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胃王’ 正传 第一部:西州记事 第十八章: 决战(一)

mamimima 收藏 8 2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0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09.html[/size][/URL] 送走几人,卫富贵重又端起碗来,一边想着心事,一边吃着。不一会,其他几个连队的长官,都陆续被请到了大院里。 富贵见几人来了,忙招呼卫兵再拿几个碗,给众人每人都盛上满满一碗面,富贵乘机也再添了一碗。大家也不客气,搬过几把椅子,拿起来碗来坐下大吃起来,一时间吸嘘之声充满了院子。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09.html



送走几人,卫富贵重又端起碗来,一边想着心事,一边吃着。不一会,其他几个连队的长官,都陆续被请到了大院里。

富贵见几人来了,忙招呼卫兵再拿几个碗,给众人每人都盛上满满一碗面,富贵乘机也再添了一碗。大家也不客气,搬过几把椅子,拿起来碗来坐下大吃起来,一时间吸嘘之声充满了院子。

卫富贵麻利地又率先干掉一碗,满足的揉了揉肚子。随即去房里弄出个差壶,给院里每人冲了杯蒲耳,自己先端起杯,品起来。

看着几个人干掉第一碗,正纷纷忙着添饭的时候。富贵放下了茶杯,站了起来“我说两句啊,哥几个您吃您的,听我说就成,说的不对,各位再指教”

富贵看了下大家没什么意见,就又说到“今天咱们这仗,咱们可差一点就兵不血刃夺取了这冒县县城,到时候旅长那里,大家的功劳可都是跑不了的。不过呢,我现在招呼大家来,可是有些问题,要大家共同注意的。首先就是这防务问题,县城虽然咱们打下来了, 但不要因为自己松懈,让别人渔翁得利了去。所以我也知道这几天,大家都累惨了,但也得咬牙挺一下,米营长随后就来,我们怎么也得完整地把县城交接给人家吧。所以几个城墙的守卫,千万不能松懈了。其次呢,各位兄弟,回去一定要注意手下军纪。这冒县怎么也是自己的地盘,不少军士都与这里的百姓沾亲带故的,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各位别放纵士卒,闹出什么事,到时不好跟旅长交代。 ”说罢,让人端出一盘东西,富贵指着东西说“这是县里一些乡绅给我们的犒劳,各位都有一份,麻烦回去好好整顿下队伍,加紧休息,等米营长到了,我们说不定就得走了。”


……


等那几个连长都离开,卫富贵困的实在顶不住,跟愣子交代了一下。就倒头睡去了。似乎才睡一会儿,就被卫兵硬给摇醒了。

睁眼一看,天已经亮了,卫兵通报,米营长押着俘虏已经到了。富贵就忙着爬起床,胡乱擦了把脸,拉着愣子急匆匆的向东城门赶去。

米强的队伍大部已经进了城,卫富贵他们还没到城门,就看见米营长被人放在担架上,抬着过来。

米强也老远看见卫富贵,忙叫停担架,让身边的卫兵把他扶坐了起来。富贵一见忙几步跑过去,敬了个礼,弯腰扶住了米营长的胳膊,询问起他的伤势来。

米强一摇手“不打紧,小意思。”随即赞赏的看着卫富贵“卫连长,做的不错呀,我都听说了,兵不血刃。而且我进城一看,市面都井井有条,的确做的不错。”

富贵心里美着忙谦虚表态一番。

两人寒暄了几句,米强转过话头跟卫富贵说,“昨晚我接到旅长命令,着我部攻克冒县后,留下部分兵力,由我领着驻守冒县,主力立即赶回遂县。我会加紧整编昨日的俘虏。但是短期内,要看守城防,又要看管俘虏,没有办法多分出兵力。回援的最多还是你昨日带的那些人。你一会交接下城防, 尽快赶回遂县去”


……


当富贵又累又困、焦急万分、体力几乎崩溃的赶回遂县。遂县的局势却异常平静。虽然昨晚好好睡了那么一觉,但是几天来,奔波数百里,大小打了三仗,持续不断的行军作战。体力透支的异常严重,那一觉根本就不够补。但是富贵还是强作精神,向阮旅长报告了两日来行动的具体情况,并询问下一步的作战命令。

阮旅长则非常高兴的不断拍着卫富贵的肩,狠狠夸赞了 富贵一番。夸的直让富贵简直都觉得不好意思起来。末了,阮旅长却意外的没有再下达作战任务,而只是让富贵他们去好好休息去了。

富贵也不客气,回到营地,倒头大睡 。


就在卫富贵躲在被子里大睡特睡的时候,西州口防区长官李武耀此时却异常郁闷。自己处心积虑一年多,买通西州独立旅多位内线,终于连续吃掉阮胖子的两个团,并且把他最后一个团,围在绝地。眼看大局将定,人马和防区面积都成倍扩大。没想到,自己在等哪个混蛋吴忠的反水消息的时候,阮胖子的这个团却不知道用什么办法,竟然跳出了铁桶包围,反手占据遂县,并吃掉了自己一个新编团。而现在,则更郁闷了,与冒县部队联系共同进击遂县后,没想到第二天就有人给自己打小报告,说冒县的队伍竟然擅自提前出击了.没办法,李武耀只能逼的自己的队伍手忙脚乱的强行军 ,结果在五曲山谷中遭遇了阻击.劳师远遁的结果就是攻击的十分不顺利.

随后两天李武耀部队沿着五曲山谷连续攻击了两天,可是每天前进都不及十里,阮胖子的狙击队伍异常顽强。而对方的小部队不断的袭扰自己的队伍 ,并在山谷险要地段,布置连以上队伍,用轻重机枪大力的迟延己方前进进度。山路上更不时埋着跳雷,踩中了就炸倒一大片,弄的自己的士兵都不敢大步往前走。逼到最后,自己的队伍被迫大量使用炮火开道,才保持了如今的前进进度。但即便这样,两天也只走了一半的路程。炮弹消耗严重,人员伤亡也累计有三百多。以西州本地降兵为主的哪个团,见仗打的惨烈,更是消极怠工,李武耀不得以,把他们扔到后卫看守粮草去了。

第三天的中午,一个山头上的狙击部队已经足足拦了李武耀部五个小时了。山头上的阵地选择极其刁钻,阵地正面宽度狭小,最多能容一个排展开冲锋,而自己曲射的迫击炮火力,根本无法直接打到阵地上,对方人也不多,两挺机枪,十几支步枪,顶的李武耀旅一点脾气也没有。让队伍冲了好几次,除了留下来几十具尸体,一无所获。看着身边灰头土脸二团团长,李武耀气的一把拽过他,手拿马鞭指着他的鼻子,“攻了两天了,你他妈的才前进了几里路?!你给我亲自带队冲上去,再打不下来,你就别回来了。”

二团长下去也气的要死。心里暗骂‘妈的打不下来,也不能怪我,走这么慢也不是我要走那么慢的,这两天哪个团没上去打过。哪个不灰头土脸的,轮到今天算我倒霉,还要让我一个堂堂团长攻个破山头……’一面腹诽着,一面让人把自己团的三营调来。

看着几百号人站在面前,二团长不客气的开始训话“旅长说了,让老子我亲自带队把上面哪个山头拿下来,上面统共也就几十号人,你们几百号人在前面,我带督战队殿后, 这样如果都打不下来,那就是你们无能,你们就是软蛋。到时候旅长要老子的脑壳,我就先要你们的脑壳。晓得了没有”

“晓得了”一帮人稀稀拉拉的应着。

于是,也不管能不能打中敌人的阵地,迫击炮营一顿乱砸,把山头石头暴的满天乱飞,声势甚为浩大。然后一个营的队伍,一个排一个排连续发起人海战术。前锋队伍刚冲到半山腰,山上机枪一顿狂扫,前面一个连一下就溃退下来,杀红眼的二团长,指挥着督战队一口气毙了四五个溃兵才压住阵脚。

二团长在一群卫兵簇拥下,拿着枪对着踌躇不前的队伍恶狠狠的大喊,“谁再后退一步,立即枪毙,给我冲回去。”随即又一轮炮击,队伍又呼啦一下重新投入了冲锋。看着冲锋队伍一边胡乱朝山上放着枪,一边战战兢兢地摸上了山头。二团长终于松了一口气‘这脑袋总算保下来了’,于是自己也兴冲冲地跟着大队爬上高地,只看见了一地的弹壳……….


就在这天下午,象狗皮膏药般的阮仁毅部的阻击队伍,似乎终于耗尽了最后一丝力气。阻击力量、阻击次数、阻击火力都明显的下降,仅一个下午,李武耀的前锋就攻击到离遂县不足十里的地方。挑灯夜战,直折腾倒快后半夜,才终于结束了一天的战事,停下来休息。此时仅离遂县已仅有五里路。

李武耀躺在床上信心满满地暗道‘ 等明天我捉住你阮胖子,看不扒了你的皮,嘿嘿’

…….


再说那天回到遂县的卫富贵,那觉才叫睡舒服,没人来吵,富贵一直睡到自己被饿醒为止。

天已经黑了,搞不清楚是什么时辰了。于是起了床,富贵窜到伙房,随便找了点吃的垫垫肚子,正吃着呢,就被阮仁毅派人叫去了。

在旅部大院中,阮仁毅指着院子里的三十来个兵,让富贵补充进警卫连中,补足这几日的伤亡减员。随后命令他立即带队前往南城外,在通往奇阳县山谷口的两侧山峰上,构筑隐蔽工事。富贵领命后,匆匆集合了队伍,把那些个士兵补充进缺编的班排中,就出了营房。

一到大街上,富贵就感到有些奇怪,不时看见一些士兵端着枪冲进城里百姓家中去搜查,甚至偶尔出现一些平民被当兵的拖出家来,粮食、资财也被扔出门来。

富贵心里一下就不舒服了。都是西州当地人,哪个不连亲带故,这些兵竟然公开入民宅抢掠。富贵心头火一下上来,带着几个卫兵,冲过去,揪住两个刚从一家民宅中出来的士兵,上去就一顿揍,揍完了一问,才知道,‘完了,揍错了。原来是奉旅长命令搜查。’

这事还得说到富贵刚回到遂县时。当阮旅长知道冒县被攻克,且富贵带队回援回到遂县,就立即下了一道命令,要求遂县全县百姓,携带家财坚壁清野,离开遂县。于是在卫富贵睡觉的当口,全县城万余人被迫离家出城,其中大部分百姓都前往了冒县,随行的还有不少伤员、俘虏和少量反正的部队。

一些百姓不舍得离家,偷偷躲在家里,于是几队士兵乘夜挨户搜索,把那些不想走,走不了的人,全部“请”出门去了。除此外,搜索队还起走了城里所有的粮食,堵掉了所有的水井。当富贵来到大街上时,实际这座城市基本已经是一座死城了!


李武耀如果早知道等着他的是一座死城,他还会卖力的攻打不?!---天知道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