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锋王座 前传:碧血丹心,红河怒吼 血岭(2)

山鹰2007 收藏 2 2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size][/URL] 借着敌人阴毒的BP_55神经毒气攻势,敌人几乎不费吹灰之力重新占据了我4、5连重新修补过无名高地山岭两侧大部分几近完整的工事。除了现在还不能发言的我120mm以上重炮;火箭炮、迫击炮几乎难伤着躲入分散藏入地穴、洞窟甚至是深壕里的敌主力分毫。而敌人两个团组织的敢死队却源源不断顺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


借着敌人阴毒的BP_55神经毒气攻势,敌人几乎不费吹灰之力重新占据了我4、5连重新修补过无名高地山岭两侧大部分几近完整的工事。除了现在还不能发言的我120mm以上重炮;火箭炮、迫击炮几乎难伤着躲入分散藏入地穴、洞窟甚至是深壕里的敌主力分毫。而敌人两个团组织的敢死队却源源不断顺着轰塌的近乎抹平的沟壑,穿越炼狱似的火场,一波接着一波冲杀过来;在付出惨重伤亡的同时,一米一米我4、5连压入近乎是墓穴的最后2处洞窟之中。因4连、5连最后的防御点距离我六连三排据守的无名高地山顶加高低落差在内至少有600到800米,火光冲天,硝烟弥漫,能见度低。致使我三排无法运用普通枪械与以4连、5连战友有效火力支援。并且由于遭遇敌攻击无名高地山岭2个团近百门各式伴随而来的迫击炮的持续猛烈火力压制,缴获过来配给我三排的三挺苏制KПBT 14.5mm高射机枪根本无法有效发挥实力。致使我们只能在重重火力的阻隔,连长严厉的压制下,眼睁睁看着4连、5连最后剩下点的兄弟徒劳挣扎着奋战致死。861电台里,尽是炮弹炸响的声声巨响!尽是枪声炒豆似的击鸣!尽是战友们惨烈的哀叫,令心碎的悲吟;一声又一声急切近乎于哀求的声音正隔着烽火连天的火力阻隔向611,向我们苦嚎着:“6连,我们需要支援!急需要支援!”但情急之中的他们又怎知即使加上我们,面对如此境地那也不过是杯水车薪呢?我们什么也帮不了……

不是不能,而是不敢帮……为了611,也为了那些已经去了兄弟们的英灵,我们怕我们不得不把六连的炮口,对正自己二营战友的阵地……作为一名军人,作为一名还有点良心的军人,这是将是最羞耻最痛苦的胜利!

但连长就是这种为了胜利不择手段的人;战争就是一场赤裸裸的杀戮。当4连、5连幸存的战友们为了重伤的战友坚持着不与我靠拢之时,这悲怆的结果便已经注定。如果有选择,哪怕是让我们顶着敌人汹涌的炮火,向着疯狂冲上来的敌人发起反冲锋,发起白刃战,能救得了所有4、5连还剩下的这点兄弟,哪怕牺牲我也无怨无悔。但事实却是不能!我们能做的只能是尽人力,听天命,让4连、5连兄弟们每个人的付出和牺牲都变得更有价值些,仅此而已!除了沉默,我无言以对。我们要等,等着六连兄弟们全数到位……

“报告,1排准备完毕!2排准备完毕!4排正在调炮!5排正在归位!3排准备完毕,炮击参数已递交。”王建迅速报告道,并将记录了混蛋瞄测草拟的预案递到了连长手里。身作通信兵的他并没有清晰认识到,我们已经准备把4、5连最后还剩下的点兄弟们牺牲掉,但通过连长对4、5连的通话,他已隐约猜到了些。

在此不自觉哽咽着,迟凝道:“连长……真的没有别的办法吗?这个,我们是不是该给团长报告吗?”

“不用,作红1团的兵就当有这觉悟!”连长沉吟一声,不再透过观察口指挥战斗。兀自在石墩上平摊起一副军事地图上用凝视着,沉默不语。良久之后,深吸了口气来,拿出铅笔来开始了地图作业;一条条短粗的细线在自611高地标识之上延伸出来;连长看了看,思索着,又毫不犹豫的擦掉,再来,如此往复着。而此刻,连部外,敌我正杀声震天,炮声隆隆……

9.19,21:25,无名高地2号哨位。短短5分钟,在我4、5排幸存战友们奋勇抵抗下,凶悍的敌人组织的5路排级敢死队,百来人在敌重炮开路,敌我双方密集的迫击炮、火箭炮形成的滔天火雨和烧得通红照亮了整个夜空的山火里,在遍地尸骨填满炸开地沟里再度推进300余米,近抵在4连、5连兄弟们盘踞在我无名高地顶点之字通路崖壁近侧600—800米远的两处低矮山石缝儿构筑的最后防御点前的段段散兵坑和短壕中;凭着5倍于我的兵力和绝对优势于我的苏军精良装备,在我无名高地山岭两侧山丘据守的三营和北面142高地坚守的2团1营数十门迫击炮的三面重点猛烈轰击覆盖中,向据守在洞窟前两处环形防御堑壕里顽抗中再度伤亡近半,4连、5连相加不过30余人的战友们展开惨烈对射!

敌我一发发迫炮弹就在敌我相距不足200余米,坑洼不平的山麓、山脊之间轰然爆炸!一簇簇子弹就在这燎原山火里密集横飞!一枚枚火箭弹粗鲁的撕破密集如织的弹流,掀起一阵血肉横飞或是满天土雨!烈焰腾腾,硝烟弥漫,赤灼弹链间,满眼尽是通红一片,满耳尽是敌我愤怒嚣叫、痛苦的哀号;呼呼风声,裹着浓浓的黑烟,将敌我剧烈纠缠在一起,腾涌,翻滚,厮打,袅袅升天!

随之而来的一发发RPO_Z纵火弹如离弦之箭,锋锐难当的穿透火色的夜空;在声声轰然炸裂后,一簇簇汹涌的火焰如平地莫名腾起的地狱火,点燃了4连、5连兄弟们据守的一段段堑壕,将早已一片火海的无名高地山岭映衬的更加红艳;不时传来一阵阵弹药殉爆的猛然轰鸣;不时传来一声声4、5连战友们的痛苦哀嚎。下面坚守着的4、5连兄弟们已经到了最后的时刻!

“6连,我们需要支援!支援!兄弟们不行了,求求你们……快……”带着断断续续,声嘶力竭,近乎哀求的声音,一道点波穿透了整个战场。3营和2团一营的兄弟们炮打得更响了;9师自走火箭炮群战友们,炮也打得更响了;团长毫不顾忌敌人透过无线电监听可能发现我红1团团部的危险,持续用步谈机怒吼着,咆哮着,威胁命令着刚结束一场激战陷入一片死寂的我六连必须出动支援将4、5连最后剩下的这点兄弟们从覆灭的危险中抢出来。但回之以团长和团领导们的却是连长威严怒叱我们后无线电关机的静默!(PS:都是制式国产电台。不包括非制式的法制TRC540、554)

大地依然在颤抖,敌我依然在嘶吼,密集的枪声,密集的爆炸,熊熊的烈火照亮整个夜空。

此时的6连便如同短暂陷入死一般的寂静与黑暗;莽莽群山之间孤拔峻峭的611,在四围一片汹涌火海里,恍若随时都可能被火海湮灭的孤岛而它却是4、5连剩下最后点兄弟们最后的救命稻草!

9.19,21:30分,经历近半小时的惨烈鏖战,在敌人卑鄙的神经毒气弹攻势下幸以仅免的4、5连兄弟们在几乎走到了生命的尽头。尽管在东、西、北三面据守的兄弟部队迫炮班不顾及自身阵地安危,支援来密集的宝贵火力;尽管有着2栋配属自行火箭炮的猛烈持续的火力压制,但敌人依然不断在付出惨重伤亡的同时坚定不移的使用配属炮兵轰击猛烈压制我611高地;运用伴随迫击炮持续压制我无名高地顶;运用精确迫炮火力定点清除前进道路上的阻碍。

在组织的敢死队惨烈的对射和付出的惨痛伤亡下,一米一米稳固向着间距不过200米,我无名高地斜上坡口下最后4、5连兄弟们盘踞的最后据点压了过来。而就在他们斜上缓坡接上陡坡之字形便道上4、500米就是无名高地顶我6连阵地。此时的敌先头换掉第三波的敢死队在经我4、5连兄弟们的顽强阻击杀伤下,已在短壕与短壕之间,2处据点前,距离4、5连各剩下幸存最后十余人尚能顽强奋战兄弟们坚守的最后战线不过百余米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