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战区 第二部 [血雨] 第十三章 请君入瓮

国产推土机 收藏 11 4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1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13.html[/size][/URL] 第十三章 请君入瓮 “有种!”李明峰赞许的翘起了大拇指,看着汤度补充道,“把那两个武警弄昏就可以了,不必要他们的性命。我们进去是搞他们的军火,能带走的全带走,带不走的就炸毁。这里是军事管制无人区,等他们听到响动赶过来支援也来不及。” 汤度点了点头。 李明峰回过头冲身后的喽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13.html


第十三章 请君入瓮

“有种!”李明峰赞许的翘起了大拇指,看着汤度补充道,“把那两个武警弄昏就可以了,不必要他们的性命。我们进去是搞他们的军火,能带走的全带走,带不走的就炸毁。这里是军事管制无人区,等他们听到响动赶过来支援也来不及。”

汤度点了点头。

李明峰回过头冲身后的喽啰们小声下令:“你们在这边看着,等我俩把那边看门的武警干掉,记住,不要出声!”

李明峰又指着两个朝鲜逃兵说:“我们在那边收视门口武警的时候你俩点射岗楼上的两个武警!记住,装上消声器!看我手势,不要快也不要慢!”

众人维诺点头。

汤度和李明峰于是绕了一个弧形包抄过去,逼近武警门卫。两个姿势笔挺英武的武警战士。汤度故意绕了一个大圈子,速度虽然快但是由于路线拉长,待李明峰接近目标近五十米的时候自己仍有一百多米的距离。制造响声惊动武警显然会引起李明峰的怀疑,按计划干掉武警也违背自己的信条,思虑中,汤度已经逼近了武警战士。

这个战士二十出头,头发乌黑油亮,长得有点帅,但是究竟西北地区干燥多风的天气,皮肤有些粗糙了。汤度看到李明峰已经逼近目标十米远,自己也相差无几,李明峰做了一个果断的手势!

汤度一个箭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抢步上前,武警战士手中的冲锋枪来不及端稳,嘴巴孩子一样吃惊的张开,汤度老虎钳子一样的双手就牢牢卡住了他的颈部。可怜的孩子还没有来得及呼喊一声就耷拉着脑袋蜷缩在汤度的皮衣上。

在昏过去之前,他听到了汤度浑厚的男中音低沉的对他说:“我是国安部的“东北虎”,尽快向你们的上级求援。”

战士用一种错愕的眼神看着汤度,昏了过去。他是真的昏了过去,汤度的手法已经尽最大可能减少到终极的细微程度,战士最迟可以在五分钟镇内恢复直觉和行动能力。

那边,李明峰下手毫不留情,几乎用同样的手法将目标的脖子扭断了。几乎没有稍事停顿,李明峰弓身朝仓库大院观望五秒钟,迅速召集手下朝这里集合。

汤度忽然对李明峰有了新的认识,除去好色猥琐外,李明峰更像是一个训练有素职业佣兵。顾不得许多了,李明峰已经挥手示意麾下的另外八个人围了过来。他指了指一个朝鲜逃兵崔元甲。

“你留在这里和我警戒外围,其他人跟汤营长进去搞军火,快!”

他们手持AK47冲锋到大院里面。只有一间屋子亮着灯光。无声无息的包抄过去后看到四五个穿羊毛坎肩的军人在打麻将。没等汤度下令,那个朝鲜逃兵端起ak47就是一顿爆射。玻璃的响声还未散去,四个玩忽职守的中士就魂归故里了。汤度等了那个发枪的家伙一眼。

“李营长让我看到人就放枪的啊~~~~”朝鲜逃兵委屈的解释道,来的路上李营长就交代我们的,还说要我们无论如何保证你的安全。

汤度哭笑不得,这个李明峰果然不是一般的狡诈,原来他早有防备。电光石火之间,“勇士们”已经从尸体身上搜出钥匙打开了仓库大门。蜂拥而入。

汤度留在现场,脱下羊皮手套,将几个武警战士的双眼合上,回过神看了窗外欢呼雀跃的佣兵们一眼。端起手里的AK47跑了上去。

这次袭击太顺列了,没有丝毫的节奏感。就好像烟鬼抽出一支烟塞进嘴里,而不是鼻孔一样准确。

汤度忽然感到有些忧心。圣战团成立至今也不过两年时间,发展374个固定成员其扩张速度不可谓之不快,这次袭击行动之顺利如有天助,真是匪夷所思。

按自己的经历和认识,边防地区驻军的素质要相对高于内地省份,这一方面是上级军区考核的内部严格促成,另一方面也是边陲之地事端频发的外界紧迫形势所逼。像这样营务废弛的武警部队还真是世间罕有。想到这里他激灵灵打了一个冷战。飞也似的跑到门口,看到那个被自己搞昏的武警战士正对着李明峰,可能刚醒过来,想说些什么,李明峰正往他的嘴唇上滴水。

汤度冲到跟前,一把扭断了那个战士的脖子,歉意的对李明峰笑道,退伍好几年了,功夫要丢了啊,呵呵呵呵,这家伙这么快就醒了?

李明峰阴阳怪气的笑了笑,讥讽道:“老弟啊,你扭断他这一脖子,接下来我们怎么收场呢?”一边说着一边将目光投向汤度的身后。

汤度回过头,都拉和一个额头上有疤痕的中年人不知何时已经到了身后。

都拉用一种老虎审视狼群的目光看着李明峰和汤度他们,盯了很久,盯得人心里起毛。

都拉走到那那个“武警战士”跟前,用手翻开眼睑看了看。摇头叹息道:“这个勇士牺牲了。”说完他回过头来瞪着李明峰森然问道,“我不是告诉你只是演习吗?怎么把我们的正规团战士弄死了?”他的声音开始变得沙哑,他带着歉疚的语气试探性的问疤痕脸,“阿古贝尔长官大人,这次演习是个意外。”

阿古贝尔面无表情的看着都拉、汤度和李明峰。

这时一个穿着皮西装的小个子跑了过来,气喘吁吁的汇报道:“阿古贝尔长官,里面值守的奥里亚查他们四个兄弟没有生命危险,奥里亚查已经醒了,其他三个兄弟再过一会儿都会醒过来。”

阿古贝尔将要形成的怒容稍有缓和,但仍不依不饶的盯着李明峰和汤度,一字一顿的询问:“怎么回事?这个门卫是怎么死了的?”

李明峰咽了一口吐沫,谄媚的声音使得汤度都感到脸红,“阿古贝尔长官大人,您真是英明果决,我们三十分钟前到这里,为了保证任务的完成,我对汤度说动作要快,不要让守门的人警觉,为了不发出声音,我们两个手动解决门卫,院门仓库值守待门卫解决后由汤度带队过去干掉,我知道是橡皮麻醉子弹,所以很放心。门卫是我们手工搞定的,出手力度把握不好,不想竟然把这个兄弟脖子扭断了。”

阿古贝尔翻着白眼没有理会李明峰的辩解,取出一根雪茄,点燃,悠然抽了一口,来看着汤度问道:“是你把他的脖子扭断的?”

“是。”

“你经常干这种事情吗?”阿古贝尔淡然一笑,“听说你是公安部的A级通缉犯。”

“我以前是侦察兵,在野战军服役。退伍后抢劫、杀人,所以有时候会把人做掉。”汤度沉稳的看着阿古贝尔,说话的口气就像解手的时候谈论天气。漫不经心且无关痛痒。

阿古贝尔嘴唇微微动了一下,双手从风衣里面取了出来,指着地上“武警战士”的尸体对身边的一排排“勇士”们厉声喝道:“你们看到了吗?这个孩子因为懒惰,属于训练,在演习中付出了生命的代价!这是所有倦怠训练者们的榜样!中东的兄弟们在那里咬紧牙关战斗,还要支持我们,我们疏于训练,能对得起他们吗?”

抿了抿嘴唇,阿古贝尔打了一个寒噤,下令道:“全体归队集合,二营回教堂继续训练,一营、三营回基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