我拥护……还有,他们还一次又一次地发誓赌咒:我是无产阶级革命者、家,我忠于社会主义,我更不是资产阶级民主派,我从不反对毛主席……

这就是说,毛泽东抓住了这些人的自私、猥琐和软弱(中国资本主义、资产阶级的最明显的特点),决不代表人民,让他们在“阳谋”之下,尽现愚蠢和尴尬,——并留下一个个历史见证。假若,这些右派们的资本主义要是能代表人民、代表正义,——就是说,当时,要是他们真因代表人民、资本主义真的比社会主义更有优越性,——而显得有点骨血,定然能公开亮出自己的政治主张,——或决不收回自己的政治主张,也能不顾惜个人的牺牲,有胆有识而又平和坚韧地批评共产党人的“这样”“那样”……的。

然而,这些人不代表人民,没有正义,故而也没有力量。他们当时只得假假地忏悔、佯说要重新做人,——毛泽东对这些人的做假为伪是了然于胸的。如此,右派们在毛泽东在世时,对共产党人、对社会主义、对毛泽东的表态,即被永远地作为历史的“存照”,裸呈于天下。

历史,在人民的谋算之中,毛泽东的“阳谋”展现了奇功异效。

其一表现为,今天的极少数右派——不出毛泽东预料——真的“反算以往”了,但是,由于毛泽东让全民作过多次“自我教育”,右派们作过检讨,使他们的资本主义谋图,至今不敢大张旗鼓地亮出“名号”来,非但如此,——如今他们还得象“小偷回避被人捉手的地方”一样,不敢直面历史,只能搞一个又一个的“弯弯绕”,而当这些“弯弯绕”的每一露真,便遭到人民的政治挞伐。

再一个,大家已看到的标志是:今天,不管大事小事,人民都要用自己掌握的真正的“事”和“理”,七嘴八舌一番,这就使得右派们对社会主义、共产党和毛泽东本人的一切“抹黑”,成为枉费心机,甚至只能使“抹黑者”自受已辱。

这不是么!今天右派们的每一反社会主义的真心表露,不但事与愿违,还都让人民对党和毛泽东更加敬仰。在右派们一次次反攻面前(网上最明显),人们总说:我党当年整右派并不是冤枉好人哪!右派真的有啊!反和平演变真是科学英明……我党和毛泽东虑事高远,真的前无古人……

这也是毛泽东过世后,“毛泽东热”热度不减的根本原因。可以反想而知:要是现在决没有人想搞资本主义,当年也没人企图搞资本主义……那么,毛泽东只能作为“忧天倾的‘杞人’”或“整人狂”永载史册的;或许念及他的建国之功,人民以其大度广襟渐渐将其淡忘。

……所以,右派们今天的所有“布道”,都在明白地告诉世人,在毛泽东时代,他们说的都是彻头彻尾的假话,我党和毛泽东当年的一切,极有先见之明。毛泽东晚年的一系列“阳谋之‘套’”,正是套的这一点。

——当然,还有更多,历史会逐步演进,人民得慢慢回味的。不过,仅就以上这些,对已故去的毛泽东来说,——他的力量还在“致命地打击着反社会主义的真右派”,这真象《三国》中“死诸葛治死活司马”的故事新编啊!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