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81.html


检验完枪支弹药,等一枪准和老黑把家伙重新封存送走,杨锋回到自己和老黑的住处,无精打采地往炕上一躺,心里感到乱糟糟的。功夫不大,姚朗拎着两瓶酒和一只烧鸡悄悄地溜了进来。杨锋动也没有动就来了一句:“好你个老四,想把老子吓死!”姚朗“嘿嘿”一笑:“二哥,你才比我大几个月呀,现在就成了老子啦?”说着,放下酒和烧鸡,从自己怀里又掏出了一包熟花生和一包熟肉:“二哥,今个儿咱哥俩和黑叔整两盅你看咋样?”

杨锋一骨碌身从炕上爬起来,眼睛上上下下打量着姚朗:“老四,你可不是爱出钱的人呐,今个儿主动送上门来不会是有啥事吧?”姚朗又是“嘿嘿”一笑:“二哥,光许兄弟我吃你,就不许你当哥哥的吃兄弟一回?”杨锋凑近了又打量打量姚朗,还是有些疑惑不解:“不能吧?你小子不是和钱老板一样吗,每次拿了钱数了又数,恨不得一个子儿掰成两半花,每天除了蹭老大就是蹭我和老三,一年也不见你出一回血啊,不行,我去把老大和老三都叫上,免得你又出什么馊主意害我!”说着,杨锋跳下炕就要往外走,却被姚朗一把拦住:“二哥,你别拿我开心了!”

哥俩儿正在开玩笑的时候,老黑走了进来。杨锋和姚朗马上停止了打闹,因为他们都看见老黑拎着一瓶酒和一大块熟肉。

老黑的酒量在老刀把子里是数的着,但是很少有人看见老黑喝酒。一方面是因为别人对老黑都一种惧怕,另外一方面就是老黑自己非常能够控制自己。自从小黑在这里搬出去,杨锋就搬了进来,可是杨锋看到老黑喝酒的时候也非常少。别看老黑平日里号称一斤不醉、二斤不倒,可是能和他坐在一起喝酒的人却屈指可数。但是只要老黑高了兴或者有什么开心的事情,他还是要喝上两口,杨锋知道他这个习惯,每次有事不好开口就等老黑喝酒的时候才提,因为在那个时侯老黑才肯点头答应。

看见姚朗在,老黑对他一点头:“小四啊,你不来我今天还打算去叫你呢,正好,今天陪你黑叔喝两盅儿!”姚朗面上带着笑:“黑叔,其实我今天是带着酒菜来的,本打算请黑叔,谁知道黑叔今天自己准备了。”老黑拍了拍姚朗的肩膀:“那就都拿出来,今天来个痛快的!”

说句实话,老黑刚才的言语让杨锋和姚朗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可是难得有这么一次机会,于是两个人对视了一下,马上高兴地准备起来。老黑放下手里的酒菜,把小院的门关好,插好门闩,这才又回到了屋里坐下。杨锋把炭火盆点着,架好烫酒的小水盆,姚朗这时已经把酒菜摆在了炕桌上,老黑毫不客气的脱下棉鞋,几步就来到炕里盘腿坐好。

等杨锋把酒斟满的时候,老黑放下手里的筷子,斜着眼睛看了看姚朗:“好你这小四,说吧,你今天有啥事要求我啊?”姚朗呲牙一笑:“黑叔,瞧你说的,非得有事儿才能找黑叔喝酒啊,今天真的没什么大事!”老黑也是狡黠的一笑:“就你小子心里那点弯弯肠子还想在你黑叔面前动换动换,还没什么大事,你能有啥大事,痛快点!”姚朗把灯往一边挪了挪,小声的说:“黑叔,这次三掌柜的调集了这么多的家伙,而且还整来了机枪,是不是要搞什么大动作吧?”

老黑不紧不慢的抿了一点酒:“怎么,你也想来趟浑水?”姚朗摇了摇头:“黑叔,什么浑水清水,还不都是为了咱们老刀把子在江湖上的声誉!”老黑一笑:“你是只知道其一不知道其二啊!”说着,眼睛看了看杨锋:“疯子,你跟了我也有几年了,你说说这次搞这么大动静到底是为了啥?”

杨锋想了想,慢慢的说道:“黑叔,照我猜,这次搞这么大,一定是二掌柜和三掌柜的主意,不过对付谁我不知道,估计应该是前些日子和咱们有过冲突的“震冀东”一伙人,他们人多枪多,不过话又说回来,徐宁现在已经出来了,我琢磨着该是他出头露面的时候了!”老黑点点头,和杨锋、姚朗干了杯中酒。姚朗抢过酒瓶,挨个倒满:“黑叔,也许是我多说话,老爷子这次放给二掌柜的权也太大了,徐宁的事情按下好几个月不提,怎么二掌柜的一上台就把他的事情办了,我不明白?”

杨锋白了姚朗一眼:“你看不明白的事情多了去啦,可是这点屁事你也看不懂你还混什么混呐!”杨锋有心把这个对老黑来说可能是太过敏感的话题岔过去,可是老黑却猛的喝干了自己酒盅里的酒,然后用手背抹了抹嘴角:“疯子,我估计你小子心里对你黑叔不一定没有想法,只是你小子不肯说,老四今个儿问起这件事,我也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说着,把酒盅往桌子一放:“给我倒上酒!”

杨锋给老黑把酒斟满,不动声色的说道:“黑叔,其实你不说我也明白,老爷子心里非常明白徐宁的事,只是从他的嘴里说不出来这种话,现在大掌柜养病,二掌柜的当家,当然就得把徐宁放出来,而且现在瘸叔不在了,徐宁肯定会来顶缺。”老黑晃了晃脑袋:“疯子,你算说对了一截儿,事情比你小子想的还要复杂。”姚朗的眼睛一亮:“黑叔,照你的话头说,我们韩老大还有机会?”杨锋狠狠瞪了姚朗一眼,姚朗马上就转了话题:“黑叔,来,咱爷俩儿干一个!”老黑假装没看见,举起酒杯和姚朗喝干了一个。

姚朗再次给黑叔斟满酒的时候,老黑却对杨锋提起了下午所验的那些枪:“疯子,你觉得下午来的那批家伙怎么样啊?有中意的我给你要一支来!”杨锋把嘴里的肉咽下去,清了清嗓子:“黑叔,说句实在话,那些家伙都是你教我玩烂的,就说头把盒子吧,枪子大杀伤力也大,可是后劲也大,要是打连发,打不了两三梭子就得麻手,余下的除了狗牌撸子就是七音子转轮,拿在手里还不如把大砍刀好使唤,我是没有看上眼的,真要是说到好用,还是咱们在关外那个齐队长弄来的二十响快慢机。”说到这里,杨锋忽然停了一停,“黑叔,当时我藏了一支枪给你,大掌柜的没说别的吗?”

老黑想了想,忽然笑了起来:“哦,对对对,我记得当时是在老北风那里你小子私藏给我的,说真的,我还真要谢谢你呢,来,咱爷俩儿也干一个!”说着,举起酒盅,又喝了一杯。杨锋端着酒杯却没有立刻喝干,而是只喝了一半:“黑叔,到底你是怎么跟大掌柜的说这支枪啊?”老黑放下手里的空酒盅:“你小子放心的喝吧,我和老爷子说是我自己的家伙没有往外拿,没有你小子什么事儿。”杨锋听老黑说完,半盅酒一饮而尽。

老黑一边吃着一边说:“还是老北风是条汉子,一听说小日本进了奉天城,第二天就扯起抗日的大旗,公开的和小鬼子对着干,后来听说又闹了一次假投降,从小鬼子手里糊弄了不少好家伙,可是翻过脸来就拿着小日本儿送给的家伙打开了小日本儿,现在恐怕在那一带是出了名的英雄好汉,哪像咱们---”老黑忽然觉得自己失了口,余下的话就咽了回去。

姚朗想起了马占山,随口跟了一句:“马司令也是咱绿林出身,虽说现在退倒了海伦,可是开始在江桥那里打得也不错啊,依我看,小鬼子也就那么一回事,别看在关外闹得挺欢,要是少帅的几十万大军一入关,他们一个也跑不了!”老黑却摇头:“你别瞎说了,你又没有和小鬼子交过手,你咋知道小鬼子不行?”姚朗嘟囔了一句“我也是听泥鳅叔说的”就赶紧抄起酒壶给老黑续上酒。老黑一皱眉:“这个老泥鳅,每天净瞎说,当时我在关外带着韩正和疯子和小鬼子交过一回手,那小日本儿的关东军确实厉害,枪法准,动作快,老北风那次可是吃了一个哑巴亏,三个人换一个还没捞着油水。”杨锋点点头:“老四,你是不知道,小鬼子临死前把枪全砸了,然后架在一起烧,等我们冲进去的时候,除了死人啥也没拣着。”

三个人扯东扯西的又喝了一会儿酒,很快第二瓶酒已经喝了有一大半。三个人多多少少都有了一丝酒意,姚朗故意把话头往回拉:“黑叔,到底最近有没有出去的差事,我和二哥已经闲了不少日子,都快憋出毛病来啦!”老黑眯起了眼睛,仔细打量了一下杨锋和姚朗:“别着急,机会有的是,到时候你们还怕没活儿干?”说着,打了一个饱嗝:“老四,我知道你小子的心思,想出去闯荡闯荡,毕竟在老营待得时间长了,手心里痒痒,可是现在不行,老泥鳅出门都不带着你,我怎么好意思说带你出去。”杨锋看了看姚朗:“黑叔,徐宁这一出来,恐怕以后我们哥们出去的时候就不多了,不行你就和二掌柜的商量商量,要是真有什么事情,就让老四过来帮咱一把。”老黑对着杨锋翻了翻眼皮:“你怎么犯糊涂呢,别说徐宁现在啥也不是,就是将来坐在我这个位置上他也别想收拾你们哥几个,你们还不知道吧,老爷子现在已经把你们老大韩正和那个从锦州带来的姐俩都开山门收到他那个六合门下了,将来很有可能和其他两个掌柜的商量拜师的事儿,以后咱老刀把子的少东家还不知道是谁的呢?”

杨锋和姚朗听了老黑的这句话,心里面暗自高兴,可是谁也没有在脸上表现出来。姚朗继续自己的话题:“黑叔,你就不能和掌柜的说说,给我换个地方?要不我也过来跟你算了!”老黑那张因为酒劲上涌显得有些红润的脸立刻沉了下来:“你这小子,要是我不说你几句你是不是难受啊!”说着,把酒盅往炕桌上一蹲,几滴酒溅了出来。

姚朗嘴一努,不敢再缠下去了,赶紧低着头划拉了几口菜。老黑有些不依不饶:“你也不想想,你们哥几个现在各占一面,将来哪一个不是韩正的膀子,为什么徐宁他们几个到现在还起不来,不就是因为这几个小子心不齐吗,老爷子现在看重韩正的不也是这个问题吗,我那个没出息的弟弟,整天就知道跟在徐宁屁股后面跑,哪像你们哥几个,平常可以不在一起,但是一旦有事,那个不瞅着韩正,以后的日子---”老黑正说着,外面响起了砸门的声音。

杨锋披上衣服,一边走一边说着“来了来了!”,几步来到门外,只听有人在外面招呼:“黑叔,二掌柜的让你去一趟他那个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