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惊现“曾跑跑”(央视论坛发现的)

竹林踏雨 收藏 2 7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朋友们:

你们好!

我是深圳市好域安科技有限公司(地处深圳市的一家民营高科技企业)的一名普普通通的职员,一名女工程师,我姓王。现在就我个人服务的一个项目被人愚弄和欺骗的过程来诉说。事情是这样的:

我司与国有企业集团之间发生的事情的来往叙述一下,让大家来评判一下这个中铁轨道系统集团有限公司高速道岔分公司党委委员兼副总经理曾星海的威风:

2008年8月25日我司与中铁轨道系统集团高速道岔分公司签订了一份合同。(签订人:曾星海;副总经理、中国党员、党委委员)合同部分内容是这样的:甲方(中铁轨道系统集团有限公司)定制专用量具5套(先加工一套,甲方确认无任何改进问题后再通知加工剩余四套) ,乙方(深圳市好域安科技有限公司)承诺若有问题则完全返工达到合格要求为止。第一个样件的交货时间不应该超过20天,这一点我们完全做到了。我们精心制作了一个样件,我司用快递形式给中铁轨道集团高速道岔分公司当初的联系快递了第一个专用量具样件(免费试用),那边工程师(薛工)使用后反馈说专用量具比较笨重并发了修改意见的图纸过来。于此同时,我方通知工厂按照甲方工程师提供修改意见的示意重新制作,并于2008年11月24日又做好了第二个专用轨尖量具快递到中铁轨道系统集团高速道岔分公司。第二件新轨尖量具快递过去之后,我司多次询问中铁轨道集团有没确认的,最合适的示意图纸及技术要求反馈回来,以便我司按合同约定履行完成加工任务。对方使用者联系人许广德工程师和使用者薛工一直回答是:“我们要试用一段时间再说,可能还需要修改…….”,就这样我们等到现在也没有任何答复,我们到现在还在等待着。此为第一份合同的大概情况。

2008年11月14日中铁轨道系统集团高速道岔分公司又再次找到我们,要求我们签订第二份购销合同。合同大概内容是:甲方向乙方定购一批非标铁路专用平尺,示意由中铁轨道集团提供,好域安科技负责准确设计和制造,有问题双方可协商解决等等等(四种规格),甲方(中铁轨道系统集团有限公司)在合同签订后的当日或者次日需支付乙方(深圳市好域安科技有限公司)相应的预付款(合同款中的百分之六十五)。合同签订后的第三天我方打电话给签字人曾副总经理(曾星海:中铁轨道系统集团有限公司道岔分公司副总经理、党委委员)询问什么时间可以按合同条款规定支付预付款?(其实我们已经按期开工了,因为我们深信这样的国有大型企业集团,又是有名的“铁老大企业”不会违反合同的)这位曾副总说:“我们财务不是已经打过了吗?”“我们是大集团,我本人是党员,我们是负责的公司,我们不会欺骗人的等等”、“你门要“懂事”要“懂规矩”,“你们把预付款的增值税发票开过来先”等等。当初我司的一个负责人回答:“我们不能在没有收到预付款的情况就虚开增值税发票的,因为这样是违法的”曾回答:“我们大集团经常这样干的!”当时我们还询问了曾副总的“懂事”和“规矩”是什么意思?曾回答:“你们自己领悟吧”。后过几天该集团高速道岔分公司的薛工主动打电话告诉我们,说:“我们单位现在改革财务制度,月初统一支付该支付的合同款,你们等一下十五号之前肯定到账等。我们深信这样的大公司每一句话都是不是乱说的,每一个人都是诚信和诚实的。

2008年12月15日的次日即:电话约定的时间,我司财务查账后发现预付款还是没到。我司财务就打电话给我们这位曾副总曾星海先生说预付款没有到啊,这位曾副总说我问一下,并说:你们要“懂事”一些嘛!我们不明白所谓的“懂事”是什么。此后我司财务又打了几次电话给曾副总,曾副总说你们怎么这么“不懂事啊”。我司的工作人员是一帮老老实实干活的工程技术人员,真的不明白什么为“不懂事”。为了有个明确的答复,我们这帮“不懂事”的技术人员又多次打电话给这位曾副总,曾副总的回答永远是“我在开会”。常常是不等我们把话说完就直接粗鲁的挂断电话!这期间曾副总经理还派了一个姓徐的先生来说:“我们可以和你们通融一下,但是感觉你们这帮人说话强硬,本来可以打款的,现在决定不打了,云云…….”我们对这样言而无信,说话出尔反尔的做法特别不理解,多次寻找曾副总经理讨一个说法,这位曾副总没有一次是听我们阐述观点的,每一次均是粗暴的挂断电话,再打就是关机了。我们一直努力寻找能管得住曾副总经理得该集团更加高层的领导,得到回答的均是:“他就是负责人,我们不能透露领导的联系方式等等。”

经一位该集团分公司的好心人介绍说公司最近财务制度有“变化”了,我们应该找这个曾副总“协商”。他同意打款才能支付合同约定的定向开发和设计的预付款。我们听后万分震惊,在想难道堂堂铁老大的大型国有企业集团的公司高层主管还有那么‘潜规则’吗?我们是老实的工程技术人员,我们接受的教育就告诉我们,做人要诚实,要遵守法律,要对自己的言行负责,我们非常相信加盖中铁轨道系统集团这样大公司公章的合同,我们非常相信曾星海这样的党委委员的副总经理,我们坚信一个在党和国家领导的大型国有企业应该是遵纪守法的企业。我们依然天真的相信中铁轨道集团曾副总:“我是党员,我是大集团,我是副总经理的”承诺!

非常让人伤心和痛苦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我们虽然按合同规定正常开工设计和加工,但是一个多月过去了,我们那些老老实实的工程技术人员所有的心血就这样在这位曾副总的“开会”、“开会”中的时间付之东流了!我们真傻,我们居然不懂得那么多的潜规则,我方在未收到预付款时就开始开工了干活。我们为了这句:“我是党员!”“我是铁路大集团!”白白付出了几万的材料费和五个高级技工加两个工程师的一个多月的劳动心血!

2008年12月15日,我司财务又一次给这位可爱的曾副总经理打电话,这位曾副总经理的回答是这样的。哎!你们这么不懂“规矩”啊……算了,我给你们问一下吧。过了一会,我司财务再次给这位可爱的曾副总打电话,这位日理万机的曾副总又是投入到了“开会”的状态中去了。

无奈啊,我司同事向经理简单的汇报了一下情况后,这个太直率的经理就说:“我去讨个说法”。拨通了曾副总的电话后。对话内容如下:

好域安经理说:“曾副总,您好!我们公司已经为贵司开工设计和制作一个多月了,按合同规定,预付款该支付了吧?我们活都干的差不多了……”

万万没有想到曾副总恼怒道:“你们活该,谁让你们先干活!”这样的话曾副总经理的代言人徐先生也讲过。(他当初打来电话的号码显示:0733-8300011)

我方愕然!问曾:“我们是签了合同的呀,贵司是上市公司呀,您自己说:‘我是党员,我是副总的呀’!我们就算不相信您亲自签字盖章的合同条款,也应该相信党员的承诺呀!

曾又答:“你们少废话!什么党员不党员的,什么副总不副总的?我说打款就打款,我说不打就不打!”“你们真的是不“懂事”,你们干活也是白干,谁叫你们笨!”…….

我读了很多年的书,从一个农村的苦孩子到现在研究生学历工程师,却当面对这样蛮横无礼的大型公司党员副总经理感到万分震惊和不惑,我们一直相信做人要真诚,做人要诚信的基本处世原则,我目睹和耳听了我公司同事和这位堂堂国有大集团的党员和党委委员的曾副总经理几次交流过程后感到万分悲痛!

我悲痛我们国有大型企业集团某些高层领导对法制和法制精神的漠视!我悲痛自己好像不是活在今天这样一个从中央到地方都呼吁和谐合作的社会里,我悲痛天天中央电视台里各级领导大势倡导的对民营高科技企业政策扶持的声音中,居然在中铁轨道系统集团道岔分公司曾副总经理兼党委委员这里就这么苍白无力!我悲痛汶川大地震中那一句“我是党员让我上”这句感动着千百万中国老百姓们我们新时代的最强音,到了曾副总经理却变成了玩弄‘潜规则’的最强音!

我不知道,从现在开始我不清楚当再听到:“我是党员!”是该感动?是该激动?还是该苦笑?

一直到今天,我们一直无法找到这位“我是党员”的曾副总经理,多次找他们集团的领导,均没有办法通过总机接线员那里寻找,该集团某些人只要一听到我们寻找曾副总理电话响起,就很不耐烦,个别人还这样说“你们这样的公司我们见多了,我们正在承接很多国家重点工程,你们不要打扰我们,有本事你们来我们地盘上试试?”,更有甚者的是个别缺乏个人素养的工作人员只要一见到我们的公司电话就说:“你们怎么不死呀?死了就不来烦我们了!…….”

此时此刻,可敬的曾副总依然“失踪”中,不接电话,不开手机…….我们也一直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在寻找这位:我是党员,我是副总,我们是大公司的曾星海副总经理。到此时此刻依然无果中。

非常可悲哀的是:2008年12月日(周六)该集团道岔分公司薛工受曾星海副总经理指派在我们法定休息日内突然给我们发来一份传真件,传真件有加盖公章,但无任何人签字。传真件标题:《终止履行平尺‘购销合同’通知书》,内容无非是自己寻找理由单方面解除合同的一些歪曲理解《合同法》的文字而已。

我们看到这样的传真后,长时间无语,不知道还有单方面能给对方下命令解除合同的。我们没有见过此类荒唐又荒唐的事情,即便一些资深的法律界人士看了以后也大惑不解!(这一份传真我们将做很好的保留,非常具备新闻价值。)

万般无奈,也找不到更好的办法情况下,我们只得用非正式也很建议的给这位法盲的曾副总回传一个稿件,传真件内容基本上也就是在劝说曾副总经理去学法,懂法。做一个法盲不仅仅让自己出笑话,出丑,同时也会给自己的工作单位丢人现眼之类的文字。

我们很草根,我们很弱势,我们是一群没有办法才集资创业的科研团队,我们真的很不容易,每一块钱都有可能让我们在下一个科研设计任务中发挥很大作用。我们不懂谁可以为我们做主?我们不是强势,但我们很讲道理,我们深信天地之间自有一份公道!我们只能借助互联网和这一方小小的键盘,和诸多的具有良知和良心的其他媒介把这不公平的事情说给大家听听。请您和她和他帮我们评评理!

在这里把这位可敬的曾副总经理和我们签订合同又违反合同的做法发给大家看看,请同样草根的兄弟姐妹们帮我们找到他,我还等着这一份辛苦钱回家过年呀!

这个冬天可真冷!这个冬天可真寒!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