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麾前行 风云变幻 痛杀鬼子(1)

骨哲 收藏 40 10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00.html



一整夜的辛苦劳累让所有人很快地就进入了梦乡,直到第二天快接近中午的时候几个小兄弟才一边喊着痛一边从床上爬了起来。

“骨大哥,今天学什么?”小黄花对着也是刚刚才睡醒不久的骨哲问道。

“昨天你们都累坏了,休息一天。”骨哲看着小黄花说道。

“哦,那我做饭去了。”小黄花笑着走向后院。

“嗒嗒嗒”远处突然传来‘歪把子’独有的射击声音,“有情况”骨哲警觉地喊了一声然后就冲到了小二楼之上,警惕地用望远镜搜索着枪声响起的地方。

“啪,啪”远处又是几声连续地枪声,间或还有低沉的爆炸声,“那里是什么地方?”骨哲指着远处响枪的地方对着急急跑上来的二宝问道。

“那是棘子嶂村。”二宝答道。

“离这里有多远?”骨哲继续地问道。

“有十里地。”二宝点着头答道。

“让大家带上武器穿好衣服,套上车,准备战斗。”骨哲对着身旁的二宝下着命令。

“是”二宝应答了一声就飞身跑了出去。

骨哲紧跟着二宝走出了小楼,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取出了自己的装备,而门外也响起了小兄弟们跑步的声音。

骨哲对着眼前手拿中正式步枪头戴钢盔身穿防弹衣的小兄弟们嘴中说道:“棘子嶂村有枪声,应该是有鬼子在扫荡,我们这就去打鬼子,但你们要听我的话,没有我的命令不准开枪,明白了吗?”

“明白了”小兄弟们听到要出去打仗,各个都是兴奋异常,人还没有出院子就摩拳擦掌起来。

“出发。”骨哲压低了声音喊道,随即就和大伙一起跳上了马车,“记住,要好好地练习枪法,不要图快,瞄准了放。”骨哲在马车上对着即将第一次走上战场的小兄弟们叮嘱道。

“知道了。”几个人立即回答了起来。

“小鬼子,你们用活人练刺刀,我今天用活人来练枪法,看谁狠。”听着越来越近的枪声,骨哲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的笑容。

“停。”骨哲轻声地喊了一句,随即赶车的德君拉住了马车。

“大家下来,像我这样走。”骨哲边说边躬着身子向着枪声密集的地方跑去,而身后的小兄弟们也学着骨哲的样子躬着身子跑了起来。

“趴下。”骨哲在一道小土坡前停下了自己的脚步,随即用望远镜再一次地仔细观察起来,“一二三四五六七。。”骨哲小声地念叨着,二百米开外的地方,一个鬼子的加强班正躲在一段田梗之后和大约五六十人的一支游击队互射着,虽然人数上日军处于劣势,但歪把子和掷弹筒的威力弥补了这一缺陷。

“什么枪这么响?”德宝听见对面鬼子机枪连续的射击声心痒痒地问道。

“那是‘歪把子’,大家看好,一共十五个鬼子,瞄准了就打。”骨哲对着身旁的小兄弟们下着命令,“真是老天来帮助自己练兵,刚学会放枪就有送上门的。”骨哲心中暗暗说道。

“好。”听到骨哲的命令,几个小兄弟急忙从口袋里掏出弹桥,在把子弹压进步枪后,一个个趴在土坡后仔细地瞄起准来。

骨哲也没闲着,将眼睛紧紧地贴在95突击步枪的瞄准镜上,今天的目的就是练兵,让孩子们多找一些射击的感觉,自己的任务是保护好这些孩子,不能让鬼子伤到他们一丝一毫。

“啪。”德宝先开了第一枪,紧接着其余几个小兄弟还有黄花也“啪啪”地放起枪来。

“不错,接着打。”骨哲透过瞄准镜看到小兄弟们的弹着点基本都在范围之内高兴地说道。

与游击队互射的鬼子们完全没有注意到从自己斜后方向射来的子弹,一是因为不断炸响的手榴弹的声音掩盖了枪击的声音;二是因为小兄弟们第一轮的射击没有一枪打中目标。

“我打中了。”小黄花第一个兴奋地叫了起来。

骨哲瞄准镜中手持掷弹筒的日军士兵捂着左侧的腰部痛苦地坐倒在地,“打的好”骨哲也兴奋起来,简直比自己打中鬼子都要高兴,“就这么打,瞄准了打。”骨哲不断地鼓励到。

掷弹手的倒下让鬼子班长意识到了身后也有敌人的存在,“あそこ!射撃!(那里!射击)”鬼子班长命令着机枪手倒转过来对着骨哲等人藏身的地方射击,而自己仍指挥着其余的八个步枪手对着正前方的游击队射击着,那门掷弹筒的副射手也自己一人操作着50毫米掷弹筒继续射击着游击队的阵地。

骨哲冷冷地从瞄准镜里看着日军的机枪手抱着机枪转过身来,就在机枪手准备射击的时候,骨哲扣响了扳机,一颗5.8mm的步枪子弹在不到一秒钟的时间就跑完了从枪口到大脑的距离,一颗子弹都还没有来得及射出的日军机枪手连自己的目标都还没有看到就去拜见天照大神去了。

“继续射击,看准了放。”骨哲大声地喊道,既然已经暴露了就不用再低声地说话,大声的鼓励更能激励小兄弟们的斗志。

“啪,啪,啪”又是一轮中正式步枪的射击,虽然没有再击中鬼子,但小兄弟们射击的速度和感觉却在短短的几分钟内有了飞越的提高,“战场永远是锻炼士兵最好的地方,有机会也用活鬼子练练刺刀。”眼睛一直盯在瞄准镜上的骨哲在心里暗暗地说道。

这就是战争的残酷,想要让自己活下去,就要比敌人更狠,不要讲什么仁慈,深知后世日本恶劣表现的骨哲不会再犯先辈犯过的错误。

“啪”骨哲冷冷地又放出一枪,刚刚推开机枪射手尸体的副射手甚至连什么叫疼痛都没有感觉到就丢掉了性命,被高速子弹搅得如一团浆糊的大脑根本来不及让身体做出任何的反应,除了正常流出的大小便。

“我打中了。”趴在骨哲左边的小牛子兴奋地叫了起来,整个上半身也因为兴奋抬离了地面。

“趴下。”骨哲大声地吼了一声,同时用手一把将兴奋的小牛子按在了地上,虽然出发前骨哲给每个人都穿了防弹衣,但对于三八年的鬼子来说,在二百米距离上爆一个人的头还是一件不算太难的事情,“不要抬头,继续打。”骨哲大声地继续喊道。

被小牛子击中的是一个正全神射击中的鬼子步枪手,7.92×57毫米毛瑟枪弹从侧面击中了这个鬼子的左肋,带着巨大动能的冲击,粉碎的内脏如天女撒花般从另身体的一侧喷溅了出去。

“八嘎”日军的军曹班长终于发现自己身侧的敌人更加可怕,虽然枪声稀稀落落,但显然是射击的老手,自己的机枪射手竟然连一颗子弹都没有射出就死掉了两个,真是可怕。

“射击。”军曹班长招呼着三个步枪手调转枪口全力地射击着骨哲所在的小土坡。

“狗日的。”骨哲从瞄准镜里冷静地观察着一切,不到万不得已绝不射击,活靶子是宝贵的,一个也不能浪费。

“啪,啪,啪。”小兄弟们的射击越发地连贯起来,刚刚调转枪口的三个日本士兵因为忙着改变射击姿态而成了小兄弟们最好的靶子,六枝中正式步枪对着刚刚挪过来三个日本兵就是一阵急射,激起一股股的烟尘.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