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家来了一个寻找爷爷的神秘台湾人


台湾与大陆的“三通”开通以后,台湾同胞与内陆的联系得以加深。今年11月份,老家来了一个寻找爷爷的神秘台湾人。

青年男子,操台湾口音,丰田轿车。 街上问:“请问本地有一位叫秦天林(化名)的老先生么?”正直小伯在,回答:“是家父,你有何事?”下车秉明来意:“我是台湾人,受家父之托来找老先生,老先生现在还健在吗?”小伯:“家父四年前已经去世,只有母亲健在。”

青年男子去拜望了奶奶,在爷爷的灵堂前深深地鞠了一躬。他说:“家父是国民党军人,在抗日战争时期被老先生救过一次,并同住一宿。现在家父非常想念当年的往事,特意差我看望一下,他老人家或明年过来拜望”。

这段往事被深深的隐藏,大家都不曾听爷爷说起。奶奶对走日本(日本人入侵时期大逃亡的意思)时期的事情记得很清楚,但也不知道这件神秘的往事。

爷爷1915年(大约)出生,正值清王朝覆灭时期。清王朝的腐朽无道给中国百姓带来了深重灾难。国土沦丧,民不聊生。到处闹灾荒,百姓饥肠辘辘。清王朝灭亡了,留给中国百姓的除了贫穷,还有精神上的摧残—鸦片。爷爷的老父有鸦片瘾,老婆因难产而死,家计难维持,把女儿卖了人家做丫鬟,两个不到10岁的儿子也不管,自安天命。爷爷从小在地主家牧牛长大,放了五六年牛,一件棉袄子穿到成了衬衣。成年了,从地主家里出来,去帮别人做长工,又到县里去帮国民党军队修铁路。赚了几吊钱,后来回了老家,已经26岁。回来了,老父已经去世多年,自家的田地都被抵押在别人手里,把它们赎了回来,买了几把锄头自己种地,开始了新生活。

后来,爷爷娶了亲,但好景不长就开始走日本。日本人的飞机常常来桂林轰炸,炸弹坑有几丈深,百里之外的窗户能震破,日本人凶杀恶疾。飞机来了,前面放防空警报,大家都躲到隐蔽的地方。日寇的飞机小巧玲珑,连大宅院的房梁下都敢飞,对桂林地区进行了一年多的轰炸。敌人的飞机在天上飞,国民党的军队却不敢打,怕招来报复,所以日寇的空军耀武扬威。

飞机轰炸完了,日军的包围战术就跟着上来。日本人离镇上似乎已经很近,国民党的一个特务连队长对我爷爷说:“你去哨探一下日本人来了没有?如果没来就把便条送到总部去”。爷爷也不知道日本人长什么样子?有多少颗獠牙?于是就去了。他左手兜里揣着一个竹筒,便条搁在里面,心想:“如果遇到日本人,就把竹筒扔了,我就说是去走亲戚的”。非常天真的一个年轻人,对鬼子的凶残未曾目睹。后来没碰上日本人,便条送到了军事总部,一个团长知道了后,对特务连队长大动肝火,狠狠地骂道:“你们这些缩头乌龟,叫一个平民百姓去做送死鬼吗?你们吃的是政府的饭,叫别人替你们卖命,下贱……”

后来军统鞋(日本人)一天晚上来了,路上都是哗啦哗啦整齐的脚步声。爷爷在自家二楼材火堆里躲了一宿,日寇没有发现,第二天逃到山上。日寇所到之处,房屋、畜禽、人口全部被洗劫一空。烧杀抢掠,奸淫无道。人、畜禽的尸骸随处可见,带不走的就烧毁,捉不住的就射杀。一个母亲抱着婴儿往山上逃跑,鬼子一枪打中了她的后背,子弹从胸脯穿出,连同怀里婴儿一同杀死。百姓躲在山上,日本人不敢进山,扮成普通百姓在山下叫喊:“村民们,快下山吧,日本人走了,我们可以回家了”。凡有人冒然相信,多数被活活捉住。被捉住的百姓,有的被射杀,有的被抓去做挑夫。爷爷就是因为粗心大意有一回差点送了命。有人在山口扮做百姓故意大声说话,爷爷想去告诉他们日本人来了小声点,结果被两条枪指住了。就这样被抓了,被日本兵双手反绑带回了基地。爷爷很聪明,当小日本绑他的时候,他双手合十,绳子很松弛,一挣就脱手。到半夜的时候,鬼子都睡着了,他偷偷地遛了出来。绕过了两座大山直奔自己的组织,还顺手拣回来一头猪。

这次经历非常惊险,后来爷爷一说起这件往事大家仍毛骨悚然。

后来美国的飞机轰炸了鬼子,鬼子的飞机见到美国飞机掉头就跑,因为美国造的飞机火力更猛,日军飞机被打得如鼠逃串。国民党的军队在防御战中吃了很多败仗,军心颓废,急需要打胜仗来振作军心。在柳桂阻敌战中,依靠广西地区高山群岭作为掩护,勇敢的西南人民作为强大的支援,日寇三易主帅仍未能占据。由民兵和军队组成的敢死队,英勇无比的去冲击鬼子的阵地,敌人尸骸遍地。正是依靠人民的勇敢无畏,鬼子花了半年时间依然未能夺下广西要地。而这迟滞了鬼子打通“大东亚运输线”的计划,牵制了日寇大量的主要兵力,为美军太平洋反击战提供了支持。蒋介石操办了一些反日寇作战不力的高级将领以稳军心。在西南反日寇作战中,中国人民打出了威风,日寇士气大损,日寇开始认识到中国人民不可战胜。日寇兵折西南,为战争的失败埋下了伏笔。

走了一年日本,鬼子就撤走了。爷爷和家眷都回到了自己的村里,但那里只剩下了残墙和野草。

1945年日本天皇宣布日军投降,抗日战争结束。

1949年蒋介石被毛主席赶出了大陆,全国宣告解放。国共战争未曾触及到老家,这里很快恢复了生产,土地重新被划分到户。

60年是中国百姓非常艰苦的一年,爷爷说跟走日本一样艰苦,路上很多人被饿死。每当提起那一年,爷爷总是叹气说:吃大锅饭大家都要饿肚子,大锅饭吃不得。

爷爷的身体一直很好, 70岁时能在山上拣柴,75岁还到江边养鸭子。他一直保持独立的性情,不靠别人维持自己的生活。他正直、仁爱,老年俞显慈祥,儿女们都很敬爱他。

2004年10月,爷爷走了,享年90岁。他的晚年是在仁爱、勤劳中度过的,那样端详,那样无私。他崇高、博爱、仁义。

他的一生见证了中国近代社会的变迁,是中国从封建社会走向文明社会的见证者,也是日本六十年前侵略中国、残害中国人民的见证者。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