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震救灾靠的是毛泽东的遗产,还是“国际接轨”黎阳

炎黄之铁血 收藏 20 396
导读:“中青报负责人”在中央台四套谈话节目中说,这次四川大地震,全亏了“改革开放”的“国际接轨”接来了“普世价值”,中国人才知道了“尊重生命”,才有了举国一致的抗震救灾。 是否果真如此呢?容易得很,把这次抗震救灾的重大举措逐一分析一下就行了。 一.国家领导人高度重视,迅速部署救灾,亲临灾区视察——新中国领导人的老传统。毛泽东的遗产。不是这次才有的、靠“改革开放”、“国际接轨”接来的“新生事物”。 1966年3月8日河北省邢台地震是新中国成立后在中国人口稠密地区第一次发生的大地震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中青报负责人”在中央台四套谈话节目中说,这次四川大地震,全亏了“改革开放”的“国际接轨”接来了“普世价值”,中国人才知道了“尊重生命”,才有了举国一致的抗震救灾。



是否果真如此呢?容易得很,把这次抗震救灾的重大举措逐一分析一下就行了。



一.国家领导人高度重视,迅速部署救灾,亲临灾区视察——新中国领导人的老传统。毛泽东的遗产。不是这次才有的、靠“改革开放”、“国际接轨”接来的“新生事物”。



1966年3月8日河北省邢台地震是新中国成立后在中国人口稠密地区第一次发生的大地震。地震后几小时周恩来总理即下令解放军部队迅速奔赴灾区救灾,随即几次乘直升飞机亲自到受灾村镇进行慰问视察,鼓励灾区人民自力更生,重建家园。——闻风而动,极端重视,迅速部署,亲临灾区——这是周总理42年前在新中国成立后在中国人口稠密地区第一次大地震时便立即以身作则开创的先例和榜样,为而后的中国领导人立下的规矩。这次四川大地震,温家宝总理地震发生后也闻风而动,迅速部署,亲临灾区——这叫“萧规曹随”,继承发扬当年周总理开创的光荣传统;不是“国际接轨”,而是“接”毛泽东的“轨”,按毛泽东时代立的规矩办。——这大概是新中国领导人才有的“专利”:许多外国媒体都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国家领导人做不到象新中国领导人这样如此迅速部署救灾,如此迅速亲临灾区——不信搜索搜索看,能不能找到其他国家领导人在发生重大自然灾害时立即亲临灾区视察救灾的图片报道,能找到多少,能不能象新中国领导人这样一代又一代代代相传。



要说“国际接轨”,那倒很可能是其他国家今后向中国“接轨”:特大自然灾害面前国家领导人应象新中国领导人那样闻风而动,极端重视,迅速部署,亲临灾区。如果做不到,就可能面临老百姓的质疑:新中国领导人不都是这样做的吗?你为什么不这样做?



二.迅速调动军队救灾——中国人民解放军的老传统。毛泽东的遗产。不是这次才有的、靠“改革开放”、“国际接轨”接来的“新生事物”。



有人说调动军队救灾是各国司空见惯的事,中国调动军队救灾没什么稀奇。这种说法似是而非。外国碰上重大天灾出动军队救灾的历史好象并不悠久,至少二次世界大战前没怎么听说过。而且外国军队的“救灾”跟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抢险救灾实际内容大不相同。解放军的抢险救灾是实实在在的抢险救灾,当真抢险,当真救灾。而外国军队的“救灾”往往是制止骚乱,维持秩序——难怪外国媒体惊讶奔赴灾区救灾的解放军居然不带武器。——有这样的“国际接轨”吗?



中国人民解放军抢险救灾的传统不是跟外国“国际接轨”来的,也不是“古已有之”,而是毛泽东独创的。在此之前中国历代军队的传统都是“好男不当兵,好铁不打钉”,“兵就是匪,匪就是兵”,兵匪不分,当兵的别说为民抢险救灾了,能少祸害老百姓、自己别造灾就不错。中国古代闹天灾,何曾见皇帝亲临灾区指挥军队救灾?封建帝王如此,国民党统治时代照样。抗日战争时期河南有句民谣:“河南四荒:水、旱、蝗、汤”——水灾、旱灾、蝗虫闹灾和国民党汤恩伯军队的祸害被老百姓并列为四大灾,甚至公开喊出口号:“宁让日本鬼子烧杀,别让国民党军队驻扎”。——“蒋委员长”八面威风的照片很不少,但何曾见过他发生灾害时立即视察灾区的照片?何曾见过他指挥“国军”奋不顾身抗震救灾、抗洪抢险的照片?



1942年,“水旱蝗汤”四大灾害轮番袭击中原地区的110个县,1000万众的河南省有300万人饿死。在如此大面积受灾和饿死人的情况下,国民党政府向河南征集的实物税和军粮任务数额一点也没减少。陈布雷说,蒋介石根本不信河南有灾,说省政府虚报灾情。河南省主席的灾情报告里有“赤地千里”、“哀鸿遍野”、“嗷嗷待哺”等字样,蒋介石大骂这是“谎报滥调”,见得太多了,严令河南的实物征集数额不能缓免。



蒋介石不救灾不说,还动不动就造灾。1938年,蒋介石为了掩护嫡系军队逃跑,亲自下令炸开花园口黄河大堤,人为制造了一场大水灾。蒋介石特别关照此为最高军事机密,务须秘而不宣,事前也不许组织百姓转移。黄水下来后,毫无准备的老百姓突然陷入了一片汪洋之中。直接淹死和饿死的群众多达八十九万人,受灾面积29000平方公里,受灾人口1000万以上——中国老百姓死亡人数几乎是日军在南京大屠杀中所杀中国军民的三倍,占八年抗战中中国损失的3500万人口的2.5%,而日军伤亡只有1000多人。对此蒋介石是什么态度?满不在乎:“没有小的牺牲,哪有大的成就?在此紧要关头,切戒妇人之仁,必须打破一切顾忌,克竟全功。”



1947年,蒋介石又一次企图决黄河之水淹没解放军的中原野战军,称“可当四十万大军”。只是由于中原野战军迅速挺进到了大别山,才使中原人民避免了一场新的没顶之灾。



蒋介石干了这一切,却在今天被吹捧成“蒋介石,一个凭借自信和勇气,凭借权谋和激情,凭借意志响彻整个中国和世界的名字;一个曾在中国翻天覆地,掀起滔天巨浪,令世人敬畏和诅咒的名字;一个在历史的空间震古烁今、空前绝后的名字”。而吹鼓手还居然成了“理论创新标兵”——这也叫“以人为本”、“尊重生命”?



中国有史以来只有毛泽东第一次石破天惊提出了“人民军队为人民”的根本宗旨:“这个军队之所以有力量,是因为所有参加这个军队的人,都具有自觉的纪律;他们不是为着少数人的或狭隘集团的私利,而是为着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为着全民族的利益,而结合,而战斗的。紧紧地和中国人民站在一起,全心全意地为中国人民服务,就是这个军队的唯一的宗旨。”有这样宗旨的解放军为民抢险救灾早已司空见惯。这次四川大地震,解放军奋不顾身抢险救灾,“接”的仍然是毛泽东建军之始就制定的“人民军队为人民”的“轨”,而不是什么“国际接轨”——除了中国,世界上还哪个国家有这样的“轨”可“接”?这样的传统,这样的作风,就是想现学现培养也没门。



三.充分发挥人的因素,艰苦奋斗,有条件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上——毛泽东时代的老传统。毛泽东的遗产。不是这次才有的、靠“改革开放”、“国际接轨”接来的“新生事物”。



地震后抢救生命的“黄金时间”只有72小时。面对地震带来的山崩地裂、大雨滂沱,平时吹得天花乱坠的“现代化”统统不堪一击:汽车、飞机、供电、供水、电话、网络等等顷刻间全部失灵,此时此刻什么现代化都指望不上,一切只能靠最原始的手工作业:靠人用双手争分夺秒挖开废墟抢救生命,靠人背负肩扛运送伤员,靠人翻山越岭传递“鸡毛信”,靠人手搬肩挑运送物资……如果不懂得发挥人的因素,抛弃了艰苦奋斗,只知道消极等待“现代化”救援,那72小时的“黄金时间”转瞬即逝,还救什么灾,谈什么“尊重生命”?人到此时此刻才能明白:救灾紧要关头,最可靠的是毛泽东的遗产——充分发挥人的主观能动性、艰苦奋斗的老传统。救灾要“接轨”,需要“接”的是毛泽东艰苦奋斗的老传统的“轨”,而不是单纯依赖现代化的“国际接轨”。



四.接受国际救援——“国际接轨”。



效果:日本救援队没救出一个活人。俄罗斯救援队据说救出了几个活人。其他国家的救援队救出了多少人尚不清楚,但似乎也是个位数。而地震灾区中国军民救出的人则数以万计。换句话说,有国际救援固然好,但没有也不影响大局。——接受国际救援的一大后果是从此不大见“精英”们象以前那样喋喋不休指责当年唐山地震死亡惨重是因为没有国际救援所致了。



五.“以人为本”——两种解释:一是“为人民服务”,二是“普世价值”、“尊重生命”。



把“以人为本”解释成“为人民服务”是“接”毛泽东的“轨”。把“以人为本”解释成“普世价值”、“尊重生命”则是“国际接轨”。



按“国际接轨”、“普世价值”、“尊重生命”来解释“以人为本”,那这次四川救灾基本就没法救。道理很简单:“国际接轨”、“普世价值”的“尊重生命”首先尊重的是自己这条命,如此“以人为本”首先“以”的是自己这个“人”之“本”。要救灾,一是先救自己,二是不能危及自己。如果自己有危险,那就先得扫清这种危险,否则理所当然可以拒绝冒险。典型例子是当了“先跑老师”的“北大学子”范美忠——人家就是用“尊重生命”、“以人为本”、“自私是人天性”、“无权要求别人牺牲自己拯救别人”等“普世价值”来为自己辩护的。而一些“精英”更将其“理论化”:“‘以人为本’如果没有了一个个具体的、现实的个体,就是一些抽象的概念”、“‘以人为本’的‘人’,可以而且必须理解为个体的人”……这次四川大地震发生后处处险情,泥石流不断,气候恶劣,暴雨不绝,要进入灾区救灾无论是陆路还是飞机都得冒生命危险。按“普世价值”的“尊重生命”、“以人为本”,那就只能首先保全自己,等天气好了余震停了再说,否则就违背了“普世价值”的“尊重生命”、“以人为本”。


按“普世价值”的“尊重生命”、“以人为本”,温家宝救灾时摔电话发脾气说:“我不管你们怎么样,我只要这10万群众脱险,这是命令!”要求空降兵在恶劣气候条件下不惜代价强行伞降时说:“我就一句话,是人民在养你们,你们自己看着办”等等都破坏了“以人为本”、“珍惜生命”——救援人员和空降兵难道不是人?难道不属于“以人为本”?他们的生命难道不该被珍惜?既然如此,那就没有权力要求他们“不惜代价”牺牲自己去救别人。——“先跑老师”范美忠们不正是这样替自己辩护的吗?所以说按“普世价值”的“尊重生命”、“以人为本”,四川这次救灾没法救下去。



这一切只有用毛泽东的“为人民服务”才解释得通:“中国人民正在受难,我们有责任解救他们,我们要努力奋斗。要奋斗就会有牺牲,死人的事是经常发生的。但是我们想到人民的利益,想到大多数人民的痛苦,我们为人民而死,就是死得其所。不过,我们应当尽量地减少那些不必要的牺牲。我们的干部要关心每一个战士,一切革命队伍的人都要互相关心,互相爱护,互相帮助。”——毛泽东的道理很清楚:“尊重生命”尊重的是全部生命。在战争条件下和灾害条件下,要挽救生命不可能没有代价,不可能没有牺牲。“为人民服务”的原则就是牺牲少数,挽救多数,用少数人的牺牲换取多数人的生命,在这个原则基础上“尽量地减少那些不必要的牺牲”。这才是切实可行的原则。而“精英”们首先尊重自己的所谓“尊重生命”实际是只“尊重自己的命、不管别人死活”,只要自己活下来,不管别人死多少,实际效果是死得人最多,最不“尊重生命”。



只有根据“为人民服务”的原则,才有权利命令救援部队“不惜代价”冒险进入灾区,“不惜代价”牺牲自己去救别人,才有权命令:“我不管你们怎么样,我只要这10万群众脱险,这是命令!”,才有权宣布:“是人民在养你们,你们自己看着办。”如果不“接”毛泽东“为人民服务”这个“轨”而接“普世价值”“尊重生命”这个“轨”,那就无权要求救援部队牺牲自己的生命抢救别人,就象无权要求“先跑老师”范美忠“舍己救人”一样。



这也许可以解释为什么国际救援没能救出几个活人:按照“普世价值”的“尊重生命”、“以人为本”,你首先必须保证人家自身的生命安全。那么你敢安排人家象解放军那样“不惜代价”强行冒雨伞降吗?敢命令他们象解放军那样没有汽车时冒着山崩地裂泥石流翻山越岭强行军吗?敢让他们象解放军那样忍饥挨饿拼命吗?不敢,就只能让他们去不冒险、交通已经恢复的地方——这样的地方中国人岂能放过?早就抢救过了。既然如此,有后来那样的结果奇怪吗?


鼓吹“国际接轨”的“普世价值”“尊重生命”实际在直接对抗破坏抗震救灾:余震不断,塌方不断,要救灾就必然有危险,就必须提倡舍己救人的精神,就必须表彰舍己救人的英雄事迹。你这里提倡先人后己勇于牺牲,他那里公开宣扬自私自利见死不救是“普世价值”、“人的本性”,用标榜自己的行为公然嘲弄响应号召勇于牺牲的人的行为是“傻瓜”,公然挑战指挥抗震救灾的权威,公然瓦解军心败坏士气。而一帮“精英”不救灾不算,还一起为这种行为喝彩鼓噪赞美叫好:“作为一个人范老师只是做了一件他应该做的事情”、“自己的生命,自己亲人的生命,永远重于别人的生命”、“西方文明的根本是建立在人性自私,人性贪婪的基础上的。”“只有承认人性私,正视人性私,保护人性私,惟有如此,才能建设一个文明的,可持续的社会。”“它预示着中国社会个人主义,人本主义,现实主义,和民主政治的时代即将来临。现在正是风雨欲来,是黎明的前夜”、“范美忠的利己主义宣言,则吹响了向中国封建传统文化进军的号角。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一定要保护范美忠,要保护他能够坦坦荡荡地表明他自己,以及一切普通人的利己主义观点的权利。”——舍己救人遭到冷嘲热讽,见死不救的受到欢呼保护,既然不管别人死活自己逃跑“只是做了一件他应该做的事情”,“自己的生命,自己亲人的生命,永远重于别人的生命”,那奋不顾身拼死抢救灾民的人岂不是做了“不应该做的事情”?岂不是破坏“普世价值”、“尊重生命”?抗震救灾如火如荼时大肆宣扬这一套,这难道不是公然对抗救灾?——“普世价值”对抗震救灾的直接破坏作用难道不是一目了然?



不同版本的“以人为本”凸显出“精英”和中国普通老百姓的尖锐对立:广大人民群众在拼死抢险救灾,在大力表彰舍己救人的英雄,在提倡“为人民服务”的牺牲精神。“精英”不但见死不救,而且公然嘲笑提倡舍己救人的精神是“虚伪”、“你愿意当英雄去实现你的个人价值你当去,也是自由主义的表现么”,不但恬不知耻地公然宣布绝不为别人冒险:“凭什么为了别人的人权就要牺牲自己的人权?”而且把自己的行为美化为“普世价值”、“尊重生命”。——潜台词:舍己救人的人都是傻瓜,不懂得“普世价值”、“尊重生命”,只有我“精英”才是真正“以人为本”。但如果大家都学“精英”,都不冒险了,那救灾也救不成了。那时“精英”们保险立刻又有话说了:“拒不救灾”、“见死不救”、不“尊重生命”、“灭绝人性”……总之他们见死不救“有理”,其他人见死不救有罪。结论:“精英”不应该为别人冒险,其他人必须为“精英”冒险。实际效果:“尊重生命”=尊重“精英”和富人的生命。“以人为本”=“以富人为本”+“以‘精英’为本”。



六.“普世价值”——“国际接轨”。



效果:破坏救灾。



且看这次救灾中一些记者媒体的作用:



——为求曝光 台湾祥鹤老总和记者强占救命机位……公安厅官员明言,本来一架次就能接回四名团员,因为硬挤上陈文义和记者,于是不得不另派一架飞机去接剩余的三名台胞。下午一点、三点分,军方接连派两架直升机去七盘沟,都因能见度不好、地面飞沙影响视线无法着陆,无功而返。连同七日的三架次,军方浪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而一旁等待接灾区重伤患的救护车,却因接不到病人,大排长龙,徒呼负负。



——映秀镇一广场,直升机准备升空,阿坝州工商局局长斯卫平,一拳把准备登机的央视隋姓女记者打了下来,他说:「都是你们记者占了救命机位!」一旁,还有五位重伤者等着去成都的医院救命。



——5月17日,俄罗斯救援队救出第一名幸存者时,一名队员对着镜头怒吼。为什么?因为摄像机的强光灯正对着幸存者的眼睛!俄罗斯队员然后把门关上,记者又冲了进去。CCTV记者许波在直播时竟然进入手术室采访,消耗掉一件无菌手术衣不说,还无知的强行采访即将要进行手术的已消毒完毕的医生,将其手术衣污染,医生怒不可遏,喊道:“你把我搞脏了!”徐波赖着不走,继续问医生已躺在手术台上麻醉好的病人的伤情如何,耽误医生重新消毒的时间,以及病人的手术时间。



——一位女民警失去了父母和女儿。男记者冷漠的问她在地震中是否失去了亲人?怎么能在痛失亲人的情况下,还在拼命工作?最后丧心病狂的问:“你在救助这些灾民的时候,看到老人和小孩,会不会想到自己的父母和女儿?”女民警被问的离开帐篷,悲伤的话都讲不出,很快昏倒。



——四川台女记者采访一个男孩,他哥哥压在废墟里的,问男孩,哥哥还会回来吗?男孩答“会回来”,她还追问:“说实话”。——非要人家哭着说哥哥死了回不来了才高兴么?怎么有这么冷酷的?



——四川电视台记者:在水泥板下埋了72小时后的陈坚 身体已经严重虚弱 记者却不停的和他说话。为了配合直播 还居然拨通直播间的电话连线让他说话。记者的煽情 使陈坚的情绪一直处于非常激动的状态。当救出他时体力已经消耗殆尽,最后死去。



——四川电视台SCTV-4记者为了抢新闻,简直是不择手段了:打搅伤员的救治,打搅抢险的进行,哪他们都要插上一杠子,又帮不上忙,还老坐直升机,占用有限的空间。



——一个女记者正对着摄像头播报,一个幸存者被救出来了抬着担架走过,她就过去揭开盖在人伤员脸上的布看是什么人。伤员在地下被埋那么久根本不能见光,她为了播报就不惜把人家眼睛弄坏。



——在绵阳市中心医院,很多医护人员来自重灾区北川县,他们家属多有伤亡。救治伤员任务繁重,这些医护人员对家人安危无暇顾及。一批批媒体赶到这里采访,记者不停追问他们:“家人去世了坚持工作,有什么感受?”



——公安局副局长纵身推开女记者后遇难……高速旋转的直升机尾翼近在咫尺,全神贯注摄影的女记者却毫无察觉,死神正悄然逼近。“危险!”正在执行警戒任务的四川省汶川卧龙森林公安局副局长王刚,纵身一推,女记者与死神擦肩而过,而王刚的生命却永远定格在5月16日这一天。……这一天恰好是他42岁的生日,他走的时候身上还揣着60多张皱巴巴的平安纸条,上面密密麻麻地记录着388位卧龙被困群众亲人的电话。



……



所谓救灾是一救命,二救急。不管是谁,不管以什么方式,只要妨碍了这两条客观效果就是破坏救灾。而这些记者都干了些什么?占据直升飞机座位,一个人一来一回至少剥夺了两条生命的获救机会:去,剥夺了一个向灾区运送救急物资和医护人员的机会;来,剥夺了运回一个伤员的机会。一个摄影组有几个人?来回一次要耽误多少人获救?而这些记者大爷们在灾区停留期间又要消耗掉多少辛辛苦苦送过去的救灾物资?那么多记者摄影组到处乱窜,无形中害了多少条生命?这是间接的戕害人命。直接的呢?那个抗震英雄、汶川卧龙森林公安局副局长王刚,没有死于地震,却为保护到处乱窜“全神贯注摄影的女记者”而枉死于直升飞机事故——没有这些狗屁不通、毫无自理能力却还要到处乱窜的记者,哪会有这种事?至于打搅伤员的救治、打搅抢险的进行等等就更多了。这还不算,还专门往别人的伤口上洒盐,专门问家破人亡、死里逃生、奄奄一息的人“你现在什么感觉?”“你现在有什么感想”——这类问题只能向心情舒畅、心平气和、如释重负的人提问,否则就是存心精神上心理上折磨对方。这是一个作人的起码常识。如果连这都不懂,那就是“不通人性”。如果懂还要明知故问,那就是“灭绝人性”。而向灾区民众这样提问的记者们就是这样灭绝人性。为什么?因为他们的目标不在救灾,而在“普世价值”——“新闻自由”。用长平的话就是因为“在一场公共事件面前,人们对于资讯的强烈渴求”,所以“呼吁政府体谅民众的这种信息渴求,要求政府信息公开,媒体采访自由”——如此不择手段的“采访”,不是为了救灾救命,而是为了满足“人们对于资讯的强烈渴求”,换句话说,是为了“满足市场需求”的“商业行为”。——“普世价值”的“新闻需求”高于“普世价值”的“尊重生命”。否则怎么可能不管不顾救人如救火的“黄金时间”抢占直升飞机的空间?怎么可能不管不顾灾民的生命安全干扰救灾活动、硬逼着被压在废墟下奄奄一息、迫切需要节约体力延长生命的灾民回答问题?怎么可能不管不顾抢救的需要硬闯手术室、用聚光灯直射患者眼睛?怎么可能不管不顾受害者的巨大痛苦心情专门问人家最伤心欲绝的话题?这一切实际根本就不是为了抢救生命,而是在把别人的苦难变成一场冷酷的演出,给某些处在安全地带的嗜血阔佬提供一些别开生面的刺激性娱乐。——如果不是这样,那就必须遵守救灾期间一切活动必须服从于救命救急这个原则,记者也不例外。首先就不能把毫无自理能力的白痴派往灾区。要派,就派身强力壮的、能自己照料自己、自己保护自己、不会变成别人负担的。其次,绝不干扰救灾活动,更不妨害救灾活动,危急灾民安全和健康,尤其是在救命的“黄金时间”。第三,要采访,自己携带一切必需品跋山涉水,决不跟灾民争资源、抢座位,更不让自己变成救济对象。做不到,那客观上就是用“普世价值”的“新闻自由”来谋财害命,破坏救灾。



再看这一条消息:“由于极端环保组织所传播的谣言和境外的一些反华势力的大肆炒作,紫坪铺大坝危险即将溃决的消息曾经一度令人们十分的恐惧、担心。有关部门不得不在刚刚到达灾区为数不多的救灾部队中,抽出二千多人奔赴紫坪铺大坝。而灾区的救助力量必然受到了重大影响。在救助伤员的最佳时机,二千多人不能参与救人,而被谣言误导到紫坪铺水库。恐怕我们难以计算,在这场地震中,到底有多少人是被伪环保分子传播的谣言所害死。”“网友揭发的这一情况也得到了有关新闻报道的证实。目前已经被删除的网易新闻曾报道说‘中广网北京5月14日消息据中国之声报道刚刚得到消息,紫坪铺水库非常危险,因为他离震区很近,两千名官兵已经火速前往。’”(“地震中,伪环保谣言害死了多少条人命?”[水博]于2008-05-25 16:39:24)



这是5月14日的事,正是5.12大地震后救人的“黄金时间”——救人的最要紧的时刻,一条谣言从救人现场一下子调走了两千多人。就这一下,直接间接害死了多少人?这难道不是杀人?然而这又是“精英”们的“普世价值”的需要:



——“谣言不足畏惧。谣言可能杀人,但没有谣言的国家更加危险。谣言止于公开。”(南都专栏作家何兵)



——“如果不能‘明白无误地和令人信服地’证明我们怀有恶意,并造成严重的社会後果,请不要用传播谣言为理由来抓我们。”(南都专栏作家长平)



——“大灾大难时新闻媒体的职责首先是告知公众,即便有错误资讯,但只要不停追踪也会接近真实,公众全息掌握资讯,做出行动选择,也就为救灾创造了更好条件。”(南都专栏作家蒋兆勇)



……



“精英”们说得多么娓娓动听:“即便有错误资讯,但只要不停追踪也会接近真实”——实际呢?等“接近真实”了,救人的“黄金时间”也过去了。不知多少本来能不死的人死了。为什么而死?“精英”的“普世价值”的需要——“言论自由”,包括“撒谎造谣自由”。



就凭这些就可以说,“精英”的“普世价值”是杀人不见血的“软刀子”。



七.举国哀悼——表面上“国际接轨”,实际上发扬毛泽东的传统。



“精英”说,为普通老百姓举国哀悼是从来没有过的事,可见这是“国际接轨”的“可喜成果”。



表面上看,似乎的确如此。实际上并非如此。



千百年来中国老百姓一直被称为“蚁民”、“草民”,命贱如蚁,命贱如草,从没有真正被当成过人。只有毛泽东在中国历史上头一次石破天惊地提出:“世间一切事物中,人是第一个可宝贵的”、“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世界历史的动力”、“我们这个队伍完全是为着解放人民的,是彻底地为人民的利益工作的”、“为人民服务”、“人民万岁”。



中国为普通老百姓哀悼的实践始于毛泽东:“今后我们的队伍里,不管死了谁,不管是炊事员,是战士,只要他是做过一些有益的工作的,我们都要给他送葬,开追悼会。这要成为一个制度。这个方法也要介绍到老百姓那里去。村上的人死了,开个追悼会。用这样的方法,寄托我们的哀思,使整个人民团结起来。”在此之前,中国何曾有为普通老百姓的死亡举行哀悼的传统?



人民英雄纪念碑的建立本身就是以国家的名义哀悼无名英雄的一种形式。



为灾害死难者举国哀悼是一种形式。当形势允许时可以采用这种形式。但不能因此说以前其他的哀悼形式都不算数。就象过去解放军的军服不一致,不象07式军服那样整齐划一,但不能因此说过去解放军就没有军服一样。真正确立尊重普通老百姓的意识和形式的,是毛泽东。这次为四川地震死难者举国哀悼,形式上“国际接轨”,实质上仍然是继承毛泽东的传统——“这个方法也要介绍到老百姓那里去。村上的人死了,开个追悼会。用这样的方法,寄托我们的哀思,使整个人民团结起来。”



四川抗震救灾靠的是毛泽东的老传统,而不是“国际接轨”。“精英”们一口咬定抗震救灾是“国际接轨”的“可喜成果”,是因为他们这次理论上输得连裤子都没了:他们再鼓吹靠“市场经济”、“理性人”、“经济人”等等抗震救灾,老百姓还信吗?这一切“理论”早被地震震得七零八落了。再不抓住“国际接轨”、“普世价值”当救命稻草,“精英”们就只能光屁股逛大街了。所以他们才如此拼命抓住“国际接轨”这块遮羞布不放。



苍蝇嗡嗡嗡到处传播病菌,“苍蝇型文人”也一样。


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