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工之王(原名:精武王) 第三卷 第一百七十三章 冈本的遗憾

李伟新 收藏 1 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153.html


听到枪声,冈本的脸上马上闪出一丝遗憾的神色。

是的,抚摸着美智子光滑的身子,他渐渐就进入了梦乡。可当美智子走出房门之后,他的心一虚一空,像被抽走了魂似的,即刻就醒了。

今晚他之所以这么开心,特地将美智子带到这秘密行宫,来一番浪漫的“娘子、相公”,乃是下午和白鸟多夫、永野长郎定好了圈套,只等龚破夭他们来钻。当时他们推来算去,都猜到龚破夭要拿张学强来开刀。故而在张学强家布下了伏兵,并在周围几个点安排了猜击了,再在外围布下了几个特别行动小组,形成一个三重的伏击点,只要龚破夭他们进入,定然就插翅难飞了。

因此,虽然上午让龚破夭他们逃脱了,多少令他冈本感到失望。可失望之余,他就发现,龚破夭也并非神,也会有上当中招的时候。

心情特好,冈本猜龚破夭他们行动,也是在下半夜。所以美智子一入门,稍为亲热了一下,他即带着美智子出门。除了想和美智子激情之外,他心里一直担忧的是,自己终会成为龚破夭他们偷袭的目标。眼下自己是明,对手是暗。为防不测,冈本也就决定要避一避,离开特高课总部,躲到这个秘密行宫来。

美智子猜的没错,这座秘密行宫,就是桂系一个将军的行宫。在日军破城之前,他冈本已经瞄上了它。破城之后,这座行宫自然就落到了他的手里。

知道美智子已经离开中,冈本也没有要追她的意思。他心里很清楚,美智子独立行动的能力十分强,而且头脑冷静,不会乱来。

直到过了半夜,到了凌晨,冈本才爬起床,穿上衣服。

下到楼下客厅,他也没有马上出门,而是泡了一壶茶,一边品着墙上的字画,一边喝着茶。

茶香满腹了,冈本方起身出门。

驱车来到张学强家斜对面的酒楼,冈本下了车,从侧门进了酒楼。上了三楼,冈本一眼就看到了白鸟多夫正在窗前用望远镜往外望。其它几个窗子后,都分别架着一挺轻机枪,机枪手都在严阵以待。

听到脚步声,白鸟多夫转过身来,“站长来了。”

冈本点了点头,“发现什么情况没有?”

“还没有。”白鸟多夫答。

冈本笑了笑,胸有成竹地说,“多夫放心,龚破夭他们肯定会来的。两军相斗在乎精神、气势,除了斗智,还得斗勇。白天虽然没抓到他们,毕竟他们是进了我们的伏击圈,是输了一筹。以龚破夭的性格,绝对是要尽快挽回面子,以提高士气。”

“嗯,站长目光高远,看问题绝对看得清,不会错。”白鸟多夫道。

冈本哈哈地笑了一下,没再说什么,就从白鸟多夫手里拿过望远镜。

走到窗前,他举起望远镜往外望去。

凌晨时分,只有大街亮着暗淡的灯光,而那些小巷则连云港漆漆的,什么都看不到。

望了一会,冈本就觉得望也是白望,没有多大的意义。

回过身来,他将望远镜交回给白鸟多夫,目光落在对面的发报员身上。发报员正坐在台边,面对着台上的收发报机。

这可是他冈本今晚最有用意的一招。即每一个行动组都配上了收发报机,只有一发现动静,即以发报机互相传递信息,这样就可以在最短的时间里,掌握对方的一举一动。

冈本正想着的时候,发报机“嘀嘀”地响了。

冈本三步作两走到发报员身边。

发报员正在收取信息。

不一会,发报员即向冈本报告:永野长郎那一组发来消息,发现两个中国特工潜入了来凤巷,美智子在后面跟踪。如何行动,请站长指示。

冈本想了一想,便对发报员道,“叫永野副站长暂时不要采取行动,继续监视。

“是。”发报员答,马上“嘀嘀哒哒”地发报回话。

白鸟多夫走到冈本身边,兴奋地道,“鱼儿终于上钩了。”

冈本也满脸欣悦,但很快他就冷静了下来,“还能完全这么说,毕竟现在才见到两条鱼。以我们所掌握的情况,龚破夭这支特工队,应该有十来人上下。”

“嗯,也许他俩是打前哨的。”白鸟多夫分析道。

冈本点了点头。

来凤巷到张学强家还隔着三四条街,李绍嘉和万全策是否如他冈本所愿,直扑张学强的家呢?

消息不断从各个点传来:两名中国特工正渐渐接近张学强家的后巷。

再过了一会,传来的消息马上证实:两名中国特工已经进入了张学强家的后巷。

冈本即下令,“叫各猜击手锁定他们,等候下一步的指示。”

消息陆续传来——

两名中国特工相距张学强家两百米。

一百八十米……

所有的消息,都是这两名中国特工。

冈本本是欣悦的心,却变得不安起来。

难道龚破夭只派了两名特工来行动?

怎么可能啊。

与龚破夭斗了那么多回合,龚破夭那一回不是采取一环扣一环的互相掩护、互相进退的方式?难道突然就改变了?

这种可能很少。

每个人都有自己特定的思维模式。尤其是当这种模式行之有效的时候,更不会轻易去改变。

一百五十米。

越来越接近了。

从酒楼到张学强家的后巷,不过两百米的样子,再加上一百五十米,无非就三百多米。

冈本抖抖耳朵,都分明像听到了对方的脚步声。

一百三十米。

更近了。

再等等。冈本心里道。他相信龚破夭一定会出现的。这条大鱼不来,他所设下的圈套也就没有多大的意义。况且,除了那么多狙击手锁定住这两名中国特工,美智子还紧紧跟在他们身后。他们已是网中之鱼,不愁他们跑了。

一百米,目标突然停下。狙击手急报,是否开枪射击?

冈本摆摆手,“不,再等等。”

冈本的话音刚落,消息马上传来:目标突然消失。

怎么回事?

冈本速叫发报员叫各组回话。

发报员刚“嘀嘀哒哒”地敲了发报键,“叭叭”的盒子炮枪声,突然就划破了夜空。

接着便枪声大作。

冈本听着枪声的方向,就知道是从荒谷长崎带着的特勤组那边传来的。也就是在这家酒楼的左面,张学强家的正对面。

“叫各行动组出击。”冈本冲发报员道,然后拔枪在手,马上就冲下酒楼。

白鸟多夫也立马带着自己的组员紧跟其后,冲了下去。

当冈本冲出酒楼,来到街上,却发现盒子炮的枪声已经远去。多么迅捷的行动。真个来无影,去无踪。冈本心里也不能不服。

因为很明显,龚破夭他们撤了,又逃出了他冈本所设下的圈套。

冈本呆呆地站着,心里闷闷地想:今天真是撞鬼了,两个回合,竟然见不到龚破夭一面。

白鸟多夫经过他身边,只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就匆匆带着手下往枪声的方向追去。

望着白鸟多夫的背影,冈本无奈地摇了摇头,心里追也是白追的吧?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