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江湖 第六章 第十五节 浴血草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38.html

金国骑兵虽然数量不如蒙古骑兵多,但毕竟挡住蒙古骑兵冲击,后面的长枪步兵冲上来,把那些正和金国骑兵砍杀的蒙古骑兵纷纷挑落下马。一个蒙古百夫长异常晓勇,连续砍死六名金国骑兵,却刚好撞在西北洗胡沙面前,西北洗胡沙手起枪落,一枪把那个蒙古百夫长刺于马下。一个千夫长策马挺枪向西北洗胡沙冲来,被西北洗胡沙躲过狠狠刺来的一枪,他回身一枪就把那个千夫长挑起。

成群的金国步兵以长枪兵,挠钩兵在前头冲杀,朴刀兵在后面砍杀,被金国骑兵挡住的蒙古骑兵进退不得,被砍死者不计其数。跟在步兵后面的金国神机营士兵偷偷打冷枪,那些神机营士兵都是金兵中的神箭手训练而成的,每个人都是一个神射手,每声枪声响起,就有一个蒙古骑兵落马。到处都是血花飞溅,人的惨叫声战马的嘶鸣声混成一片,整个草原成了一个惨不忍睹的屠宰场。

看着大批大批的蒙古勇士死于非命,铁木锌哥心如刀割,他把大旗一挥,身边那些忠勇的亲兵跟着他向金兵策马杀去。铁木锌哥挥刀砍杀,连连砍死六名金国百夫长和两名金国千夫长。上将军岳在后面放冷箭,一连射死十多名金兵。

指点沙场挥舞大刀策马杀入蒙古大军人群中,迎面撞上一个挥舞大斧劈来的蒙古千夫长,指点沙场也不答话,他手中大刀拨开那个千夫长的大斧,顺手就反手一刀把那个蒙古千夫长斩于马下。五个蒙古骑兵迎面冲来,被指点沙场一连砍死三个,剩下的两个被指点沙场后面的神机骑兵开枪射落下马。

打完子弹的神机骑兵后退装填弹丸,手持长枪的步兵冲上前来狠命刺杀,蒙古骑兵纷纷落马,可是冲到的蒙古骑兵挥刀砍杀,那些金兵长枪兵接二连三人头落地。可是后面的朴刀兵冲过来,以三个人砍一个,把那些冲杀速度被阻滞的蒙古骑兵纷纷砍下马来。

这场血战打得异常惨烈,在武器上占优势的金兵损失明显小得多。铁木锌哥手下那些忠勇的亲兵连连砍死无数金兵,却突然有金兵弩手躲在人群中射出暗箭,铁木锌哥的亲兵接二连三遭到暗算。带着八百亲兵冲杀的铁木锌哥和他的亲兵已经杀死三千多金兵,可是他转头一看,只见跟着自己的只剩下二十七骑!

金国大将十四哥,西北洗胡沙,指点沙场,李家泰和平淡无奇率领着金兵在蒙古大军之中纵横冲杀,所到之处血剑喷射,阻挡他们的蒙古骑兵纷纷被他们砍于马下,马蹄从蒙古骑兵的尸体上踩过,那几员金国大将人和马都已经染成血红色。

一轮快速冲杀,蒙古大军进攻步伐被打乱,连连斩将夺旗的十四哥,西北洗胡沙,指点沙场,李家泰和平淡无奇他们冲杀一阵,又根据十一唯人的大旗号令,策马返回自己大营。

看到远处挥舞的金国大旗,铁木锌哥知道那里是金兵主营,他大喊:“忠勇的蒙古勇士们,跟我冲啊!冲上去,把那金狗主帅的脑袋看下来!”

三十个百夫长,六名千夫长带着三千铁骑向十一唯人的主营方向杀去。

而十一唯人的身边,有五百神机火枪手,五百弩手,一千弓箭手和两千最精锐的骑兵。看到向自己杀来的蒙古精锐骑兵,十一唯人把大旗一挥:“拦住他们!不能让他们靠近!”

首先发威的是五百神机火枪手,一排枪响,一百多名蒙古骑兵应声落马。神机火枪手后退装填弹丸和弹药,五百弩手上前,只听到一阵“嗖嗖嗖”声,五千支浸毒的利箭如飞蝗般射向冲来的蒙古骑兵,一轮连弩激射,几百名蒙古骑兵连人带马被射得如刺猬一般。弩手射完弩箭,后面一千弓箭手张弓搭箭,箭如雨下,又是一百多名蒙古骑兵含恨落马。

那些蒙古骑兵拿出弓箭,对金兵弓箭手一排乱箭射去,来不及后退的一大片金兵弓箭手惨叫着倒地毙命。战马冲杀速度极快,眼看那些蒙古骑兵很快就要冲到十一唯人的中营面前。此时,十一唯人把大旗一挥道:“我们的骑兵上!”

“杀!”喊杀声响彻天际,两千最精锐的金国骑兵向冲来的蒙古骑兵杀去。在骑兵冲出之前,完成装填的五百神机火枪手和五百弩手先一轮激射,射完箭矢弹丸后他们分散后退,而金国骑兵杀出阵去,向蒙古骑兵冲去。

此时,三千蒙古铁骑已经只剩下一千三百多人,其他的都已经在半路上被射杀。

两边骑兵冲入对方马群之中,手上马刀寒光闪闪,血花四溅,人头横飞,惨叫声连连。两队骑兵一阵对冲之后,地上留下不少双方骑兵的尸体,失去主人的战马继续向前飞奔。

那些蒙古骑兵已经看到十一唯人,可是在十一唯人的前头,却有一排排拒马挡住,拒马后面站着手持长枪和弓弩的金兵。一轮乱箭射来,战马根本就冲不过去,而背后的金国骑兵又回身掩杀。那些蒙古骑兵见无法杀到金国主帅面前,只好回头向金国骑兵杀去。又是一轮骑兵对冲,尽管蒙古骑兵晓勇难挡,可是十一唯人身边的那些亲兵也都是精锐之师。双方刀光剑影,金属碰撞声,人的惨叫声和战马嘶鸣声混杂成一片,两边的骑兵纷纷落马。经过三轮对冲过后,那边的蒙古骑兵只剩下两百余人。

六名千夫长和三十名百夫长已经只剩下两名千夫长和十二名百夫长,其他全部阵亡,就是这些剩下的也是人人身上带伤。那边的金兵骑兵还有一千两百多人,黑压压的一片金兵骑兵立在阵前,经过多轮对冲,战马累得直打响鼻。

看着对面黑压压的金国骑兵,其中一个千夫长挥刀一声大吼:“草原上只有战死的勇士没有投降的勇士,跟我上!”

随着那个千夫长的吼声,剩余的两百多蒙古骑兵向金国骑兵发动最后的自杀性冲击。

“杀!”一个金国万夫长一声大吼,一千两百多金国骑兵向两百多蒙古骑兵冲去,马蹄声阵阵,声势浩大的骑兵铁流吞噬对面那些蒙古骑兵。最后的骑兵对冲,一百多名金兵骑兵落马,当一千余金兵骑兵冲过之后,最后的两百多蒙古骑兵彻底消逝在金国骑兵的洪流之中。

看到冲过去的三千多精锐骑兵全军覆灭,另外一边的先头部队也已经全部被金兵吞噬,一个人都没有回来。铁木锌哥大吼道:“勇士们,我们不能后退,我们只有冲杀!跟我上!”

谁知此时,上将军岳却上前来拉住铁木锌哥:“将军,敌人太多了,我们损失太大,还是先撤退吧!”

铁木锌哥怒吼道:“只有战死的勇士没有逃跑的勇士!你不要再说了!”

手下有两个万夫长也上来拦住铁木锌哥:“将军,这仗我们已经败了,先退回去吧!”

“敌人就在面前,只要我们冲过去就能取胜,为什么要撤退?再有人说撤退的,我砍下他的脑袋!”铁木锌哥怒吼道。那两个万夫长却毫不畏惧,苦苦劝阻铁木锌哥。铁木锌哥大怒,手起刀落砍下那两个万夫长的脑袋。

“杀啊!”草原上响起冲破云霄的喊杀声,剩余的蒙古骑兵如潮水般涌向金兵阵。

清除完蒙古先头部队的金兵又做好新的部署,骑兵从两翼冲杀,步兵在中间正面阻挡蒙古骑兵的冲击,跟着步兵后面的是投石机,床弩和神机火器兵。

“放!”十一唯人大旗一挥,一千台投石机发出“吱吱吱”声响,天空中出现一千个如流星雨般火红的火球飞向蒙古骑兵人群正中间。火红的火球落在地面,爆裂出无数生铁碎片四处飞舞,成片成片的蒙古骑兵应声落马。床弩射出漫天铁箭,箭雨落进人群之中,前头的一片片蒙古骑兵变成浑身是箭的刺猬。神机火枪兵同时开火,又是一排蒙古骑兵应声落马。

金国重步兵纷纷移动拒马,在步兵前头构成一道防线。后面的弓箭手向天上射出飞蝗般的箭雨,乱箭就像倾盆暴雨一般落进蒙古骑兵人群之中,人尸马尸比比皆是。

蒙古骑兵射出的乱箭也射死不少金兵步兵,可是当战马冲到拒马和绊马索面前时,成片成片战马发出悲惨的嘶鸣声倒在地上,落马的骑兵被后面的骑兵踩死踩成肉泥。后面那些勇往直前冲杀的蒙古骑兵也不得不停止冲击步伐。从拒马后面露出一排橹盾,高大的橹盾挡住蒙古骑兵射出的乱箭,从橹盾后面投出的长枪把蒙古骑兵纷纷射于马下。

趁着蒙古骑兵被阻止住前进的步伐,挥舞着大刀长枪的金国步兵纷纷跳跃冲出拒马,停止的蒙古骑兵遭到金国步兵枪刺刀劈,与此同时,金国骑兵趁势从两翼杀出,长枪马刀狼牙棒大斧挥舞着,杀向蒙古骑兵。神机火枪手和弩手趁机偷袭,用冷枪冷箭射杀蒙古骑兵。

又是一轮血腥的激战,不计其数的蒙古骑兵被杀死,这一轮冲击,冲上去的一万多蒙古骑兵一瞬间就全部被吞噬,一个人都没有回来。

“将军,撤退吧!我们不能再让我们的勇士白白送命了!”上将军岳劝告铁木锌哥。

看着一次次徒劳无功的冲击,一次次上去的勇士全部倒在草原之上,铁木锌哥不得不发出“撤退”的命令。失败的蒙古大军听到撤退命令,士气已经严重受挫的蒙古人纷纷调头,往草原深处撤退。

这场草原上的激战,蒙古大军损失精锐骑兵八万余人,八万多英勇善战的蒙古勇士战死在这片草原上。而更为严重的是,一直勇往直前的蒙古大军士气严重受挫,蒙古大军所向无敌的神话破灭,他们碰到的是同样晓勇善战的金国大军。

看着留下的八万多蒙古大军的尸体,这些可都是经过多年征战的精锐士卒啊!铁木锌哥痛心疾首,他拔出佩剑仰天长啸:“大汗在上,罪将铁木锌哥当自刎谢罪!”说完,他要挥剑自刎,却被上将军岳一把夺下宝剑。

上将军岳对铁木锌哥道:“大将军,这战我们虽然败了,但是请大将军留下性命,不然我们又如何报仇雪恨!”

按原本历史上的进程,这些抵挡蒙古大军的精锐金国大军将和大宋的消耗之中损失,逐渐失去马背上长大的精锐士兵之后,后来的金兵都是由进入中原之后战斗力日渐下降的孩子组成的,当然是根本无法抵挡蒙古大军的攻击。

这一战,十一唯人的金国大军损失了两万余人,相比蒙古大军的损失,金兵的损失当然是小了很多,十一唯人带着得胜的金兵凯旋而归。

十一唯人对他两边的战鹰翱翔和阴暗的角落道:“多谢两位宋国朋友的计谋,否则以那些蒙古大军的彪悍,我军还真的很难抵挡他们的冲杀。”

西北洗胡沙也笑着说道:“就是啊,那些蒙古人确实十分凶悍,若不是两位排兵布阵合理,只怕我们再多十万人也抵挡不住他们。”

战鹰翱翔笑道:“若是论武器,大金国的武器比蒙古人是强多了,只不过蒙古人擅长骑马冲杀,他们每个士兵都是训练有素凶悍异常。不过蒙古人有勇无谋,只要略施小计就能抵挡得住他们的冲击。”

“哈哈哈哈!”十一唯人大笑道:“好!太好了!等本王回去之后,一定好好重赏你们两位!你们两位是我大金国的大功臣!若是没有两位,只怕燕京城将不保。”

战鹰翱翔却道:“多谢王爷好意,只不过我二人是宋人,我二人完成出使重任,还得回到宋国。”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