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大侠[转发]

李伟新 收藏 2 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访《特工之王》、《江湖棋侠》作者李伟新


徐润(《清远日报》记者,下称徐):新年好,李作家。

李伟新(下称李):呵呵,你好,徐记者。

徐:收到你送的书,我很开心,这是你给我新年最好的礼物。我就直奔主题吧,想对你做个采访。

李:多谢!

徐:我看了你出版的《特工之王I》、《江湖棋侠I》,以及你在网上发表的《艳欲乾坤》、《绝代艳妃》、《异国红颜》(又名《超能特工》)、《公主的床》、《冲棋神幻剑》等书,都有一个共同点——侠义之道。

李:是的。

徐:嗯,我觉得好奇怪,你可是一个诗人啊。据我所知,你不但出版了几部诗集,而且很早就在《诗刊》等名刊发表诗作,有的诗作可堪称中国当代一流的作品,怎么会跟武侠扯上了呢?

李:你说的没错。作为我个人来说,我最喜欢创作的是诗歌,二十多年来从没间断过。要说怎么跟武侠扯上关系,我可以直接地说:诗人本大侠。记得《诗经》里有一个叫家父的诗人就很有意思,他在诗中就说,如果做大王的太坏,他就把他的头砍下来。

徐:那么,在你的心目中,那些历史名人可称作大侠?

李:老子、孔子、庄子、荆轲、项羽、李白。

徐:呵呵,你的大侠都跟诗、跟文化很大关系哦。

李:是啊。没诗、没文化的侠,只会去杀杀人,放放火。而在我看来,这侠所体现的,主要是一种超越常人的、出类拔萃的一种精神气度。

徐:你这么一说,我就明白了。像老子、孔子、庄子都好像没有什么行侠之举,可他们的精神世界,却超越时空,境界极高。如果要分,他们应该属于精神大侠,或者说是一种文化大侠。

李:嗯,没错。

徐:而荆轲、项羽、李白则是实际行动的大侠。

李:是的。

徐:三人当中,你最喜欢谁?

李:都喜欢。

徐:能具体说说么?

李:像荆轲,他虽然没有一剑刺死秦皇,但他无疑是向秦暴政刺出的第一剑,这一剑也奠定了他成为中国大侠的地位。项羽的意义,至今很多人还不懂。 这跟我们中国封建得太久有关。当他推翻了秦朝的暴政,我感到特快人心。不是我个人对秦始皇有偏见,而是秦始皇确实是一个很可恶的人。他是第一个开始全面摧残中国文化的人。记得在央视看过一个节目,说秦始皇的兵器都是规模化、标准化生产的,讲解人很是津津乐道,可我却一下就想到了希特勒。希特勒当年也是那么干的啊。说白了,只有整天想着去侵略别人,才那么用心去规模化、规格化吧?可以说,秦始皇吞拼六国,是一种野蛮文化对先进文明的大毁灭。项羽是个想恢复先进文明的人。当天下定,他便分封诸侯。可以说,当时的格局,已经有了今天西方国家联邦制的雏形。但他绝对想不到,刘邦这个秦始皇手下的小吏,早已深深地接受了秦始皇那种唯我独尊的封建意识,要将天下变成他刘家的天下,不希望存在诸侯制那种“联邦”形态。结果又是落后的封建文化占了上风。我说了,中国人命苦。就像后来历代的农起起义,都是推翻了皇帝,最后自己也当上了皇帝。至于李白,他那种侠义精神,可说体现得淋漓尽致。他敢“天子呼来不上船”,他敢当着天子的面写诗嘲讽杨贵妃。若换着我们今天的一些诗人,拍马屁还嫌来不及吧?

徐:呵呵,你对侠的见解很独到。我也发现,你的《江湖棋侠》里,若隐若现都表现着一种中国的棋文化,为什么?

李:这与我多年研究中国象棋文化有关。我越研究越发现,中国棋文化,实则就是中国文化的一个缩影,里面有许多神妙的东西。十几年前,我就开始创作体现中国棋文化的长篇系列小说《棋道》,当时在一本杂志上连载,还挺受读者喜爱。早几年也出版了长篇小说《棋神》。可发行量却令我哭笑不得。虽然广东的订数比王蒙的一部小说多很多,却也就那么几百本。

徐:嗯,纯文学的小说发行,确实不容乐观。是否因此你才想到以武侠小说来表现你的棋文化呢?

李:当时想过,但没动笔。直到去年上网发文,才开始有了这种意识。因为侠义是中国文化的一个传统,既然武侠小说那么受人欢迎,我为什么不采用武侠这种形式呢?

徐:可是,你是否觉得,因为用了武侠小说这种形式,而降低了你小说的文学品位?

李:这是不可避免的。鱼和熊掌,不可兼得吧。话说回来,你的文学品位再高,如果没有读者,这小说也就失去意义了吧?我不像一些人那么阿Q,说自己的诗歌、小说是写给几百年后的人看的。现在的人的意识都日新月异,何况是几百年后的人呢?你自我感觉很好的东西,到时也许就是一堆狗屎。

徐:呵呵,别人都说你是外星人,其实你也有很实际的一面啊。

李:要面对现实嘛。

徐:可看你的《江湖棋侠》就不“现实”,它写得很大气、很浪漫、很神奇。像人棋大战那几章,就写得很精彩。

李:小说不能太实,太实了就没了可读性。

徐:是了,你的《特工之王》,原来是叫《精武王》的,是吧?

李:没错。

徐:为什么要改?

李:嗯,按我原来的构思,这《精武王》的主人公是一个抗日战将,特别能打仗。但写了十来章我就发现,主人公龚破夭可以肩负更大的使命,而且不仅仅是抗日就能将他的追求完全表达出来。而要把他放到更高的高度。也就是说,要让龚破夭像007一样,成为世界性的一个正面形象。要让龚破夭走出国门,走向世界,当然只能是做特工了。

徐:而且不是一般的特工,而是特工之王。

李:呵呵,是的。因为龚破夭所肩负的使命,已经是维护世界和平的重任。但为了实现这个目标,他必须要使用特工的特殊手法,若没过人之处,没有王者风范,他恐怕就只能像那些小特工一样,靠听听别人的电话,拆拆别人的信件来获得一些情报了。

徐:我看你的《特工之王》都是以《特工之王I》、《特工之王II》这样来划分,是否会写很多部?

李:是的。目前已构思了十部。按出版社要求,今年五月份前就要完成加部。

徐:这可是一个很庞大的创作工程啊。我真担心你忙不过来。像你目前创作着的长篇小说就有七八部。

李:是啊。如果都一块写的话,真忙不过来。所以目前已停了一些小说的创作。

徐:读者会感到遗憾哦。

李:希望他们能理解。

徐:看你在网上发表的小说,不但体裁多样,言情、武侠、特工、玄幻的都写到了,而且人气相当不错。你是怎么成为创作的多面手的?

李:这是从我一开始从事文学创作,就已经有了这个特点。像在小说、散文、诗歌(自由诗、格律诗)、剧本(话剧、电视剧)、杂文、随笔、报告文学、歌词等方面,我都有所涉猎,并小有成就。因为我希望自己成为一个文学家,而不是单一的诗人,或小说家、散文家之类。再实点说,我之所以能轻松就驾驭网上那些体裁,一是因为自己拥有丰富的生活经历,二是拥有熟练的语言驾驭能力,三当然是想象力丰富,四则是意识超前,不会落后于时代。

徐:这我也发现了。如果要出文集,你是种类最齐全的,可以说是中国独一无二的。

李:谢谢徐记者的夸奖。

徐:今天是元旦,希望你玩得开心。我也就不占你太多的时间了,以后有机会再采访你,好么?

李:呵呵,好的!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