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氏久耕者,江苏江宁县人,父母皆为躬耕田亩之农人,故以久耕名之,未曾置字。


当是时也,其家贫,田无多少,屋仅半间,家中之人常因贫困而受诸乡邻欺侮,久耕观之,愤然叹曰:终一日,吾必将使吾家成江宁望族,使尔等不敢侮之。久耕少时,即知其家之艰难境地,因而,以先贤为样,常“三更灯火五更鸡”般奋而读书,数年之后,终得高中。


初为官,久耕为江宁县小吏,尝告人曰:吾为农人之子,少时备受欺凌,今吾为官,必当为黔首百姓谋利。数年之后,久耕声名鹊起,颇得民望,百姓称其贤,众口皆赞。数十年后,久耕官至江宁县房产局局长,为正科级高官。下车伊始,恰逢江宁县改县设区,实为百年不遇之盛况,因之,各路商贾,云集江宁,大兴土木,久耕主政有司,常夜不能寐,曰:吾必将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定当使江宁小儿皆有安身立命之屋,使其不复吾之命途。


及至公元2008年岁末,全国房市堪忧,各路房产商贾为扭转不利局面,各使手段,力求自保。江宁有商贾者,以低价倾销房屋,众人闻之,皆曰:善。久耕闻之,怒,曰:必将严查。言出,举国哗然,纷纷斥之。久耕闻之,不怒,释曰:商贾者,逐利乃本性也,民当知晓吾等用心,无利之事,弗为。闻此言,民愤,数名江湖豪士,当即于网络之上发“ 人肉搜索令”,其令有云:此等官员,已然叛民,其与不法商贾沆瀣一气,盘剥吾等小民,凡天下义士,当努力检举其劣迹,交付有司,以正国法。一时间,天下豪杰,云集响应。


数日后,众人发现,久耕所抽香烟,市值1500元,消息一出,天下大惊,皆曰:如此天价香烟,以周氏之微薄俸禄,如何购置?此后,亦有豪士言其腕上之表乃海外来货,名曰江诗丹顿,其价足抵三口之家十年之生活所需。众人闻之,愤,曰:恨不能啖其肉。


太史公曰:周久耕者,农人之子也。少时尝有鸿鹄之志,初仕,常为民请命,不忘农人之本色。然则,一登高位,竟如此不堪,何哉?夫高官者,身系民命,手掌权柄,若无制衡之机制,自省之意识,必眼羡奢华,其心必乱。由是观之,凡天下之官,皆不能身无掣肘,有制衡,方能使其行于正途,不负民命。



本文内容于 2009-1-1 2:24:17 被WATERTIGER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