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 正文 第一百零七章

愤怒的玫瑰 收藏 3 5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51.html


肖鹏从吴兵的训练营地回来,骚乱的心情平静了许多。吴兵的本事不小,他不知道从哪弄来的汽车、摩托车等机械化装置,对他挑选的队员进行强化训练。让这些从没摸过汽车的战士,在短时间之内就掌握这些技能,的确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是做好这些事又是十分必要的。因为他们是少数的小部队进入敌占区,会遇到各种突发情况,他们掌握的技能越多,安全性就越大。能够应对突发事件,独立的进行作战,这是武工队必须具备的能力。肖鹏明白,经过这次鬼子的扫荡,那么多的农村干部被捕,西河全部被鬼子占领,对老百姓的士气打击是巨大的。前一段工作又过于夸大八路军的力量,结果事实正好相反,这会使很多百姓失望,会认为八路军“言过其实,”而那些汉奸们,会疯狂的对老百姓进行报复,欺骗宣传。在这种情况下,唯一能提高士气的方法,就是让老百姓知道八路军的存在,让老百姓知道,八路军不是牛皮将,是有能力保护他们利益的。那么最简洁,最凑效的方法,就是对那些死心塌地为鬼子服务的汉奸进行镇压,起到杀鸡儆猴的作用。

肖鹏回到支队部,谭洁正在那里等他。看见一脸风尘的肖鹏,谭洁心里有说不出的郁闷和心疼。她说不明白肖鹏是个什么样的人,论文化,论聪明,不用说在支队,在冀州只怕也没有什么人能和他相提并论,可是在有些事情上,他又幼稚的可笑。在官场上打拼了不少年,也吃过了很多亏,可是还不明白谁大谁小,还不明白谁可以决定他的仕途。就像这次,既然特委需要支队承担责任,那就承担好了,作为下级,顶多也就是挨挨批评,而以后的好处会多多,这是三岁孩子都能看明白的事,何乐而不为?稍稍的受点委屈,换来的是未来的巨大利益,他一个大学毕业生,怎么连加减乘除小学的算术都算不明白,真是搞不懂啊!

看见谭洁在屋子里,肖鹏立刻猜到了她想说什么,也知道她是为自己好,就把两手一摊,脸上还做出一副无辜者的表情。“大政委,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可是你看,我忙得屁颠屁颠的,哪有精神理会这些事?你不是不知道,我这个人一条道跑到黑,别浪费你的营养细胞了。”

“肖鹏,收起你那浪子腔调。即使你不为自己着想,也该为支队想想。你把季部长和郭书记都得罪了,以后支队的事,尤其是涉及到人事升迁,会有多少麻烦?战士们流血流汗,谁不想进步?不能因为你,该提升的不能提升,你知道这会影响士气的。”

“有这么严重?咱们是共产党,不是国民党,你可别夸大其词。”肖鹏看着谭洁,有些怀疑地说。

“你啊!真糊涂。什么党也是人在做事,人都是有好恶的,也不可能一碗水端平,秤高秤低是难免的,何况加上了感情成分。你这样的大学问家,会不明白?我看你是揣着明白装糊涂。”谭洁嗔怪地说,很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意思。在谭洁的思想里,肖鹏没有不明白的事,除非他自己不想明白,那就神仙来了也没办法。而在内心当中,她太想肖鹏明白了,因为她很清楚,如果肖鹏不改掉这臭毛病,会影响仕途的。

肖鹏装傻地笑笑,“咱不谈这个话题,我现在满脑子都是西河。你想,那些干部、百姓在鬼子的手里,不一定会遭多大的罪呢!咱们得想办法帮帮他们。”

“你有了办法?”果然,肖鹏这一招很灵,立刻把谭洁的注意力吸引了过来。自从离开西河,谭洁的心也时刻牵挂着,恨不得插翅飞到那里,为百姓们排忧解难。

“根据情报,鬼子汉奸到处宣传运河支队完了,共产党完了,那些该死的汉奸,比鬼子更猖狂,纷纷在反把倒算,百姓被他们欺负苦了,有怒不敢言。如果让他们继续下去,百姓们会真的认为我们完了,所以我们必须出击,对那些铁杆汉奸施以重拳,必要时,要打得他们满地找牙。但是我们也要切记,不能盲动,乱动,给鬼子、汉奸以可乘之机。也许这是小野的计谋,故意在激怒我们,引我们上钩。我们既要给他们痛击,又不能掉入鬼子的圈套。”

“这样做很难啊!要好好的合计合计,小野太狡猾了。”谭洁真有点怕小野了,感到这个家伙太难对付,满肚子都是阴谋诡计,你一不小心,就会落入他的圈套。

“我这有个名单,你先看看。”肖鹏没有接谭洁的话,却把早已写好的名单交给了她。

谭洁接过名单,只见上面写着要处决的,铁杆汉奸名字,第一个就是于得水。她有些不解,“你不是说他比狐狸还狡猾么?过去也不止一次的想处决他,都被你制止了,怎么今天倒起了这个念头?”

“过去我们在西河,他的警觉性自然高,我担心打不着狐狸惹一身臊,所以没有动他。现在不同了,我们撤出了西河,他对我们的警觉也许会放松,一定要想办法除掉他。这条狗对我们的威胁太大,很多坏主意都出自他那里,他又对鬼子死心塌地,不可救药。干掉了他,对汉奸的震慑是巨大的,等于砍掉了小野的一只臂膀。”肖鹏目光炯炯地说,这是他下定决心要做某件事的表情。“至于那个赵奎,他在前台表演得差不多了,老百姓最恨的就是他。这个有奶就是娘的人渣,让他多活一天,就会多造一天孽,早应该把他清除出地球,让老百姓多抒一口气。”

“要是能把这两个人除掉,西河的百姓又会支持我们了,这当然是好事。只是这两个人,一个比一个狡猾,怕是没有那么容易。”谭洁有些忧虑,目前在内部不稳的情况下,做出这种大动作,不是时机啊!但是她不能说,怕给肖鹏增加压力,更怕增加肖鹏的烦心。

“别害怕,你还不知道我,没有把握的事,我是不会干的。”肖鹏见谭洁脸色凝重,就故作宽心的笑笑。只是他哪里知道,两个人忧心的不是一回事。“何振梁和张大伯该回来了,听完他们的情况介绍我们再决定。”

仿佛在回应肖鹏,他的话音刚落,门口就出现了张大伯和何振梁的身影,然后两个人一块走了进来,看见了肖鹏和谭洁,没等他们发问,就竹筒倒豆子,一五一十地说了起来。

原来,小野真的听从了于得水的话,把审问被捕干部和乡民的事交给了侦缉队,由赵奎主管。赵奎按照于得水的吩咐,决定先找一只“猴”杀一杀。在靠山大院,他一通信口雌黄之后,就从人群中,把王全斌拽了出来。他瞪着绿豆般的小眼睛,像猴子似的,围着王全斌转了三圈。“我说他妈的邪了门了,就是整个西河的人跟共产党走,也轮不到你的分啊!你家有房、有地、有买卖,家里养着老妈子,和共产党那套不搭边。共产党是穷人的党,是要分房、分地、分财产的,你就是第一个被分的对象。可你骨头贱啊!跟着他们跑?”

“我有你贱吗?你给鬼子当干儿子,出卖祖宗。”王全斌一脸讥讽地说,手里捋着花白的胡子,满脸是不屑之色。

“呵,老不死的,牙口挺利索的,还敢骂大爷我?”赵奎指指自己的鼻子。“大爷我怕骂?告诉你,从小三老四少的,就没少咒我死,你看我不是活得挺好的。”

“这个世界上,恐怕脸皮比你厚的,再也找不出来了。当初你妈生你的时候,八成是在熊窝里,松树油渍没少抹吧?”下面的人听完王全斌的话,“哄”地一声大笑起来,连侦缉队的人也憋不住的跟着笑了。

赵奎没笑,也不恼,一张大萝卜脸不红不白,仿佛王全斌骂的不是他。“老不死的,先让你痛快嘴,一会你就知道马王爷三只眼了。我妈在哪生的我,不瞒你说,我自己也不知道,连我爹是谁我都不知道,咋的?”

“哦,原来是个杂种,难怪有人养,没人教的。”王全斌大声地说,故意让所有的人都听见。

这下糟了,院子里开锅了,从头到尾笑成了一片,仿佛在看耍猴的,有的人笑得喘不过气来,连连咳嗽。

“骂够了没有?没有骂够继续骂,老不死的。”赵奎狞笑的说,一把抓起王全斌的长衫领子。“老子就是喜欢日本人,就是要当日本人的干儿子,因为日本人给我吃的,给我穿的,还给我玩的。当日本人的儿子有什么错?”

“呸!我刚才抬举你了,你连杂种也不配,简直是禽兽不如,不知廉耻。”挣脱了衣服的王全斌,愤怒地说。

“捆起来,一会儿把你的牙一颗颗地拔掉,我看你还骂不骂?”赵奎说完咧着嘴,甩甩手走到了一边抽烟去了,仿佛刚才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当他看见王全斌被捆在柱子上,叼着烟卷走了过去。“老东西,滋味不错吧?别忙,这只不过是刚刚开始。不过你要是答应悔过,我可以把刚才的事忘了。”

“动手吧!和你这种人活在一个地球上,还不如死了。”王全斌目光如炬的甩了一下花白的头,然后闭上了眼睛,仿佛再看他一眼,就会污了双目。

赵奎感受到了对方的蔑视,恼羞成怒了,“给我打,往死里打。”说完,他抢过鞭子,凶狠的抡了起来。

王全斌从生下来,就没有干过力气活,也几乎没有被风吹日晒过,尽管年已六十,身体的白嫩、细腻比好多年轻人还强。当那巨蟒般的皮鞭撕下了他一块块长衫,雪白的皮肤就裸露出来,当时绝大多数人都闭上了眼睛,谁也不相信这样娇嫩的皮肤能抵抗住鞭子的抽打。在“呼呼”的鞭声中,王全斌的嘴角溢出了鲜血,白色的胡须随着鞭声在飞舞,但是他却没有发出一声喊叫,所有的人都惊呆了。因为大家想象不出,这样一副娇生惯养的躯体,靠什么支撑,能抵抗住皮鞭的噬咬。

“停!”赵奎大喊了一声走了过去,他也觉得奇怪,不说他的年龄,就说他的身体,嫩的都能掐出水来,怎么能受得了皮鞭的抽打,而且不发一声,这不见鬼了。“老东西,感觉怎么样?”

王全斌张开了眼睛,看了他一眼,又闭上了,只是鲜血从嘴角不住的涌出,像是血管断裂了。

“和日本人作对,你昏了头了。日本人把你怎么了?你照样吃香的,喝辣的,纯粹是活腻了。只要你答应悔过,我还饶你,怎么样?”

“噗!”一块血糊糊的东西从王全斌嘴里吐了出来,落在了赵奎的脸上,赵奎用手一抓,抓到手里,又像是被烙铁烙了似的,慌忙的甩了下来,忙掏出手绢去搽脸,脸上都是黏糊糊的血液,他往地上一看,吓得后退了好几步:原来,刚才肉乎乎的东西是王全斌的舌头,难怪他一声也不叫,他因为疼痛难忍,咬着舌头,不知不觉的,把舌头咬了下来,已经无法发出声音了。

张大伯说到这早已经泪流满面,无法往下说了。不用说是当场目睹这幕惨剧的人,就是听他叙述的人,谁又受的了啊!谭洁哭成了泪人。肖鹏在不知不觉中,手指掐出了血。

“后来呢?“还是肖鹏最先恢复了常态问。

“被侦缉队给活埋了。”张大伯泣不成声的说。

“肖队长,一定要给王全斌报仇啊!”何振梁说。

“放心,只要有我肖鹏在,我就不会让赵奎好死。”肖鹏说着,一拳砸在椅子上,坚硬的木板“咔嚓”一声两瓣了。“振梁,特工队有什么动静?”尽管肖鹏怒气填膺,还是没有忘了该问的事。

“特工队也进入了靠山地区,但是没有什么动静,每天就是练枪,很少外出。”何振梁说。

肖鹏听了微微一怔,特工队不是老实人,他们想干什么?为什么突然就老实了?肖鹏感到这里有鬼。“振梁,你还得回去,尤其要注意他们晚上的行踪。每次的进出人数,最好有个统计。张大伯,你也得回去,把侦缉队的活动弄清楚。特别是赵奎的行动规律。哦,有件事我差一点忘了,靠山周围的村子,有多少皇协军驻扎,都是谁的部队,有没有鬼子,争取搞清楚。”

“真要对侦缉队动手?”谭洁担心的问,她怕肖鹏义气用事,会上鬼子当。

“他们活到时候了,必须接受惩罚。”肖鹏狠狠地说。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