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忘记重庆大轰炸的惨剧

liouak47 收藏 1 112
导读:重庆大轰炸的惨剧

近几年,我对二战中在重庆遭受轰炸袭击的受害者进行跟踪报道。人们普遍都知道美军在二战中曾对东京进行过猛烈的轰炸,还有广岛和长崎的原子弹爆炸,然而,知道重庆轰炸的人似乎并不多,这一事件可以说被遗忘了。重庆轰炸是日军对重庆及周边进行的一系列不加区分的狂轰滥炸,造成了很多非战斗人员的死伤。


现在,法庭上正在就战后的补偿问题进行辩论。与当年遭受轰炸的日本人一样,中国受害者也带着战争的创伤艰难地活了下来。为了不让历史的健忘症给将来留下祸根,我一直在重庆进行有关的报道。


日中战争期间,重庆是国民党政府的临时首都。为此,日军对重庆等地进行了轰炸。2006年3月,中国受害者和家属向东京地方法院提起了诉讼,要求日本政府就这一事件进行道歉,并赔偿每人1000万日元的损失。在总共3起诉讼案中,原告共有107人,要求赔偿的金额累计达10.7亿日元。


根据诉状的内容,日军在1938年至1943年的5年半期间,共对重庆市实施了200多次轰炸,造成约6万名平民死伤。这些轰炸并非针对特定的军事目标,是不加区分的轰炸,违反了国际法。


对于原告等人要求,日本政府要求予以驳回,不承认也不否认事实,因此双方发生了对立。


重庆轰炸之所以在日本被遗忘,原因之一是远东国际军事法庭没有对这一事件做出判决。东京审判的起诉书上没有提到日军的轰炸行为,虽然其附属文件当中提到了南京和广东有很多平民在空袭中死亡,但是规模最大的重庆轰炸却根本没有提到。当时是顾虑到美军等对日本进行的不加区分的轰炸,担心在日本国内引起连锁反应。


迄今为止,我在重庆进行了三次采访,听取了10多名原告的诉说。

现年79岁的赵茂蓉家住重庆市磁器口,1941年遭受了日军的轰炸。当时她只有12岁,由于家中贫困,正在当地的纺织厂劳动,一枚炸弹的碎片刺穿了右脸颊,赵茂蓉家的房屋也被烧成灰烬,家人流离失所。由于受到爆炸的强烈冲击,她的左耳听不见。不过,让她真正受苦还不止这些,“回到了原来的工厂,由于右脸有伤,同事们笑我是‘半面美人’。我现在仍对日军的轰炸怀恨在心”。


空袭加剧了一家的贫困,赵茂蓉被剥夺了上学的机会,至今仍不识字。


76岁的吴绍武是峨眉山人,他在1939年8月遭受了日军的轰炸,年仅7岁。当时居住在重庆以西的乐山市,家有5口人。他的母亲和兄弟在爆炸中丧生。


“母亲只剩下了下半身,是从她穿的黄色的袜子上分辨出来的。为了替亲人们申冤,我要坚决斗争下去。”


吴绍武一想起黄色的袜子便老泪纵横。袭击过后,他在商店当伙计,也没能上学。


亲历东京空袭并且将经历写成作品的日本作家早乙女胜元回忆说:“过去只知道自己亲身经历的空袭所造成的伤痛,20年前通过一本书了解到日军曾经对重庆人也进行过同样的轰炸,感到非常震惊。因此我深深感到不能只讲自己受害的历史。”


继重庆轰炸诉讼之后,去年3月份日本方面有人集体向东京地方法院提起了东京空袭诉讼。空袭受害者向政府提出了赔偿的要求。原告指出,东京空袭是日军对重庆进行轰炸等行为导致的结果,是国家的责任。


加害者与受害者联手起诉日本政府,这真是历史的奇妙组合。


如今,日中两国已进入“战略互惠”时代,但另一方面,在如何进行战后补偿的问题上,日本司法的大门始终关闭着,这是一个严峻现实。日中双方只有正视历史,才能开拓真正友好的未来。重庆轰炸事件也是如此,我从受害者的呐喊中得出了这样的感受。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