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躺在病床上的柴占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当事人被铐在派出所


大河网12月31日报道 本来在朋友家等车一起去灌液化气,却被一群便衣刑警摁倒、搜身、殴打,发现抓错人后,当事人仍被带回派出所,在派出所内又遭民警殴打。12月15日,家住伊川县杜康花园小区的柴占波突遭厄运,遭受民警一顿不明不白的殴打,却在公安局讨不回一个说法。目前,手铐还在当事人手中。


市民无辜被缉拿


无辜被抓的伊川市民柴占波今天上午(12月30日)手持手铐来到报业集团向记者投诉。


据他回忆说,12月15日下午,我在杜康花园小区尚要武家等车去灌液化气,大约4点钟左右,一伙不明身份的人(后获悉是该县刑警)闯进家中,一人搂着我脖子用手枪指着我头不让动,将我摔在地上,另一人将我皮带抽掉,又把鞋子脱掉,对我搜身,将电话拿走,我说我没办违法事,控制我的人用手枪在我头上砸了两下说:“不准说话,不许动。”此人用膝盖顶着我脖子,我呼吸困难,我说我出不来气,挣扎了一下,此人用枪在我头上砸了一下,又有一人在我胸口跺了两脚,走到我左侧朝我面部、头上猛跺,随后将我背铐手铐塞上车(非警车)。


刑警发现抓错人后,带回派出所审问


柴占波说,过了几分钟,车停下来,从另一辆车上下来一人对我们车上司机说:“弄错了,与他们无关。”此时我意识到他们抓错人,因被打浑身难受,提出让其送往医院。而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抓我的人直接将我带到城关派出所值班室内。


柴占波说:“我当时浑身冷得发抖、呕吐、抽搐,城关派出所值班民警无动于衷。”我们同去的一人说:“我们没犯法,你们把人打成这样,还赶紧把他送医院,不能让人出啥事啊。”“派出所的人用脚踢踢我问:"啥样?啥样?"袖手而去,就这样我在地上趴了两个多小时,他们将我拉起来送另一房间审问。”柴占波说。


公安局副局长:打你的是刑警和武警


柴占波回忆说,当时我已不能动弹,在靠在门框上休息一会儿后,被民警抓着衣服带到另外一个房间,趴在床上休息了一个多小时后,伊川县公安局副局长李群亮到房间说:“把手铐打开,你去医院吧。”我说:“我没犯法,他们把我打成这样,还将我背铐手铐,家人至今不知我死活,咋能让我自己去医院,要去我戴着手铐去,你现在通知我家里人。”李局长说:“兄弟,听我的,不听你受整,打你的是市局刑警和武警,咱没办法,不用犟。”我说:“公安部的人也讲理吧,他们办案能违法打人吗?你既然兄弟长兄弟短,他们无辜把我打成这样你就不管了,我现在向你报案,你给我个说法,你立案吧。”他说:“兄弟,你不憨吧,你不听我的就算了。”我说:“群亮哥,你就这样让我死在这里。”他二话没说就走了。


市民派出所内再遭民警殴打


“当时也不知道在床上躺了多长时间,就挣扎着爬起来对看守民警说:"你们给我家里打个电话吧,我家属不在家,小孩小学一年级放学没人接,家里没气还做不成饭。"他们恶狠狠地说:"你好好呆住,不要吭气。"过了一会儿进来一个人,对我骂了一句说:"你还能睁眼么?"朝我左脸重重打了一耳光,打后用我衣服襟盖上我的脸,我晕了,等我醒来,我说:"你为啥打我?我哪里得罪你了,伊川县城有多大,我认识你,你看看你认识我不认识,他们已经把我打成这样了,你还打我,你打我也行,你为啥要辱骂我父母?你这样打我于心何忍?在这种情况下你打我更让我心里难受啊!""你咋认识我?你在哪里认识我?"打人民警说。于是我心中暗暗记下了他的警号:027014。”


停了一会儿他说他认识我哥,我说:“你为啥打我,我哥得罪你了。”他不吭声,我又说:“兄弟,我心在流血呀!”他说:“我打你向你道歉中不中?我这人也老直,你现在配合一下,向你问个材料。”问了一半他将材料撕得粉碎出去后再没进来,就这样我在城关派出所被限制自由长达七小时。


柴占波带手铐住院


“家人四处打听,后来听说我被抓到派出所,但看守的民警不让走,说领导有交待。柴占波与看守民警理论说,你们这是在违法啊,难道你让我死在这。看守民警说,没办法,硬拉着不让走。随后,家人找到公安局局长王周志,但他却说:这事不归我管,我管不了。坐车扬长而去。又找到主抓刑侦的副局长李群亮,他说王局长喝酒喝醉了,下边人真是没办法。就这样我在派出所苦苦等待,最后我家人赶到,只好将我戴着手铐送往医院,直到将近11点才得以住院治疗。”柴占波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