憋足一股劲:加快形成我军航空反潜实战能力

水师军品2 收藏 0 17
导读:铁翼飞旋,海涛汹涌。初冬的一天,海军北海舰队航空兵某舰载机团反潜主任赵树民,邀请水下对手—某潜艇艇长登上反潜直升机,飞向某海域。   解放军报报道,“发现目标信号!”随着声呐操作员的报告,直升机迅速下降悬停,放下吊放声呐。“发现目标,鱼雷攻击准备!”“5、4、3、2、1,发射!”直升机轻微一颤,一枚反潜鱼雷离开机身,钻入大海,向目标扑去。   潜艇指挥官们,喜欢以巨口啮齿的鲨鱼作“艇徽”。此次,这位潜艇艇长在反潜直升机上品尝到另一番滋味:“鲨鱼”成了“海鹰”的猎物。   赵树民,中国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铁翼飞旋,海涛汹涌。初冬的一天,海军北海舰队航空兵某舰载机团反潜主任赵树民,邀请水下对手—某潜艇艇长登上反潜直升机,飞向某海域。


解放军报报道,“发现目标信号!”随着声呐操作员的报告,直升机迅速下降悬停,放下吊放声呐。“发现目标,鱼雷攻击准备!”“5、4、3、2、1,发射!”直升机轻微一颤,一枚反潜鱼雷离开机身,钻入大海,向目标扑去。


潜艇指挥官们,喜欢以巨口啮齿的鲨鱼作“艇徽”。此次,这位潜艇艇长在反潜直升机上品尝到另一番滋味:“鲨鱼”成了“海鹰”的猎物。


赵树民,中国海军首批接受国外反潜战术培训的学员、中国第一代舰载反潜直升机特级飞行员、中国航空反潜战术理论专家,为人民海军形成航空反潜作战能力填补10余项空白,被誉为“深海猎‘鲨’第一人”。


誓争一口气:中国海军航空反潜从零起步


赵树民至今清楚地记得,20年前,部队派他到国外学习直升机反潜设备和技术。课堂上,一幕幕历史画面让他深感震撼。


第二次世界大战反潜战中,德国潜艇被盟军飞机击沉288艘,还有47艘被飞机与舰艇协同击沉,占被消灭潜艇总数的46%。进入现代,西方海军大量装备岸基和舰载反潜飞机,在滔滔大洋展开航空反潜战的新一轮激烈角逐。


然而当时,我海军还没有一架反潜作战飞机,航空反潜理论和经验更是空白。差距,紧紧揪住了赵树民的心:“我们是中国海军航空反潜的第一批人,学到什么程度,起步是什么水平,直接影响到我海军未来航空反潜作战能力!”他和战友们一起,如饥似渴般地学习新知识:从海洋水文到水声学基础、从潜艇战术到反潜设备技术原理,并一遍遍练习从各种刺耳噪声中听测潜艇信号……


终于有一天,中国海军也有了舰载反潜直升机。当时,3位外国教官来到部队执教。赵树民等参加培训的机组人员以前只飞过运输直升机,教官反复讲解他们还是听不明白。一次,有位上校飞行员因为战术标图不规范,外籍上尉教官当场把图纸揉成一团扔到地上……

赵树民深受刺激:“一定要用行动证明:外国海军能掌握的,中国海军也一定能掌握!”白天,他在课堂上不放过一点疑问;晚上,他和机组蹲在地上画航线图;飞行训练中,他跟着教员反复琢磨领会……一番勤学苦钻,他不仅掌握了教员传授的知识,甚至能纠正教官的错误。


一次,教官示范使用某种光标选择攻击点,雷达显示有较大的误差。赵树民站起来说:“我认为有更好的方法!”说着,他将按键切换了一下,使用一种全新方法选择了攻击点,使精确度大大提高。教官先是惊讶,进而承认:“赵,你是正确的!”


毕业考核那天,教室里挂出两块题板,让学员分别上去填写答案。轮到赵树民时,他说:“教官先生,您出的考题太简单,我想接受更难一些的检验!”随后,他在另一块板上画出示意图,阐述了自己对各种复杂条件下搜索潜艇的难度和概率的分析。外国教官越听越入神,最后情不自禁站起来说:“赵先生讲得非常好,大家都记下来!”


最终,赵树民以优秀成绩获得培训毕业证书。


憋足一股劲:加快形成我军航空反潜实战能力


那年,黄海某海域。海军多兵种演习中第一次出现了“海空猎鹰”的身影,赵树民指挥机组对水下潜艇展开严密搜索。


突然,声呐耳机里传来清晰的金属体回声。“发现目标!”赵树民顿时兴奋起来。可奇怪的是,水下目标既无航向、又无航速。难道是“敌”潜艇故意坐沉海底或保持悬停?一个航次飞完了,赵树民还是拿不准。当他请示再次起飞重搜一遍时,演习指挥员告诉他:“还搜什么?‘敌’潜艇早已撤离了!”


原来,赵树民发现的水下目标只是一艘沉船。初战失利,让赵树民发现:把学到的知识转变为实战能力还有很大一段距离……


练为战!赵树民的心情更急迫了。时隔不久,渤海某海域,他和战友们首次使用某新型机载反潜鱼雷打“潜艇声靶”。这一次,赵树民格外细心,指挥机组精确完成搜索、跟踪、定位,果断揿动发射手柄,鱼雷飞身入海,翻波搅浪。不久,指挥舰上传来好消息:“鱼雷直接击中靶标!”


深海惊雷,宣告我海军直升机攻潜训练实现“零”的突破。随后,他和战友们编写出《直升机反潜》一书,这是我海军航空反潜第一部训练和作战教材。


如今,赵树民已经是一名入伍29年、安全飞行2800小时的特级飞行员。他先后飞过5种机型,20多次参加战备任务、重大演习和科研试飞,荣立二等功2次、三等功6次,荣膺海军航空兵“青年精武标兵”。


但是,他钻研反潜的劲头始终没有松懈。近年来,他参与了直升机反潜方面的8种书籍、教材的编写和修改;参加了首台反潜直升机模拟器的论证、研制和试飞;系统研究直升机反潜主要方式,梳理出相应战术、搜索阵法,总结出一套简明易记的教学法,筹划制作的《直升机反潜》多媒体教材获全军一等奖。作为人民海军舰载反潜直升机部队的第一批骨干,他还带出多个反潜机组,使海军舰载机部队形成了一定规模的反潜作战能力。

认准一条路:探索具有我军特色的航空反潜战法


我国海军航空反潜,一开始完全是学习国外的。每次组织训练,直升机需要飞行转场,鱼雷和深水炸弹等攻潜武器也要动用运输船运载往返……


“这样训练效率太低!”赵树民说。他多方调研海区情况,走访常在海区训练的潜艇部队。在他的建议下,部队在机场附近海域开辟了新的训练场,使攻潜训练效率大大提高。


这次成功的尝试,让赵树民感到;照搬外国人的经验,有许多地方不符合我们的国情军情,路子会越走越窄。我国航空反潜要发展、要跨越,必须靠创新!


反潜,如同“大海捞针”,如何立足现有装备提高直升机反潜的成功率?赵树民带领战友们探索具有中国海军特色的航空反潜战法,先后提出多个新课题。


2007年,赵树民首飞新课目,并担任长机战术指挥长。他不断发出指令,调动3架反潜直升机贴近海面交叉接力飞行,根据水下目标运动迹象及时调整搜索战术、变换搜索位置点、交替使用搜潜设备,保持连续跟踪并选择最佳攻击时机,成功验证了新战法。


实践出真知。近年来,每次演练与潜艇“过招”之后,赵树民都召集反潜机组与潜艇艇长各自展开“搜索航空图”与“水下航迹图”对照:潜艇是在哪儿被“抓”住的?水下目标又是在哪种情况下丢失的?一旦被反潜直升机抓住该怎样逃脱?水下目标一旦丢失如何再次捕获……琢磨出好的招数,双方就到海上实际较量验证。


开拓的天空越宽广,“海空猎鹰”的翅膀也越来越硬实。


那次,赵树民率领机组飞赴南海,使用某型鱼雷实弹攻击水下目标。这项训练风险大,一旦失败,丢失一枚价值数百万元的鱼雷不说,还会对训练海域的舰船造成威胁。为提高攻击的准确性,赵树民完成了上百张草图和上千个数据的演算。


实战检验的时刻到了。反潜直升机紧贴海面一路搜索前进。“发现目标!”“鱼雷攻击准备!”赵树民迅速判明水下目标活动轨迹,将攻击数据输入鱼雷系统;机组人员收起声呐,加速前飞,从目标侧角进入攻击。


“目标,第一次击中!”“目标,第二次击中!”鱼雷水下攻击连续5次准确命中目标。


此时此刻,赵树民和战友们心里乐开了花!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