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胃王’ 正传 第一部:西州记事 第十三章:反击

mamimima 收藏 10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0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09.html[/size][/URL] “各位请看”周斌说着来到阮仁毅背后挂的大幅地图边,那起一个指示棍指向地图“各位请看,这片地区就是我们西州防区。总的看,我们西州防区地形独特,四县15镇,一字长蛇,呈之字状排列在山谷中,实际上我们的防区就是一条长百余里的特长山谷。这里是冒县,只有冒县在山谷谷口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09.html




“各位请看”周斌说着来到阮仁毅背后挂的大幅地图边,那起一个指示棍指向地图“各位请看,这片地区就是我们西州防区。总的看,我们西州防区地形独特,四县15镇,一字长蛇,呈之字状排列在山谷中,实际上我们的防区就是一条长百余里的特长山谷。这里是冒县,只有冒县在山谷谷口位置与李武耀的西州口防区接壤,从冒县向东南入谷到遂县有四十里,期间山路崎岖,两山间距狭小,最狭小处,不足十丈,大部队通行困难,极易阻击埋伏;这里是遂县,遂县四面环山,只有两条路出县,一条是西北方向冒县,一边是西南方向的奇阳县,从遂县到奇阳县,先是一条四十余里五曲险峻山谷,到达五曲镇后,出现一片整条山谷中最大宽度的平原地区,山谷最宽有近十里,长三十余里,从五曲镇再三十余里到奇阳县城,然后奇阳县再六十余里到我们现在的阢县。我们阢县也是四面环山,仅西北向有路通奇阳县”

周斌回头看了一下大家,接着道“大家看,我们的地形,决定了李武耀攻击我部的时候,必须一县一县的攻克,没有办法跳过某个县攻击其他。但是今天,李武耀已占据三县,而我军退守阢县,四面环山,仅有一条通路也被敌军占据。我军已进入死地。根据这几日侦察所得情报,李武耀占据奇阳县后,陈兵一旅另一团与奇阳县,并前出县城20里,在距我阢县二十多里狭隘山谷处构筑防线,封锁山道,其阵地纵深已有两华里,基本已经完全将我军完全围困在阢县之绝地中。”

“照此说来,那我军开战,岂不只能从这条唯一的山路与李军正面对决?”三营长米强邹眉说到。“敌有四团,我仅有一团,兵力悬殊过大,一个山头一个山头争夺阵地,即便我军报定破釜沉舟之决心,也经不起消耗,李部即便4倍消耗多于我们,还有广大地盘可以补充兵力,此仗真是难打呀!”其他几人都不仅点头沉思起来。


周斌让大家思考了会,轻咳一声,接着说“自古来,用兵讲究奇正相合,但究其根本,两军对决,无论奇正之法,都不过是寻求自身以强式对敌弱式,以达成以强击弱的效果,当年霸王破釜沉舟,是因为兵力为弱,所以壮其士气,故战士有能以一当百之勇气,此处,不过将其士气之强补兵力之弱。故一战而胜。今日敌兵力多与我,并以强兵构建严密阵地,此都为强式,而我军兵力弱,被围绝地,为弱式。所以如我军延山谷向奇阳县攻击,就是以弱击强,即使士气旺盛,也抵消不了敌军兵力枪炮地形优势,必败无疑;如我军困守阢县,则士气皆无,此法未战已败。所以与前方李部正面对决不可选,必须摆脱与之决战的局面。跳出敌军预设决战之战场,另辟战局,以达出奇制胜之目的。”

“哦?那周营长,有何妙计可避免与正面之敌决战而出奇兵?”听到周斌讲到出奇兵,阮旅长来了兴趣

“妙计却是没有,不过,此次接闻二团兵败消息,我就开始派人四处打探,终有所获一些极其有用的消息。一个是基本弄清了最近李武耀的兵力配置情况,李武耀原有一旅三团,在冒县击败我一团后,大肆征兵,组建了第二旅下属三个团,其中从第一旅调一团进入第二旅,换回以我旅一团降兵为骨干的一个团 。现在在我们面前的敌军就是李部第一旅和第二旅一个新兵团。第二旅的另两个团,原来从一旅过去的的哪个有战斗力的团,现驻守冒县,另一个新兵团在其老窝邕州驻守。而我部二团被击溃后,以二团降兵为骨干,李部又组建了一个独立团,现被 遂县整编。这是李部兵力配置大致情况。而另一个好消息则是,我手下在县城外查访时,获知一条极其隐蔽的山中小道,可由阢县直达遂县”


“真的?!”几个人一下兴奋的跳起来,团团围住了周斌,直问山道的情况。

周斌忙打着哈哈“我可是没去过,据被查问的山民说,早两年夏天突发洪水,冲断阢县前往奇阳的山路,有人从那里前往过遂县去购买粮食。不过据说,山道极其险峻,大部地区只容两人错身而行”

胖子阮仁意听此消息,兴奋的搓着手不停的来回走着。“好!太好了,从山道出兵,跳出李武耀那龟儿子的包围,出其不意,从而占领遂县。此处敌军大部为我原先二团兵士,枪口掉转,我就有两团兵力,可与敌放手 一搏呀。好!好呀。周营长,此战如能胜,老弟你居功致伟呀。”

周斌不言,仅微笑而已。

大计已定,其他的东西就讨论的很快了,几人一直商谈到半夜才散。这晚,卫富贵虽无片语,但收获颇大。第一次知道了自己呆了十几年的整个西州地区大致地理情况,又听闻几位军官排兵布阵之法,可算是大开眼界,心得颇多。


第二天,按照计划,城外的部队除了少量的侦察小队,全部被收拢回城,摆出一幅死守城池的架势,自吴忠被杀后,就已戒严的阢县县城更加强了戒严力度,百姓许进不许出。

而暂编营编制取消,部队加强进其他各营。由于一营长已死,暂编营营长曹兴善代一营长之职,一营的的一个炮兵排和重机枪连并进旅部警卫连,四挺水冷重机枪,四挺轻机枪并进朱大寒手下,扩充为一个有4挺水冷重机枪和6挺轻机枪的超大编制的火力排,朱大寒任排长,炮兵排三门迫击炮成立警卫连炮兵排,业务不强的原排长,因为业务水平和吴忠心腹的双重原因,第一时间就被解职,推举了一个炮兵们私下称之为“师傅”的老兵任排长。除此外,一营与二营、三营互换一个连,这样,虽然保留了一营的番号,但是吴忠的嫡系的嫡系---三团一营,吴忠的影响力被最大限度的瓦解了。而二营和三营又各抽了近一个排的老兵,补充进旅警卫连。使警卫连迅速成型。整个战斗部队有三营一警卫连,每营四连,共十三个连队,合计战斗人员一千六百多人,另有二百余后勤人员。

虽然临战重新编组部队有风险,但是不消除吴忠的影响力,风险更大,谁知道一营里还有哪个吴忠的心腹没有清理掉,临战出状况。两害相择选其轻罢了。

随后,阮仁毅给吴忠风光的进行了一次大葬。在灵堂里,阮仁毅大骂李武耀下作手法暗杀吴忠。声情并貌,讲到激愤处,涕泪俱下,让富贵大张了见识。队伍中一股同仇敌忾的士气隐然被调动了起来。


编组完成后,随即阮旅长终于历史性的大方一把,利用抄家所得,咬咬牙发去了近万大洋军饷,一时满营欢声雷动。晚上的时候,阮仁毅又宣布明日放假一天,虽然把大家高兴坏了,可把富贵也忙坏了,以原来二排为骨干,加上二营、三营调派来的两个排士兵,重新编组了三个步兵排。编组、宿营、安排值勤等事务,忙的富贵要死,幸好班排长早就定下了,一群人一起帮忙,没有让富贵立时累倒下去。第二天一早富贵又去炮兵排,和火力排泡了一天,先跟大家混个脸熟。午饭的时候,卫富贵又发扬颇有心得的酒肉攻势,以接风名义在百味香大请各班排长,又买光了馆子里的卤鸡肘子,着人送回连里给士兵们加餐。

席见,陈年的全兴老酒,富贵一杯杯豪饮,凡是来敬,来着不拒。终于喝了个稀里哗啦,被人抬着回了旅部。果然国人好吃,男人好酒,你在别人的吃喝上下番功夫,都多少有些效果。新来的这帮人,都被富贵请客的大方和喝酒的豪气所折服,关系一下就近了许多。

‘关系近了,兵就好带了。这酒肉关系有时候也得搞呀’富贵全身瘫软的躺在床上,想着想着就彻底醉过去了。


次日,早上出奇没有人叫起操,睡到日上三杆才有人叫大家起床,一顿有肉的早餐吃下。终于命令下来,辎重部队一百多人伪装成主力,在县城警察局的配合下,戒严街面。确保三日内,没有百姓出城,并达到迷惑敌军的任务。三日后,可以随意选择撤退、投降。而剩下辎重一个连,和十三个战斗连队,全军拔营,秘密从东城门出城,再绕道县城北面。在那里与高价请的山民向导汇合,踏上了奔袭遂县的山道上。

说是奔袭,可实际上根本无法‘奔’起来。从阢县到遂县的这条山道,直线八十多里路,实际路程可能超过百里,原本计划两天走完,但是没想到实际情况中,这条路比预想的还难走。按计划的时间只走了三分之二的路程,期间两次夜里在山道上宿营。由于有些地方山道两侧就是悬崖,人睡在山道上,不经意中,就能掉下山涧。结果第一晚,因此有八个兵,五头骡子掉下山涧摔死,甚至白天行路的时候,也发生了好几起摔下山的惨剧,后来不得已,行军和睡觉的时候,几个人用绳子和皮带相互栓在一起,相互保护,险情才减少了一些。富贵让愣子带一排人紧跟旅长,自己则跟着新来的炮兵排和火力排的队伍,一直行军,累了聊天打屁,闲了问点机枪、迫击炮的使用方法和装备性能,一幅虚心请教的摸样。行军第二天,甚至还装摸做样要帮崴了脚的士兵抗枪,让那士兵感动的一塌糊涂,不仅让众多军士们对这个年轻的连长不由的再生些好感。

翻山的这几日,富贵逐渐和炮排排长混熟起来, 炮排士兵都叫他“师傅”,原因是炮排的炮手基本都是他教的, 师傅叫卢文化,是个近四十的老兵,是个老烟鬼,身上什么枪都可以不背,烟枪要背,不过炮据说打的不错,前朝时就开始摸炮。一路上,富贵跟他请教了不少关于炮的事。老卢看富贵还算随和,而且敢于不耻下问,看长官如此看得起自己,不免有啥说啥,恨不得倾囊相授为好,一来二往,两人关系发展的都不错。而三天里富贵的也学了不少东西,可惜老卢跟他熟了后一直跟富贵嚷着要想办法补充炮弹。 原来炮排没什么炮弹,一共只有十发,每门炮只能分三发的样子。

吴忠在时,炮兵是金贵玩意,轻易不用,甚至训练都只是比画下,导致排里很多炮手到现在一发炮弹都没有放过。听着卢文化没事叫唤,富贵也想呀给弄呀,可找谁去弄呢?现在整个队伍中也就老卢他这三门炮。只好说靠缴获后尽量想办法

直到第三天 ,实在不想山道上宿营的军士们,奋力前行,才终于在傍晚十分,赶到了山道终点,遂县东南方的山上。

太阳还没有落下,富贵跟着旅长和各营营长摸到县城东南向的一个山头上观察敌情,整个遂现县城就在群山环绕之中,在富贵他们眼下,完整的呈现出来。

在看见县城之前,大家的心情都十分忐忑,这次行军超过计划整整一天的工夫。留守阢县的部队说不定已经投降。这会李武耀是否已经觉察到偷袭企图?是否敌军在遂县已经枕戈以待,等着他们上门?是否敌军增援已到?这些问题,折磨着阮仁毅这几个计划制订者。现在遂县就在山下,从山上望下去,整个县城很平静,傍晚十分,城里一片炊烟袅袅,在划过山头夕阳最后的映照下,整个县城的上空呈现一片流动的青霭色,焦躁得时浓时淡。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