噩耗播出的时候——有感于追悼毛主席的日子 陈景文

炎黄之铁血 收藏 3 497
导读:今年12月26号是已经离开我们32年的毛泽东主席诞辰115年的纪念日,在这互联网可将每一个国家每一座城市或者任何地方发生的任何事件即刻呈现世人的时代,任何个人崇拜的怀古之风都将被时光和崭新粉碎或埋没,人们铭记了这两个时间,岂不是历史已经告诉了未来,是他的高尚伟岸而随日月弥久长驻人心,在他的丰功伟绩和人格魅力辉映下,我们每一个赋有天良的中华儿女都是将其出世和逝世来思念的…… 1976年9月9日,我们黑龙江中医学院的工农兵学员接到一个通知,下午四时有重大新闻要收听。在那个年月重大也不是稀

今年12月26号是已经离开我们32年的毛泽东主席诞辰115年的纪念日,在这互联网可将每一个国家每一座城市或者任何地方发生的任何事件即刻呈现世人的时代,任何个人崇拜的怀古之风都将被时光和崭新粉碎或埋没,人们铭记了这两个时间,岂不是历史已经告诉了未来,是他的高尚伟岸而随日月弥久长驻人心,在他的丰功伟绩和人格魅力辉映下,我们每一个赋有天良的中华儿女都是将其出世和逝世来思念的……




1976年9月9日,我们黑龙江中医学院的工农兵学员接到一个通知,下午四时有重大新闻要收听。在那个年月重大也不是稀奇的事儿,不过猜想一下罢了。谁能想到低沉的哀乐中竟然是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出的《告各族人民书》宣布:“伟大领袖、伟大导师毛泽东主席于一九七六年九月九日零时十分在北京逝世……”噩耗立时把我们惊呆了,刹那又哭声四起,悲情痛泣顿时笼罩了整个校园,不,是整个中国人民的泪水立刻湿透了胸襟、大地。我们都不顾性别地抱在了一起,当时那种彻心彻骨的哀,极其到了生命的顶点,没有集体恐怕是谁也挺不过去的。公交车停下、自行车也不走了,院外的人们就是一个劲地木讷地盯着教学楼盖上的广播喇叭,仿佛一切都凝滞了。




我们这些没有学过自然辩证法的工农兵,就是一个劲地寻思,毛主席怎么会死呢?毛主席死了我们怎么办?热爱自不待言,恐惧也占了成份。就是觉得毛主席是天,天塌了下面的人还活不活了……我当即写下了几百行行的长诗:“我知道会有这么一天/但它应该十分遥远/毛主席万岁呀/这是中国人民/不,是世界革命人民/共同的心愿/没想到哇,没想到/霞光刚刚把我送入校园/太阳怎么就离开了人间/这仿佛这是胡说/又好象是谣言/但愿是胡说呀/渴望是谣言呵/但播音员悲痛的音调/如拽我们的心肝/一阵阵真实的哀乐/推出了我们眼里的热泉……/如果能把我的鲜血抽干/参加领袖的血液循环/如果能用尽我的青春/延长导师生命的一秒时间……”那时,校刊也是油印的,用一个油滚醮上墨,将刻写的蜡纸一张一张地印出,但这也来不及了。大字报是最快速的形式,我一边念着,写有一手好字的班级团支部书记刘华生在大黄纸上一边写着。




我们轮流为毛主席守灵,所以清晨四时才眯了一觉儿,等醒来时班里的一个叫王正伦的老大哥告诉我,“你写的那首长诗出事了,工宣队正在找你”。我即刻一惊,那个时代这种事也是有的,一句话断错了位置都能断送前程,我一个没见过大世面的屯子人还不吓出一身冷汗,他又严肃地补充,你到楼下看看吧,有好几千人在抄,我倒吸了一口气……




果不其然,全院的教职员工,还有八岁红领巾到八十多岁的老人,男男女女都一边流泪一边写着,由于门卫把守,不是本院的人不让进,外单位的都拿着介绍信央求,那真诚的场面感染着老师同学,又传到了社会,感动的《黑龙江日报》都给了好大版面,竟让专文的大专院校的学生都好个嫉妒,去年在我们校庆时同学们都提起了这件事,你说那不是诗歌傍上了年代……




9月10日到18日是全国的哀悼日。在追悼会那一天,我们都在毛主席遗像前听华国锋致悼词,抽泣声声加入哀乐低旋,更让人觉得天昏地暗,几个女同学昏厥了过去,眼仁都是白的。我们学年六班一个姓何的女生哭的最为历害,我当时岁数虽小但也看到不少为亲人送葬的场面,这样撕心裂胆涌出的喊叫是绝对没有经受过的。几个学生会的干部陪着她,她坐在地上用左脚蹬着右腿,又用右脚蹬着左脚,又时而双脚使劲蹭地,最后整的一点力气也没有了,让大家拖拖落落地拽了回来……




散会后,我看到操场上每一个人站着的地上都是一片湿印,同学们的脸都哭肿了,到了打饭的时间,一向都把食堂当作大好风光的地方,这空儿的青春肠胃却一天都不思饭菜。晚上,我联系了曾在我们屯子蹲过点的一名领导,我们都坐公共汽车到他家看追悼会的转播.那时,电视只有相当阶层的人能有,一般干部是享受不到的,可由于屋小人多我们只好一半坐在里头,一半站在外边,在我的印象中当时就有北京的一个台,听是听到了,看的反到模模糊糊。大家沉默着返回宿舍,我也回到郊区的家里,一字不识的父母也没吃饭,哽咽着对我说:“景文,好好念书,要对得起毛主席。”我重复着的多少次的泪水,又忍不住劈劈啪啪地掉了下来。老人们泣诉着爷爷姥爷给日本鬼子当劳工被打死,同乡帮着在山路上拉了半个月,回来脑袋都磨没了,是毛主席救穷人出了苦海……话是朴素的,没有那个时节盛产的豪言壮语……




一晃32年过去,当时教育我叮咛我的两位老人也先后离开了人间,但是他们朴实无华的话语却时时响在耳畔,让我饮水思源。我想,毛主席在天安门城楼庄严宣告,中国人民从此站立起来了,人民是把他当作他领导的党在那说话,他是那个时代党的化身,这一点也是一百年不能动摇的。




我更知道当时中国有多少个这样的家庭重复着类似的回忆,还有我们千千万万那刻真情倒地的良心儿女,来作为和沿续人民的根本感情,让我们今天的党执政之基依然牢固,没有韶山冲走出的这位伟人倡导的宗旨,于这国际这共产主义阵营的内乱和敌人的颠覆,于这西方资本主义的经济危机冲击东方的社会主义大厦,不说风景这边独好,我们的巍然屹立是不可能的。




那是一个“极左”的年代,但人们对毛主席的感情却是真实的。我为我伟大的民族和伟大的人民骄傲,漫说化悲痛成为的力量可以排山倒海,即使众情推泪汇成的千条渠流感恩,万道河水载情,那波那浪也会淹死仇恨我们的敌人。所以,几十年来,人们用他们的怀念,用他们的追忆,又反复制造着已经走下神坛的领袖神话。不是在回家途中路经井冈车打不着火,就是哪座山峰老人家又显了灵,甚至毛主席雕像落成的时刻,韶山冲竟是紫霞铺路红晕当天。现在,好多人家还挂着毛主席的像,的哥也借老人家陪伴的仙气弯转直行,这一切的一切,用现代迷信你是解释不通的。




多年来,毛主席纪念堂是我于京必敬的圣地,毛主席家乡也多少次留下我的身影,十六大、十七大我有两部诗集专献党的前赴后继,新华社也发了消息,那上面都有我对伟大领袖热爱的泪痕。今天的华夏正用科学发展,和谐赞歌再度悠扬于革命出发的地方,毛泽东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当九泉有知:“所以,我们把往昔叫做热爱/所以,我们把今朝叫做澎湃/所以,我们将前进的方式/叫做继往开来……”




还想提及一点的,作为一个文化工作者,除却毛主席的领袖地位,他那深邃的思想驾驶的诗行笔法,也是我辈及后来者用之不竭的。这我也在纪念延安文艺座谈会六十周年时《诗刊》记者采访我的长篇文章里尽致了。是的,曾经的文学偶像已被歌星影星取代,我依然固执着时代放歌,只是不敢淡忘学笔是从毛主席诗词开始的,就是如今微薄的理论也是毛主席著作中的受益。感谢伟大领袖给我的启蒙并让我用之不尽,使我知道那条哲学大路连着我们的民族精神,也令一个从我认得第一个字的时候,便是家族史上扫盲开始的农民后代,在时代大潮中激扬文字。我要科学不求战无不胜,但毛主席和毛泽东思想是打不倒的,因为合成它的是人民的感情,而人民是可以万岁的……


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