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修罗 第一章 前因 第五节 金缚术

feimeng820 收藏 0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2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24.html[/size][/URL] “好,好得很!”虫不知面现讥诮:“早听说黎门上至黎门老母下至最普通的弟子,都是睚眦必报之辈,最近一年我也是深有体会。可我也早说过,在虫某人面前,要有实力才有发言权。除非是黎门老太婆和其他几个老不死亲至,象你二人小辈又有什么资格跟我说这大话?” “或许我二人确实还不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24.html


“好,好得很!”虫不知面现讥诮:“早听说黎门上至黎门老母下至最普通的弟子,都是睚眦必报之辈,最近一年我也是深有体会。可我也早说过,在虫某人面前,要有实力才有发言权。除非是黎门老太婆和其他几个老不死亲至,象你二人小辈又有什么资格跟我说这大话?”


“或许我二人确实还不够资格,但是那猿仙人呢?”月随风问道。


“你说什么?你不是说他不会再回来了么?”虫不知大惊,忙问道。


“我是说他去吃东西暂时不会回来了,说不定他一吃完东西就回来了呢?你还是乖乖跟着我们去黎门吧,省得老头子来了亲自动手。”月随风说道,还学着虫不知的语气把乖乖两字咬得特重。


“这……,哈哈,哈哈哈……”虫不知惊楞了片刻后突然大笑道。


“你笑什么?”月随风也笑着问道。


“你问我笑什么,你问我笑什么?我是笑你无用公子的天真!”虫不知继续笑道:“你以为我虫某人纵横江湖近三十载,是这么好欺骗的么?”


“你为什么说我是骗你的?”月随风问道,却面不改色。


“他要动手便早就动手了,何必却要独自离开而置你二人于危险之地?”虫不知说道:“况且他刚离开时你回答得也太直白了,现在想要欺瞒只怕太晚。我早说了,只怕这老猴子也只是徒有虚名吧,否则也不至离开血月门这么多年,血月门却一直不闻不问吧?”


“这也未必,我都说了,假如你能把他带回血月门,说不定血月们能给你五十万两白银呢。况且你这么说老头可不好,他可是很记仇的。”月随风说。


“我说又怎么了,有本事让那猴子来打我八十大棒啊?哈哈哈!”虫不知笑谑道。


“废话少说,纳命来!”一旁的鑫薇薇却已忍耐不住,一声清吼:“金石·金缚术。”


只见她双手掐一诀,虫不知脚下黑土游离出几缕灰黄,接着又凝成一条细绳状,一把缚住他的手脚。


“成了。”鑫薇薇语带惊喜,手上却不放慢,又掐了一个手势,那金色光绳一头仰起,行成一针状,朝虫不知胸口刺去。


可在那金色粗针缓缓刺入虫不知胸时,虫不知却面色自然,丝毫没有一点疼痛的样子。直至那整条长针都刺入了,虫不知还是无动于衷。


“怎么回事?”鑫薇薇急道,手掐决想抽出那针再刺一次,却发现那金色针已没有回应。


“金缚术,果真还不错。”虫不知得意笑道:“没想你年纪不大,竟能凭空从土中抽离金铁,果不愧是金石鑫家传人。只可惜在我虫某面前还是太粗浅了,这小小金缚术根本对我没作用。”


“那金铁针明明刺入你胸口的,怎么会不见的?”鑫薇薇不自由问道。


“那针并没有刺入他胸口,而是被他身上的虫子给吃了。”月随风说道。


“嘎嘎,没想到无用公子不会武功,眼神倒也犀利。”虫不知笑道:“你们可知道我这些虫子最喜欢吃什么东西么?他们最喜欢吃的就是金石之物了!”


随着虫不知说话,缚在他身上的金色细绳也慢慢消失,想必也慢慢被那些虫子给蚕食了。


“喜食金石?这是什么虫子?”鑫薇薇索性停下手问道。


“我叫他们嗜血虫,因为它们最喜欢吃血食了。”虫不知说。


“你不是说它们喜欢吃金石吗?又怎么是血食了?”鑫薇薇有些奇怪。


“嘎嘎,他们本质喜欢吃金石不错,可单纯的金铁等物他们是不喜欢的,而血食里有很多铁物质,味道又不错,所以就是他们的首选了。不过假如我要他们吃些单纯的金石,他们也不会拒绝的,就象你刚才抽出的金绳一样。”虫不知说。


“好了,你们的表演结束了,也该轮到我了。”虫不知见月随风二人没有说话便接着说道:“早点了断吧,说实话我对那十万白银可是很期待的呢。”


“等等!”月随风却摆了摆手说道。


“恩?无用公子改变主意了么?”虫不知问。


月随风却不回答,而是取下围在脖子上的狐狸放在地上,轻轻拍了拍狐狸脑袋几下。在虫不知惊奇目光下,那狐狸脑袋居然抬了起来晃了晃,接着睁开迷离小眼,眼神似颇不情愿。


“好了,二胡,都睡了两天了,该醒醒吃点东西了。”月随风捏了捏小狐狸的一只耳朵说道:“臭老头在前面等你,他手里有薇薇姑娘今天刚烧的红烧猪肘,快去吃吧。”


月随风话刚说完,小狐狸便竖起小耳朵,然后转过身子朝着月随风指着的方向跑去,后面两条尾巴一摇一晃甚是明显。但小狐狸跑了几步便又折转了回来,脑袋在月随风裤脚厮磨几下,又抬头看了看对面的虫不知,眼神戒警。


“没事的,我和薇薇姑娘等下就来,你先过去吃东西,再晚了就要被那臭老头给吃光了。”月随风又俯身拍了拍狐狸的脑袋说。


小狐狸又转头看了看虫不知后才不情不原地转身跑开,其间三步一回头。


“这是什么东西?”虫不知回过神问道。


“大名鼎鼎的虫恶人这么眼拙,连只狐狸都看不出来么?”月随风眨眨眼说道。


“两条尾巴的狐狸?”虫不知又问。


“坠星门的护族灵尊狐仙人传说有六条尾巴,那才希罕呢。”月随风不置可否道。


“接招吧!”鑫薇薇在虫不知一楞间便发动了杀招数,从脚下土壤抽离数条金阵,朝着虫不知刺去。


鑫薇薇自进入黎门后,便被灌输了师门师仇必报的观念,所以也不管什么江湖规矩在虫不知说话间发动了攻击。而且虫不知武功已入超流,不发动突袭,实难有胜算。另外,说实话对于虫不知这等黑白共忌的魔头,似乎也谈不上用什么江湖规矩对待了。


可让鑫薇薇失望的是,那金针在接近虫不知身周那些嗜血虫时,便慢慢消失,想必是被那些好吃金石的嗜血虫吞噬干净。


“嘎嘎,早说了,你这金缚术对我不起作用。还是看我的,去!”虫不知长袍一甩,身周的嗜血虫便纷纷飞起,黑压压一片朝鑫薇薇二人扑去。


“金结壁!”鑫薇薇没办法,只得又在自己和月随风上边召出金火结界。


虽有防备,但仓促间,还是有些嗜血虫刹不住而撞在了那金色透明结界上,焚化成灰。


“哼哼,没想到你年纪青青居然把金结壁练到了第二重,这糅合了残阳家火之术法的金火结界还真是我这些嗜血虫所忌。”虫不知说道:“只可惜你的金缚术却没有火之元素,否则我还真不好对付了。就让我看看你这金结壁能撑到什么时候吧!”


虫不知说着便召回了嗜血虫,伸手抓起旁边的一张木椅朝鑫薇薇二人扔去。


木椅撞在那金色光圈上,却被扑一声弹开,触着光圈的凳面一片焦黑,看去似被大火烧灼过。


而那光圈只在椅子撞上那一刻闪现一圈光纹后便又回复正常,鑫薇薇身势手势未变,只是气喘似更急了些。


“果然有些门道,不愧是号称武林防御第一的金结壁。只是这金结壁要靠内力维持,我看你能耗到什么时候?”虫不知嘴上说着,手脚却不停,抓起手上的物事便朝鑫薇薇那边砸去。


虫不知砸得不亦乐乎,鑫薇薇却有些不耐,过了盏茶时间后,便欲撤掉结界,趁隙回击。只可惜,虫不知身周的嗜血虫早窥视一旁,刚等鑫薇薇动作,便飞临一旁,跃跃欲试。无奈,鑫薇薇只得重又召出金结壁。


“嘎嘎,我劝你还是死了那条心吧,对上我虫某人,只能怪你命苦了。”虫不知却甚轻松,肆意笑道。


“没意思,难得你虫恶人恶名远扬,却只会这么几招数。”月随风开口说道:“薇薇姑娘的金结壁虽不能如他父亲般持续三天三夜,但坚持几个时辰不成问题。真要几个时辰下来,只怕你这房子都要给你自己拆了。现在这么急拆了多可惜,拿去柴灶烧火或许还能用上个把月呢。”


“哼哼,看你无用公子果真名副其实,除了吃喝嫖赌一无是处,脑子里净想些莫名其妙的东西。高手比拼武功,很多时候比的就是耐心和毅力。”虫不知邪笑道:“我看你还是趁现在想想几个时辰后自己要怎么个死法吧!”


“薇薇姑娘,把结界撤了吧?”月随风沉默了一下,然后对鑫薇薇轻声说道。


“公子,这是我师门的恩怨,还是我自己来吧。再说你的身体…”鑫薇薇却摇了摇头拒绝道。


见是如此,月随风也不再说话,默默站在一边。


“哼,我看还是无用公子识时务,你这小妮子倒真是顽固。你这样下去也是有败无胜,我看还不如早早投降,跟虫爷我说几句好话,说不定我还能给你二人留个全尸。”虫不知一边扔着东西一边说道。


“宁为玉碎,不为瓦全,这也是我黎门门规。”鑫薇薇咬咬唇说道:“我就算…”


“不好!”月随风一声惊呼,拉起鑫薇薇疾退三米。


在他们刚站的地方,竟然从土中钻出数只嗜血虫,体型也比飞在上面的大了一半有余,直欲扑鑫薇薇二人。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