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放弃尊严换来的和平不是和平

在民族主义或明或暗的行程中,若是没有一个正确的领路人,民族主义就沦为政客口中的谎言的必备因素。民族主义领路人绝非产生于严格定义之下,更多时候是相对产生的,故而大多国家都拥有一个相对的民族主义领路人。当这位领路人的影子消失在民族主义道路中之时,民族主义便论丧失原由本国特色,从而更接近于法西斯主义。

难以计算民族主义的路程耗费了多少人的鲜血,一条用血肉铺成的道路。当以色列空军的大卫之盾再次载弹攻击之际,中东和平仅仅是政客口中夸耀政绩的筹码。谋求和平必定是利益的妥协,对于民族主义来说,妥协的民族主义只存在于过去的20世纪前半页。民族主义的兼容性非常广,可却排除了妥协,若是想谋求和平,替换物是纯正的共产主义及其改进型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而非俄罗斯民族主义与大国沙文主义共同编织的斯大林主义。当苏维埃与俄罗斯在横跨亚欧大陆国家发生交叉换位之后,苏联的解体便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超越意识形态只是为两种整体国家提供共同适用的接口罢了,更多时候是在服务于经济利益,而前提仍旧是不违背固有政治利益。西方不会坐视中东绿黑色变为红色,同时也不能让象征物由大马士革弯刀与新月替换为镰刀与斧头。共产主义提倡的国际主义难以在中东彻底实施,使得中东和平变得遥不可及,加之原教旨主义在获得本国独立之后的蓬勃发展,共产主义受到了多方阻力,如此一来,追求和平,为和平而奋斗变得世俗化,甚至是市井化。

西方国家基于多种原因的考虑,把和平与西式民主结合在一起,从法塔赫背离固有民族主义立场转投西式民主帐下就可得知西方国家为中东寻求和平的条件是“改制”,企图把山羊角锯掉,使其成为绵羊,至少在心理上已经成为绵羊。同样吃草,丧失了自卫武器的山羊,又改变体型,而西方又没有配备牧羊犬,如果这样能成为和平的话,那么黑手党都可以提出总统候选人了。

以色列这个国家,国民主要成分是来源于西欧,这个法西斯主义的发源地,而东欧及远东两地人数虽然并不少,但却无政治势力,仅有的势力集团也被并归入法西斯,答案很简单,没有一个正确的领路人,以及领路人的延续性多段。至于阿拉伯国家,出于多种原因,成为二战后具有法西斯倾向最为集中的地区,萨达姆本人的许多的举措更接近于法西斯。如若不然,在战前美国也不会轻易的把萨达姆成为小希特勒,一个热衷于大杀器的执政者。如果不融入了大量的法西斯主义,为什么以色列会屡次把军事行动目标定位非军事人员或机构呢?炸死军事观察员或许会狡辩,那新闻外派机构又如何解释。不禁让人想起戈培尔,只有戈培尔式的人物才会把舆论宣传至于头等地位,自然而然的列入军事行动目标名单之列。

以巴以和谈为核心从而实现中东和平简直就是无稽之谈,不要认为第三方的观点就是客观的,因为谎言的针对人群就是第三方。有人说巴以原先是兄弟,可中国有句老话“兄弟反目恨上加三分”。同类谎言,中日友好或日中亲善,我是坚决不相信的,中国和日本还是师生关系,对于受儒家影响的日本,天地君亲师,中国怎么着也排第五,结果还不是刀兵相向吗?中华民族热爱和平,但绝不会丧失民族尊严而乞求和平,用鲜血追求属于我们的和平,用鲜血维护属于我们的尊严,战争亦未尝不可。

中东角斗场改扩建为斗鸡场

英美做为以色列军事行动的支持方,是意料中的事,毕竟英国工党曾一度是以色列激进组织的政治庇护方,而美国则是以色列最大的投资方,两者纽带为犹太财团。随着二战后欧洲重建工程的启动,犹太裔的法国人凭借与美国犹太财团的匹配程度数值与端口易操度,成为了既得利益者。犹太人与吉普赛人同样是散布世界各地的民族,两个民族都是当地社会秩序的破坏者,前者以高智商经济犯罪为主,而后者仍旧是暴力犯罪,由于社会地位的天壤之别,故而拥有本民族国家也变为现实。

萨科奇极力拉拢法国的犹太财团,结果很成功,甚至一度传闻萨科奇的儿子与犹太商人之女已订婚。所谓无风不起浪,从中也可得知萨科奇的利益取向。当中以经贸关系趋于冷淡,且与美国经贸关系呈现出倾向性发展之际,法国便于中国进入了关系紧张期,这绝非空穴来风。法国和以色列可以称之为传统邦交国,早在第二次中东战争之际,法国就协同英国站在以色列一方向阿拉伯国家宣战,苏伊士运河只是一个不错的借口罢了。

今年法国外交除萨科奇的反复无常之外,次要主题便是体现法国是国际和事老的国际定位,在俄格冲突时便得以充分发挥。随后促成叙利亚与黎巴嫩建立邦交关系之时,又把法国传统实力范围与俄罗斯的势力范围达到“互相开放,共同扩张”的新高度。在这次的新一轮的巴以冲突中,法国再次体现了国际和事老的自身定位。在12月28日,法国外长库什内就给萨科奇打前站,很有可能法国是要在伊核问题中插一手了,毕竟德国凭借和伊朗的关系有份参与,而法国却冷眼旁观。虽然法国无法从伊朗方获得参与资格,但是却可以从以色列方获得参与资格,此次积极调解就是奔着这个去的。随后的利益就是实现伊朗和平利用核能的,法国有庞大的核能企业,于公于私都是获利颇丰。法国在印度玩核能民用化颇有成就,在伊朗自然会故技重施,只是介入时颇费周折。

哈马斯与伊朗有某种契约关系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了,一直以确保中东地区唯一“隐核”国家为战略的以色列,甚至不惜牺牲与伊朗同为非逊尼派国家的准同盟关系,同时借机谋求大部分逊尼派国家的对往事的谅解,一箭三雕,实为不俗之策。打击哈马斯,只是敲山震虎罢了,虽然其中有英法等国起到推动作用,但以色列很难摆脱美国整体战略的束缚。美国一直想挖墙脚,使巴基斯坦断绝与中国的友好关系,虽然一直是在威逼利诱,但有力度不够之嫌。随着塔利班扬言在印度入侵巴基斯坦之时塔利班会和巴基斯坦站在统一战线,这摆明就是一个世俗化国家与一个宗教化组织的合作,与原教旨主义伊朗和激进主义哈马斯的结盟是如出一辙,如此一来,美国对巴基斯坦威逼与利诱的空间便会增大。

战略伙伴关系这个术语似乎并非来自政治领域,闻起便有一股金属味,对于重商重利的美、法、以三国定不陌生,战略伙伴在于利益重叠与目标吻合。插嘴一句,性开放要不得,西方外交玩的都是3P。萨科奇这个人的政治智慧有限,故而外交手段比较贫乏,就那么两三下,天天显摆。我曾对比萨科奇向印度出手军火与向巴西出手军火的相似度,也曾对比法国结盟策略与地中海联盟的产生背景,没有丝毫新意。在新一轮巴以冲突中,萨科奇借戴高乐的殖民策略来制约塞内加尔,又通过密特朗的反阿拉伯策略来站在以色列一方,最后通过塞内加尔是现任的***会议组织(OIC)的主席来双管齐下,又是以权利交替的特定时期来代表整体组织,典型欺世盗名式的手段,也是萨科奇的特点。

中国在中东的发展潜力非常巨大,首先说一个因弊转利的事情,我国的计划生育对于少数民族是适当放宽的。许多人为了生两个孩子而改为回族,在北方汉回混居的地区此类现象较为普遍,如此一来,回族人口在增加,可却越来越背淡化宗教色彩,为大范围出现白崇禧虽为回族却有***倾向的现象制造前提条件。一块鸡肋是没有什么价值,但是在西方人赖以生存的竞争中,纵使鸡肋没有价值,却因为是对方的鸡肋,也会食之有味。中国人虽然不重商,可商人却是以朝代命名的词汇。

曾经的中东是美俄(苏)两国的角斗场,而如今,中东更像是高卢鸡与东方雄鸡的斗鸡场。当中国海军宣布派遣舰队远赴亚丁湾参加护航任务之后,伊朗也宣布将派遣舰只参与。俄罗斯嚷嚷的中国舰队会被美国舰队击沉一说,也随着中伊联合舰队的协同而彻底破灭。伊朗的购买力与伊核问题中交换的筹码,足以使波斯湾海军力量异军突起,至于巴基斯坦的需求量,是可以免费租借或低价转让技术的。从整体上来说,中法不相伯仲,而就耐力而言,法国略逊一筹,随着时间的拉长,中国优势会愈加明显。特别提示一下,谨防法日合流,毕竟抗日战争中法国租借为日本侵略军大开方便之门,这或许对部分人是记忆犹新的一件事。

年末了,一年来祖国在成长,祖国在向成熟迈进。突然有种忧虑,生怕我国特色道路领路人的影子在黑暗中无从寻找,但我相信,伟人步伐停顿出,他会转化为灯塔指引前行的道路。这才是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来不会偏离轨道的有力保障。十二月,所有的思绪都是围绕着毛主席,若是把中国比作一只雄鸡,那么毛泽东思想必然是雄鸡的发音系统,此无则彼无鸡鸣,也无宣告终结帝国主义黑暗统治的黎明来临。

退役新兵

2008.12.30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