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魂 兵魂 48、幸运脱险

独1狼 收藏 3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80.html



“嗯哼!”一声闷哼,受伤的左臂正好砸在了地板上,张成差点疼昏过去。他费力地站起来,走过去检查了一番。确认四个杀手都死了之后,他掀开头罩,又是一张熟悉的面孔。他接连掀开了所有杀手的头罩,全是他认识的人——正是华兴集团亲卫队猛子的小队,张成张教官的学生。


张成没有在现场继续逗留,警察很快就会来,不管如何处理,他都得进警局。他掉头跑出住院部大门,直接跳上了停在门口的宝马X5,在人们惊愕的目光中飞快地离开了医院。


早已经有报警电话打爆了110接警中心,张成离开没多久,人民医院附近的巡警赶到了现场,紧接着是大批的警车塞进了医院大门。此次的规模比上次南洋大酒店枪击案更为庞大,人民医院住院部再度被警方封锁。嗅觉灵敏的新闻媒体几乎是与警方同时到达人民医院,削尖了脑袋地往封锁线里挤,试图获取第一手的报道。


这可是有自动武器的枪战事件!


上次,警方追捕逃犯用手枪击毙一名歹徒的新闻上了省电视台晚间头条。而这次,是两帮人扛着自动步枪这样的重武器在猛揍,完全是轰动全国刑事案件!


根据现场目击证人的口供,警方马上派人顺着张成逃离的方向追去,可没多久追击的警车发回了报告——连目标车辆的影子都没见着。其实见着了才怪,车水马龙的岭南街道,瞬间就能把一辆车混杂起来,甭说还离开了十几分钟。


赶到现场的又是负责南洋大酒店枪击案的岭南市局刑警支队长,他想都没想就向全市各个单位发出了通告,要求查找一辆车牌号为南A38325的黑色宝马X5城市越野车。市局根据刑侦支队的意见,马上调集了大批警力在进出岭南的各个交通要道设置了临检站,武警岭南支队派出大量端着81式自动步枪的战士协助。


刑侦支队的大部人马散在了以人民医院为中心点的方圆七公里的区域内,根据市内的交通状况,并且有几个目击证人提供的线索,刑侦支队从断定犯罪嫌疑人跑不了太远。


他猜的不错,张成确实没跑多远。


张成当然知道那辆车不能再开了,他把车扔在了商业街附近的一条僻静的小巷里。看了看染满了鲜血的左臂,他无奈地脱下毛衣披在左肩遮住血迹,只穿着单薄的保暖内衣,跳下车四周打量了一下,捂着左臂埋头钻进小巷。


他前脚刚走,两名巡警就转到了巷口,猛地看见宝马X5,一对车牌,两个巡警顿时紧张起来,掏出了92式9毫米口径警用手枪,一边猫着腰向车子接近,一边用对讲机报告情况,请求增援。


两个巡警不约而同地感觉到紧握着枪把的手心在大冷天冒汗。协查通报中说,嫌犯是退役特种兵,携有枪支,极度危险的人物。


当他们终于发现了车里没人的时候,差点没虚脱地坐下来。


很快,伴随着急促的警笛声,警车把小巷两头堵上了。得到现场巡警的报告后,大批全副武装的警察在附近区域展开了搜索,更多的警察被调集到发现嫌犯车辆的区域。


张成没想到警方的动作会如此迅速,傍晚的街道上,他竭力忍着左臂伤口的痛楚,尽量摆出正常的样子急步走着。他没有挑偏僻的小巷走,反而向人群密集的街道走去。人群中更有利于隐蔽踪迹。


忽然,两名巡警从前面的一条小巷冒了出来,迎面向张成走去,如临大敌地扫视着擦身而过的路人。


距离太近,此刻突然改变方向无疑会引来高度戒备的巡警的注意。张成放缓脚步,确认自己还没有被发现后,慢慢地转过身,掉头向来时的方向走去。此时警方虽然来不及下发他的照片,但大冷天的披着毛衣却只穿了一件单薄的保暖内衣这种打扮,不可能不引起眼色犀利的警察的注意的。


似乎天欲亡他,张成掉头走了不过几步,那边的小巷却冒出了一辆警车,停在了巷口,右手按在腰间的枪套上的警察就站在车旁边,眼神寻找着任何一处可疑的地方。


“操!”张成感觉到自己从未如此窘过。这要是在T国,心狠手辣的张教官不介意手上多出几条人命,即使是受了伤,几个警察还是不足为惧的,反正华兴张教官已经名声在外了。可这是在中国,他能对自己人开枪吗?


再度放慢了脚步,张成把身子藏在路人的背后,装作随意逛街地四处打量,脑子里却翻腾倒海地思索脱身良策。


眼看着离前面的警察越来越近了,正当张成准备拼一拼的时候,旁边追上一个女人,她突然拍了拍张成的左臂,有些惊喜地说:“张副总?你怎么在这?”


张成呲着牙倒抽了一口凉气,那女的正好拍在他左臂的伤口处。他转头看去,那女人却是古子澄。


古子澄看见了张成因痛苦而扭曲的脸庞,急声问:“怎么了?你脸色这么难看?”


“没什么,”张成竭力露出一个无谓的笑容,“撞了一下。”


古子澄何等聪明的人,仔细看了看张成奇怪的装扮,再结合街道上骤然增多的警察,她隐隐想到了点什么。


“走,到我家去吧。”古子澄绕到他右边,搂着他的右臂说。


张成一对她的眼神,一下子就明白过来了,他没有犹豫,轻轻点了点头。


古子澄小鸟依人地抱着张成的右臂,一脸幸福地四处张望,不是仰起脸冲张成灿烂地笑着。张成虽然觉得浑身不自在,且伤口在古子澄的拍打下越发剧烈地痛着,但还是竭力做出了样子。


正是下班时分,商业街上成双结对的男女何其多?“左臂受伤的单身男子”,这是仓促之下大部分警察们对嫌犯的外貌描述,谁会去注意情侣?


张成就这么被古子澄搂着臂弯慢慢地向前走去,有惊无险地超过了前面的警车,慢慢消失在人群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