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虽说我是从大山里走出来的,但由于我对文学的学好,使我在部队里如饥似渴的学习,不断地充实自己,渐渐地有了长足的进步,发表了不少的文章,在部队里任文化干事。

由于工作上的需要,我经常上网,并在网上发表一些文章,通过互联网这个平台,我交了一些志同道合的笔友,其中有一个是上海的女孩,我们互相交换学习心得,欣赏各自的文章,感情逐步升华,后结为连理。

因为我妻子是独生女,其父母身体状况也不好,家庭负担较重,不久妻子怀孕了,她一个人不能负担全部的家庭负担,在妻子的不断请求下,我只能离开部队,转业到上海。

上海这个繁华的城市,全世界闻名,虽然我的家安在上海,但对我来说这里是陌生的,我面临的是一个全新的生活和新的挑战。其实,在转业安置的问题上,我是有二种选择的,一是服从分配,二是自主就业。我因为有特长,想自主就业,自己去闯一下,找一份有自己爱好的职业,但我的妻子比较传统,认为还是组织安排比较妥当,让我等待安置。我听从了妻子的意见,来到上海民政部门报到。

在等待通知的这段时间里,我一下进入了一个迷茫的时期,在部队里养成的所有的生活规律一下打破了。早上虽没有了起床号,但我仍然像往常一样六点起床了,但起床后干什么呢?上海的空间是那么的狭窄,没有部队广阔的操场,到哪去晨练呢?走出门去,看到马路上晨练的都是老头老太,我的加入怎么就这么别扭。再说吃饭吧,因为妻子下班晚,得等她回家才能开饭,我肚子总习惯在原来开饭的时间开始咕咕叫了。

离开了部队的繁忙,没了生活的主旋律,我一下子感到空落落的,无所事事。没事想上街走走去散散心吧,但走在大街上,到处是吴侬软语,我也听不懂,懵懵懂懂的,又添新烦。想写点什么吧,一是又工作没定下来,心烦,静不下心来,二是没有主旋律,竟然写不出东西来。我只好在家里浑浑噩噩,度日如年,期盼着通知的早日到来。

终于通知来了,我马上拆开通知一看,一下就晕了,竟是让我到妇婴保健院报到?我一个大男人,到妇婴保健院去干什么?那里满目都是怀孕妇女,在那有我什么事?与我的专业有什么相联?这不是寒碜我吗?

我拿了通知就到民政局去找接待我的同志,向他说了我的想法,要换一个单位,要求重新安置。那同志和颜悦色地向我解释道:现在安置工作难度较大,他们已经作了大量的工作来安置转业军人,都是考虑了每个人的特长的,至于我的情况,他们也是作了充分地了解的,到妇婴保健院要服从安排,尽可能地发挥出我特长来,好好工作。听他这么一说,我立刻反驳道:我一个大老爷们整天挤在一群婆婆妈妈的女人堆里,怎么开展工作?我受不她们的嘈嘈,没法做这个工作。没想到那同志却一脸无奈地对我说,你的材料已经转到妇婴保健院去了,拿不回来了,说完他就埋头工作,不理我了。看那架式,我知道,他的意思很明确,下逐客令了。

从民政局回来,我气不打一处来,本来我就想自主就业的,没想到这么一折腾,就好象是求着他们给安置,难道我就这么无能了吗?我将通知书扔进抽屉,开始谋划自谋出路。但我妻子回来后,知道了这件事,觉得这工作还不错,一定让我去报到。在与妻子争论了一场之后,最后我还是决定去报到了再说。

我走进保健院的大门,看见的都是些身体臃肿,相扶相携的身影,这与我在部队上看到的生龙活虎的矫健的身影,哪能相提并论呀,我一看呀这心里就烦。硬着头皮来到院长室报到,院长倒是很热情,说是根据我的专长,安排主要负责宣传工作。我问了一下,啊呀,在保健院里搞宣传,主要搞的是计划生育、优生优育等等,我一个大老爷们怎么搞嘛!

回家把情况跟妻子讲了,妻子挺乐意的,还开玩笑地说以后保育就靠我了,唉!我心里这个堵的呀。

开始了我的朝九晚五的生活,没想到的是上海人并不是很排斥外地人的,还挺热心地帮我解决了一些工作上的困难,我也利用我的长处,将医院内的一些宣传栏都换了新的内容,图文并茂,生动有趣,医院里有了一种焕然一新的感觉,受到了领导与同事的肯定。医院里基本是女同志,男同志少,那些力气活我就给抢着做了,尽可能地照顾她们,很快我就溶入了这个新的集体。

现在我在上海工作也有二年的时间了,刚来时的不快也已经不复存在了,都说上海的安置工作做得好,现在我真的体会到了,上海已成为我正真的家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