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校异闻录

準星 收藏 0 95
导读:在军校4年,终于要毕业了。作为一个地方生,我还是非常喜欢我们学校的。在下的学校可能牵扯到保密,为了防止不必要的麻烦,用X大学代替名字。   1.教员篇   如果给教过我们的教员排个座次。公认的第一偶像当然是邓论教员*小金教员,虽名为小金(教员姓氏还是不方便透漏吧),实际是我们爷爷辈的。教员是上海人,复旦大学经济系毕业,进军队之后一直从事政治工作,“临汾旅”出身,后进入X大研究政治经济学,同时也给一茬又一茬的未来军官们上政治课。   他那过度智慧的脑门总是无比光亮,有着智者常见的微秃,却无损

在军校4年,终于要毕业了。作为一个地方生,我还是非常喜欢我们学校的。在下的学校可能牵扯到保密,为了防止不必要的麻烦,用X大学代替名字。


1.教员篇


如果给教过我们的教员排个座次。公认的第一偶像当然是邓论教员*小金教员,虽名为小金(教员姓氏还是不方便透漏吧),实际是我们爷爷辈的。教员是上海人,复旦大学经济系毕业,进军队之后一直从事政治工作,“临汾旅”出身,后进入X大研究政治经济学,同时也给一茬又一茬的未来军官们上政治课。


他那过度智慧的脑门总是无比光亮,有着智者常见的微秃,却无损偶像派兼实力派的小金教员在我们心中不可动摇的地位。

他名言更是在校间广为流传:“20年过后,我们将成为世界的老二。那时候太平洋就是我们的内湖,台湾不过是后花园里的一座假山,它想跟我们谈,还有什么好谈的。”教员绝对没有注意到某个词的双关含义,他的意思是20年后,中国的经济将成为第二。


“最近,中国和台湾走得有点近,所以美国不愿意了,觉得中国跟台湾在背着他胡搞,这怎么行呢?台湾已经跟美国发生过关系了,所以。。。绝对不能让她胡搞。”在记忆中这句总是有点夸张。


“我百分之百相信共产主义会实现,因为共产主义代表就是公平,正义。公平正义谁不想要啊。”


“巴黎这次抢火炬,不知道郁闷了多少中国小资,这些年来在欧美文化冲击下,你们这一代年轻人都够崇洋媚外了,结果这一抢,终于看清外国的真相了吧。欧洲那帮都恨我们,美国也是一样,只有澳大利亚对我们好一点,温柔一点,还是因为我们买他们的东西。”


小金教员讲课时最经典的特点就是,国家拟人化,纷繁复杂的国际局势经常讲成多角恋爱,或者是街头斗殴。


而小金教员人生中最精彩也是最重要的一节课却不是对着我们,而是在89年面对一批军校学员。89年是个奇年,在天安门广场上发生某件举世闻名的事情,不说估计各位也知道。


这股学生风潮同样影响到了军校,军校学员也是学生。有着学生所有的想法和冲动。


结果是当时有几个学员翻墙参与游行。。。当然迎接他们的是开除军籍遣送原籍。


然而这还是小事情,在那个时刻人心攒动,军校学员们纷纷躁动不安。那个时候X大学还没有完全转为技术型学院,每个月都有不少于N次实弹射击等军事训练,换句话说那时候X大学的学生是相当有军事素质,而且学校里还有武器弹药。。。军人不同于手无缚鸡之力的学生,一旦乱起来那就无法想象,当时X大其实非常危险。


可那个时候,连军队都不是很站在邓老那边,邓老发出去命令,让军队进京,八大军区都不表态。教员们都不知道该相信谁。


于是乎每逢将乱之时都会有强人现身,我们当时还很年轻英俊帅气的小金教员上场了,给那些军校学员们上了一节政治课,据说那场政治课讲了三个小时。全校所有学生教员都去了,能坐位置都占完了,就站着,站的位置都没有就在窗户前旁听,实在不行就听前面人复述。。。总之是X大历史上盛况空前的一课。


开课之初,只听小金教员问:“你们想要什么?”


“我们要自由!我们要民主!”群情激奋,大家想想,那是军人的嗓门啊,估计当时都红脖了。


讲完之后。军校学员们什么都不要了,沸腾的血生生给浇灭了,还有更为夸张的说法,听过这节课之后,那批军校学员联名写信,要到天安门保卫党中央。(这些都不是小金教员自己说的,而是听别的老师讲的,估计有夸张的成分吧。)


据说那堂课结束,一位少将上前,拿起暖瓶给小金教员倒水,那是当时X大的校长。


这个倒水的传闻是真是假,我不知道。小金教员给我们上过的一堂课,有中将来听课。讲完后,中将走到小金教员面前,和小金教员亲切会谈,然后旁边的两杠二的参谋(或者是干事)把暖瓶里的水倒到小金教员的水杯,递给中将。


中将再亲手递给小金教员,讲课讲得口干舌燥的教员也不含糊拿起来就喝。那位中将是X大的校政委(普及一下常识:军队里政委是大的。)


当时我就坐在教室第一排,看的非常清楚。


总之小金教员的课属于听的时候很幽默很有煽动力,哪怕你是铁杆的自由派都会被煽动起共产主义的激情,当年给十字军东征做演讲的那位教皇估计就是同种类型的人物,可惜那些激动人心的话写在纸上味道就没有了。如果想领教小金教员不点名情况下场场爆满的政治课。还是来X大旁听吧。(不过,我不敢保证站岗的解放军弟弟会让你们进去。如果你已经是外国人了,那就更不要想了,我们学校是国家保密单位,大门周围上贴着七个大字,“外国人不得入内”,很有点当年租界“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嚣张感。)


其实,小金教员可一点都不左。教员坚决支持改革开放和邓小平理论,相信欲望是推动人类进步的核心,自由和民主最终也会在中国实现,认为近期中国共产党的奋斗目标是“让中国会成为世界上最有钱的国家”,但同时依然相信共产主义的力量。他是一个百无禁忌的老tg,认为人类的一切有用或是有益思想都可以融入共产主义中,而共产主义者本来就应该是最先锋最彪悍最站在时代前沿的人。




排名第二的教员则是教计算机组成原理的*鲁国教员,为了行文连贯,我们后面再说鲁国教员,先把几个政治教员挨个数完。


接下来的国梁教员,这位教员精彩之处不在于讲政治而在于其神秘的经历,虽然没有发生过战争,但是当年苏联和中国还是一段剑拔弩张的经历,而当时国梁教员就在中苏边境上当兵。


国梁教员不善言辞,每次的政治课都睡倒一片,然而讲起军事来,国梁教员立即神采飞扬,尽管如此,话语也不甚精彩。但我们却总能从他那不太精彩的话语中,听到当年中苏边界的寒风。然而最郁闷的是,每次讲到关键时刻,或是精彩时刻。教员总会说:“这个事情好像还没解密,不能讲。”


我们问过教员的出身,猜测他是哪个部队出来的,教员总是会说:“好像还是没解密,不能讲。”


教员当年究竟是干什么的呢?直到现在也没解密。


还有一位教员不是教政治的,是教军事理论的(我们地方生也要学习军事理论)。他的经历更为精彩,这位高大魁梧的两杠四曾经是越南战场上的一位班长。带着自己的八个兵保卫师部,因为跟着师部,所以非常安全。


有一天深夜,这位班长和自己的一个兵守夜,当时班长好像有点预感,今晚会发生些什么,所以他一直精神抖擞的注视着深夜中任何的动静,突然有人出现了,他当时就拉上枪栓,立功的时候到了。。。不过,是换岗的。


结果班长就被人换岗了,然而就在那一夜,那位换岗的战士抓了个探子,立功了。


现在教员给我们上课的讲起这件事,还很遗憾。。。在越南战场上一枪未发是件幸事也是件遗憾,作为一个军人而言。


教员的另一个经典发言是:“我来X大的时候,刚从军队里退下来,看到咱们学校远在郊区,而且防卫虚弱,就顿时有一种冲动拿着个八五,占个制高点,再给我一个班,控制X大12个小时绝对没问题。一个军校的防卫怎能这么差劲呢?敌人打过来怎么办?当然现在没这份心了。”


据说粟裕将军每到一个地方,就现对该地做军事上的审视,哪个地方是关键,哪个地方可以放过,如果攻打这个地方,怎么打,如果守,怎么守。


本来以为这只是粟裕将军个人的风格。


现在发现我们这位教员也有相同的特点,我们X大学优美的风景,大概都被教员无视了,出现他眼前大概只有一个非常差劲的军事基地。


该教员的一个更彪悍的发言是:“我不买车,我想攒钱买个‘小羚羊’,绝对不会堵车。”


其实教员还不算彪悍,至少他没有说自已要攒钱买个‘阿帕奇’。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