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向最失败的私有制其结果必然导致买办卖国

反毛泽东的“精英”们一切主张都有点象故意赌气似的跟毛泽东对着干:你公有制,我偏私有化;你劳动创造财富,我偏剥削聚敛财富;你大公无私,我偏自私自利;你为人民服务,我偏为大老板效劳;你依靠群众,我偏倚仗“精英”;你集体主义,我偏个人主义;你廉洁奉公,我偏贪污腐化;你注重大局,我偏只顾自己;你深谋远虑,我偏只顾眼前;你自力更生,我偏依赖外资;你“既无外债又无内债”,我偏债台高筑;你实事求是,我偏信口开河;你批评与自我批评,我偏自吹自擂、文过饰非、“不争论”;你脚踏实地,我偏滥竽充数;你苦干实干,我偏弄虚作假……其势不两立的劲头正如鲁迅所形容的:“他们活动,我偏静坐;他们讲科学,我偏扶乩;他们穿短衣,我偏着长衫;他们重卫生,我偏吃苍蝇;他们壮健,我偏生病……”但不知是因为假痴还是真呆,又或者因为恨毛泽东恨得昏了头,反毛泽东的“精英”们虽然一心一意闹私有制,但好象对私有制没什么分析研究。一个个号称“学者”“专家”,当真闹起私有制来却毫无概念,连世界上有几种私有制都不管不顾,就知道闹。闹了半天私有制还说不清闹的是哪一种,哭了半天还不知道谁死了。

世界上的私有制国家可谓多矣,但混得好的没有混得差的多,也有混不下去的。(旧中国就是典型的混不下去的失败的私有制。整个社会极端腐朽没落,逼得中国老百姓走投无路,一齐起来造反,接受了毛泽东的公有制。来了个“物极必反”。)就算闹私有制,起码也应该先弄清楚到底要闹成个什么样的私有制:混得好的?混得差的?混不下去的?

美加日欧澳那样混得好的私有制靠的是经济实力。真正的经济实力不仅在于规模,更在于素质。高科技含量越高,素质越高,实力越强。鸦片战争时中国经济规模世界第一,但没什么世界水平的科技含量,也就谈不上什么真正的实力,只能任人宰割。

反毛泽东的“精英”们闹私有制,能闹出那种混得好的私有制吗?没门。

——要象人家那样靠高科技吃饭,就得有能力源源不断拿出科技含量高的东西。高科技是实实在在的东西,必须付出辛劳,必须一步一个脚印走完全过程。靠弄虚作假出不来,靠吹牛撒谎上不去,靠花钱买不到。花钱顶多能买到相对于人家已经过了时的东西,不消化吸收变成自己的,过不了多久就会落后得被淘汰掉。说千道万得自己干。人是否强健归根到底要靠自己的生命力。输血输液只能抢救,不能长寿。人如此,国家亦如此。总之,要有高素质的经济实力,就不能破坏“劳动创造财富”的规则。毛泽东正是这么干的。他强调自力更生为主,争取外援为辅,调动一切积极因素靠艰苦创造财富搞发展,这正体现了辩证法的精髓:内因是根本,外因是条件,外因通过内因才能起作用。这才是国家健康发展之本。

反毛泽东的“精英”们恰恰相反,他们只知道“不费气力轻松发财”,只知道“损人利己合情合理”,只会弄虚作假,投机取巧,急功近利。让他们遵循“劳动创造财富”的规则,搞踏踏实实,实事求是,严肃认真,无异于逼着老母猪踩上钢丝跳芭蕾。实际上他们从来也没当真打算过保护发展中国的高科技经济能力。他们只要一提“改革成果”,必定说私有经济的比重增长到了百分之多少,国有经济的比重下级到了百分之多少(即公有制经济已经被消灭了多少),外资引进了多少,对外贸易额长到了多少,GDP是多少,等等;绝对不会说中国高科技经济产值利润已经占到了经济总额的百分之多少,中国科技水平跟当前世界先进水平的差距已经缩短到了多少年,中国经济抗外来干涉能力有多大,等等。可见别看他们说要闹私有制,但他们从来也没打算闹出个混得好的私有制。

古人云:“取法乎上,得其乎中,取法乎中,得其乎下。”反毛泽东的“精英”们闹私有制,只知道跟毛泽东的公有制对着来,其他一概不管,“叫化子打狗,边打边走,走到哪算哪,一头撞上南墙还死不回头”,“盲人骑瞎马,夜半临深池”。“取法乎下,得其乎劣”,只能走向最失败的私有制。

——私有制要混得下去,就必须让社会主流形成共识,让大多数人都承认这个私有财产来得正当,而且不危害社会。如果大多数人都认为这个私有财产得来不正,是賊赃,是赃款,带着血腥,其所有人是骗子强盗;或者人们认定拥有大量财富的人在利用这种庞大的财力危害社会、坑害它人,那这个私有制就私有得不牢靠,有钱不仅未必得到承认,得到尊重,而且随时随地可能会有人来个“不义之财,取之无碍”、“吃他娘,穿他娘”。中国封建社会每个朝代开国之初都制定法律,每部法律制定时无不力求完善严密。然而每个朝代王朝末日到来时这些法律还起作用吗?废纸不如。为什么?无人遵守了。为什么无人遵守?人心思变,不愿意遵守了。私有制一旦走到那一步,再严密的法律,再凶狠的暴力也救不了驾。

中国反毛泽东的“精英”们最大的难题不是如何掠夺财富,而是如何确保财富,是如何让整个社会承认他们拥有这财富正当合理。西方国家最干脆,把合法拥有美洲的印地安人杀光了事,摇身一变就成了财产的合法拥有人,再也不用担心有人挑战他们的产权。中国的“精英”们就没办法直接这么干,只好分几步走:先来个“产权改制”MBO,把国有资产的合法拥有者变成“弱势群体”,让他们“下岗”、失业、“买断工龄”、丧失土地、生计无着,再让他们慢慢“优胜劣汰”,自生自灭。他们的如意算盘是让这些人都因贫困交加无声无息地死光,那时就再也没人来挑战自己的产权了,就可以宣布自己的私有财产是合法所有了。但这种一厢情愿偏偏行不通。今天是信息时代,不同于征服霸占殖民地时代。中国出了个毛泽东,老百姓已经知道了什么叫剥削。他们想“无声无息”地灭绝庞大的“弱势群体”,结果激起了强烈的社会反弹。他们想通过鼓吹“赦免原罪”来骗取社会的承认,却进一步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因为第一,他们等于不打自招承认了自己的“私有财产”来路不正,是赃款赃物。第二,他们等于公开要求整个社会与犯罪同流合污,尊敬罪犯,不追賊赃。第三,他们是一群最蹩脚的宣传家,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他们脑子里没有真理,只有实利,不会讲理,只会讲利,满口满篇不是“以理服人”,而是“以利诱人”:听我的,有多少多少好处;不听我的,要吃多少多少亏。但这套只对少数人有效,对商人有效,对绝大多数老百姓就无效了。给绝大多数老百姓的好处,他们给得出来吗?当真要给绝大多数老百姓带来好处,会去抢老百姓的公共财产吗?他们的一切“理论”都不过是给自己谋私利找借口,全是假话。正如鲁迅所说:“我看中国有许多知识分子,嘴里用各种学说和道理,来粉饰自己的行为,其实却只顾自己一个便利和舒服,凡有被他遇见的,却用作生活的材料,一路吃过去,像白蚁一样,而遗留下来的,却只是一条排泄的粪。”他们自命“精英”,精神贵族,高人一等,视普通老百姓为无知群氓,写文章做演讲从来一付高高在上的老太爷口吻,开口就训人,动不动就是“你不懂,等你学懂了再来说”,没理还要摆臭架子,连篇累牍除了强词夺理、撒谎诡辩、文过饰非就是“装腔作势,借以吓人”,从来做不到平等待人,做不到摆事实、讲道理、以理服人。所以他们鼓吹什么什么臭,宣传什么什么烂。到后来他们完全理屈词穷,不得不“图穷匕首现”,干脆撒泼耍赖,来个“不争论”,用“话语权”强行压制封锁一切不同意见。结果:他们的私有制的正当性、合法性在中国老百姓心目中完全破产,只能靠赤裸裸的欺骗和暴力硬撑。这正是混不下去的私有制的最显著的特征。

——私有制要混得下去,就得有长远打算,有全局观念,统治阶级内部就得有凝聚,有共识,认同为确保“可持续剥削”,不能激化阶级矛盾,不能危害社会秩序。而要让法律得以实施,就必须形成相关的伦理价值观。混得好的私有制社会都能形成比较一致的价值观、道德观和是非准则,使多数人有守法的自觉性,从而把腐败遏制在一个不至于危害大局的水平上。

中国反毛泽东的“精英”们就没这等能耐了。他们的核心理论是“损人利己合情合理”,精髓就是为了发财不择手段,包括违反任何法律任何规则。如果遵纪守法,他们如何发财?他们一开始就口是心非,讲的是代表老百姓,想的是损人利己;讲的是为公,干的是谋私;说是大家都富起来,干的是唯有自己发横财。正如鲁迅说的:“和尚喝酒养婆娘,他最不信天堂地狱。巫师对人见神见鬼,但神鬼是怎样的东西,他自己的心里是明白的。”他们本身就没道德,如何让别人信他们的道德?他们的人生哲学是唯利是图,没有信仰,没有原则,没有正义,没有伦理,没有道德,没有理论体系,没有大局,没有远见。他们如此,他们依靠的人也只能如此。唯利是图的人之间的关系是赤裸裸的眼前利益关系,这样的关系跟土匪流氓团伙没什么本质区别,都是谁拳头大谁说了算,要让别人听命就只能一靠暴力二靠收买三靠欺骗,听话的给甜头,不听话的给苦头,充满了尔虞我诈,没有凝聚力,没有共同目标,更没有信用可言。靠拳头大小和收买笼络来维持自己的统治的是山大王和黑社会老大,而且还是最低等的那一类。山大王们有点出息的尚且知道“盗亦有道”,讲究个江湖规矩义气之类,让手下心服口服。然而反毛泽东的“精英”们连土匪山大王的这点能耐都没有,因为他们连土匪山大王那种水平的伦理道德体系都建立不起来。你自己全家腐败却高唱反腐败;自己贪污却要求别人清廉;自己贪得无厌却要求别人约束贪婪;自己无视党纪国法却要求别人遵纪守法,这不是很可笑很荒唐吗?这样的人如何能让社会形成共同的价值观和道德观?没有共同的价值观和道德观,自然没有遵纪守法的自觉性,法律只是他们钱权交易的工具,结果只能是整个社会腐败泛滥成灾。他们既反不了腐败,也离不开腐败。只有为了整个社会的长远利益和整体利益着想的人才惦记反腐败。而反毛泽东的“精英”们呢?个个都是“损人利己合情合理”的腐败鸡下的驴粪蛋,信的就是“有便宜不占王八蛋,见好处不拿大傻瓜”。他们的“理论”骗不了人,只能靠权力暴力混日子,说是搞“市场经济”,实际搞的是“权力经济”,经济利益跟权力完全搅在一起,“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但权力的变更变幻无常,难稳定,难预测,难有长远打算。经济关系如果跟权力紧密挂钩,自然也难稳定,难预测,难有长远打算。这叫这些反毛泽东的“精英”们如何能有长远打算?“今朝有酒今朝醉,莫管门前是与非”“有权不用,过期作废”,难怪发了迹一个个都一是赶紧备外国护照,二是忙着转移财产家眷,“赶紧捞,赶紧溜”,哪个有长远打算?根本没打算以后的事,还能在乎为了社会的长远利益反腐败?即使他们之中的个把人想到了这层,那也无济于事,因为他们是一群谋私利的乌合之众,谁也不肯为其他人做牺牲。你号召别人有所收敛,别人还觉得你捞足了假腥腥。他们已经成了一群只知道疯狂掠夺的乌合之众,什么长远打算也听不进去,就如同癌细胞,只知道无限制疯狂发展,不到毁灭赖以生存的生命载体、大家一起完蛋时决不停止。正如毛泽东形容的:“他们是那样腐化,那样充满日益增多的无法解决的内部争吵,那样被人民唾弃而陷于完全的孤立,打了那样多的败仗,因此他们就必不可免地走向灭亡。”

事物都有两重性。反毛泽东的“精英”们用“损人利己合情合理”的思潮制造腐败来破坏毛泽东“劳动创造财富”的公有制原则,而这个腐败同时也毁灭了他们建立比较成功的私有制的一切可能。他们就是这样放出了一个他们自己也控制不了的魔鬼,使他们闹的私有制不可避免地走向最失败的私有制。

毛泽东提出“改革不合理的规章制度”,这种改革是坚持“劳动创造财富”大方向的改革。“毫不犹豫地坚持改革大方向”,意味着毫不犹豫地坚持劳动创造财富的大向,怎么有利于劳动创造财富就怎么改。

反毛泽东“精英”们“不费气力轻松发财”的改革是“剥削有理”的改革,其核心思想是“损人利己合情合理”。名为“改革”,实为掠夺:掠夺国家,掠夺环境,掠夺中国老百姓。“毫不犹豫地坚持改革大方向”,意味着毫不犹豫地坚持掠夺的大方向,怎么方便掠夺就怎么改,怎么方便销赃就怎么改,怎么方便向国外转移赃款就怎么改。比如“人民币无限制自由兑换、自由汇出”。

反毛泽东的“精英”们既然坚持“不费气力轻松发财”,而且“损人利己合情合理”,那最现实的办法就是把国内现成的东西抢来卖,有什么卖什么。他们闹私有制,闹来闹去只能闹出个最失败的私有制,不能象混的好的私有制国家那样有源源不断的高科技产品,那就只能卖资源,卖别人的苦力,卖环境,卖主权。所有这些合在一起总而言之,就叫“买办卖国”。

小说《斯巴达克斯》里有这样一个情节:罗马军队吃了败仗,盛怒的奴隶主司令官下令实行“什一法”,每十个士兵中抽签一人处死,不管抽签失败的倒霉鬼有没有过失,有没有功劳,是不是冤枉。

纳粹集中营里也经常出现这种情景:党卫军把囚犯们集合起来,随心所欲每隔若干人挑一个出来,不分青红皂白当场枪毙。

今天的“精英”们跑出来说,中国人中百分之若干注定要被淘汰,因为他们是“低素质”的“弱势群体”,而“优胜劣汰”是“科学规律”。这跟不问青红皂白每隔多少人就挑一个出来消灭的纳粹党卫军的逻辑实际没什么本质区别。

如果站在被迫死亡抽签的罗马士兵的立场,站在纳粹集中营被挑选出来枪毙的囚犯立场,站在被“精英”们宣布百分之若干要被淘汰的“弱势群体”的立场,无疑会坚决反对这样的“死亡挑选”。

而站在挑选别人去死的大权在握的罗马军队奴隶主司令官、纳粹党卫军和当代“精英”的立场,如此“死亡挑选”却是一种美妙的享受。当“精英”们轻松愉快地宣布要“淘汰”百分之若干的中国人时,显然是把自己摆在了古代奴隶主的位置,摆在了纳粹党卫军的位置,摆在了上帝的位置。如果说有遗憾,那也只会遗憾不能把这种“淘汰选择”过程公开卖票,让其他“精英”象欣赏古代角斗士为生存而跟素不相识的同类互相撕杀一样,欣赏中国的“弱势群体”们为生存而拼个你死我活,自己好从中大赚一笔。

可见,阶级地位不同,利害关系不同,看问题的角度不同,态度立场自然完全不同。

有人说,人就是有高低优劣之分,这是客观事实。“精英”们“优胜劣汰”的原则没什么错。

不错,“人的能力有大小”,这点不假。但同样的事实却可以有完全不同的态度。

毛泽东的态度:教育。改造。战争中学习战争。实践中锻炼成长。改造客观世界的同时改造主观世界。互相关心,互相爱护,互相帮助。不让一个同志掉队。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

“精英”的态度:淘汰,消灭。“精英”和“劣等”是天生的,认命吧你。谁让你没那个本事呢?自己兜着去吧!活该。

毛泽东的态度是把自己看成人民群众一员的态度。“精英”的态度是把自己看成奴隶主党卫军刽子手的态度。

毛泽东把自己看成人民群众的一员,所以他从人民群众的角度看问题,坚持依靠群众,坚持“劳动创造财富”,坚持尊重“劳动创造财富”的劳动人民。

反毛泽东的“精英”说毛泽东不“民主”,不体现“民意”,这是彻头彻尾的歪曲。这是用西方式的“形式民主”来曲解事实。

西方式的“形式民主”、“选票民主”其实是一种诈骗式的民主。这种“民主”谁有钱谁占便宜,谁宣传机器功率大谁占便宜,谁能说会道善表演懂装蒜谁占便宜,谁长相好口才好化妆好谁占便宜,最有利于发挥“精英”们花言巧语蛊惑人心的特长。因为一切皆取决于选民投票那一瞬间的情绪。要取胜,只要在投票那一瞬间哄住选民就行。之后你再发现上当受骗再后悔都无没有用,“货既售出,概不退换”。(所以美国人说:“法律只让我们直接选布什,不让我们直接罢布什。”)而“精英”们不仅有大老板的支持,财大气粗,而且个个善于夸夸其谈、诡辩狡赖、哗众取宠,要在投票那一瞬间哄住选民左右舆论又有何难?实在不行还可以“图穷匕首现”,关键时刻来点关键的“意外事件”,比如陈水扁的两颗“神奇子弹”,尤先科的“离奇中毒”。投票前任何“意外事件”的表面是非都会立即影响选民心理取舍,而其真相充分暴露则需要一个长时期,甚至永远不为人知。只要充分利用这个“时间差”,完全可以操纵选举,保证只要按西方式“形式民主”选举,“精英”必胜。这其实跟诈骗犯罪本质其实没什么两样。诈骗犯不也是使劲浑身解数哄人上当吗?只要哄得你在拱手让出你的利益那一瞬间“自愿”就行,以后你再明白过来也没用了。这样的“民意”其实是拼凑的“峰值”、“瞬间民意”,“虚假民意”,等于为最擅长开动宣传机器玩弄如簧之舌迷惑群众的“精英”“量身定做”胜利包票。

毛泽东呢?在他奋斗的几十年里,洋大人不拥护他。阔佬们不拥护他。“精英”们不拥护他。他靠的是中国普通老百姓。如果没有占中国绝大多数老百姓的拥护,他早就被被消灭了。这种拥护不是西方“民主”投票那一瞬间才存在的拥护,不是靠花言巧语连哄带糊弄诈来的“瞬间拥护”,而是长期、持久、全心全意、全力以赴的拥护,是面对“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漏网一人”的残暴镇压下的拥护,是跟财大气粗、用美式飞机大炮武装到牙齿的敌手你死我活形势下的拥护。这就如同拔河,要取胜,人少了不行,虽有人但不竭尽全力也不行。而且这场“拔河”持续了几十年。在这几十年里,拥护毛泽东这方的人随时随地都可以改变主意,抽身离开,不再拥护。如果拥护毛泽东的人数少,或者不全心全意竭尽全力,或者只在某个瞬间拥护,其他时间就不拥护了,毛泽东能赢吗?这样的民主才是真正的民主,这样的拥护才是真正的拥护,这样的民意才是真正的 “有效值”的民意。相形之下,只取民意的投票瞬间值的西方式“形式民主”比得了吗?

反毛泽东的“精英”们否定“劳动创造财富”,搞“剥削有理”,掠夺普通老百姓的血汗,这理所当然要遭到人民群众的激烈反抗。这就使他们与人民群众处于根本对立的地位。如果他们一意孤行,便只能导致依靠对象根本颠倒,国内阶级关系大调整,从依靠人民转向镇压人民,从防御外敌转向防范人民,最后走中国历史上汉奸们的老路:“迎外以安内”,勾结外国势力对付中国老百姓。

有些中国人很不理解:为什么尽管许多有识之士再三呼吁,外资控制中国经济金融命脉的趋势不但得不到制止,反而变本加厉?为什么外国都在加紧囤积稀土材料和钛之类战略材料,而中国还在拼命廉价出口这些自己已经并不富裕的资源?其实这些人忘了一件事:只有站在中国国家安全的角度看,他们的呼吁才是正确的。而主管合资改制的“精英”是从这个角度看问题吗?

当年共产党人阿连德当选为智利总统,美国人不干了,对智利搞经济封锁,搞得智利经济危机,人民生活困难,民怨四起,终于引发智利军队发动兵变,推翻了阿连德政府,杀死了阿连德。智利的经济严重依赖外国,稍有风吹草动就受不了,所以美国的经济封锁能如此奏效。

如今反毛泽东的“精英”们对外资控制中国经济金融命脉的行为不加制止,显然另有考虑。他们知道自己搞剥削有理不得人心,又死不改悔,于是来了这条“绝后计”:蓄意、主动、加速把中国全部经济命脉都交给外国垄断资本控制,让外国经济制裁能对中国经济产生最致命的影响。这样如果中国新一代领导人要改变他们的既定政策,清算他们的倒行逆施,就必然得罪外国垄断资本。只要外国老板来个经济制裁,必将立即导致中国经济危机,人民生活陷入困境,怨声载道。那时他们就可以跑出来说:都是你们妨碍改革大方向惹的祸,所以必须下台,让老子上台。要达到这样的效果,就必须用尽一切办法让外国垄断资本尽快控制中国经济金融命脉。毛泽东时代中国经济完全独立,外国经济制裁毫无用处。89和亚洲金融危机时中国经济对外国的依赖性不够大,所以外国干涉影响有限。反毛泽东的“精英”们吸收了那些教训,所以现在全力以赴帮着外国垄断资本加速控制中国经济命脉。因为这是他们勾结外国势力保护自己既得利益的战略部署,是给自己政治权力的设置的“洋保险”,给中国新一代领导人暗中下的绊子,脖子上套的缰绳。人们往往只看到他们在国家要害部门安插了自己的“钉子”,却忽视了他们处心积虑在中国经济命脉上安插的这些更毒辣的“洋钉子”。向他们呼吁中国国家经济金融安全,实在是找错了对象。人家巴不得今后任何反对他们的中国领导人都得到阿连德的同样下场呢,怎么会在乎外资控制中国经济金融命脉?这就是“迎外以安内”。他们闹“反垄断”,只反中国国有企业的垄断,决不反外资外企垄断,比对如大型客机的垄断,对电脑芯片技术的垄断,等等。而其进一步的伏笔是反中国共产党的“政治垄断”,以便落实他们在“西山会议”上提出的“****”——推翻共产党。别忘了,人家早就宣布了共产党“非法”、人代会“非法”,共产党搞市场经济是“跟资本家通奸”。(这句话什么意思?说白了就是骂共产党为了钱给资本家当婊子,算不得“明媒正娶”,休想有任何“名分”,等人家玩弄够了到头来还是要一脚踢开,最终实现“多党制”、“军队国家化”。)“精英”现在大闹“反垄断”,就是打下伏笔,将来“图穷匕首现”,打破共产党的“政治垄断”,彻底“****”。

何以见得中国反毛泽东的“精英”们必能得到外国势力的全力支持?因为人家的总代表当道时投怀送抱早就不是一天两天了。君不见人家一贯是亦狼亦狗两重性格:对外如狗,对内如狼。一贯是亦狼亦狗两副嘴脸:对外一副笑狗脸,对内一副恶狼脸。对外一副狗脸是笑眯眯俯首贴耳的叭儿狗样:“战略伙伴关系”、“消气外交”、“中国的改革成果将与世界分享”、“啊多么辉煌,灿烂的太阳,暴风雨过去后,天空多晴朗。新鲜的空气,令人精神爽朗,啊多么辉煌,灿烂的阳光。还有个太阳,比这更美,心中的太阳,那就是你”、“我为你,勤傍妆台,浓施粉黛,讨你笑颜开;我为你,赔折家财,抛离骨肉,卖掉祖宗牌……”对内一副狼脸是恶狠狠张牙舞爪的恶狼相:“弱势群体”、“阿猫阿狗”、“改革代价”、强制下岗、“买断工龄”、强制征地、强制拆迁、 “不能提高民工工资”、“正确观点不需要投票”、“不准上访”、“不准自杀”、“不准恶意讨薪”、不准罢工、“不争论”、不准用“敏感词”、不准……

南宋皇帝称金国皇帝为爹,年年进贡以求当稳这个“儿皇帝”。慈禧太后“老佛爷”懿旨:“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满州国皇帝”溥仪口口声声称日本为“亲邦”,连家庙里供的祖宗都换成了日本的。环顾世界,纵看历史,古今中外的傀儡皇帝卖国政府们对外奴颜婢膝卖国求荣的故事虽然“多姿多彩”,但有一条是从不见“经传”的:把对外的孝敬、割地赔款的耻辱当成自己的“成就”公开吹嘘炫耀。世界上从来不曾听说过哪个政府把让外国占了自己国家多少便宜算成自己的“政绩”的,更不用说公开宣布要把这种“政绩”当成自己的义务了。然而这项“吉尼斯世界记录”如今却被这些“精英”代表打破了。且看这些“赫赫功劳”:“物美价廉的中国商品每年给美国消费者带来了千亿美元的好处”、“估计平均每户美国家庭每年受益约625美元”(中国那么多人看不起病,上不起学,住不起房,老来生计无着,倒有“闲钱”每年送人家上千亿,每个家庭几百美元,真是“宁赠异族,不予家奴”)。再看看这项公开声明:“中国改革开放的成果将与世界分享”……(其他国家宣布过要把自己的成拿来与中国人分享分享吗?)最“精彩”的是这些人如此宣布时不但不感到羞耻难堪,而且语气非常自豪,非常荣耀。至于身为一个主权国家首脑(既不是傀儡政府又不是战败国!)却跑到别的国家当众宣布供人家“消气”,这简直史无前例,闻所未闻。如果不是无耻到家,怎么可能干得如此心安理得而且简直兴高采烈?这些“精英”的确创造了一项“世界记录”:以堪称登峰造极的厚颜无耻而载入史册。

《马关条约》逼中国赔款白银一亿。《辛丑条约》逼中国赔白银四亿。这虽是耻辱,但第一至少是明明白白的耻辱,让中国人永远知道记住这些耻辱;第二至少是明明白白的数字,让中国人永远知道记住究竟吃了多大的亏;第三至少还有个明明白白的期限,让中国人知道赔到什么时候能算个了。而如今的“精英”们让中国对外吃了多少亏,人们知道吗?有数吗?有尽头吗?提供种种优惠让人家通过投资、外贸、金融、廉价收购中国骨干企业等等占尽便宜不算,用中国人的血汗钱存到人家那里帮人家补窟窿不算,更厉害的是通过放纵贪官们向海外转移赃款,每年白送人家成百上千亿,比人家流进来的投资还多。如果当真不能容忍,当真全力以赴堵窟窿,怎么可能止不住这么大数额资金年复一年地外流?不全力制止,实际就是不割地的割地,不赔款的赔款,不见诸文字的丧权辱国。反毛泽东的“精英”们给了人家这么大好处,你说人家怎么可能不想方设法帮他们“按既定方针办”?怎么会不配合他们的需要,必要时不惜通过制造经济危机来制造政治危机,以挽救这些人政治上的失败?这不是“迎外以安内”的汉奸战略又是什么?

反毛泽东的“精英”们尽管能猖獗一时,但他们既然走的是汉奸路,就不可避免要遭到越来越多中国“不愿做奴隶的人们”越来越激烈的反对。他们拼命反毛泽东,毛泽东的威信反而越来越高。

毛泽东说:“在社会斗争中,代表先进阶级的势力,有时候有些失败,并不是因为思想不正确,而是因为在斗争力量的对比上,先进势力这一方,暂时还不如反动势力那一方,所以暂时失败了,但是以後总有一天会要成功的。”

毛泽东去世几十年了,骂他的人仍然如蛆如蝇,层出不穷。但所有这些骂手及其嘁嘁狺狺嗡嗡嘤嘤都如同放屁,臭一阵子就消失了,没有一个能因此而历史扬名,更没有一个能因此而改变毛泽东的历史地位一分一毫。相反,他们的所做所为更衬托出了毛泽东在历史上的份量:只有他改变了中国的命运,以至于他的敌人在他死后这么多年仍然能感受到他的存在。诚所谓“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

鲁迅有一段话精彩绝伦:

“战士战死了的时候,苍蝇们所首先发见的是他的缺点和伤痕,嘬着,营营地叫着,以为得意,以为比死了的战士更英雄。但是战士已经战死了,不再来挥去他们。于是乎苍蝇们即更其营营地叫,自以为倒是不朽的声音,因为它们的完全,远在战士之上。

的确的,谁也没有发见过苍蝇们的缺点和创伤。

然而,有缺点的战士终竟是战士,完美的苍蝇也终竟不过是苍蝇。

去罢,苍蝇们!虽然生着翅子,还能营营,总不会超过战士的。你们这些虫豸们!”

撼山易,撼毛泽东难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