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狼行天下之易水寒

其实老任本不是一个喜欢投机冒险的人,相反,他内向、腼腆,刚进色狼谷的时候女弟子和他说话还会脸红,直到呆了几年,才被色狼谷的老水、莽汉、死幕和妖狐几人带的有点儿蔫坏。

如果可能,他会一直平凡地生活下去,绝不会干出这种冒险的事情,但是命运不许可。一无所成、内退待业、一无所有,已经把他逼上了不得不舍死一搏的绝路。

输急了的人,大多会有一种急切翻本的强烈愿望,这时,本来被压抑的许多想法和勇气,就会爆发出来,原来没有勇气去尝试的事,这时就会以超出常人的胆略和决心去做,老任就是被生活推到了这种尴尬的窘境,却不甘沉沦下去的一个。

他人生中遭受的第一次重大挫折,还不是小饭店的停业,而是发生在三年前。

有一回色狼谷的嘿咻让他陪着一块去铁血菠菜市场,那是他头一次踏进菠菜的大门。当时正是中午时分,菠菜市场里满地废纸、消息单、交割单、委托单的碎纸,还有烟头、瓜皮果屑。

中午人少,有些人正躺在坐椅上睡觉,还有些人围在一块打着纸牌。烟气浓重的空间里呛人欲呕。

老任从来没来过菠菜,对股票这东西一窃不通,那一排排红的绿的数字他根本看不懂。嘿咻看了一会交易屏,哈哈地笑起来:“看到没有,帝国电信,我才买了不到半个月,赚了五千多金了,哈哈哈,再涨两天我就把它卖了。”

“啥?你买了多少赚这么多?”老任有点吃惊。

嘿咻得意洋洋地道:“买了两千股,涨了两金多了,牛不?”

老任有点吃惊了:“买股票能赚这么多钱”

嘿咻看他有点动心,指点道:“你看那边那一版,是基金,金陵广电,长安电力、顺天广发..广源..什么的,都一金多点一股,你要是钱少,先买点那个练练手。”

“一金多一股,我手里四千多金,能买差不多四千股,这要是一股涨两金,那就是八千金呀?”老任的心怦然一跳。

老任从此开始关注起股市来,他的家境不好,经济压力始终是大问题,如果炒股能赚钱,为什么不做?

老任开始天天中午跑菠菜证券交易所,他什么也不懂,也没有人可问,每次去了就盯着广电、广源和广发三只紧挨着的股票,看它们的价格升降。看了大约半个月,他渐渐摸出了规律,这几只基金每次只要跌到靠近一金的时候,用不了两天,肯定要升上去。到了两金左右再次降下来,这中间足有一金的差价,如果买一万股,几天就能翻一番。

老任心动了,在广源再次跌到一金时,他果断地出手,买下了他生平第一笔基金。填单子的时候,他的心怦怦直跳,好象把身家性命都押上了,提心吊胆地看了一个星期后,他赚了一千金。

从这以后,老任迷上了炒股,但他从不打听什么消息,对于股票的一些基本知识也是全然无知。他只盯着广源和广发两只基金,到了他了解的相对低位就买进来,涨上两三成就立即卖掉,然后耐心地等它再跌下来,正赶上整个菠菜市场大势也配合,这种傻子炒法居然让他一直有赚无赔,到了快年底的时候,已经翻了一翻。

渐渐的,老任发现股票升降的幅度要比基金大的多,那时还没有涨跌幅限制,抓对了股票,一天翻倍也易如反掌,他开始关注股票了。

他买了份小报,根据上面推荐的个股,发现一只蜀光长红不错,当时价位10金,收益近半金,比许多负收益,却值二三十金的股票要强好多,于是便盯上了它。当时垃圾股仍在疯涨,这只绩优股却在下跌,观察一段时间后它跌到了8金左右的价位,老任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果断地抛出基金,全部买入了蜀光长红。

然而,他买入不到一个不旬,正日夜盼望蜀光长红一路长红的时候,这只股票却突然停盘了。懵懂无知的老任见过有些股票会偶尔停盘,但是一般下午或第二天就开盘,这只蜀长红连续三天都没有开盘,老任就有点慌了。

他性格腼腆敏感,特别好面子,自已私下买的股票,生怕赔了让色狼谷的狼友耻笑,所以闭口不言,不但别人全然不知,就是对嘿咻他也守口如瓶,这时自然不好意思去问。

一天中午,他盯了半天盘,实在忍不住了,就向几个正在打纸牌的人询问。

“大哥,请问一下,那个……蜀光长红怎么不开盘啦?”

一个满脸贴着白纸条,输的只剩下一对眼睛的男人抬起头来,不耐烦地看了他一眼,粗声粗气地问:“干啥?你买啦?”

老任脸有点热,连忙道:“我……没买,就是好奇,咋好几天不开盘了。”

那人一瞪眼,嘴巴上的纸条都飞了起来:“没买你打听个啥?蜀光长红不开盘了,因为非法交易退市了,成废纸了,知道不?”

老任的脑袋轰地一下,当时就有点失魂落魄,他喃喃追问:“你说退市?成废纸啦?那……那那……那买它的人呢?”他的声音都开始发抖了。

那人重重地一甩纸牌:“大二!”然后翻了他一眼道:“菠菜有风险,入市须谨慎,那门口贴着呢,愿赌服输,这么多个股谁让你选它啦?”

老任眼睛都直了,他缓缓向门口走去,整个身子都象被掏空了一般。

那天,老任失魂落魄地回到色狼谷,晚上自已都不知道怎么走回去的,一晚上功夫,他就起了满嘴的水泡。一年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从此但凡有股票信息、或是有人谈起股票,他就立刻走开,听都不听。

这件事对他的打击真的是无比沉重,整整大半年都没缓过气来。

一个人从来到这人世间,从充满棱角和斗志,直至踏入社会,在这命运的大河中象一枚不断冲刷的小石子,最后都磨成了圆滑的鹅卵石,如果没有特殊的机遇、特殊的命运,很多人身上的闪光点都会渐次消失,最后平庸浑噩地度过一生。

老任如果不是经历了赔光全部积蓄、内退失业、开饭馆失败的一连串打击,做为一个普普通通的人,今天又怎么会有勇气破釜沉舟,背水一战?

现如今,他没有其他可以借助的关系和势力,他所认识的人里,唯一能指望得上的只有老水,也只有拉上老水,他这只小蚂蚁才可能吞得下这条大鱼……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当这种机会对他来说已不只是牟利,还是谋取生存权利的时候,也就更富吸引力了。

“我同意!”老任一字字地说着,心头颇有种“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悲壮。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