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百战将星之我眼中的李克农将军[长城军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这个神秘的将军,他的眼睛真的铸在红叶勋章上吗?谁看见过?看见了也别说出来哦!

百战将星之我眼中的李克农将军

我们的军队里,出现了那么多位开国将帅,这是革命战争留给我们的优秀作品,而他们中很多人都是靠战功获得那金光闪闪的将星肩章的,比如许世友、王近山这样的战将,也有一些人,没怎么打过仗,却也获得了将军勋位,比如罗荣恒元帅、谭政大将、杨至诚上将、傅连樟中将等,因为他们是搞政治工作的,政治工作是军队工作的生命线,这个可是我们人民军队的铁则,而后两人则是搞后勤的,后勤保障的有力也是我们人民军队成功的重要保证。但是却有这样一些人,他们既没有打过仗,也没有搞过什么后勤工作,更没有搞什么政治工作,依然获得了很高的待遇和国家的承认、大家的尊敬,而这些人,可能永远都生活在暗无天日的地方,一直严密地监守着共和国的土地,提防着一切看的见的和看不见的外来侵略。和他们打交道的人,也和他们一样,永远都处在暗无天日的地方,只是我们是守卫者,他们,是进攻者而已,对我们而言,这就是黑色间谍与红色间谍的区别。因为保密的原因,我们知道的不多,但是一旦知道了,那也是共和国的需要,让他们中的佼佼者露面。以显示我们共和国安全战线的威力!比如我今天就要告诉大家的人物——上将李克农!

说到上将李克农,大家是既熟悉又陌生。而且直到现在,我们大家所知道的李将军也仅仅局限于党中央已经公布了的那些公开资料,连李将军的家人,也是仅仅知道将军从事的是革命工作,却不知道他具体干些什么,也是在他去世一段时间以后才从毛泽东那里知道的:在一次看望李克农家人的时候,毛泽东把李克农的女儿拉到自己身边,亲切地问:“小妹妹啊,你知道你父亲是干什么的吗?”看她一脸的茫然,他哈哈大笑,说道:“他是个大特务,不过是我们共产党的大特务!”就是从这一刻开始,包括他家人在内的很多人才真正知道了,李克农将军原来是搞情报工作的。

说到李克农,就不得不提起他的死对头——国民党中统和军统特务机关,而说到这样两个机构,特别是中统机构,甚至是他和钱壮飞、胡底等人一起建立起来的,当时的中统特务头子徐恩曾甚至向其他人吹嘘自己的几位难得的部下,得意地夸耀自己有三员干将:贴身的机要秘书钱壮飞,坐镇设在南京的特务首脑机构——“正元实业社”兼管“长江通讯社”、“民智通讯社”;上海无线电管理局的特务股长李克农;天津长城通讯社社长胡底。有他们3人,就有了最灵敏的耳目。全国南北,无论是共产党还是国民党内部各派,或者其它党派的情报会以最快的速度放在他们的办公桌上。但是没向导这样三个人居然是共产党员!李克农、钱壮飞、胡底3人奉周恩来之命组织特别小组,李克农任组长,由他和“特科”情报科科长陈赓单线联系。徐恩曾十分器重他们,特别是钱壮飞,因是同乡,又有才干,连机密电报也交他翻译、分类整理。徐恩曾做梦也想不到,他的得力干将,竟是共产党的忠诚战士,他引以为豪的特务网竟由共产党员替他出谋划策建立起来,送到陈立夫、蒋介石面前的绝密情报竟有一份复制品同时放在共产党中央的领导人面前。只是后来因为顾顺章的叛变,使得本来还可以干更多事业的他们紧急掩护党中央人员撤离了上海,很遗憾地匆匆结束了共产党中央在上海的绝好秘密工作机会的,而且这样绝好的机会以后再也没有出现过了。

至于原因,大家应该都知道,顾顺章可是当时中央特科的负责人,他知道很多党中央的秘密,但是他被敌人抓住以后,很快就叛变了。因为他,李克农、陈赓他们紧急制定了撤离方案,把党中央当时在上海的、所有顾顺章知道的秘密工作和人员全部转移,切断所有顾顺章知道的情报和消息渠道,使得党中央当时在上海免遭灭顶之灾,当时的描述是这样的——

陈立夫、徐恩曾带着顾顺章立刻奔往上海。

顾顺章带着陈立夫、徐恩曾像饿虎扑食、恶狼端窝准确无误地向目标扑去。

一处处人去楼空。一个个希望落空。

在四壁徒然的中央机关里,刚刚烧完的文件还在冒着缕缕青烟。来不及拆除的天线还在那里悠悠晃动。陈立夫目瞪口呆。顾顺章木头人般地戳在那里。

“刚才见到什么人?”陈立夫问。

“有一个气质庄重的女人在附近走过!”

“一个老头行色匆匆转过拐角!”特务们说。

周恩来化妆成女人,陈赓则装扮为一个老者。

他们确实刚刚离开,在敌人眼皮下消失了。

陈立夫哀叹道:活捉周恩来,只差5分钟。

真的是好悬啊!但是就算是这样,顾顺章给我们党中央带来的伤害还是难以估计的,比如当时很多在国民党监狱里,还没有暴露真实身份的共产党员,本来按照安排,只要认真营救,打通关系是完全可以救出来的,比如著名革命领导人恽代英,本来就要放出来了,但是就是因为顾顺章的叛变指认,而使这些中华民族的优秀儿女都遭到了杀害。当这些真正的共产党员高喊着“共产党万岁”,高唱着《国际歌》走上刑场的时候,我相信不光是李克农他们,很多看到这段历史的人心里都在滴血!所以我们历史就已经给顾顺章结论了:“他是最坏的坏蛋,我们共产党历史上最危险的叛徒!”而且我还想说的是,就是因为他当时执行安全保卫任务,把张国焘、陈昌浩这些人送去了鄂豫皖苏区,间接地导致了那里遭到张国焘极左思想的泛滥,导致本来发展的很好的红四方面军根据地最后被国民党一点点地压缩,害的著名的红军部队——红四方面军被迫长征,而那些被张国焘以各种借口无辜杀害的优秀红军指战员,更是死不瞑目啊!这个账,至少也应该部分地算到顾顺章身上。

而李克农的一生都是在搞情报工作,而且一直都在和国民党特务作对。关于这些我不想说的太多,朋友们可以自己去查相关资料,如果你查的到的话,可能比我了解的都还要多。我在这里就说说一些大家可能不知道的事情,因为我看过一本描写李克农将军的传记,其中就记录了这样一件事情:当年抗战期间李克农遇到的一件……令人啼笑皆非的事情——

李克农带人去某地处理事务,因为他穿的是国民党的军服,而且还配上了少将领章,回来的路上,有一个同样是国民党少将的人搭他们的顺风车。结果和李克农并排坐在一起,他一开口,打招呼就是这样一句话“兄弟是第十八军哪个部队的啊?”李克农马上反应了过来:这个家伙,把他臂章上的“十八”字样认成了第十八军了!其实李克农和他所在的八路军应该是第十八集团军的,一字之差,那差别就太大了!要知道第十八军可是蒋介石的嫡系中的嫡系部队,是著名的“土木系”赖以起家的地方(“土”就是十一,国民党第十一军,而“木”就是十八,国民党第十八军的番号),也是“军统”特务最欣赏的地方。而第十八集团军,才是真正拥有我们八路军的番号的部队。认真观察了这个家伙以后,李克农随机应变,马上就说自己是哪个哪个部队的,先赢得了他的好感,然后自吹了一番,又恭维了这个家伙几句,直把这个军统特务弄的晕头转向,还以为自己很幸运,居然搭上了著名的“土木系”人物!虽然不知道“李少将”是什么人,但是他想这个人气宇昂然,以后必成大气,或许现在不是什么显赫人物,但是如果自己能和他搞好关系,日后他只要飞黄腾达,在校长面前为自己美言几句,那以后自己的发展道路一定会更加宽广。于是一路上就吹嘘自己如何如何的强大,在军统里也算是一个响当当的人物。看到李克农故意装出的一副不信的表情,就刻意向他吹嘘自己在军统里的很多事情,还告诉了他很多“戴老板”(戴笠)的事情。只是他没想到这边李克农表面上没什么表情,但是心里却乐开了花:不费吹灰之力,居然得到了不少关于军统的有价值的东西!而他也适时圆场,说出一些虽然不重要,但是却的确是第十八军里的事情,更让这个家伙坚信“李少将”必是十八军里的人。这个人甚至还故意显摆自己的威力,拿出自己的特别通行证,让李克农一行人不经过检查就顺利通过,还故意对守卡的国民党士兵耍威风说:“好好严查!千万别让共产党的人混过来了!”其实他哪儿知道其实他自己旁边的人就是共产党员,而且还是个负责情报工作的大头目!就这样,李克农他们顺利地通过了重重关卡,来到了目的地,然后故作感激地感谢这位“同僚”认真负责,帮了他们“十八军兄弟”的大忙,日后定将重谢……只是我现在很想知道,如果这个人现在依然还健在,看到这样一本书里这些自己的表现,不知道会有什么感想!

还有就是李克农经常负责八路军办事处在各地的安全问题,毕竟虽然当时是国共合作时期,但是国民党一直没有放弃对共产党组织的渗透和破坏,所以各地的八路军办事处经常成为国民党特务监视和渗透的首要目标。有一次他接到手下密报:有一个国民党将军,一连几天在那个自己喝茶的茶楼里,主动找自己说话,长叹什么报国无门,抗日无望,亏自己有一身优点,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祖国的大好河山沦陷日本人之魔掌,而自己却只能在茶楼这些地方打发时间。他不知道这个将军说的是真是假,又怕说的话不正确引起麻烦,想来想去只好向李克农汇报,请示应该怎么办。李克农在认真地和自己的同志们商量了对策以后,又征求了周恩来同志的同意,决定由李克农亲自出马,故意接近这个国民党将军,看他到底想说些什么,是不是有什么不良的用心。而在那天,两人“偶尔”邂逅于街头,然后一起去一个小酒馆,然后一边喝酒,一边就听这个将军说他的遭遇,李克农认真地听,再思考对策。而就在这里,这个国民党方面的热血军人,悲愤地告诉了李克农自己为什么要参军,为什么会来到这里,为什么向上级请求上战场却屡屡遭到冷落,最后心灰意冷,只能整天在这里喝酒喝茶打发时间,最后还告诉了他自己的困惑:“日本大举入侵中国,中国的军人不去打鬼子,跑到这个大后方来干什么?有什么用吗?”而李克农都一一 帮他做了回答,还告诉了他应该怎么做,并告诉了他共产党八路军和新四军是人民的部队,他们都在为赶走日本侵略者而努力,这样的军人才算是真正的军人!后来又经过了自己和其他同志的严格审查,认为这个军人虽然是国民党部队里的,但是却很有爱国心,而且他不是为了什么特别的目的而靠近八路军人员的。于是在经过了一系列程序和方法以后,这个曾经是国民党高级将领的人,最终成为了一名优秀的无产阶级战士。而他,就是后来的共和国上将李聚奎!

另外,对张国焘的仁至义尽,劝说无效后再放他离去,也同样是李克农同志的杰作之一。当时李克农得知曾经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前红四方面军领导人兼川陕革命根据地主席张国焘以“祭拜黄帝”为由外出,然后不知去向。他就亲自安排,多次在不同的场合找到张国焘,劝说他悬崖勒马,回延安去,但是张国焘置若罔闻。最后实在不行了,向周恩来同志汇报了以后,才决定“由他去!”而张国焘投到国民党那边以后,马上就进入了军统,整天想着怎么对付中国共产党,而他的直接对手就是李克农,只可惜李克农对他那一手早就了如指掌,张国焘多次出击,却没有任何收获,只能哀叹“撞上李克农,算我倒霉!”这个家伙,终其一生都没有对共产党的事业造成什么大的伤害。

抗战期间的八路军办事处,还有过这样一件有关李克农同志的事情:当时的同志们在外面都很紧张严肃,毕竟要面对国民党和日本特务的双重压力,但是回到办事处以后大家都很放松,说说笑笑的。而李克农同志则比较严肃,就像当时的邓小平一样不苟言笑,当大家说的开心的时候,一看见李克农,马上大家都不说话了,后来就有一个女同志给他提意见说:“李部长啊,你怎么这样严肃呢?你一来大家都不敢说话了。”李克农淡淡一笑说:“就是应该这样,你怎么知道办事处里尽是自己人呢?太放松了一不注意就说出重要事情来了,这样对我们就危险了!”后来有一个女孩子,当时还比较年轻,刚刚从国民党统治区来到八路军办事处,显得很天真,认为这里就可以放松一下了。对谁都很信任的样子。后来她在办事处里于到一个人,问她是哪儿的,做什么的,现在在做什么,为什么要到这里来,办事处里都有些什么人,最近都在干什么啊,她都一一回答了。问完了以后这个人哼了一声说:“你知不知道我是谁啊?”她当然说不知道,这个人说道:“我是国民党!”然后一转身就走了,这下把这个女孩子吓坏了,自己躲在自己的房间里,在被窝里哭了整整一天,她认为自己闯大祸了,不知道应该怎么来弥补这个大问题。和她一个房间里的一个大姐看见她哭的这样伤心,就问她怎么了,这个女孩子就把前因后果全告诉了这个大姐。大姐一问这个人长什么样子,就知道这个人十有八九就是李克农,后来就去找到他,问“你怎么这样吓唬一个小女孩呢?她还这样年轻。”李克农就告诉这个大姐:“这个女孩子太天真了,问什么答什么。知道不知道办事处里有可能也混的有坏人呢,她没有哪怕一点点的警惕性,我就吓唬她一下,看她以后还敢不敢把自己的事情随便告诉不认识的人!”而后来,这个已经成为革命老人的女孩子说,李部长这一吓足够她记住一辈子!

其实李克农之所以能有今天的成就,不仅仅是他一个人的功劳,还有很多很多有可能直到现在都无法让我们知悉姓名的无名英雄们支持他的结果,光是我知道的就是两个,应该算是他的领导了:一个是大将罗瑞卿,另外一个就是大将陈赓。大家可能认为我看错了,但是我说一下这样两个人:罗瑞卿是主管保卫工作,毛泽东和很大一批中央领导人的安全就是他负责保护的,建国以后又成为第一任公安部部长,你说安全保卫算不算李克农的工作范围?而陈赓就更应该是了!他是我们中国共产党最早的情报和安全部门——中央特科的创始人之一,还曾经前往苏联学习过(应该是在世界著名间谍部门克格勃(KGB)或者是克格勃的前身部门里进行的学习!),他不仅仅负责锄奸,还负责当时坚持工作在上海白区的很多共产党人的安全保卫和解救工作,算不算是我们李大将军的工作范围?只是后来陈赓同志离开了上海以后,就没有再继续情报工作,而是转向军事指挥了而已。能在这样两个著名大将的手下工作,无疑是李克农的荣幸。

李克农的一生是战斗的一生,他一直坚定地站在党中央的一边,全力保护好党中央、毛主席的安全,一次次地击败国内外反动势力的明枪暗箭,一次次地让共和国渡过难关。但是他的简历却相当简单:李克农(1899—1962) ,曾用名李泽田、李震中、峡公。安徽巢县(今巢湖市)人。汉族。中国人民解放军高级将领。192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8年到上海,在中共中央特科领导下从事秘密工作。1931年冬到中央革命根据地,任中华苏维埃临时中央政府国家政治保卫局执行部部长,中国工农红军第1方面军政治保卫局局长、红军工作部部长。参加长征。到陕北后,任中共中央联络局局长。卢沟桥抗战爆发后,任八路军、新四军驻上海、南京、桂林办事处处长、八路军总部秘书长、中共中央长江局秘书长。1941年起,任中共中央社会部副部长。抗日战争胜利后,任北平军事调处执行部中共方面秘书长。后主持中共中央社会部的工作。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外交部副部长、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情报部部长。1953年起,任解放军副总参谋长、中共中央调查部部长。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荣获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他是这次被授予上将军衔的52名将军中唯一一个没有领过兵、打过仗的将军。是中共第八届中央委员,第三届全国政协常务委员。1962年2月9日在北京逝世。

对他的评价也是相当地高:李克农同志是久经考验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杰出的社会活动家、外交家,我党我军隐蔽战线的卓越领导者和组织者。在长期的革命生涯中,他以对党无限忠诚和高度负责的精神,在紧急关头保卫了党中央的安全,在关键时刻向党中央提供了决策性情报,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作出了重大贡献。另外据不怎么可靠的消息,如今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安全部门依然以李克农同志的处世方法和他当时制定的一系列工作准则作为作为自己工作的行为准则和基本方略。对具体个人在国家安全方面所做出的巨大贡献,最高奖励为红叶勋章,勋章上就铸有李克农那双睿智、警惕的眼睛!可惜……我一直都不知道红叶勋章是什么样子,或许这更是我的荣幸,因为我毕竟不是安全部门的人,以后也成不了安全部门的人,我自己有多少水平我自己心里明白,所以这些事情知道的越少越好!

另外,当得知李克农同志去世的消息以后,大洋彼岸的世界著名间谍机构——美国中央情报局非常高兴,破例宣布:全局放假三天!这在美国中央情报局建立以来的历史上是第一次,好象也是唯一的一次。这也从另外一个侧面告诉了我们李克农同志对国外敌对结构的压力是多么的大!他是多么的强大,强大的让那些国外间谍部门可怕。虽然我们新中国一九五五年授衔的时候那1614个将军中,到底有多少人不是靠军功而是靠他在安全工作上的努力而获得将军军衔的,我不知道,我所知道的好象除了李克农以外就是罗瑞卿了,但是我知道的是,正是因为有了他们我们共和国的天空才会这样晴朗,我们的生活才会这样充满阳光,我感谢这些知道名字和不知道名字的安全卫士们,永远感谢他们,虽然他们中很多人永远都将生活在阴影之中,默默地保卫着我们的国家和人民不被外敌侵略,但是我们共和国是永远不会忘记这些英雄的!

这,就是我眼中的李克农将军。一颗活跃于国家安全战线上的伟大将星,一个业绩足以盖过任何一个将军的伟人。希望以后我们的共和国能多一些这样的人,少一些泄密的事情!以上是我的个人看法,还加入了一些我查阅得来的资料,希望大家能够喜欢,;另外希望大家发言的时候注意一点,别涉及到太多安全敏感话题,我这个文章只是想怀念一下李克农上将,没别的意思。如果有说的不对的地方,还希望大家原谅!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