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赵统新传 第一部 初回三国 第一部 第一五零章 谁下的毒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235.html


许将军?看来这就是曹操的贴身侍卫号称“虎痴”的许褚了,看上去他确实身体强壮,他和马超舅舅、父亲、张飞三爷都交过手,武艺和他们三个相差无几,这些年来一直护卫着曹操的安全,特别是曹操的另一个侍卫统领典韦去世之后,他更是和曹操几乎寸步不离。不过现在看上去,他也确实也不再年轻了,终归他和我父亲是同一辈人,他长的又不是像我父亲一样英俊,我偷眼看看,许褚的两鬓已经有些斑白了,毕竟在这大汉朝四十多岁就可以算作老的,有时都被年轻人骂为老匹夫了。就是到了唐朝,大诗人白居易刚过四十就已经齿松发白,很有老相了,更别说比他早几百年的汉朝人了。

许褚站在那里,挥手让那人下去了,然后又招呼过另外几个侍卫仔细搜了我俩的身,发现确实没有夹带什么利器,就带着我俩进去了。进了内屋许褚领我到了床边,我看到床上躺着一个人,花白的头发和胡子,双眼紧闭,脸色蜡黄,头上还覆着一条湿毛巾,但细看此人依旧面容威严,上位者的气势依旧很足。看来这就是曹操了。果不其然,许褚轻声对我说:

“童大夫,你且给曹丞相诊治一番。”

忘了说了,我在阳翟一带行医,自称是终南山中无名老道的徒弟,姓童,所以他们都叫我童大夫。

曹操听到我进来的动静了,勉强睁开了眼睛,想要说话。我摇摇手,示意他别说话,让他按照我说的作动作就行。我让曹操伸出舌头看了看,他那舌苔已经变得黑了,布着很深的裂纹。我又翻翻他的眼皮,手搭在他的脉门上细细体会。良久,我都未说话。许褚急了,就问我:

“童大夫,丞相病情如何?”

我未置可否,反问许褚:

“将军,你愿听真话还是假话?”

许褚牛眼一瞪:

“自然是真话。”

“那我若说了实话,你和丞相可能不怪罪小民?”

曹操听我这么说,也睁开了眼睛,他的眼睛不大,虽然病重,但依旧精光四射,曹操盯着我说:

“但说无妨,恕你无罪。”

我拱手谢过,不慌不忙的说:

“丞相此病乃是头风之症,二月前若有高手取出头中之风痰,恐怕还能根治。但现在缠绵已久,已经入里太深,难以去根了。小民之术只能暂时缓解痛苦而已。”

曹操点点头,就问我:

“那本王还有多少寿命?”

“若治疗得法,丞相平时注意不要大喜大悲,虽然还会偶犯头疼之症,一年半载之内还没问题。”

曹操略略一愣,脸色稍微一变,接着又是脸色如常,他就对我说:

“生死有命,本王公务繁忙,那你就且为我治疗吧。”

我自然从命,就取出自己的家伙,先给他针上,然后开出药方,让许褚派人去取药,我亲自给曹操煎药。曹操的病照我前一世的标准看来已经是高血压合并脑硬化后期了,而且我感觉到他还有些慢性中毒,随时可能血管崩裂,一命呜呼了,他再想恢复很难了。熬好药后,许褚先让我喝了口,然后他又喝了一口,良久,看看没什么毒性,就端给曹操,由旁边的丫鬟喂服了曹操。

出了曹操住的地方,许褚叮嘱我们万万不可泄露曹操的真实身体情况,还要呆在那个

春秋楼不要走远,好方便找我们。

回了春秋楼,我就发现院子外有人鬼鬼祟祟出没,我就提醒他们几个注意了。看看周围没人了,那个沙摩柯手下使蛊高手杨义告诉我:

“大人,小的发现曹操早已中了蛊毒。”

我一惊,本来我带这个人在身边就是想给曹操一个惊喜,在他身上下点料,我们走后再要他的命。现在竟然有人先动手了,倒省了我们的事了,而且曹操也已经中了慢性毒药,曹操的脉象那么乱,要没人给他解毒,他恐怕一个月也活不了了。现在天冷,已经要到年底了,曹操稍微有些不注意,一命呜呼的可能性很大。可这给他下毒和下蛊的人是谁呢?怎么会这么配合我的工作啊!我就问杨义:

“你能看出他这蛊毒中了多长时间了吗?”

“大人,这蛊毒小的觉的也就一两年的时间,我从曹操的行动上判断,曹操中的蛊比较阴狠,应该是盘旋在头部,专使人头痛,现在他这蛊在体内已经接近长成了,一旦这蛊虫长成,曹操必会时常胡言乱语,最后头痛发疯而死。”

一两年时间?曹操以前是有头痛之症,只是这一年才更厉害了起来,几乎不能视事。看来是他的病再加上蛊毒才如此啊。怪不得我那华佗师父说曹操脑袋里有一条虫子,劈开脑壳取出来就好了,我却没有看出来,这说明我这医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啊,离华师父那出神入化的境界还差的远啊。

每日除了给曹操看病,这许昌城内也有人来找我们给看病了,不过我还是比较老实,就按照许褚的命令,几乎不离开春秋楼。那些来看病的人我也不管是些什么人,来了就给看,让他们自己去抓药,当然诊费是不能少的,自有胡驹这财迷来收钱。给曹操治了十余日后,曹操病情明显好转,头痛之症大大减轻,还能处理公文了,曹操很是高兴,还赏赐了我不少财物,我当然照单收下。不过这日我刚回春秋楼,胡驹就告诉我说:

“公子,这日门外有个小孩说有人让他给送来一封信,说是交给你的,你赶紧先看看吧。”

我接过信一看,撕开一看,连个落款也没有,里面信纸上只是四个歪歪扭扭的字:

“小心狗命。”

嗯?让我小心自己的命,我没有得罪谁啊。我正奇怪呢,忽然灵光一闪,恍然大悟,这肯定是那些害曹操的人写的,他们根本就不希望曹操好起来,只是这些人是敌是友还没法判断的清楚。他们这种送信方式就是不想让我知道他们是谁,我自然没法和他们联系上,只能再等等看这些到底是什么人了。

又过了几日,曹操身体更好些了,我就向许褚请示我是否可以在许昌城内转转,毕竟我这是第一次来许昌城,也好见见世面。许褚还没答应呢,曹操倒是大手一挥,允我可以在许昌城内转转。

有了曹操的允许,我就带着胡驹、杨义出来了,句突当然是留在那里看行李了。这许昌城一转,这许昌城墙圈起来的这一块实际上不算很大,其城垣周长接近十里地吧。除了城内的建筑,很多人在城外也有一些儿房子,毕竟城内容不下那么多人啊。也可以说吧,这许昌城垣内这一部分应该是曹操这地方的内城城防,毕竟这许昌原先就不过是一个县城而已,曹操这几年老打仗了,哪有余钱把这座城再扩建的很大啊。但这许昌城的建筑风格模仿了东都洛阳的格式,各种官衙、民宅分类很是清楚,我们不费劲的就找到了大狱所在的地方,就位于许昌的东北角。逛了一两天后,我们看看后面没有尾巴,就按照在阳翟时的约定,来到了那大狱旁边的一座宅子里,张苞和关兴等人已经在那里等着了。见了面后,我们交流了这几日的情况,我就告诉了他们曹操的情况,当关兴听我说曹操业已命不久矣,嘴里直呼可惜可惜,没法亲自报仇了。张苞也说了他已经和夏侯霸联系上了,两个人偷偷在城外见过面了,他把夏侯渊的亲笔信交给了夏侯霸,夏侯霸苦着脸答应会尽力帮忙。另外这地道也在继续掘进。徐庶师伯找到了一个狱卒,姓吴,人皆称为"吴押狱"。此人每日以酒食供奉华佗。华佗感其恩,乃传其刚写的医学教材——《青囊书》,并告知其可以凭此书医治天下疾病。那吴押狱自然高兴,更加小心伺候华佗师父。他告诉了徐庶师伯华佗师父的牢房所在地,徐庶师伯找了当年道上的朋友已经在继续开挖地道,再有十天左右就能到华佗师父的房间底下了。在还未挖到华佗师父的房间前,先尽量弄好曹操,别让他找事。我也托关兴把我们已经发现曹操被人下毒和中了蛊的事转告给徐庶师伯,另外有人警告我们不要治好曹操的事也一并转告于他,让他分析一下这到底是些什么人干的,毕竟我们许昌不熟,就是我的前一世记忆中也是只知道曹操患有头风之症,而不知道他还中了这种毒啊。

两日还没过去,我就又接到关兴他们暗暗传给我的信号,让我过去一趟。我不敢怠慢,赶紧找了个理由过去了。原来徐庶师伯竟然亲自来了,我们进屋落座之后,徐庶师伯针对我说的情况就给我分析了可能的下毒的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