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巢

xzh0001 收藏 98 12020
导读:(001) 狙击幽灵 扣动扳机,伴随着狙击枪口的喷焰,12.7毫米的狙击子弹飙过1200米的距离,瞬间掀开了一个全身武装到牙齿的士兵的头盖。 唐天赐从瞄准镜里看到那个士兵被子弹巨大的冲击力抛倒在小溪边,没有半刻的停顿,提起狙击步枪身体一斜,从三米多高的树丫上滚下,几乎在他触地的同时,他就听到一颗同样凶狠的子弹撞在他刚才潜伏的树丫上。 唐天赐在地上打了个滚,顺手抱起了树下一具血淋淋的尸体,脸上闪过一丝残酷的笑意,几个闪身就消失在了这热带雨林茂密的树林里。 他的
近期热点 换一换

(001) 狙击幽灵

扣动扳机,伴随着狙击枪口的喷焰,12.7毫米的狙击子弹飙过1200米的距离,瞬间掀开了一个全身武装到牙齿的士兵的头盖。


唐天赐从瞄准镜里看到那个士兵被子弹巨大的冲击力抛倒在小溪边,没有半刻的停顿,提起狙击步枪身体一斜,从三米多高的树丫上滚下,几乎在他触地的同时,他就听到一颗同样凶狠的子弹撞在他刚才潜伏的树丫上。


唐天赐在地上打了个滚,顺手抱起了树下一具血淋淋的尸体,脸上闪过一丝残酷的笑意,几个闪身就消失在了这热带雨林茂密的树林里。


他的身型有点消瘦,但绝对挺拔!


他的小腿绑着一把三棱刀,背上至少背着四十公斤的野战负重,右手提着m107狙击步枪,左手还搂着一具血淋淋的尸体,但他移动的速度依然只能用诡异来形容。


从早晨进入这片热带雨林,唐天赐幽灵一样掉在他们身后四个多小时,从他们的装备和隐蔽前进的素质,他可以肯定这些家伙是经过特殊训练的特种兵。


热带雨林里地面潮湿,各类植物盘根错节,各种毒蛇缠绕在树上神出鬼没,他没有射杀他们护送的那个穿着白色衬衫(现在已经十分肮脏)的狼狈胖子,就是要逼他们只能沿着这条小溪走,尽管这样,在这四个小时里,唐天赐也只发现了四次他们的踪迹,抓住了三次扣动扳机的机会,狙杀了三人,每个都是被他一枪掀起了头盖骨!


这后面的两次,每次只要他扣动狙击步枪的扳机,虽然他是躲在茂密的树林里,而且角度刁钻,都差点被对方潜伏的狙击手盲狙,眼前的这伙人,不但是特种兵,而且可以说是特种兵里的精锐!


特别是那个潜伏在暗处的特种兵绝对是狙击高手,如果不把他做掉,就算他把那个狼狈的胖子身边的特种兵全狙杀掉,也没可能把那个胖子带回去。


茂密的树林挡住了阳光,树林里只有透过树叶的缝隙射下来的一束束光柱,唐天赐在盘根错节的树林里潜行了几公里,在一颗巨大的热带古树上停了下来,他把手里搂着的尸体放在树丫上,用枝叶隐蔽好,自己窜上了树梢。


这颗热带古树至少有八十米高,位于山坡的半腰。


坐在树梢的枝丫上,拨开密实的树叶,一片热带雨林的画面尽现眼底。远处起伏的山丘尽被疯狂的雨林覆盖,凄厉的鸟啼可以回荡几个山谷。


山坡下,有一条潺潺的溪水顺流而过,溪边的树木朝着水面伸展,盖住了溪水两岸,如果不是树林连续露出的一条窄长的缝隙,很难让人发现山坡下树林里隐蔽着一条小溪。


唐天赐选的这个位置并不是一个狙击的最佳地点,因为在这个位置根本看不到沿着溪水逃窜的那些特种兵,但是却是反狙击对方那个狙击手的最佳地点。


因为他要再次对溪边那群人狙击的话,沿溪而下两公里处附近的制高点无疑是最佳地点,小溪流到那里转了一个弯折向而下,在转弯处树木稀松了许多,但是就在他前方近一公里处,有一块巨大的山石,而山石上从石头缝隙里长出来的几颗巨树,又是对小溪折弯处附近制高点的最佳狙击地点。


唐天赐选择潜伏在这里,因为他这次的目标不是溪边的那伙人,而是那个恐怖的辨声盲狙高手。3g华 夏网网友上传


他在树丫上架好狙击步枪,调校好瞄准镜,对准前方那巨大的山石附近,接下来就是静若老僧入定一般的等待,他相信对方一定会出现在他设想的地点,除非对方放弃了对他进行反狙击!


时针滴答滴答的走着,微不可闻。


突然,一声沉闷的爆炸声响在后方响起,听到爆炸声音,唐天赐迅速的滑下了大树,向爆炸的方向潜伏过去。


他就是怕有人沿着他的痕迹追踪上来,一路在不经意的地方埋下了微型炸弹,这爆炸声音肯定是有人顺着他的痕迹追来,踩到了他埋的炸弹。对方留了六七个人护送着狼狈的胖子前进,同时派出了狙击高手对自己进行反狙击,而且还有几个特种兵尾随在自己的后面想把自己拽出去。


此时的唐天赐知道,只要一个不小心,自己就可能和赵波一样丧命在这片热带雨林里,这次任务所遇到的危险,是他们出发前根本没想到的!上面只说那个叫阮兴强的越南佬,有可能有人护送他出境,可谁想得到是四十多个犹如三角洲特种兵一样的变态护送他呢!


他和赵波接到任务后,在澜沧江边与这伙人相遇,这已经是第七天,他和赵波一直如幽灵一样掉在他们身后对他们进行狙杀,同时也被他们进行着反围剿。


他们两个冲破了一次次的封锁,被他们狙杀的、被他们埋在身后那刁钻古怪的地雷炸死的,加上唐天赐刚才狙杀的那一个,已经是第三十四个了,赵波也就是在昨天晚上快进入这片热带雨林的时候扣动狙击步枪的瞬间,被对方那个可怕的狙击高手盲狙枪杀的。


赵波倒下后,唐天赐就一直带着赵波的尸体,他要让他亲眼看到他把那个狙击高手击毙在自己的枪下,他要让赵波看到他亲自押着那个叫阮兴强的越南佬回去复命!


离爆炸的地方越来越近,唐天赐没有再往前移动,他窜上了一颗大树,刚爬到半中间,耳朵里就听到一阵轻微的声响,通过错乱的树干,他看到前面一个特种兵蹲在一个缺了条腿的家伙旁边,取出几颗子弹拔出弹头,把火药撒在那个家伙的伤口上,把打火机打燃凑了上去,伴随着那人一声痛苦的闷哼,在他伤口上的火药嗞嗞地冒起了火星和一堆青烟。


几乎在同时,唐天赐直觉地感到前面不远的地方树上有几片叶子动了下,他条件反射的前推狙击步枪,扣动了扳机,他根本没时间看是不是打中人了,脚勾在树枝上,头往下一荡,那个蹲在缺一条腿的特种兵旁边的家伙已没了影儿,他松开脚,人就那样头下脚上的从树上掉了下来,在半空中翻了一个跟斗,触地时还是脚先稳稳的踩在厚厚的落叶上!


也就在这个时候,他对着开枪的那颗树上掉下来一个人影,那个人还在半空,唐天赐补了他一枪,只见12.7毫米的狙击子弹在如此近距离的射出,直贯入从树上掉下来那人的胸膛,从后背带出一大蓬血雨!


血雨是惨烈而美丽的,但唐天赐没有被它吸引,一个闪身贴到了树后面,这些动作都是在一瞬间完成的,就在他贴到树后的同时,一阵快速的嗒嗒声伴着一粒粒呼啸的子弹如冰暴般撒在唐天赐背后的树杆上,轻突击枪产生的金属狂潮的威力,让人心惊胆战。


唐天赐绝对相信只要自己往旁边挪一步,自己马上就会变成马蜂窝!


如此快的射速,子弹至少在每分钟600发以上,自己躲在树后他根本射不到自己,五秒了还没有停的意思,一个特种兵身上能带多少子弹?难道他疯了?唐天赐绝对不会这样自寻死路的低估对手!


对方继续如此狂射只有一个可能,就是想把自己封死在这里哪怕十秒二十秒也行,这附近绝对还有他们的人,这边发生如此大的动静,只要他们的人过来看到自己躲在这树后动不了,自己哪里还有活路?


这些意识都是直觉般闪过唐天赐的脑海!


他耳朵里辨听着暴风雨般的枪声的来源与子弹飞行的方向,拉动狙击步枪的扳机往地上抛了下去,同时左手掏出了腰间那把m22手枪从树干的另一面闪了出去,只见狙击步枪刚触地时从枪口飙出了一团喷焰,把一颗子弹送入了那个手持突击枪的特种兵的肚子,依然从他的背后爆出一团血雨!


唐天赐设想着如果狙击枪撞到地上没击发或者没打中,对方看到树这那边突然飞出的枪,他手里的子弹肯定会条件反射的往那边倾泻,那么他从树的这边闪出来肯定一枪能把对方撂倒!看着他带着血雨向后甩下,这边一枪都不用补了!


现在对唐天赐来说,每浪费一秒钟那么他去见阎王的机会就呈几何倍数的上升,只见他极快的在地上一滚,抓起自己的狙击步枪,一连串的军事闪避动作,鬼魅般往树林深处钻去,每一个动作身体的停留绝对不超过0.5秒!在他窜往树林里的路上,只留下了一串射空的弹痕,撞得地上的枯叶一点一点地往上蹦起!


闻声潜过来支援的特种兵盯着唐天赐一连串的动作,目瞪口呆,一个已经掉在屁股后面7天的狙击幽灵,这是多么可怕的实力!这是第一个看到了唐天赐的影子还活着的人,2秒钟的时间,他缩回树后还没回过神来,他以为缩回树后就安全了,接着他就听到了狙击步枪一声低沉的咆哮,看到了树枝间乌黑的枪口冒出的喷焰,也看到了一粒火热的子弹笔直的飙了过来,瞬间他觉得脑袋一轻,仿佛头盖骨被掀飞了去……


唐天赐抱起赵波的尸体,提着狙击步枪再次发现溪边那伙人的踪迹的时候,居然只看到阮兴强那个越南佬一个人沿着小溪一边爬一边跑的狼狈样子。正是因为阮兴强,他们那股特种兵才只能带他沿着小溪走,现在那些猪仿佛才醒悟过来,唐天赐是要捉拿这个家伙回去,他不能在热带雨林里穿行,可唐天赐不会杀他啊,就让他沿着小溪走呗!


这一招确实是狠,那些家伙就在阮兴强附近从热带雨林里走,那茂密的树林掩蔽了他们的身影,而唐天赐又不敢靠近阮兴强把他带走,如果唐天赐靠近阮兴强的话,肯定会被潜行在附近的他们扫射成马蜂窝!


唐天赐一看就猜出了他们的诡计,嘴角划过一丝冷酷的笑意,他把眼睛凑到瞄准镜上,瞄准镜里狼狈的阮兴强仿佛一下就被拉到了眼前,那个血腥的十字交叉点与阮兴强的膝关节重合的时候,唐天赐扣动了狙击步枪的扳机!


这正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你们出动了这么多特种兵想把这个家伙弄出去,无非就是想得到他脑子里记忆的资料,咱们就在这里耗上了,看看谁更在乎这家伙的命,如果阮兴强死了,自己虽然不能把这个家伙活着带回去,你们也别想从他脑子里窃得任何信息!


唐天赐和赵波接到密令执行这个任务,密令只说阮兴强接触过国家的机要秘密,阻止他离境!


对于他们来说,如果能把阮兴强活着带回去,这是第一选择,像这样够得着派这么多特种兵来接他出境的人,自身肯定有一定的价值,能从他身上挖到任何一丝情报,也许都潜藏着巨大的国家安全价值。如果实在不能,把他杀了防止他泄漏国家机密,他也不算失职。


信息的不对称,让那些特种兵想到了如此下策,他们以为唐天赐不敢对着阮兴强开枪,而唐天赐却清楚地知道这些家伙是想把阮兴强活着带出境,如果阮兴强被杀了,他们任务也失败了!


这场斗智斗勇的战争,实际上到了现在谁输谁赢已经没有什么悬念,唐天赐凑在狙击镜后面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冷笑,他知道这些特种军人带着阮兴强走到这里已就走到头了!


从狙击镜里,唐天赐冷冷的注视着双腿吃了两颗花生米儿的阮兴强爬向小溪边的树丛里,在溪边的沙石上留下了两条猩红的血迹!


就在阮兴强在他的狙击镜里消失在溪边的树木间的刹那,唐天赐迅速的从他藏身的草丛里跳了起来,他不是要去追下面那一群混蛋,而是以极快的手法从背包里取出了几枚自制的特种炸弹,他只扫了一眼四面的树木,就以极其老练的手法在他藏身的四周布置起诡雷!


现在阮兴强双腿受了伤,那些特种兵想要带着他继续逃,不把他这个幽灵一样掉他们身后的人做掉,那些家伙是哪儿也逃不去的!唐天赐相信到了这个时候,那些家伙应该能清楚地认识到这一点,他刚才伏在这里对着阮兴强开了两枪暴露了自己,如果他猜测没错的话,那下那些人很快就会派人上来对付他,而且那些上来的人,没发现自己的影子,极有可能到他伏身的这个地来看看他有没有留下什么痕迹!


现在唐天赐设置的这些诡雷,就是为那潜伏上来的“客人”准备的,唐天赐就是要这样一个个把他们击杀!只要他们潜到这里来,唐天赐就不会担心那些家伙能躲过他的诡雷陷阱!


他设置的诡雷,不一定要敌人碰到它,一根涂上了口红做过反光处理的钓鱼线、一棵草一截枯枝,都可能成为引爆诡的导火索……


在战场上,无所不用其极,这是唐天赐在经历了无数残酷的战争得到的最现实的经验,只要参加过战争的军人,可能都能理解这句话,唐天赐与他们不同的是,他知道如何制灵活的制造形势,把那些对待敌人的手段发挥到极限的淋漓尽致!


埋伏诱敌、诡雷狙杀这些伎俩在唐天赐手里,就像万花筒一样花样辈出层出不穷!这一群家伙接了这样一个任务,遇到了最为神秘的狼巢唐天赐的狙击,他们也只能怪流年不利啦!


扣动扳机,看到最后一个敌人脑袋开花、身体被狙击子弹冲击的力量带着他的身体打着旋儿的撞到一棵树上的时候,这片亚热带森林里远处的山巅,刚好浸没太阳最后一丝余光。

2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