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李白的诗词看唐朝开放的男女关系

水师军品2 收藏 1 332

关于李白的评价,可谓风波不息。不少网络报刊文章,纷纷谴责有人“荒唐荒诞”地诬陷李白,大致说来,罪名有两条,一说李白“吃软饭”,二说李白是“打群架的古惑仔”。


本文谈谈“吃软饭”问题。这一说法的起因,涉及李白的婚姻问题。李白逝世后,为李白文集作序的有两位,一是李白晚年依附的李阳冰,在宝应元年(公元762)十一月乙酉写的《草堂集序》,这篇最早的序文作于李白刚死不久,可惜没有提到李白的婚姻家庭。其次是魏颢稍后作的《李翰林集序》,记载了李白的婚姻情况:“白始娶于许,生一女、一男曰明月奴,女既嫁而卒。又合于刘,刘诀。次合于鲁一妇人,生子曰颇黎。终娶于宋(宗)。”


据魏颢说,他和李白多有交往,李白很称赞他的才华,还“尽出其文,命颢为集”,委托他为自己编文集。如此说来,魏颢熟悉李白,说法应该是靠谱的,而且魏颢说得相当有分寸,李白是两娶两合,显然是两类情况,也就是说,李白的正式婚姻只有两次,另两次,用现在的话语说,就是同居了。


李白第一次娶的是许家姑娘,许圉师的孙女。第二次娶的“宋”姑娘,一般认为“宋”系“宗”之误,应该是宗楚客的孙女。相比而言,许姑娘的家庭背景更显赫也更有社会影响,许圉师在唐高宗显庆年间,累迁黄门侍郎,同中书门下三品,兼修国史。三年,以修实录功封平恩县男,赐物三百段。四迁,龙朔中为左相。他的父亲许绍更厉害,和唐高祖李渊同过窗,被封为安陆郡公。至于宗楚客,相形见绌,虽然为武则天之侄,高宗时举进士,武后时累迁户部侍郎。但因奸赃罪流放岭南,岁余召还。神功元年(697),升任宰相,以后宦海浮沉,几度任相罢相,品质相当恶劣,唐中宗时,封郢国公,官至中书令,与纪处讷同为韦后心腹,世号“宗纪”。景龙四年(710),李隆基(玄宗)率兵诛韦后,把宗楚客也一并诛杀了。


说李白“吃软饭”,无非是说他依仗老婆的金钱过日子,即所谓“傍富婆”。然而,李白的两个老婆,尤其是许姑娘家,固然有一定的社会地位,但没有材料证明她们很富有,更没有证据证明李白在经济上有何大大的得益,所以,吃经济“软饭”的说法于史无据。


“吃软饭”也可以理解为靠老婆做官或升官。李白确实想做官,而且想做大官,学术界一般认为李白至少二入长安,谋求政治出路。首入长安的时间是娶了许姑娘三年以后,李白到长安拜谒张说、玉真公主,以及不少王公贵戚,似乎并没依靠许家的背景,再说,那时许家的旧关系,恐怕早已烟消云散。李白第二次入长安当供奉翰林时,许姑娘已仙

逝,更和许家扯不上,吃政治“软饭”也不可能。当然,也许李白自身具有利用许家人际关系资源入仕的企图,但也只是镜花水月的一厢情愿罢了。那么,李白为什么要专门娶高门望族后裔为妻,哪怕是没落贵族的子孙呢,这与当时的社会风尚有关。《唐语林·企羡》载薛元超的话说:“吾不才,富贵过人。平生有三恨。始不以进士擢第,不娶五姓女,不得修国史。”薛元超是初唐秦府十八学士之一薛收的儿子,富贵荣华,则天朝位至宰相,尚且如此,何况李白这样的商贾之子。李白这种婚姻观念,也和他本人的虚荣心有关。只要看看李白在安陆结婚后一段时间的诗文,如《上安州裴长史书》等,可以想见他娶了许姑娘以后的得意劲。


不过,李白仅仅有点小小虚荣心的话,不至于被公然指责为“吃软饭”。“吃软饭”还有一层意思就是对老婆不忠诚,至少缺乏真爱,李白这个毛病倒是确实存在的。魏颢《李翰林集序》在“终娶于宗”文字下,紧接着说李白“间携昭阳、金陵之妓,迹类谢康乐,世号为李东山。骏马美妾,所适二千石郊迎,饮数斗,醉则奴丹砂抚(舞)青海波。满堂不乐,白宰酒自乐”。就是说,李白虽然娶许氏为妻,但外出却经常携妓而游,而且所携都是美艳的当红妓女。李白携妓而游的诗文颇多,他的《江上吟》:“木兰之楫沙棠舟,玉箫金管坐两头。美酒樽中置千斛,载妓随波任去留。”《襄阳歌》:“千金骏马换小妾,笑坐雕鞍歌落梅。”还有写与情人欢会的,如“桃花弄水色,波荡摇春光,我悦小颜艳,子倾我文章”(《代别情人》),《相逢行》还津津乐道地写了自己的一次艳遇。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