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战区 第一部 【腥风】 第八章 盘根错节(一)

国产推土机 收藏 23 5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13.html

第八章 盘根错节(一)

[汤度正式加入了圣战团,开始学习教义、吃斋、练习散打、格斗术以及制作炸弹、普通话等等芜杂内容。这些东西对于汤度这样的老牌特工来说,简直就是对他能力的侮辱。

李明峰开始和真主阵线的人接触,对方急需K7炸弹资料,但是李明峰故弄玄虚。]

“桑德哈”的公开名称是甘肃清苑县大教堂,这里是圣战团最常用的据点之一,有半数以上的集会和高层内幕会议都在这里召开。汤度常常看到深黑眼眶,头缠白毛巾的阿拉伯人进进出出。那个猥琐的朝鲜男人再也没有出现过。

用***的教堂来作掩护,可真是别出心裁,汤度暗笑道。

晨起是诵读经书,讨论教义,中午吃斋,下午练习散打、投掷和炸弹制作等,晚上还是诵读经书。两个朝鲜人脸上已经薇薇露出厌倦的神情,那个朝鲜女人则穿梭于楼上楼下的几个房间,很少参与汤度这边的集体活动。汤度偶尔看到她手里拿着几叠文件匆忙的小跑。

“桑德哈”看守非常严密,走出去几乎不可能。汤度在三个月后的一天看到一个教徒因为擅闯朝圣仪式被锯掉了双腿。暗红色的血混合着泡沫在阶梯上流淌。汤度注意到三楼301房间里面,朝鲜女人和猥琐男子透过百叶窗查看下面的残忍场面。

汤度鄙夷的看着大厅光亮可鉴的瓷砖地面,仿佛那上面可以倒影出猥琐男子和朝鲜女人的身影。或许这对狗男女们现在两情相悦肆无忌惮,可是不久之后他们就要受到我国安部门的严密监控了。

从三个月前入住桑德哈到现在还没有出去过,汤度无法认定现在所处的位置。只有在夜间,他通过天上飞机轰鸣辨识出这里属于甘肃省的地域。从飞机每天的起落规律,凌晨一点到三点起飞五次,中午两次,晚上八点到是一点起飞五次。每天起飞十二次,这大概是一个中级机场的运营规律。如果这是恐怖分子自己的飞机场,他们不可能拥有如此巨大的飞机资源,更不可能有如此繁多的飞行任务。可是能在这么一个飞机场附近建造自己据点的组织,保密防范如此严密,自己无从出去,和上级失去联系,犹如置身孤岛,能有什么作为呢?

这天汤度在诵读古兰经,猥琐男子忽然走了过来,趾高气昂的看着他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哪里人?”

“山西临汾。”

“干什么的?为什么参加我们圣战团?”

“退伍兵复原,在家里被村干部欺压,杀了人就跑来了。”

猥琐男子冷笑,捏了捏汤度的肱二头肌和肩胛骨,转身走了。下午训练格斗的时候,猥琐男子破天荒地的参加了培训,他站在教官旁边,目不转睛的看着大家做基本动作,约莫看了一个多小时后,挑选了十个身强力壮的人,其中包括汤度。

“我叫李明峰,日本人,今天晚上带领你们去执行一个神圣任务:袭击汉人的一个武警训练基地,你们不能被生擒,否则就会被汉人大卸八块…上次我们的格罗姆兄弟被他们逮住后切割成了一百多块,用花生油炸着吃了…骨头都没剩。。。”

李明峰罗唣了一些信口雌黄的事例之后给每个人发了一把ak47步枪和防弹衣,讲了一下任务的路途和计划。这时那个朝鲜女人穿着皮裙扭着屁股走了过来,众人目不斜视,猥琐男子却捏着女人的屁股吹着口哨淫笑着离去了。

汤度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猥琐无耻的男人,今天终于长了见识。按照***教义,邪淫和撒谎都属于罪行,猥琐男人显然不是圣战团的人,他来自朝鲜,那个女人也来自朝鲜,举止放荡,这对狗男女显然都不是圣战团的人,既然如此,他们在桑德哈的身份就有待追究。汤度忽然想起临行前夏伯炎告诉他的关于朝鲜偷渡的情况。

朝鲜有很多身份可疑的人员入境,具体目的不详。

李明峰此人举止猥亵,单身板非常硬朗,手臂上的肌肉柔软结实,明显受过高强度的体格训练,切不可等闲视之。汤度打定念头,决定深夜冒险探视下李明峰的卧室。

是夜,月明星稀。

汤度换了一套灰白色的衣服,带了一把军用匕首(磨去了编号和型号)和一个小型相机。感谢军工厂的工程师们,他们能够将一把军用匕首变形成为一个方块,藏在皮带扣子里面,取出来以后拆解对接成一把锋利的五寸匕首。当然仅只是这些材料还不足以产生震撼。

有趣的是汤度在一楼的军火库中发现了大量的C4炸弹,完全可以搞一次相当规模的爆炸活动了。

猥琐男子李明峰的卧室在三楼,这里每个楼道口都有人把守,可是今天由于做斋礼,只有一个刚加入圣战团的盲流在楼梯口四处张望——新手的通病。这是个来自甘肃农村的奸淫幼女犯,邪淫罪属于***教的重罪,但是这个农民隐瞒了自己的罪行,仅只是在和同伴闲聊的时候炫耀自己的“美事”。汤度仅只是用拇指和食指轻轻的一捏就让这个强奸犯失去了知觉。

李明峰的卧室非常简单,只有一张床和一张桌子,窗户下面是一排暖气片,还有一个保险柜。房间陈设如此简单出乎汤度的预料,经过半分钟的思考后,一块重量只有90克的C4炸弹被安置在了暖气片的底部。汤度熟练地布置好雷管和导火线。C4炸弹特有的味道让汤度感到恶心,直到他溜出大楼蜷缩在墙角准备引燃导火线的时候才长舒了一口气。点燃一支烟,点着导火线,汤度晃了晃脑袋,刚才李明峰卧室c4炸弹里面白磷的气味让他很不高兴,那是一种大蒜的气味。汤度一直搞不明白,许多经过专业训练的警犬为什么无法识别C4炸弹,而自己对这位仁兄的敏感程度却如此的无以复加。

导火线燃烧的速度就像节日的烟火,汤度熄灭烟头,然后将烟头丢弃在下水道里面,忽然一个冰冷的枪口对准了他的后脑颈椎。

“汤可风,你很喜欢玩烟火吗?”魏建国熟悉的沙哑的声音传来。

汤度回转身,看着魏建国那张马脸:“你想干什么?我有钱。”

“我们对金钱并不热衷,我们的盟友会帮助我们的。圣战团不需要汉人的钱。你是汉人的奸细,你会被诅咒的!”魏建国得意洋洋的用手枪指着汤度。

汤度举起双手,趁机环顾左右,月光如水,所有的人都在做斋礼,只有这个魏建国鬼使神差的在这里守候自己。

“我怀疑这个李明峰是奸细!”汤度狡辩道,“你没有发现他和那个女人鬼鬼祟祟吗?他们都是朝鲜人,根本就不信教义!我现在就是要惩罚他们!”

魏建国冷笑,扬了扬手里ak47。

汤度打了个哈欠,苦笑道:“现在我落在你的手里,随你怎么说了。”他看到魏建国背后出现了一个黑影。伴随着一声闷哼,魏建国倒在了地上。颈动脉血管割裂后的典型特征。没有声音,致人死亡。这是特种部队训练时候的一个必备项目,汤度看着那个黑影瞬间消失在夜幕下面。

开弓不射回头箭。

汤度引燃了导火线。

一声轰鸣,大地的震颤震耳欲聋,水泥碎屑和石灰混凝土的碎块散落了下来。做斋礼的人们跑了过来,竟然还有一群人训练有素的拿着消防水龙头朝三楼火势上下蔓延的地方喷射水柱。

汤度悠悠然从一个不起眼的角落走了出来,他注意到猥琐男子李明峰和两个头戴白帽的白髯老者急匆匆朝七楼奔去。汤度会意,一个箭步冲上楼梯间以迅雷般的步伐追了过去。他行进的速度大大超过了李明峰和白髯老者,多年野外奔跑的生存训练,使得他可以常人5倍的速度奔跑,几乎是在同时,他和李明峰同时抵达七楼。

汤度这头是东侧,李明峰那头是西侧,汤度猫下腰,蜷缩在一个煤炉后面,他望见李明峰的眼神兀鹰一般锐利,扫向这边。给人一种不祥的预感,或许是错觉吧?他想,李明峰这样的猥琐男人能干些什么呢?或许他的背后是朝鲜政府?即使如此,朝鲜军界之间的争斗也不至于蔓延到中国境内,更何况还勾结分裂分子,以当今六方会谈的紧张局势,朝鲜人民军内部的任何派别也不敢轻易跟中国的分裂分子勾结吧?

一眨眼的功夫,李明峰已经恢复如初,眼神不再锐利,带着白髯老者进入了一个房间。

带着疑问,汤度尾随李明峰走进那间屋子。这里阴森黑暗,虽然有一盏昏黄的白炽灯,但光线仅只是黑暗中的些许微芒而已。

仿佛事先考虑到了汤度隐蔽的可行性,李明峰竟然调整了一下灯光的明暗度,使得屋内瞬间伸手不见五指。两个白髯老者嘟囔了些什么,汤度这时候才注意到,老者都是阿拉伯人的装束,用白毛巾裹着头。

只听得李明峰略带愕然的述说:“扎伊德先生,伊藤公司不能提供技术人员来帮助你们,虽然我们经济上可以给你们足够多的支持,但是我们的支持到此为止。化学武器的技术资料已经全部交给圣战团了……有纸质文本,也有光盘为载体的多媒体资料,很详细,只要你们有化学工程师,就完全可以在两周内制造出K7毒气炸弹,无论是伦敦还是纽约,引燃一枚炸弹都足以毁灭整个城市,就好像汉人的计划生育一样。”

两位白髯老者高兴的笑了起来,愉悦的气氛很快缓解了凝固的空气。李明峰从一个柜子里取出几张彩页递给扎伊德:“扎伊德先生,这里只是化学武器资料的索引目录,你们可以大体上了解一下。完整的资料还在魏建国先生那里。”

汤度一惊,他怎么也想不到日本人也会羼杂进来。

只听得那个李明峰又说:“魏建国现在死了,圣战团这里肯定进了内奸。我觉得我们尽早离开这里比较妥当。伊藤公司以后还会竭尽全力跟诸位合作。同为阿拉伯弟兄,我觉得你们比圣战团更有光明前途。”

一个白髯老者用阿拉伯语说:“我们不缺钱,我们只是对化学武器技术资料感兴趣,我们很乐意和您讨论下石油开采权交换K7炸弹资料的事情。”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