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赵统新传 第一部 初回三国 第一部 第一五二章 我也要入狱了

guohj92 收藏 9 1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23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235.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2008年的最后一篇来的晚些,请各位大大原谅啊) 什么?要我们投降?否则就要放火了?到底怎么回事?我糊涂了。不可能发现了我们的身份了吧?胡驹刚一打开门看看怎么回事,几支箭就咻咻的射了过来,吓得胡驹赶紧关门。好悬没被射中。胡驹连忙跑过来问我: “公子,外面围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235.html


(2008年的最后一篇来的晚些,请各位大大原谅啊)

什么?要我们投降?否则就要放火了?到底怎么回事?我糊涂了。不可能发现了我们的身份了吧?胡驹刚一打开门看看怎么回事,几支箭就咻咻的射了过来,吓得胡驹赶紧关门。好悬没被射中。胡驹连忙跑过来问我:

“公子,外面围满了军兵,我刚才扫了一眼,院墙外已堆满了木柴。怎么办?和他们拼了?!”

我摇摇头,对胡驹说:

“胡驹,你去问问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要抓我们?”

胡驹走到门后对着外面的人喊:

“外面的军爷,我们犯了什么罪,为什么要抓我们?”

很快,外面有回音了。

“少废话,你们杀人越货还不自醒,快快出来投降。”

我也走到门后,冲着外面说:

“军爷,有谁看到我们杀过人啊?我们到是救过不少人啊!”

外面传来不耐烦的声音:

“少废话,有本事跟我们到府衙和我家崔大人说去。我现在就数十个数,若再不出来投降,我们可就真的要放火了。”

胡驹急了,提起他那伪装的大扁担就要出去拼命。我喊住他:

“胡驹,稍等等我。”

说完,我也抄起点钢枪,这春秋楼我们也没什么东西,就是几件看不出来历的防身兵器和各种药品,丢了也没什么太可惜的。趁着外面还在数数,我就和胡驹吃了点解药,两人的百宝囊中装了些毒药和迷药,然后我隔着墙头往外投了几个药包,就听见外面一片咳嗽声。趁这机会,我猛然间拉开大门,和胡驹猛地窜了出去。临出来时我也叮嘱胡驹了,别太下杀手,以伤为主。我俩两条兵刃舞动起来,专伤人关节。说实话,我俩还真没敢放了胆子使出全力,可就这样,那些兵卒也受不了啊,很快就躺了一地。另外,我俩边打边往外投些药包,凡靠近我们的几乎没有不被我们俩放翻的。这里就我俩,好汉难敌四手,最后我俩肯定也出不去,必须擒贼先擒王,这个我们在以前的战斗中屡试不爽了,这个时候的军队只要将领一被制,军心就散了。那个领头的别看躲在队伍的当中,可早就被我盯上了。我俩一顿狂杀,那些曹兵是节节败退,看看差不多能够得着那家伙了,胡驹就把大扁担往前一伸,我双脚一下子踩在上面,接着胡驹双膀叫力,扁担往上一挑,我就飞了起来。在空中我头朝下一个夜叉探海,点钢枪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用了一招万朵桃花开,迅速敲在下面那些人的脑袋上。那架势还是我从我前一世时张纪中老先生拍的那个《笑傲江湖》中令狐冲用独孤九剑独斗华山派那些剑宗弟子的招数中化出来的,本来是用枪尖扎下面那些人的天灵盖上的百会穴,为了不多伤人命,下一步不好收拾,我才空中临时变招,改刺为敲。这样我虽然没下杀手,可就我那力气,敲在谁脑袋上也受不了,何况敲得还是人身上的大穴。趁着这帮人被敲晕了,我枪尖也顺势点地,我双手紧握枪杆,把全身横悬,连环脚踢出,又是踹倒一片,接着又趁势一个跟头翻在正在指挥的那人身后,往前一探身,胳膊就搂住了那人的脖子,枪尾往后一戳又点在一个妄想暗算我的家伙心窝,那家伙咣当就倒了。我手往前一滑,握住了点钢枪的前端,用枪尖顶在那人的后心处,这时胡驹也舞棍杀到了我身后,和我背靠背,两人防住四方刀枪。看那曹军头领被擒了,那些围住我们的曹兵也逐渐停住了手。我就对那人低声说道:

“想活的话就让你手下把兵器放到地上,不要妄想动手。”

那个家伙倒也没犹豫,赶紧对那些围住我们的军卒说:

“兄弟们,把兵刃放到地上,都别动手。”

那些围着我们的曹兵看自己的长官发命令了,就把自己手中的刀枪放在了地上。我和胡驹压住那曹兵的头慢慢往前走,那个家伙还想反抗反抗,可我的枪尖往前轻轻一顶,枪尖就戳透了那人的衣甲,冷冰冰的感觉一下子让那家伙老实了,乖乖的按照我的命令让那些曹军闪开。可刚走了没多远,前面又是一阵人喊马嘶,闪出一彪人马来,我不由的心中暗暗叫苦,这不是才出狼窝又如虎口吗?但是到了这个地步,我也没有办法,拼吧。胡驹把大扁担一横,就欲向前交战,突然我看见了一个熟人,我赶忙拉住胡驹,对他摇摇头。我手一松,放开了一直拉在面前的那家伙,那家伙刚想跑,可那能跑得了啊,我上前一步,挥掌就砍在那人的脖子上,那家伙一声没吭,软软的倒在了我面前。哼,想跑?我这一掌先挺过去再说,就连张飞三爷也都被我砍倒了,就凭你?要是砍不倒你,我找块豆腐撞死算了,忘了忘了,这时的三国还没有豆腐这东西呢,想找找不着。我对胡驹说:

“胡驹,好汉不吃眼前亏,他们人多势众,又有准备,咱们冲不出去,前面是我们的熟人,说不定就有机会呢。”

胡驹不认字,不知道那旗号上写的是什么,但只是听我说,就恨恨的把扁担戳到地上,说道:

“公子,万一没机会,那怎么办?”

我努努嘴,朝胡驹说:

“你看看那领头的是谁?”

胡驹仔细一看,脸上的表情一下子放松了。你道是领头的是谁啊,是我们的老熟人,夏侯渊的儿子夏侯霸。这夏侯霸现在是许昌的将军,专门负责许昌的治安问题,我这里大乱,正好属于他的职权范围之内的事。看来他今天是正在城里巡逻,正碰上我们这事了。他提马来到队前,朗声说道:

“何人在此喧哗?怎么回事?”

我赶紧接上话茬:

“夏侯将军,我是住在春秋楼里的童大夫,今早这些人不问青红皂白,号称我们就要来抓我们,我们自然不服,这不就打了起来。”

夏侯霸听我这么一说,眼睛直直的看着我,好一会才说:

“你就是童大夫?”

“对啊,我就是童大夫啊,如假包换。”

夏侯霸用刀一指我,问道:

“你说你没杀人,可那些军兵是怎么回事?”

“夏侯将军,我们不能等死吧?你看看那些军兵我们也只是打伤了他们,并没有害他们。就是这个人也没死,您稍等,我马上就把他弄活。”

看夏侯霸默许了,我就蹲下身,伸出指头戳了几下那家伙的穴道,那家伙幽幽的醒了,一看是我,吓得赶紧翻身跪在地上大叫:

“好汉饶命,好汉饶命。”

我用手指了指夏侯霸,对那人说:

“我不杀你,你告诉夏侯将军,为什么要抓我们?”

那家伙一看是夏侯霸,赶紧爬起来,跑到夏侯霸面前,施了一个礼,对夏侯霸说:

“夏侯将军,曹二公子府上有人来报,说他俩昨日在城外见财起意,杀了他们的人,抢了曹二公子府上的东西。”

我一听,心里豁然开朗,我早就怀疑是曹丕在后面捣鬼,果不其然。夏侯霸听完那人说的话就问我俩:

“可有此事?”

我赶紧施礼,毕竟从张苞那里论,夏侯霸还是我的长辈啊。

“夏侯将军明鉴,我昨日受人所邀出城给人诊病,谁料在路上那人突然翻脸,带人要害我俩。也亏了我俩身上还有点功夫,这才打败了他们,保住了性命。我们自卫杀死匪徒,好像咱大汉朝的刑典上不禁止这个吧?我们最多错在没及时报告给当地官府罢了。可当时我们主要是担心报了当地官府后,一啰嗦回不来,曹丞相找我们看病找不着的话就麻烦了。”

夏侯霸点点头,对那人说:

“你们既然说的都有理,我也不好下判断。这样吧,我把你们送到审案子的府衙崔大人那里去,由他来决定吧。我呢,尽快把这事报告给许将军,让他知道你们的去处。”

夏侯霸边说边向我挤了挤眼,我心领神会,大声说道:

“那好,我就跟你们到崔大人那里去辨个明白。”

说完,我就把手中的点钢枪扔在地上,跟着夏侯霸他们走了。夏侯霸把我亲自带到了许昌东北角大狱前面的一个大院,原来这里就是许昌负责治安的审案的地方。夏侯霸号称我武艺高,怕我私自跑了,亲自把我押送到了大堂,向早已升堂坐在那里的一个人说:

“崔大人,有人犯童祥带到。”

说完,他就对我说:

“童大夫,堂上坐着的就是我们这里最有名的判案高手崔州平崔大人,你有冤屈尽管说。”

说完,他就转身下到堂下干自己的事去了。我一听审案的是崔州平,心里放心了。这崔州平也是我师伯啊,张苞早和他偷偷联系上了,只是我还没空去拜见他而已,今天倒是凑巧,在这里碰上他了。

崔州平崔师伯装作不认识我,一板一眼的问我和那个曹兵将领话,我俩就分别说了各自的事,正审问间,堂下有人匆匆进来,给崔州平师伯递了一个条子。崔州平师伯接过来看了看,我在那里低着头,只能想象着他看条子的样子,也不知道他是什么表情,条子上什么内容。突然,崔州平师伯一拍惊堂木,对我和胡驹喊道:

“嘟,你俩好大胆子,如今人家都在你那春秋楼找到你俩抢人财物的证据了,还想抵赖?”

我赶紧磕头,冲崔州平师伯喊道:

“崔大人,小民冤枉啊。”

崔州平师伯又是一拍惊堂木,一指我俩:

“大胆,你竟敢凭技胡作非为,我今天就让你蹲蹲大牢,让你看看比你医书还牛的人敢惹事是什么样子!”

我心头一动,比我还牛的医术的人,那岂不是我华佗师父?难道他要把我和我华佗师父关在一起,这倒是不错,我可以先看看华佗师父什么样子了。我头也没抬,接着就听崔州平师伯扔下一根令签。

“来人,把这两人押到关押华佗那老家伙的地方,让他长长见识。”

我心里一乐,果真如此啊,连板子都没打我,看来是怕打坏我这还没发育好的身体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