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月23日,一列从广州到重庆的火车上,盛满滚烫开水的方便盒迎面泼向了一个仅6个月大的女婴,女婴面部、脖子等被严重烫伤!事发后,端面男子跑了;孩子转院需乘火车时,秀山县火车站工作人员要求签订“免责协议”;撞人小男孩外公借钱垫付医疗费,而其父母始终不愿现身;素不相识好心人捐款资助……连日来,思祁的亲人除了感受心痛与焦灼,也感受了一幕幕人间冷暖。


“不让孩子看到我们在哭”



昨日,市儿童医院烧伤科病房内思祁躺在病床上,大姨牟志莲用手轻轻握住她的小手,“免得她抓伤自己。”而母亲牟冬梅则一直用湿棉签,蘸水擦拭孩子干裂的嘴唇,当棉签挨着伤口时,思祁的脸会忍不住痛苦地痉挛一下,几乎同时牟冬梅的眼里也会掠过一丝痛苦。小思祁眼皮红肿,她吃力地睁着眼望向四周,但看不出任何表情。



牟冬梅说,从前天下午开始,思祁就开始持续发烧,至今一直依赖镇痛泵,一旦取下来,孩子就哭闹个不停。“今天早上她稍微清醒一点,我们逗她,她冲着爸爸笑,可一笑就扯着伤口,孩子又哭了……”说到此,牟冬梅一家同时朝外别过脸,“别让她看见我们哭,不然她也要哭,这孩子明白。”思祁的奶奶低声说。



是否留疤痕暂难定



思祁的父亲文雄说,入院以来,四个大人不停地围着孩子转,一天只睡两三个小时,而一闭上眼想起孩子的脸,再困也无法入睡。



据儿童医院烧伤科昨日值班的熊医生介绍,目前,思祁情况相对稳定,但还存在感染的危险。现在主要进行抗感染,每天清洗创面,消毒等治疗,因为孩子的进食受影响,所以同时进行静脉营养支持。至于是否会留下疤痕,还要视孩子恢复的情况而定。



“想为孩子讨回公道”



一家人在医院已经忙得心力交瘁,而对于造成这次事件的其他责任人根本还没有过多力气追究。“我们只希望能为孩子讨回公道!”



“事后,端方便面的男子也没了踪影。”思祁的家人称,他们半途下车送秀山县人民医院抢救,但伤情危重必须转院至重庆。他们正准备买车票时,秀山火车站工作人员要求签协议才能上车,协议中特别声明“以后发生的一切与铁路无关”。文雄气愤地说,虽然孩子出事,他们自身也有责任,但火车站工作人员要求签订“免责协议”和端面男子的逃避都让他感到寒心。



到目前为止,铁路方面还没有和他们主动取得联系;撞人小男孩的外公雷道发托亲戚带来4000元钱,也再无力支付,而小男孩的父母目前在广州,却始终不肯露面。



好心人看望宝宝捐钱捐物



但幸运的是,思祁还是得到了善良人们的关心。不仅得到医生护士的关照,还有许多陌生的好心人来看望她。下午四点,几位不愿留姓名的好心人来到病房,几位女士轻轻地啜泣起来:“大家都是做母亲的,我们都心痛她。”好心人把钱捐给思祁家人后没多久便离开了。思祁奶奶说,昨日早上8点,一位姓苏的女士就和丈夫一道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前往医院看望思祁,嘘寒问暖。“今天来了很多好心人,他们来看望孩子之后不留名字和姓名就走了。真不知道怎么感谢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