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忠魂 卷一 :血战无名岛 卷三:第三章:第十一节

liudongfeng0223 收藏 23 12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93.html


十一



面对着郑重敬礼报名的佐野贤一,吴志伟先是不易察觉地显露出一点惊诧,然后又冷冷地回敬了军礼说道:“我是吴志伟。”


“韩大海”,韩大海也敬了礼报上了姓名。


佐野贤一锐利的目光捕捉到了吴志伟的脸上露出的一丝惊诧稍稍压低了语音笑道:“通过我们大日本帝国无处不在、无处不起到巨大功效的帝国谍报机关,我想贵国军事当局在去年七月初通过军委会给二位下达的任命书和委任状之事早已不是什么秘密了吧?”


“这我们倒是相信,”韩大海抢在吴志伟的前面微微一笑道:“战争期间,敌中有我,我中有敌,本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我们也不想隐瞒,只不过我们还不想对外声称我们是一支‘抗日先遣旅’的编制。我想因为什么你不会不理解吧?”


佐野贤一听到韩大海的这番回答,刚刚占了一点上风的感觉又消失得干干净净!他稍稍思忖了一下然后正色道:“我不难理解,韩上校,如果你们真要是组建了这个‘先遣旅’,我佐野贤一也就不会历尽千辛万苦在这里与二位以这样的形式相见了!”


韩大海也稍稍思忖了一下说道:“你说的不错,佐野队长。自去年你率领一个联队并加上辅助兵力6000多人以浩浩荡荡之势从沂蒙山的孟良崮追杀我们数百里、历时一天两夜甚至更多的时间!你的韧性、毅力和那种如同跗骨之蛆的劲头倒是很让我韩某人佩服,尽管遗憾的是你的目的没有达到,但你作为一名军人的意志还是充分地体现了出来!”


作为一个中国通又深晓中国古兵法的佐野贤一何尝听不出来这个看来年纪轻轻相貌平平、但长着一双明亮且又深不可测目光的中国年轻军官所说出的这番话的挪揄之意:“韧性”和“毅力”再狠,“军人的意志”再强,不也是败得一塌糊涂?六千之众对付一个一百多人的敌手,“军人的意志”是充分地体现了出来,但其最终的结果却让他差一点剖腹谢罪!自己的“优点”让一个恨不能活吞生吃了的敌人用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明褒暗贬把辛辣讥讽的涵义充分地表达了出来,作为一名自视甚高的佐野贤一此刻顿觉一股怒火直撞胸口!他低头寻思了一下,又抬头看看对方仍显着平静、坦然甚至很平和的目光,于是淡淡地说道:“彼此,韩君,彼此。”


捕捉到佐野贤一面颊肌肉和眼神中几个微妙变化的韩大海听到对方以一种很平淡口吻的回答,也在内心里暗自吃惊———这个佐野贤一的城府极深,不骄不躁、不温不火,可承受骤然加之的屈辱于内心,处于任何的困境也不屈服。一个简单的“彼此”却暗喻出了一种蕴涵于内心的巨大无匹的震慑力量!


“请交还我们女兵的遗体吧?佐野队长。”想到这里后,韩大海尽管在内心感到有些沉重,但面色仍是很平静地对佐野贤一说道。


“好的”。佐野贤一答完之后,对身边的一名日军官说了一句日语,然后那军官大声喊了几句什么,只见身边原来做为警戒哨兵的16名日军士兵和已经上来的那40名日兵一起站成了一队。这边吴志伟等人看去,只见一直在哨位上被16名中国士兵监视着后身的那些日军哨兵们个个呼吸沉重、汗流满面!


佐野贤一下令他所有的队员集合列队站成了三排之后,对吴志伟和韩大海说道:“穿过这片树林,我们在一座山坡处搭了一所棚子,贵军的女兵尸体正在那里摆放,还请贵部随我们一起前往。”


韩大海在刚才日军官兵站队时迅速地统计了一下对方的人数和自己兵力的人数对比,此此刻见佐野贤一回身对他这么一说,便快速地掠了一眼那片杂树林,于是他点点头说道:“好的。”然后对吴志伟小声道:“让射击队的两个弟兄带两挺轻机枪在此处接应并照看军马。告诉戴云飞,让他带着所有的冲锋枪手和我走在最前面紧盯着鬼子,其余所有人进入树林后掏出手枪做好战斗准备,一旦我下令便迅速散开各自为战!”


佐野贤一站在自己集合队伍的前面面向吴、韩等人时,看见韩大海小声地向吴志伟吩咐着什么,然后又见到吴志伟向几个军官模样的中国军人下了令,接着是远处刚才放哨和更远处伏地警戒的士兵们迅速地向这边跑来然后又是这一百多人迅速地站成了五排队列!见此情景,他在内心暗自吃惊:看起来自己以前根据陆续掌握的片段情报所做出的结论没错,这支中国小部队的确是这个年轻的韩大海在指挥部队,而吴志伟———这个支那军队的国民党少将仅仅是块招牌!一个做为正规军上校作战科长出身的职业军人竟然听从于一个侦察参谋出身小上尉的指挥,除了让人感到匪夷所思之外,更证实了这个韩大海的确有他的过人之处!而从自己亲自率大军与之交手的整个过程来比较,几乎是他这个堂堂的帝国陆军大佐也是小巫见大巫了!只是这个韩大海到底是有着何等的过人之处、能指挥着这前前后后也不到二百人的小部队把一次次的仗打得如同高明的棋术大师在筹谋棋局呢?深晓围棋之术的佐野此刻想到。


几分钟之后,佐野贤一和几名军官在自己队伍的后面、又是在吴志伟、韩大海带着中国军队的前面走进了杂树林内。随着一棵树一棵树的逝去,他心里的念头也一个一个地闪过:自己这边突然的闪身动手,能否快过身后对方的子弹?命令和动作可以差不多同时进行,但自己的士兵能够听得到对方也会听得懂,就如同自己的队伍在北平的燕山进行训练时、所有的队员都必须学会一些中国的日常用语一样,身后的这些个中国军人们也能听得懂并且会说一些日语,这是在沂蒙山的追剿战斗中就已经证明了的事情------


此刻是他们在自己身后时刻不离的用枪对着自己和所有官兵们的背后,我们的队员尽管再训练有素,但是能否与他们相比?他们有50多支上次缴获一小队的冲锋枪,虽然我们有他们的两倍170多支,但同样是近距离交火,又都是在树林内,地形的复杂不仅仅是帮助了自己,也同样是帮助了对方,更何况这些中国军人一个个正拎着日式南部手枪和几支德国造驳壳枪机头大张着准备开火!我们的队形是三列,他们的队形却是五列,看起来除了他们是5个排一级的小单位之外,还正好多出了一定的宽度便于四下散开来围攻我们------


正在佐野贤一的内心七上八下犹豫不决时,日军队伍的前面已经走出了树林。


佐野的“特别行动队”队员们刚刚走出树林,只见前面的三排队列最外侧的左右两列各走出排头的两个士兵转身后退了几步在路的两边持枪站岗然后依次进行!待吴、韩二人带着队伍走到树林边上时,却发现除了剩余的中路队列仍在向前行走,从树林到一个坡面的路上已经分出了差不多有20多名日军士兵各相距10米、面对面相隔五米地让开了中间道路直直地排了上去!


迅速地看了一下树林外三面的地形和仍在没显示出什么异常变化的佐野贤一等日军官兵,韩大海飞快地闪过了几个念头,然后小声对戴云飞道:“让弟兄们上去加岗,一比二站在他们的中间并靠后5米!有了情况用手枪各负其责吊高点!下完命令后你和葛文星各带一挺轻机枪上来在我身边!”


此刻吴志伟部的行进队列正好是一排在左、射击队在右,二、三、四排在中间。于是出了树林、得到了戴云飞吩咐的两边队列各闪出了二人几步跨到了两个站岗日军士兵的中间并又向后退出了5米左手拎着步枪或冲锋枪、右手拎出了南部手枪静静地站定!


佐野贤一同两名刀手和四小队长走在他们队列的最后,见到自己事先布置的沿路设岗的计划正在默契地得到了执行,于是,在树林的边缘因得不到确切把握把第二套方案无奈放弃的黯淡心情倏然又浮起了新的希望!听到身后对手部队走路的声音似乎有了某种轻灵的动作,于是佐野贤一显得很缓慢又很自然地转过了头微笑着对他仅仅六、七米远的吴志伟、韩大海说道:“过了这片小树林,走到了前面的坡顶,就可以见到你们女兵的遗体了。”在说话的同时,他借机向两边瞄了一眼,寄予希望的打算不得不又在内心做了终止的决定!


原来的计划准备分三步进行,但是仅仅十几分钟之前第一步因为对方并没有按自己的设想去在谷底见面、并一上来就派人夹在了他名为放哨实为第一支突击队小分队的中间而致使这些人失去了作用!第二步原本打算在树林内自己抓住时机的突然发难、但却觉得对方跟得太紧并且更做好了随时动手的架势、也让自己的部队面临着巨大致命的威胁而被迫取消行动!这第三步原本是出了树林后两边的士兵夹道警戒、同时也显示出了列队欢迎的礼节,一旦到了坡顶的木棚处抓住时机一声令下,前面引路的众人和两边列队的队员们就可以突然合围一起开火!很有可能依靠这近距离突然的密集火力予以对方最大限度的杀伤!可是身后这小部队的指挥官偏偏不吃这一套,“见缝插针”的战术谋略让他实实在在地发挥出了极致的水平!


佐野贤一此时深刻地明白眼下局势的紧张和敏感———整个的行动队从每一名士兵到他本人,不仅仅是要绝对地避免某个没注意到的动作稍微过大、亦或是很正常的一句口令都不能轻易地下达,否则就会被身后的这伙强敌在百倍警惕、百倍敏感的状况下产生了误解来抢先动手,而这个“抢先”却并非什么是可以听听自己解释的不悦或者仅仅是一种戒备、而是一场疯狂的、不到双方的任何一方全部倒下就绝不会终止的惨烈的杀戮!


在内心里感到了异常沉重的佐野贤一想到了这些并出了决定之后,又很小心地转过了头用一种平静而自然的微笑看着吴志伟说道:“敢问吴将军,闻知贵部的勇士们都似乎会说我们的日语,不知是否属实?”借着这句问话,他明显地放慢了脚步处于一个与吴志伟和韩大海几乎平行的、显示着十分友好且毫不防范的位置上!


见到佐野贤一处于与自己仅差一米的右前侧,正在行走的韩大海眼神倏地一亮,但仅仅是瞬间又恢复了正常。此刻他和吴志伟当然明白了佐野的一句“敢问吴将军”是什么意思了!


“这倒不假。”吴志伟边走边说道:“能听明白并会说几句日本话并不算什么,因为战争,因为要与你们用刀枪打交道,会一些日语不是显得方便了一些?”说完后吴志伟显得很高兴。


看似平淡的口锋相交上吃了个闷亏,佐野贤一倒也不以为然———他从吴志伟针锋相对的含义中听到了一点希望———这个貌似威严的将军细细瞅来到也显得慈眉善目,锋芒毕露的口锋中却显示出了内心藏不住东西而比较简单!


“从贵军在沂蒙山撤退的途中我就知道了贵军借用我们的语言和信号语把我的几支部队支走,从而给贵军赢得了撤退的时间和空间。贵部中间真可谓人才济济啊!”佐野贤一明褒暗贬地说道。


“哈哈,”吴志伟竟然笑了一声说道:“没办法啊,佐野大队长。这都是让你们给逼出来的!当时我们的人太少,不足二百,而你的人呢?六千之众!30个人对付1个人,连追带打一天两夜长达数百里。我们要是没几个能人,不稍稍动动脑子,还不是让你们给逮着了?哈哈!要说我们在敌众我寡的局面下‘撤退转移’我倒承认。我没听说过古往今来哪些部队有如此大的悬殊还不撤退转移的!只不过我们的‘撤退转移’除了彻底的成功之外,其过程还不是悄悄的、毫无动静的!至于弄出了多大的动静,我想你佐野联队长不会心里没数吧?哈哈!”


一个“佐野联队长”,一个“弄出了多大的动静”顿时让城府极深的佐野贤一也不仅怒火中烧!他当然明白对方所挖苦的是这支小部队除了在撤走之前可以从容地四处设伏给了他们相当沉重的打击之外,更巧妙地导演了两场己方的步兵与步兵、步兵与航空兵的自相大火拼!大日本皇军几百万陆军从没有过的奇耻大辱却铁面无情地罩在了他的脸上,大日本皇军从没有出现过的窝囊、失误和让所有人目瞪口呆的蠢事正出现在他的部队里,古今中外自己军队中最惨不忍睹、最荒唐的大火拼又产生在他自认为是最细致、最严谨的战术布置和战术指挥上-------


此刻只见佐野贤一面色铁青、眼角的肌肉痉挛了几下,然后似乎又深深地长吸了一口气------


“哈哈,”佐野贤一居然也皮笑肉不笑地哈哈了两声道:“都过去了,都成为昨天的事情了!吴将军、韩上校,我们到了地方。”


佐野贤一说完后几步到了一所显然是用新砍下的树干和枝叶搭成的木棚前,然后与其他四名日军军官距离吴志伟、韩大海等人五、六米之处面向。此刻,除了自己队伍中沿途一溜的警戒哨兵之外,自己的身边尚有40多人,而对方除去一比二的“加塞”警戒哨兵外,却有50多人与自己相对,其中最为刺眼、也是最具威胁的是吴、韩二人的左右两侧正有两名彪形大汉均单手拎着一挺轻机枪在虎视眈眈!这两名枪手一人居然是中尉、另一人也是个上等兵,他们除了卷起的袖口露出了肌肉贲起滚动的粗壮胳膊外,在军帽下的面孔显示着沉静、坚毅、自信与彪悍的同时还弥漫出一股子浓浓的杀气!


想了一下,佐野贤一大声地下了命令,待他身后的40多名日军官兵站成了两排横队后,佐野贤一站在队列的前面一个立正然后敬礼大声用汉语说道:“吴志伟将军以及韩大海上校阁下:大日本皇军‘特别行动队’队长佐野贤一大佐率领全队官兵特向贵部交还六具贵部女兵尸体,请查收!”


吴志伟与韩大海上前一步同时还礼后,吴志伟也大声道:“中华国民革命军吴志伟少将率部前来领取我部六具女兵遗体,请佐野大佐阁下交还!”


于是,佐野贤一没再说别的。他一摆手,后排走出了12名日军士兵两人一具从木棚里抬出了六具女兵尸体!当这六具尸体放在吴志伟等人的前面时,除了韩大海以及众官兵们仍不动声色地注视着对面的日军官兵们,只有吴志伟低头仔细查看着这六具女兵的尸体———每一具尸身上的血迹在军装上都已成黑褐色,只是这5天的时间、又处于盛夏时季,尽管佐野贤一吩咐属下将这六具尸体放入一处岩洞的深处并在尸体上盖了厚厚的一层艾蒿以防虫蚁,但此刻不仅是这些女兵们丧失了生命的面色已呈灰黑,整个的尸身也散发出了一股子腐臭的气味!


吴志伟看了一会并没有回头对身后喊了一句:“巴图,让树林外的弟兄带六匹军马来!”


一排的巴图把手指放入嘴里吹了一声口哨,过了不到两分钟,只听沿山坡的来路上一名看军马的士兵乘马带着众多军马奔驶的声音传了上来!


等着一些士兵们把六具女兵尸体抬到了马背上又用绳子绑好并下去后,韩大海接受着佐野贤一用一种很平静但含义很深的目光与他长时间的对视、然后难得一笑地打破了这种微妙的沉寂说道:“谢谢佐野队长!”说完他并肩和吴志伟一个立正敬礼又说道:“就此告辞,我们后会有期!”


在戴云飞、葛文星的两挺机枪断后、又在王志刚与李小山、孙守田和马占军的共计六挺轻机枪交替掩护撤下之前,佐野贤一上前一步叫住了韩大海小声问道:“韩君,佐野有一事请教,不知阁下肯赐教否?”


“愿闻其详。”韩大海平静地答道。


“吾与君相比,相差几何?”佐野贤一目光炯炯地问道。


韩大海闻言后稍稍思忖了一下然后微笑道:“不差几何,只差一点。佐野队长,我承认你是一个优秀的军人,一个有很好素质的指挥官,尽管你代表了侵略我们国家并大肆烧杀抢掠的日本帝国主义的军队。你们在杀戮我平民百姓时可以毫无顾忌,但踏入了我们的国土,你们在进行战争的时候就要面对着许多的顾忌,这里面包括着天时、地利与人和,还有你们本身无法克服的种种不利因素。而我、我的部队、我所有的士兵们,在奋起反抗你们的侵略时,杀光你们是我们最大的愿望与目的,所以除了我们倒在了阵地上,我们再没有任何的顾忌!一丝一毫的顾忌也不存在!我这么说你可明白?”


佐野贤一此刻显得灰白的面孔上不禁汗珠滴落,他怔愣了片刻即刻就恢复了正常道:“我明白了你说的涵义,我也明白了你我之间、你的士兵和我的部队之间的某些差别了,尽管我们是水火不相容的敌手,但我还要谢谢你,上校阁下!”说完后佐野贤一面色凝重地长吐了一口气,又非常郑重地给韩大海敬了个军礼------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