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殿华:无腿功臣的七彩人生

308187990 收藏 2 57
导读:无腿功臣的七彩人生——记菏泽市东明县特等伤残军人、二等功臣袁殿华

闪光不是目的

也不必炫耀追求之执著

只要肉体和灵魂融入时代的洪流

一撇一捺

便是一声浩歌

——题记

在黄河入鲁第一县、素有“西瓜之乡”美誉的东明,有这样一位传奇人物——

南疆保卫战,他两次立功,为救战友失去双腿;面对生活的挑战,他以惊人的毅力和不屈的信念,拖着一双假肢走遍大江南北,在“世界屋脊”上创造了奇迹;作为革命功臣,他从不居功自傲向组织伸手,怀着一颗“替政府分忧、帮战友解难”的赤子之心,主动放弃自己的事业,返乡创办了全省首家伤残军人福利厂……

他就是特等伤残军人、二等功臣袁殿华——一位战场上的英雄,生活中的强者;一位永不言败的战士,一位默默奉献的老兵!

初夏时节,记者见到了已届不惑之年的袁殿华。棱角分明黝黑的脸庞上,透着果敢与刚毅;爽朗的笑容里,彰显着乐观与自信,尽管步履略显蹒跚,但每一步都是那么坚实有力……

“军人永远不能言败。我一定要站起来,自己站起来!”

袁殿华出生于东明县菜园集乡袁老家村,从小就梦想成为一名光荣的解放军战士。1983年10月,年仅17岁的袁殿华应征入伍。他勤奋学习、刻苦训练,不到一年就荣获4次嘉奖,并被任命为侦察班长。1984年7月,他随部队开赴南疆前线。临战训练期间,喜欢钻研的袁殿华大胆进行革新实验,先后发明了绊发式报警器、光亮报警器、敌情方位指示器等十几种报警器材。未上战场,部队党委就为他记了三等功。

1985年3月8日,这个原本普普通通的日子,却改变了袁殿华的一生。那天,袁殿华所在连队奉命攻坚,一举夺取了敌军长期盘踞的166高地。不甘失败的敌人,很快就集中优势兵力兵器,开始了疯狂反扑。袁殿华和战友们充分利用有利地形,以大无畏的精神,顽强遏制住了敌人一次又一次反攻。就在大家准备喘口气时,突然,敌人的一发炮弹落在了阵地上。随着一声巨响,战士白树平应声倒下。袁殿华见状,火速上前抢救。当他把身负重伤的白树平从石缝中拉出来跑向猫耳洞时,又一个不幸发生了:他踩响了地雷,双腿自膝盖以下被炸飞,整个人一下子矮了一截。也就在这一瞬间,袁殿华忍着剧痛咬紧牙关,拼尽最后一点力气,将手里的手榴弹扔向敌人……

当袁殿华再度醒来时,他已在后方医院的病床上昏迷了七天七夜。战后,他被评为特等伤残,荣立二等功并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

1987年,做了两次截肢手术的袁殿华退伍了。按规定,像他这样的战斗功臣,完全可以呆在家里,享受国家的优待,但袁殿华没有那样做。回乡之初,面对各级各地的邀请,他拖着残躯,奔波于党政机关、学校和企事业单位之间,先后为10多万干部群众作事迹报告200多场次。

那时的袁殿华虽然装了假肢,却无法像正常人一样行走,站立靠双拐,走路用轮椅。这种状况,对生性要强的他来说,简直就是一种折磨。“我不能在轮椅上度过后半生,我要站起来!”于是,他走下轮椅开始练习走路。尽管有双拐支撑,但全身大部分重量压在一双假肢上,疼得他直冒冷汗,两条腿仿佛不是自己的,一点也不听使唤。站起来跌倒,跌倒后爬起来接着练,一连练了10多天,非但没有站起来,还摔得鼻青脸肿,全身又酸又痛,假肢与肉体连接的地方磨得血肉模糊,惨不忍睹。妻子井爱红看在眼里,疼在心上,哭着劝他:“不要练了,坐轮椅就坐轮椅,你就是躺在床上不能动,我也情愿照顾你一辈子!”袁殿华感激地看了看妻子,摇摇头说:“军人永远不能言败。我一定要站起来,自己站起来!”

梦里走了许多路,醒来还在轮椅上。失败没有让袁殿华气馁,反而更加坚定了他站起来的信心和勇气。就这样,一次次跌倒,一次次爬起,凭着顽强的毅力,一年后,袁殿华终于丢掉双拐,抛开轮椅,像正常人一样站了起来。后来,他试着练习骑自行车、骑摩托车,凡是正常人能做的事情,他都要去试一试,有的甚至比正常人做得还要好。

“肢残不能志丧,活着就要去开创。向组织伸手,我张不开这个口!”

尽管脱下了军装,可袁殿华骨子里依然流淌着军人的血。军人的特质,注定他不会安于现状、甘心服输。

20世纪80年代末,我国的改革开放如火如荼,自主创业成为一种潮流。不愿长期依靠优抚金度日的袁殿华,和妻子在县城开了一家酱菜店。他们诚信经营,童叟无欺,生意十分红火。

天有不测风云。刚过了几天衣食无忧的舒心日子,一场飞来横祸又打乱了袁殿华一家人的生活。1990年6月的一天,袁殿华家中突然起火,大部分家当付之一炬,在他家做客的一位战友也不幸被烧伤。为给战友治病,袁殿华夫妇变卖了家里所有能卖的东西,甚至连准备建房子的木料也卖掉了,仍然是杯水车薪,他们只好四处借款。本来就不宽裕的家庭,一下又负债累累。为了还债,夫妻俩只好带着两岁多的儿子到大街上卖水饺。他们早出晚归,一分钱掰成两瓣花,全家三口每月的开支不足30元,饭桌上唯一能称得上“菜”的,就是自家种的山莨姜。为变换口味,妻子变着花样,把山莨姜腌着吃、炒着吃、煮着吃。“那一年吃的山莨姜,比人家几年吃的都多。”袁殿华至今仍记忆犹新。

那段日子里,不少人劝袁殿华到民政部门申请救济,被他婉言谢绝:“靠别人不如靠自己,肢残不能志丧,活着就要去开创。向组织伸手,我张不开这个口!”为养家糊口,袁殿华决定离开家乡,到外面去闯出一番天地。

1991年,袁殿华从妹妹那里借来两千块钱,怀着背水一战的决心和勇气,只身来到上海,开始为一家企业推销劳保用品。从没干过推销的袁殿华,每天天刚蒙蒙亮就从床上爬起,拖着沉重的假肢,挨家挨户推销产品。有的客户住的楼层高,又没电梯,他就抓着楼梯扶手,一个台阶一个台阶地往上爬。挤公交车、上楼、下楼、行走,一天下来,正常人都觉得吃不消,何况他还拖着沉重的假肢?夏季天气炎热,加上长期站立和行走,他的伤腿和假肢连接处经常磨出一层血泡。每天回到住处,他就把血泡挑开,挤上牙膏,在外面包上几层棉纱布,第二天照常工作。冬季天气寒冷,腿部血液循环不畅,痛痒难忍,但他硬是咬紧牙关坚持了下来。就这样,袁殿华在上海一干就是5年,并多次被单位评为优秀推销员。

付出就有回报。1996年底,袁殿华从上海回到家乡,还清了所有债务,在县城还盖了一栋二层小楼。第二年春天,他和一位战友在县城北面承包了100多亩鱼塘,开始了新的创业。

老天好像有意考验袁殿华的毅力。1997年夏天,天气异常炎热,鱼塘翻坑,原本长势喜人的鱼苗大部分被闷死。为减少损失,他和战友把死鱼一条条捞出来,喂养旁边池塘里的鲶鱼。战友在水里捞,他在岸上捡。两人从中午一直忙活到次日清晨,才把死鱼捞完,累得四肢酸疼,全身像散了架。战友搀扶着袁殿华一起坐下来休息,看到他那浸泡得发白的残肢和上面大大小小的血泡,那位战友忍不住抱住他,失声痛哭,说什么也不让他再干活了。后来,看到战友处处照顾自己,袁殿华很过意不去,只好让战友一个人承包了鱼塘。

此后,袁殿华批发过蔬菜,承包过工程,这个项目不行就换下一个,凡是别人能做的,他都努力试着去做。尽管挫折接二连三,却丝毫没有动摇他创业的激情和信心,他要在创业这个全新的战场上创造新的辉煌。

2000年春天,袁殿华又只身来到西藏。他原想从事推销业务,但看到当地气候条件恶劣,搞苗木绿化的很少,便决定在拉萨开一家苗木绿化公司。当时,一些业内人士提醒他,山东的苗木不适应西藏的气候,难以成活。对此,袁殿华将信将疑。当看到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从内地运来的首批苗木,移栽后大部分枯死时,袁殿华有些迷惘了。这时,许多人劝他就此罢手,免得血本无归,但袁殿华不愿轻易认输。他买来一大摞苗木栽培、绿化工程设计与施工等方面的书籍,一本本啃了起来,日夜翻阅,常常看到凌晨两三点钟。遇到搞不懂的问题,就四处打电话向业内人士和苗木专家求教,有时还拖着残腿登门讨教。几个月下来,袁殿华的体重下降了四五公斤,脸色憔悴不堪,一双眼睛也深深地凹了下去。

功夫不负有心人。袁殿华终于成功摸索出了“断根育苗法”,使移栽的苗木成活率达90%以上。此外,他还把有“活化石”之称的银杏树移栽到海拔4000多米的青藏高原上,填补了西藏没有银杏树的空白。为表彰袁殿华为西藏绿化事业作出的贡献,西藏自治区林业厅专门为他颁布发了荣誉证书。袁殿华的苗木绿化公司因此名声鹊起,业务源源不断,取得了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双丰收。

“赚钱多少并不重要,我只是想尽自己的力量,帮助战友们生活得好一些。”

2005年底,袁殿华从西藏回乡探亲,听说一些伤残战友因单位效益不好纷纷下岗,生活十分困难,有的甚至成为特困户和上访户,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利用这次探亲的机会,他主动上门去看望和劝慰战友,要他们拿出军人的精神,体谅国家难处,自己干出点事来。一天,袁殿华看到一位战友生活着实困难,就把身上的钱掏出来全给了他。没曾想这位战友竟对他说:“你给俺钱,给俺东西,钱总会花完,东西也有用坏的时候。你要真心帮俺,那就回来带领大伙一块儿干吧。”

回到家里,袁殿华反复咀嚼着战友的这句话,觉得很有道理。他深知,这些当年浴血奋战的战友都是通情达理的人,如果不是生活所迫,谁也不愿整天求东借西,依靠别人过日子;他们也想自立自强,只是苦于没有门路。“这些年我只顾自己创业,对他们关心的太少啦。”带着几分自责和愧疚,袁殿华决心放弃在西藏进一步发展的机会,回乡为战友们做些实实在在的事。

袁殿华把自己的想法告诉家人,遭到了一致反对。妻子劝他:“你辛辛苦苦奋斗了十几年,现在又要放弃刚刚起步的事业,这是何苦呢?”袁殿华诚恳地说:“看到一起出生入死的战友生活这样困难,我心里难受啊!赚钱多少并不重要,我只是想尽自己的力量,帮助战友们改变现状,让他们生活得好一些!”见他主意已定,妻子也没有再说什么。

经过一番深思熟虑和实地考察,袁殿华和战友们决心创办一家伤残军人福利厂。2006年11月,在当地政府和民政部门的大力支持下,袁殿华联合10余位伤残退伍军人创办的山东省首家伤残军人福利厂——东明县伤残军人福利厂正式开工生产。看到辛辛苦苦筹备数月的福利厂如期开工,袁殿华和战友们的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创业难,残疾人创业更难。办厂伊始,各项工作千头万绪,袁殿华拖着一双残肢,整天忙着筹措资金、考察项目、选购设备、洽谈业务、管理生产,几乎是事必躬亲,难得有闲下来的时候。特别是厂里的伤残军人年龄偏大,文化水平较低,大多不懂技术,学新东西很难,干活速度也慢。袁殿华使出浑身解数,耐心说教,严格管理,才将各项工作逐步引入正轨。目前,福利厂已接收接纳残疾人员30余名,下岗退伍军人30名,其中22人是伤残军人。他们生产的手套、拖布、防护帽、工作服等劳保产品陆续投放市场,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正日益显现。

事业的征程,永远只有起点。在认真经营福利厂的同时,袁殿华也在为它的明天筹划着。今年初,他从远在江苏吴江开纺织厂的一位战友那里得知,生产染料不仅产品畅销、市场风险小、利润可观,而且能安置更多的伤残军人。为此,袁殿华不远千里,前往吴江考察。

在袁殿华家中,记者看到了一份《伤残军人福利厂染料项目预算》,按照明细粗略算了一下,仅购买设备和原料就需要200多万元。袁殿华告诉我们,他刚从上海、濮阳、开封、德州等地的染料厂考察商洽回来,准备上马精细化工项目,生产工业染料。目前,已联系好技术人员和销售厂家,正在多方筹集启动资金……

前行,生命就不会干涸,事业就会辉煌。我们有理由相信,有着自强不息、遇挫愈勇坚毅品质,豁达乐观、宠辱不惊生命张力和甘于奉献军人本色的袁殿华,一定会续写属于新的传奇,创造新的精彩!


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