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临汾市原副市长落马 平均每月受贿10万(图)

蜀山小剑仙 收藏 2 121
导读: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8_12_27_25879_8525879.jpg[/img] 提拔公示时,“有情副市长”落马 “只要求上门去,一般都给面子。”说起原临汾市副市长苗元礼,不少人念念不忘其“恩德”:濒临关闭的煤矿,大笔一挥,继续生产;煤炭资源价款,经其批准缓交、减免的超过3000余万元……“有情有义的背后是无法无天。”经检察机关指控,从2004年到2007年3年间,苗元礼共受贿115次,平均每年受贿170余万,每月受贿10余万。 判决前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提拔公示时,“有情副市长”落马


“只要求上门去,一般都给面子。”说起原临汾市副市长苗元礼,不少人念念不忘其“恩德”:濒临关闭的煤矿,大笔一挥,继续生产;煤炭资源价款,经其批准缓交、减免的超过3000余万元……“有情有义的背后是无法无天。”经检察机关指控,从2004年到2007年3年间,苗元礼共受贿115次,平均每年受贿170余万,每月受贿10余万。


判决前夕,记者几经辗转,采访了众多知情人士及办案人员,了解了这位“有情市长”的堕落之路。


风云突变


正厅之梦猝然破灭


今年55岁的苗元礼是翼城县人,这位拥有研究生学历的原临汾市副市长,曾因主抓“临汾矿权资源整合”广为人知。2005年7月,在全国煤炭工作会议上,苗元礼代表临汾做了经验发言,一时间风光十足。“客观地说,他为临汾煤炭工业做出过贡献。”临汾市一位官员如此评价。这位官员介绍,作为全国首例试点的临汾煤炭产权制度改革,其核心是把煤矿开采权明晰到个人名下,但个人必须缴纳数目不菲的“资源价款”。这个史无前例的改革举措,一度应者寥寥,众多煤老板持币观望,作为分管副市长,苗元礼的压力可想而知。“他软硬兼施、各个击破,与14个产煤县的一二把手连续进行了14轮谈判,终于打开了局面。”一位参与谈判的县领导尤其提到了这个早被媒体提及的情节,苗元礼也因此屡获殊荣。


苗元礼的无党派身份,更令他在临汾政坛地位独特,继2003年当选省政协常委、2006年当选临汾市人大代表之后,2007年,苗元礼迎来政治生命的又一次飞跃,当年8月27日,苗元礼被公示为省直正厅级职务拟任人选。很多人认为,苗元礼荣调省城,几成定局。


但仅在两天后,风云突变。“我们接到大量举报,反映苗的问题,”知情人士透露,此前被“双规”的原临汾市委常委、宣传部长王月喜也向专案组揭发,其亲戚曾向苗元礼行贿,王的举报被认定为立功表现,在随后法院对他的庭审中得到证实。


2007年8月29日,省纪委、省监察厅对苗元礼的有关问题展开初查,9月5日,苗元礼的正厅职务拟任人选资格被取消。2007年11月7日,苗元礼被立案调查。


一颗政坛明星黯然陨落,苗元礼一度无法接受巨大的落差,他向有关人员反复表白,“我对临汾是有功的。”


与此同时,办案人员起获了大量存折、信用卡。


2008年1月22日,苗元礼被开除公职,一位纪检干部向记者介绍,在开除公职通知书上签字时,苗元礼脸色苍白,颤抖的手几乎无法握笔。“我错误地以为,我不是党员,可以不受党纪的约束。”苗元礼说。“一名地厅级、无党派干部,通过公示监督的渠道被拿下,这是山西首例,在全国也不多见。”2008年1月24日,在省纪委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省纪委副书记张晓亚说。


风光不再


身陷囹圄黯然受审


“我从一个热血青年走上工作岗位,又在领导岗位上滑向犯罪的深渊,教训不可谓不深,”2008年初的一天,办案人员再次面对苗元礼时,苗神色凝重,诚恳表示,“有话要说”。


办案人员静静等待。苗元礼像在副市长任上一样,倒背双手,在并不宽敞的房间里来回踱步、若有所思。


“我没有经得住金钱的诱惑,一切错在一念之差。”他说,“纸里包不住火,问题总有一天会暴露。”


事实上,苗元礼的问题早已成了临汾城公开的秘密。


煤炭产权改革最激烈的时候,临汾各界反响强烈,煤老板们屏住呼吸,静观形势,掌管生杀大权的“苗副市长”,成了万众瞩目、一言九鼎的人物,他的一支笔、一个电话、一次表态,都蕴含着无限玄机。


坊间一度传言,苗元礼的办公室经常放一叠报纸,前来办事的人看报纸有多厚,就要放多少钱。采访中,记者就此向办案人员求证,办案人员但笑不语。


“2004年到2007年三年间,苗元礼共计受贿115次,平均每年受贿170多万,每月受贿10多万。”10月22日,朔州市人民法院对苗元礼开庭审理,公诉人为苗的敛财进度逐一“盘点”,旁听席上一片啧啧之声。


办案人员介绍,对于向自己行贿的人,苗元礼来者不拒,照单全收,其毫无顾忌的程度令人震惊。


山西某煤化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是这支行贿大军中较为突出的一位,苗元礼先后6次收受其40万现金。


临汾某煤矿矿长王某,也是众多行贿者里的一位。


2004年下半年,苗元礼应王请托,批准其煤矿缓交资源价款,并收受其贿赂7万元。庭审中,公诉人当庭指控,经苗元礼批准,王的煤矿缓交了1000多万价款,并在不符合生产条件的前提下复工复产。


“3年来,经苗元礼批准缓交的资源价款多达3139万元。”办案人员告诉记者,苗元礼“自恃劳苦功高”,不但心安理得地受贿,而且明目张胆地索贿,仅在临汾市煤运公司下属的某公司报销的费用就达36万元、票据1700多张,其中甚至包括他与情人在宾馆开房的花销。


风月往事


沉重教训几多尴尬


“苗贪钱,贪色,出事是迟早的事。”一位知情人告诉记者,每年一度的干部测评中,苗元礼的排名一直保持在倒数水平,“生活作风不严谨是大原因”。


庭审中,公诉人亦对此予以指控,“为不符合条件的煤矿拨付维简费195万元,为其情妇从中谋利38.5万元”。


2004年,临汾市对成绩突出的煤矿进行奖励,苗的特定关系人(与国家工作人员有近亲属、情人以及其他共同利益关系的人)张某与苗商定,由张某与其叔叔、翼城县某煤矿老板谈妥好处费后,再由苗为其拨付奖励费用。2005年上半年,张某叔叔的三座煤矿如愿得到奖励,共计60万元,张某收受叔叔好处费10万元;2006年3月,张某叔叔再次得到80万元奖励,张某收取好处费20万元。


孙某也是苗的特定关系人。2004年底,苗元礼在孙某家中与其商定,由苗元礼为煤矿批拨费用,孙某从中收取好处。几天后,孙告知苗元礼已联系好一座煤矿,不久,该煤矿获得25万元奖励,孙家人收取好处费3.5万元;第二年,孙家人又物色到另一座煤矿,苗元礼得知后,为该煤矿拨付了30万元费用,孙家人收取好处费5万元。“他的红颜知己不止一位,但从不厚此薄彼,而是有情有意。”知情人说,侦查初期,根据苗元礼自己的交代及证人提供的线索,办案人员日夜兼程,赶到苗的其中一位情妇舅舅家,就在这所农家小院的地洞、米缸、鸡窝等处,“发掘”了大量现金、美元,一时在临汾传为笑谈。“有情有意的背后是无法无天。”办案人员一针见血。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这游戏竟让你如此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