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麾前行 风云变幻 小惩汉奸(1)

骨哲 收藏 32 3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00.html


在整日紧张练兵的时光中,日子慢慢来到了春节前的最后几天。

“骨兄弟”,洪斌穿着厚厚的新棉衣来到了骨哲的房里。

“什么事?洪斌大哥。”骨哲抬起头来对着兴冲冲走进来的洪斌问道。

“又来了七个老乡,想加入咱的队伍。”洪斌边说边坐到火炉旁烤着手,而骨哲也将一杯热水递到了洪斌的手上。

“一定要注意个人的素质,不要只求人数,我们要的是精兵,以一当十。”骨哲对着烤火的洪斌说道。

“你放心,我会挑好的留下的,身体差的我是不会要的。”洪斌咽了一口水说道:“咱这是打仗,不是斗地主。”

骨哲微微地点了一下头,然后继续地说道:“防弹衣的制作不能停,要加快生产,但一定要保证质量,开春一定有大仗打。”

“我昨天穿了一下,真不舒服,跑起来也不得劲。”洪斌明显对防弹衣不大感兴趣。

“强大的火力和最好的防护是我的两条根本。”骨哲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好枪法和自身防护是目前最主要的两项,现在是冬天,本来穿得就多,等衣服少了就没有那么笨拙了,这个咱俩要带头。”

“那我可得让张在福多准备点银元,这冬天烧窑的要价也高,还有做皮子的,都大开口。”洪斌挪了一下身子说道。

“银元咱有,要价高也行,只要别太离谱,也得让人家赚一点,都不容易,现在这世道,都想攒点钱过好日子。”骨哲点点头说道。

“行,我这就让张在福带钱订货去。”洪斌边说边起身向外走去。

“洪大哥等一下。”骨哲叫住了已经伸手抓住了门把手的洪斌。

“还有啥事?”洪斌转过身来问道。

“一定要抓紧部队的射击训练,几天不开枪手就会生的,再说一遍,子弹有的是,打光了就去缴获,要保证每人每天至少要放上几枪。”骨哲严肃地说道。

“好,我知道了,一会儿我就通知下去,让各小队轮流出去练枪,谁也不准在屋里头猫着。”洪斌笑着说道。

“洪叔叔也在啊。”冻得满脸通红的小黄花扛着KBU88式狙击步枪从门外走了进来。

“这丫头,成天乱跑,不在屋里好好待着,又跑哪练枪了。”洪斌对着小黄花说道。

“知道你爱吃野味,我和小牛子给你打了十几只野兔还有两头大野猪。”小黄花擦了一下脸上化开的雪水说道。

“真的?我去看看。”洪斌边说边闪身走了出去。

“不错,既练了枪法又打了野味,很好。”骨哲笑着拍了拍小黄花。

“这枪真好,就是这两个腿太讨厌了。”小黄花指着KBU88式狙击步枪枪管下方的两脚架对着骨哲说道。

“讨厌?怎么个讨厌法?”骨哲突然来了兴趣。

“我一开枪它就动,我想打鸟都打不准。”小黄花撅着嘴说道。

“这个可以拿下来。”骨哲边说边接过小黄花手里的狙击步枪,在用多功能军刀卸掉两脚架后又把狙击步枪递还给了小黄花,“你再出去放两枪试试,回头叫你翠铃姨给你做一个布套,这个碰坏了可就再也没有了。”骨哲指着KBU88式狙击步枪的瞄准镜对着小黄花说道。

“知道了。”小黄花一个答应就闪身跑了出去,消失在微微飘雪的院子里。

“骨队长。”一声轻轻的喊声在门外悄悄地响了起来。

骨哲一听就知道是张在福的声音,没有人像他这样小心翼翼地说话,或许这就是多年给别人当管家留下的毛病吧,“进来”骨哲朗朗地说道,随即张在福轻轻拽开房门从外面走了进来。

“骨队长,我有事向您汇报。”张在福一脸笑容地说道。

“先坐下”骨哲一把就把懦懦地站在门口的张在福拉到了凳子上坐了下来“最近你很辛苦,表现也不错,记得下次去县里的时候买点补品什么的,咱队伍里你年纪最大,要注意自己的身体。”

“谢谢骨队长,谢谢骨队长。”张在福对于骨哲给自己的关心是感激涕零。

“你现在也是咱们大队里的重要领导,要负责整个的后勤保障,等过段时间咱人手多了,我给你配一个警卫员,顺便也照顾一下你的日常生活。”骨哲看了一眼身体行动不大方便的张在福说道。

“不用,不用,我自己能行,我自己能行。”张在福忙不迭地站起身来说道。

“这是我和洪队长的意见,你的事情越来越多,不找个人帮帮你不行,你就不要推辞了。”骨哲边说边把站起身来的张在福又拉了回来,“找我什么事?”骨哲对着坐稳的张在福问道。

“刚才洪队长告诉我,说队上还要多做防弹衣,我就是为这事来的。”张在福开始说起正事来。

“怎么?有什么困难吗?”骨哲看着张在福问道。

“关键是皮子,县上卖皮子的‘恒元商号’又涨价了,比上个月又翻了一番。”张在福心疼地说道。

“又翻了一番?不是针对我们的吧?”骨哲想了一下说道。

“就是针对咱们的,‘恒元商号’的老板李昌德知道咱们急需皮子,把周围能收到的皮子都给收了,就是想把价格提高。”张在福压低了声音说道。

“李昌德,他有后台吗?”骨哲斜靠在椅子上问道。

“有,他儿子在省城是大官。”张在福神秘地说道。

“省城?济南?什么大官。”骨哲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

“听说是在什么‘新华院’里给日本人干活。”张在福点着头说道:“年初还回来过一趟,带着十几个日本兵把一家也是做皮子的商号给砸了个稀巴烂。”

“原来是汉奸开的买卖。”骨哲冷冷地说道。

“是,是汉奸,听说还有一首民谣是唱‘新华院’的。”张在福在一旁应和着。

“什么民谣?”骨哲抬起眼睛看了一眼张在福。

“新华院,新华院,它是中国人民的阎王殿。谁要到了这里面,也抽血,也挖眼,有时还叫狼狗餐。病了只有死,无病受熬煎,想活命,如上天,只有进去没有还!”张在福将自己听到的民谣背给骨哲听了一遍。

“不用花钱买皮子了,‘恒元商号’马上就充公了。”骨哲轻轻地敲着桌子说道。

“是不是去抢,太好了,这下省钱了。”张在福脸上露出了笑容。

骨哲看着满脸笑意的张在福,心中盘算着如何解决掉‘恒元商号’这个汉奸的奸商家属,当下对着张在福说道:“老张,你先准备其它的东西,我把皮子带回来咱就接着做防弹衣。”

“好好,别的都好说,咱自己就能做,就差这皮子。”张在福笑着推着门走了出去。

送走张在福,骨哲在窗前静静地站了一会儿,然后就迈步走了出去,将正在院子里练臂力的德宝喊了进来。

“骨大哥什么事?”练得一脸汗水的德宝气喘喘地跑了进来。

“注意别冻着。”骨哲抓起床头的毛巾给满脸汗水的德宝擦起脸来。

“没事,从小就这样。”德宝满不在乎地说道。

“现在给你个任务。”骨哲放下手中的毛巾对着一脸通红的德宝说道。

“什么任务?”德宝兴奋地问道。

“你现在马上把所有人问一遍,看看都谁去过县城,叫他们到院子里集合。”骨哲对着立正听命令的德宝说道。

“好,我这就去。”德宝点了一下头,然后就飞快地跑了出去。

掖县,夏称莱夷地,有过国。商为莱侯国。周属莱子国。战国时,齐置夜邑。秦属齐郡东境。西汉置掖县,为青州东莱郡治。晋为东莱国治。南北朝时,北魏分青州东部置光州,辖东莱、长广、东牟三郡,掖为州、郡治隋废郡改光州为莱州,领县九;后又废州复东莱郡。唐复改东莱郡为莱州。宋、元皆沿唐制。明升莱州为府,辖二州五县。清因之。中华民国废府留县,由省直辖。1938年,日军侵入掖县,国民党县政府解体。


本文内容于 2009-2-17 0:36:29 被骨哲编辑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