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军在台湾:中美大员“春光乍泄”

对潇潇暮雨 收藏 1 393
导读:   那年春天,报纸不断报道老美回家新闻,美国大使馆最后一次降旗、中山北路美军协防司令部最后一次降旗、信义路美军顾问团最后一次降旗。随着美军的撤离,中信辜濂松接手,开台初期,找不到专业DJ,就由台北美国学校毕业的台湾人充数。   台湾《中国时报》最新刊载了的一篇《我见我思——美军电台在台湾》的文章,讲述的就是这个时期的台湾。   每周一到周五,午夜时分,台北美军电台台声呼号语音才落,就是一句阴恻恻的男声:“The other side”,然后,就是激烈的电吉他奏鸣,鼓声乱敲。来了,

那年春天,报纸不断报道老美回家新闻,美国大使馆最后一次降旗、中山北路美军协防司令部最后一次降旗、信义路美军顾问团最后一次降旗。随着美军的撤离,中信辜濂松接手,开台初期,找不到专业DJ,就由台北美国学校毕业的台湾人充数。




台湾《中国时报》最新刊载了的一篇《我见我思——美军电台在台湾》的文章,讲述的就是这个时期的台湾。



每周一到周五,午夜时分,台北美军电台台声呼号语音才落,就是一句阴恻恻的男声:“The other side”,然后,就是激烈的电吉他奏鸣,鼓声乱敲。来了,重摇滚时间到了,当年笔者每天就等这时候,午夜之际,外头万籁俱寂,屋内却是重金属杀声震天,过瘾啊!


1978年12月,美国总统卡特宣布与中共建交,1978年元旦,台湾邦交正式和美国玩完,美国驻台各官方单位陆续打包回家,驻台美军也不例外。渐渐地,美军电台的节目开始不正常,轻音乐取代了原有的播音节目。


那年春天,报纸不断报道老美回家新闻,美国大使馆最后一次降旗、中山北路美军协防司令部最后一次降旗、信义路美军顾问团最后一次降旗。


1977年4月15日晚上,台北市春雨纷飞。午夜十一点五十分,美国海军广电处第四十一支队(Navy Broadcasting Service Detachment 41)队长乔治.史林,正式宣布美军电台从此停播。史林的停播词提到美军电台过去四分之一个世纪简史,并且,表示台湾美军电台将永久停播。停播词末了,乔治.史林以生硬国语说道:“向‘中华民国’各位听众,祝您健康、快乐、万事如意!”


接下来,放《三民主义歌》,再放美国国歌。然后,报时笛发出“滴”的一声,午夜十二点整,再放《三民主义歌》。《三民主义歌》结束后,台北美侨商会会长罗伯帕克(Robert Parker)宣布:ICRT is on the air。


帕克在ICRT开播词中,提到许多中美要人,包括钱复、宋楚瑜、戚醒波、安克治等。因为,这些中美大员共同促成美军电台无偿免费移转,成为ICRT。钱复当时是外交部次长,宋楚瑜当时是新闻局副局长,戚醒波当时是新闻局广电处长,安克治是美国末代驻台大使。

帕克致词之后,ICRT正式开播,播出的第一首音乐,居然是Happy Together(春光乍泄),这对当时的台美关系,真是讽刺极了。


ICRT由中信辜濂松接手,开台初期,找不到专业DJ,就由台北美国学校毕业的台湾人充数。辜濂松是1971年美国艾森豪威尔奖金得主,说起来,中信辜家对美国还挺捧场的,接手ICRT之前,辜家出钱出力,在1973年12月4日,成立“美国艾森豪威尔奖金‘中华民国’协会”,定期举办历年得奖人聚会活动,并推荐次年得奖人。内举不避亲,1999年辜承允、2006年辜仲谅,也分别获得艾森豪威尔奖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