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97.html


唉,命苦啊,这是去哪?他们绝对查不到,自己也绝对不能承认,就算说也不能和他们说!李浩羽坐在颠簸的车上想着,现在什么都看不到,雪山!我的雪山!!


“李浩羽同学,我们又见面了!”刚进门就听到一个声音,很熟悉,是周尉吗?


“林剑警官!”李浩羽很吃惊,黑布取走了,坐在她前面的是林剑“怎么是你?我没做错什么呀!”


“浩羽,你想让我拿出证据是吗?”说着林剑怒气冲冲的扔给过去一个光盘,“你看看这是什么!”


光盘忠实的记录了李浩羽从家乡登上火车后的每一个情节,李浩羽沉默了,铁证如山,即使是铁齿铜牙还翻得了供吗?


“你胆子不小哇!”林剑冷笑着,“还有什么是你不能干的?!”


“······”


“说话!你不是最佳辩手吗?”


“······”


“好,你有保持沉默的权力!”林剑咬着牙,他恨呀,这丫头是怎么了?她就不能别趟这浑水吗?


“是,我又保持沉默的权力,但是我的每一句话都会成为呈堂证供!这是电视剧经典台词了!”李浩羽笑嘻嘻的说,“我知道我不该入侵那些电脑,可是我有什么错?我还是电子对抗站的编外主力呢!”


“你有什么错?!”林剑快气疯了,“你想想你做了什么?为什么要帮那个设计者?没有你他根本就不能完成!”


“我·····”咦,我帮设计者?我就是设计者,你们搞错了,那最好!“呵呵,帮了又怎样!?”


“你还有理了?明天和我回北京!”


“可是,可是我还要看雪山!”李浩羽笑了,笑得很诡异:“我一定要看,信不信我再自杀一次?”


自杀?还真不能让她死!虽然她足够死十次八次了,可是她死了一切也就无从知道了。“好!一会儿我陪你去看雪山!但是你别得意太早!!”


雪山很美,白白的雪峰插进蓝蓝的天空,圣洁而纯美,最重要的是飘逸出尘可又让人容易接近。浩羽从看到雪山便一直在构思自己的服装作品,作品就叫蓝雪吧。


李浩羽被带回住处后就一直写呀画呀,把林剑让她写自述的纸全画满了,气的林剑在房间里直转圈。这丫头是怎么回事?现在还有心思写写画画,是很有心思,而且灵感不断。坐上了飞往北京的军用飞机时,她都没有停下画笔,把那些来执行押解保护任务的特种兵们看的直愣神。他们原以为目标任务有三头六臂呢,最不济也应该会十八般武艺吧,不然怎么将世界搅的鸡飞狗跳。他们都做好打硬仗的准备了,谁知道只是一个小女生,恩,女人更可怕,准备也没白做!可是那位很听话得上机,很安静的写写画画,还不时的看看窗外的云彩。真无聊,无聊的他们直想睡觉。


“林剑!”一句话所有的人都来了精神,也许小女生会说点什么,听吧。


“到!”林剑很感兴趣,他可不希望眼前的她回总部受审。“怎么了?”


“哈哈··”浩羽边笑边指着他,“你以为这是在部队啊,如果被抓了,你的前夫可就失败了哟!”


“别笑了,没什么好笑的!”


“哈哈~~~”全机舱的人都笑了。


“好了,不笑了!林剑你能帮我个忙吗?”


“什么忙?只要不违反纪律我一定帮!”


“好,你能不能把这些设计图纸交给王瑞或者王轩呢?”说着她将那些图纸交给了林剑,“我保证里面没有任何暗号成分存在。这是国际时装展的参赛服装设计图纸!我答应过干哥哥的!这套服装就叫蓝雪!”


“通过审查后我会交给他们的!”


“谢谢!”


再次陷入沉默,旅程并不是很漫长,很快飞机降落了。下飞机前那些特种兵们让李浩羽换上了一身与他们一样的外套,然后就被拥在中间带上了一辆军用密封的防弹车,车就在林剑的注视下消失在暮色中。


林剑有些颓然的站在那里,他想第一次与那女孩邂逅的场景,想起他暗中送她回家。心一下子变得很沉很沉,突然一种巨大的失落感和恐惧感将他包围。她就这样走了,甚至没有说一句题外话,她会被带到哪里?又会受到怎样的惩罚?也许自己就不该怀疑她,也不应该来西藏等她,应该想办法转移周头儿他们的视线,那她就不会被带走。也只能是完成她的嘱托了。


两个月后,国际时装展落下帷幕。蓝雪系列以其精致的做工,优雅的设计,灵动飘逸而又冷峻的风格,赢得了评委及各方好评获得展览会金奖。在颁奖时,王轩代表李浩羽领奖,在领奖台上他流着泪说:“这一系列的服装是我的干妹妹也是我最好的员工设计的,两个月前她去了西藏,然后便失去了联系,但我相信她还活着!我也相信有一天她会带着自己最新的作品与大家见面的!”


从电视上看到这一幕的林剑趴到床上哭了起来,他不能原谅自己,是自己把那个可爱的女孩给送走的。她并没有损害国家的意思,甚至她为了抵挡那些黑客还一天天一夜夜的守在电脑屏前,她只是想找一个施展才华的空间而已。他不知道他们把她带到了哪里,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就是她永远也会不来了。


“小剑,你看看你像什么样子!!”林剑的父亲林子雄在楼下听到那地动山摇的声音以为出了什么大事,可是闯进来只是看到儿子在哭泣。成什么样子了?还像个军人吗?“林剑同志,你还是个军人吗?没出息!丢人!!”


“爸,你看到那条新闻了吗?”


“什么新闻?”


“国际时装展上我国获金奖的新闻!”


“看了,那个设计者没有丢中国的人,那个系列也不错,让我想到了昆仑山上的雪!”


“爸,那个设计者是被你儿子亲手送走的!”说着便又哭了起来,“她是个可爱的女孩啊!”


“你······”林子雄很生气,也很疑惑,这还是自己的儿子吗?自己英雄了一辈子,当了一辈子的兵,现在成中将了,军中的人也很佩服自己。可是自己的儿子怎么会这样?难道他爱上了那个女孩儿?这是好事儿啊,哭什么呀!?老头子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只剩了生气。


楼下传来了敲门声,妻子打开门,客人还未进屋便喊了起来:“老林,还不来迎接我?!”


林子雄知道那是自己的老战友也是老对头常飞中将,下楼一看常飞还带了一个穿便装的女孩儿。他一眼便认出那套衣服是刚刚获得国际时装大奖的蓝雪,真的是很时髦啊。


“老林,小剑在吗?”常飞说着就坐了下来,“我带了个人来找他!”说着指指那女孩。


林子雄的脸色很难看,他以为是儿子做了见不得人的事,现在人家找上门来了。那女孩儿你说你自己找来干什么?让我在老对头面前丢脸,还真不知好歹!但是碍于老战友的面子,他只能叫自己的儿子:“小剑,下来!你常伯伯找你!”


“老林,你真不厚道!不是我找小剑!”说着常飞指指那女孩儿,“他们之间有一些误会!”


“来了!”刚下楼林剑便愣在了那里,“浩羽,怎么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