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胃王’ 正传 第一部:西州记事 第十九章: 决战(二)

mamimima 收藏 9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09.html



有些过意不去的卫富贵赔了那两个兵一人两个大洋。忙带队离开了县城,来到城南通向奇阳县的谷口外。谷口两侧的山峰略有不同,左侧山峰几乎是垂直的悬崖峭壁,几乎不可能安排大的队伍在上面。右侧山峰有四五十丈高,人可攀登,向谷口的一侧,多石少树,大都只有些灌木丛覆盖山体,一眼就可见山上整个局面。而背向山谷的一面一处大大的山凹里林木葱郁,不时有巨石怪洞,富贵按照命令,把队伍藏进了右侧背向山谷一侧的山凹树林中。为加强火力覆盖度,还在左侧的峭壁上, 想办法送上去一个火力班,两挺机枪和一大堆物资弹药。

接下去两天,富贵率警卫连,加紧构筑工事,作好工事隐蔽,然后就是没事看着远处山谷里,枪炮声一日日向阵地靠过来.这等着打仗的感觉如同度日如年.

第三天早上,当日头爬出地平线,几里外又按时爆发出了枪声,随即炮弹爆炸的巨响也传了过来,顺着晨光,可以看到不远处山头上,被炮弹炸出来的团团烟雾升腾起来。这时就见二营长周斌带了一个满员步兵营,也来到了富贵这里。山凹中一下挤了四个连的兵力,满满当当的,幸好林木够茂密,这几日工事做的还不错,不钻进林子里。还真看不出来有这么多人藏在这里。

富贵帮着二营做好隐蔽,和其营长周斌两人各带着一个警卫,在山顶找了个隐蔽的位置,监视着山下山路上和远处战场上的动静。

估计今天要有戏了!

卫富贵正想问问周斌下面这仗要怎么打。就看山路拐角处,一队自己的士兵,拼命地向县城跑回来。数不清的敌军紧紧跟在他们身后追来。

不过一旦追兵追的的过近,前面撤退的部队就分出一、二个班回身阻击一下敌军,待两军大队又拉开距离,自己的那支队伍就又接着猛跑。双方跑跑打打,人到是没打中几个,但是气氛却颇为热闹。不一会自己的那支队伍就疯跑出谷口,向两里外的南城门,快速撤回去。营长周斌看着敌人追击的姿态,不由得有些紧张和兴奋,冷冷一笑,自言道“终于要开始咬饵了!”

'咬什么饵?'富贵奇怪着正要问周斌,忽然就见山下追击的队伍中,一个士兵离开了队伍,向自己这个山头搜索过来。不由的一紧张,站起来跑是来不及了,几个人只好偷偷隐伏到几快山石下,顺着石缝望着哪个兵慢慢爬上山来。

而山下追击的敌军,则快速冲出谷口,紧咬着前方溃退的队伍就进了县城的南城门。前头追兵刚进南城门,就遭到溃退回城内的守军一个回马枪。前锋部队一下子就被顶在城门附近没法再进一步。

再说哪个士兵渐渐爬上了山顶。一路东张西望的,不一会就离富贵他们隐蔽的地方越来越近了。富贵不由暗恨自己怎么选了这个地方,周斌也有点感叹造化弄人,难道今天因为自己一个大意之中要坏事在一个小兵手里?!富贵不由往身后望去,想看有什么退路好走。就在这时,敌军一个士兵从南城门冲出来,飞快地冲向已大部集结在山口的自己的大队人马,一路狂奔一路大喊“我军已经突入南门,正与敌军争夺城门,各部加快行军,尽速进城”

听到此言,刚出山谷的各部快速的向城门冲去。此时,哪个士兵已经搜索到离富贵他们藏身不足一丈的地方。卫富贵已拔出了短枪,那个兵如果再进几步,富贵就非要暴露而不得已开火了。就在此毫厘之间,山下的队伍中传来喊叫声“顺子,下来吧,人家都跑走了,你也搜不到啥,我们要进城去了”

山上的这个兵应了声,转头就下了山,这才让一身冷汗的卫富贵几人舒了一口气。再往山下望去,几千敌军快速的向遂县南城门涌去.队伍中间,十几匹战马冲出一马当先,冲在前头,一个马上的人,一边纵马奔跑,一边大声命令各部加快速度。一转眼,一大群人就堵在城门口,排着队等着往里冲。城内枪声一时更加激烈起来,随着大批部队进入县城,城内枪声逐渐低弱下去。富贵从山头望下去,不一会,一股自己的队伍从东门悄悄潜出城去。一会就上了城外附近的山头。

周斌见了,站起来对卫富贵说到,“战机正好,可以行动了”,随即朝山凹藏兵处一挥手,几百名士卒荷枪实弹,一声不吭就上了山顶。



山下李武耀大部队都基本已进入了城里,此时只剩后卫部队一部掩护着辎重队正从谷口中刚刚穿过。

猛然,山上暴起一阵密集的弹雨,集中对着辎重队前队就扫了过去,一下子连人带骡马,打倒一片。整个后卫队形被密集的火力瞬间截成了两段。

随即二营一个营的步兵挺着几百把明晃晃的刺刀,泰山压顶般气势,冲着山下队型的缺口处,就冲了下来,一下就把敌军后卫部队分割开了。本来这个后卫团,就是以降兵为主,前几日的攻击战斗,就已经表现的毫无斗志,整日在磨洋工了。今日跟着辎重队走在最后,突遭袭击,毫无准备的队伍一下子就混乱了,被截在山谷里的辎重队和一个后卫营,听到枪响,就全体卧倒,连滚带爬的找隐蔽,而被隔在谷口外的队伍。一听背后枪声,撒丫子头也不回地向县城跑去,一时间枪支弹药扔了一地。队伍里几个军官连杀几人,都拦不住狂奔的士兵,最终无奈顺着人流,涌进了县城。

而被围在谷里的那些士兵,看着二营的士兵挺着刺刀,凶神恶煞般冲过来,听着满山‘缴枪不杀’的喊叫,大都趴在那里不敢动弹,只有几个胆大些的,还冲着冲过来的队伍大喊“不要开枪,我们原是西州独立旅一团的兵士,愿意反正……”

于是除了几个李武耀手下的老兵还象模象样的开几枪反抗下,剩下四五百人一枪不放,就降了。那几个还想反抗的,没打几枪,就被冲上来的士兵一群人围住一个,乱刀刺下,戳成马蜂窝。看此下场,一些蠢蠢欲动的人,立时打消了念头。乖乖当起了俘虏。

而富贵留在山上设置的重机枪火力,则追着谷外那群士兵的屁股,把他们热烈欢送进了县城。


冲下山的队伍,抽出了一个连把俘虏和散落的物资军火归拢看管起来。剩下的人,不由分说,沿着谷口的山路上,疯狂的挖起战壕来。

卫富贵和二营长周斌,这时兴奋又开心,没想到这次算是捡到便宜了。且不说顺手把对手的辎重队搞掉,为后面战事省掉多少事情。就说后卫这个团如果不是碰巧是以降兵为主的这个团,此仗还不知道打成什么样。这下好,没跑掉的都作了俘虏。跑出山谷的,根本组织不起来反击。让富贵他们轻松的截断了山谷谷口。

望着山下山路上猛挖战壕的士兵,又望了望前面遂县这座死城。富贵这才完全明白此仗如此打的用意。不仅钦佩地看着二营长周斌说到“周营长,想必此计又是您想出来的吧?!果真妙呀!引君入瓮,再瓮中捉鳖。他要不降,饿也饿死他。哈哈,果然妙极”

“呵呵!”周斌颇有得意的笑了下,一拍富贵肩膀,“走,下山去看看。”


为了加强山下阵地的火力,卫富贵把朱大寒的火力排,一分为二,山上山下各两挺重机枪,轻机枪只留了两挺在山上,剩下的全部布置到山下阵地去了。

两人来到山下, 四处都转了转。因为担心敌人的反击随时都会开始了,士兵们在山道上加紧着构筑工事。看士兵们忙的热火朝天,卫富贵在看押俘虏的地方,望着席地而坐的满地俘虏,心头一动,忙找了几个能说会道的,到俘虏中动员一番,萝卜大棒,轮番用上,不一会尽然动员出二百多降兵,参加进构筑工事的行列中,工事构造进度一下加快了许多。


就在周斌、卫富贵的队伍在谷口加紧赶工的时候。遂县县城里的李武耀经历了转瞬间大喜大悲的‘美妙’时光。

当他刚才带着大队主力部队,冲进城去,垂死顽抗的敌军一下子就丧失了斗志。枪声一下子就在城里稀疏起来。看着自己的队伍分成几路,向城内几个重要位置扑去,李武耀心头一时间充满最终胜利的喜悦,不由的幻想起一会儿阮胖子被押到他面前,向自己磕头求饶的模样。想着想着,自己都不由的乐出了声,连有人来汇报后队遇袭的消息,也没工夫在意去了。‘顶多就是几个溃军骚扰’一个解释在李武耀心头闪了下,自己就释然了。

可是不一会,不好的消息里陆续从城中各个位置的部队中传来:

城里各个位置都没有发现敌人残余部队!

城里没有一个百姓!!

城里水井都被填埋了!

百姓家里被人坚壁清野,粮食一粒都没有找到!!!

随着消息一个个传来,李武耀的心一下下沉了下去。

李武耀猛然想起,似乎刚才有人汇报后队遇袭。禁不住脸一下子就变的刷白“快!快去城门”,李武耀一边大喊,一边拉过自己的马,跳上去,向南门狂奔过去。

当李武耀登上南门城墙,向四周一望,就不禁腿一软,差点瘫坐在地上。

四面环山—--空城一座-----坚壁清野-----后队被袭,几

个词一个个蹦进李武耀脑中,最后在脑中综合成两个大大的字眼

-----围歼!

李武耀一手扶着城墙垛口,一边用有些颤抖的手指着一个卫兵,无力地说到“去!去把后卫的刘团长叫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