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西方“中国威胁论”反制西方

南洋水师 收藏 0 10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中国的外交、外交官及与外交语言,都不要太把西方的态度当回事,反倒要利用西方人的某些唱得正欢的“中国威胁论”反制之,这才是高明的外交。


比如:


美国《纽约论坛报》专栏作家列夫·尼沃佐夫最近声称,中国开出了天价薪酬聘请外国科学家和工程师,研制“超级武器”,目的是“消灭自由西方”。文中称,尼沃佐夫认为,中国正在研发“新式超级武器”,并努力在“后核武器”的军事领域获取“N倍”于美国的科学家和工程师,那些拥有“天才”称号的外国人,就是被招募的对象。尼沃佐夫称,中国向西方武器专家伸出诱人橄榄枝,声称如果对方愿意到中国工作,就能得到1.5亿美元,其中一半的钱会在对方到岗时给付,另外一半作为工资发放。尼沃佐夫提出,在现代战争中,“超级武器”的发展就是战争的精髓。“好比美国研制出核武器后,只用了两天时间就迫使日本无条件投降,中国也已开始培养能研制出超级武器的科学家和工程师”。他警告说,中国发起的战争是“无形的”,并且这种追求永远也不会停止。“这将是中国最新式的超级武器,敌人对此完全没有预料,也无法防御”,“西方对中国越信赖、越善意和越友好,中国的秘密战争就会越得力”,“西方只有在遭遇完全毁灭前夕的短暂时刻才会明白,但那时已为时过晚”。尼沃佐夫还“创造性”地用苏联解体作例子来解释“中国为何要消灭西方”。他说:“苏联领导人曾向人民承诺建设地球上的天堂,而不是西方资本主义的地狱。但在1991年,苏联独裁者就被推翻。同样,中国领导人希望能保住自己的领导地位,这也是他们必须通过超级武器将西方彻底歼灭的原因”。


尼沃佐夫的话被媒体报道出来没有多长时间,就有所谓中国军事专家(来自中国)对此表示,这种说法好似“科幻小说”,十分可笑,早已不符合时代潮流。


也有中国社科院美国所一位叫倪峰的所谓专家接受《环球时报》采访表示,这不过是尼沃佐夫脑子里仍存有冷战思维的人的臆想而已,通观今日世界的现实,这种观点早已不合乎时代潮流,也不是国际社会的主流观点。


另一位所谓的中国军事战略研究专家彭光谦在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对这篇文章的第一反应是“像科幻小说”,该文作者完全是无根无据,胡说八道。


我倒觉得,生于前苏联1972年去美国的列夫·尼沃佐夫对中国的这种开天价研究“新式超级武器”的说法或许是有根据的――而且最大的失误是这上述几位中国所谓的军事专家这么早跳出来“辟谣”是行为是大错特错的。


如果他们生在里根时代的美国,都会因此被封口,否则里根哪里能凭“星球大战”搞垮前苏联呢?


其实,列夫·尼沃佐夫对中国开天价请人研究“新式超级武器”的说法是不是真实的并不重要――“超级武器”不应该研究吗?1.5亿的费用很高吗?重要的是西方媒体、西方政客和所有西方人人对此将做如何的解读。


我从《纽约论坛报》的这篇文章中读出的内容除了有西方对中国的防范,也有对中国神秘的猜测,更有对中国发展的恐惧,还有一种当然是出于造谣心态。


造谣的只有一个人,但被吓着的却是整个西方――政客及国家。


而从对此新闻和对许许多多相类似的可以读出“中国威胁论”的新闻的处理来看,中国方的态度反倒是太单一了,就是两个字:辟谣。长此下来,好像美国媒体和美国方在公是为了中国“辟谣”而“造谣”了。


对待谣言,其实也可以有更多的方式处理。


中国古代的武装起义,尤其是那些有组织的起义,都会利用民谚――谣言在大众中造势,这是种心理蛊惑术,“头如鸡割复鸣,发如韭剪复生“之类的,但实在很少见如今,西方媒体和政治谋士居然可以靠编造中国强大威胁的某种谣言吓唬到中国和中国人自己,惹得那么多中国外交官、军事专家们手忙脚乱地赶紧出来辟谣了事。


我们就对这样的“超级武器”的传言表示一次沉默有什么不可以呢?


沉默表示默认,沉默也表示没听说,沉默也表示抗议,难道少说两句,中国的这些专家就吃饱撑的慌吗?解玺璋老师说的一句话,真的很经典,他说毛泽东最厉害的是很少说话和说很少话,只要他说一句话,就让全世界猜半年,现在的金正日先生不正是用这样的办法对付美国吗?


这是多么有效又有高性价比的外交武器啊。


外交或者涉及外交的一些言论,都要考虑能达到什么样的外交效果,而外交发言人要做的并不只是告诉全世界真实的我们是什么样的,而要需要制造我们需要的言论优势和话语霸权,所以,有时反倒要告诉一些极不真实的东西,反倒要造出一些不真实的东西吓唬它们一下。这一点上,还是毛泽东、周恩来和陈毅时代的人们更高明。


比如,还有下面一条消息:


据媒体近日报道,联合国安理会一份报告称,今年下半年,曾有一批中国造军火从刚果(金)运往津巴布韦。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就此立刻发表评论时指出,一些西方媒体歪曲联合国安理会刚果(金)制裁委专家小组报告中的有关消息,诬陷中方通过刚果(金)向津巴布韦运送武器。这完全是无中生有、别有用心。只要认真读一下报告,就会发现这种职责根本不成立。


后来我亦看到联合国安理会的发言人也不得不出为替中国辟谣。


为什么不让联合国替中国扩大一下这类的“中国威胁”?


吓也吓死那帮狗日的。


此一时彼一时也,说实话,现在流传在国际媒体的关于“中国有实力威胁世界”的评论和新闻,我觉得越来越朝向有利于中国在这个世界上获得更多发言权的方向转化,如果没有“中国威胁”拿什么吓着法国?拿什么跟印度在印巴紧张中抬杠?又拿什么武装一个貌似武装到牙齿的朝鲜跟美国人撬脚?又拿什么把中国海军的3只舰船派进亚丁湾?


比如,这桩从刚果(金)运往津巴布韦的中国军火,外交表态可以再迟一些,再模糊一些,与我们自己的关系切分的可以不用那么利索,正是扩大中国在非洲话语权的好机会,大不了我们说“不知道”或者“调查调查”,而这种外交表态交给我,我会说“首先,中国有通过正当的交易行为履行任何贸易包括军火贸易的权力。”对,只说“首先”而就是不说“其实”或者“以后”,既不肯定也不否定,怎么了?


这样做还来的可能是又一轮中国威胁论的炒作,但更换来的可能是中国对非洲国家的吸引力和制约力,让人家相信中国有诸种桌面以下和桌面以下的手段行使自己在非洲的制约力。


再比如,这次中国海军的舰船出师,信誓旦旦地说“不会上岸打击海盗”有点儿操之过急,军事斗争瞬息万变,解决问题的手段就也是万变的,我们不但要保留上岸打击的权力,还要保留增派军队的权力,甚至还要保留朝岸上的中国敌人发送“国际航班”(洲际导弹)的权力,中国就是强大,就是有力量,谁敢动中国一根毫毛,老子就要他三跪九叩着扶起来。


周南在做外交官时,与英国驻华大使伊文斯谈判过关于香港主权的内容,当时英国跟中国开了一长串条件,比如香港回归中国后中国不能驻军之类的,非常无理,好在这些都被邓公一句“主权问题不能谈判”打发了,后来周南也私下问过伊文斯,为什么英国要列出这么多无理和无耻的条件拖着中国谈呢?伊文斯说,我们如果不开出条件,怎么能知道中国不同意呢?


所谓的西方列强,英、法、美诸国的外交,其实质都是军事目的一种延续,最终是为了获得军事政治的优势,而他们所谓的“外交辞令”绝与中国现在所谓的意义模糊的“外交辞令”不一样,是为了引申、描述、推动和强化自己的政治、军事、经济强势目的。


乃是真正的外交语境。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