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魂 兵魂 47、再遭黑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80.html


林辉虽然名为张成的副手,但实际负责具体事宜的还是他。华瑶知道张成不懂公司经营业务往来这些,给他安排了这样一个任务,是想稳住他。林辉肩负重任,一回到公司马上就忙活开了,为三日后的日本之行做准备。


“旺叔为什么叫你张教官?”


财务室里,埋头整理文件的古子澄看见林辉走开了,就好奇地小声问坐在沙发上发呆的张成。


“哦,”张成回过神来,随口胡扯,“因为我以前在T国军校客串过一段时间的教官,几位公司领导就这么叫开了。”


“噢!”古子澄恍然大悟道,“怪不得你的功夫那么厉害!”


张成知道古子澄是指前段时间的公交车劫匪事件,尴尬地笑了笑。


这时古子澄的手机响了,走到一边接电话。


张成无暇在意这些,兀自在那出神。


“为什么在这个时候要他去日本呢?黄村的货出事后,华城星第一时间返回了T国,显然是意识到了危险。虽说警方暂时没有掌握确切的情报,但随着调查的深入,警方的矛头迟早是会对准华兴集团的。这个时候华瑶不去考虑如何将那一部分幸免于难的货出手,反而若无其事地搞什么正常业务,太不正常了。难道货已经出手了?”


张成这时又想到华瑶便是一年前追杀自己的那伙文物盗窃集团的首领,脑袋“轰”地一声炸开了,“那批货一定有问题!”


张成突然冲了出去,把正在小声讲电话的古子澄吓了一跳。古子澄看着张成的宝马X5飞快地从楼下的停车场疾出了大门,瞬间淹没在街道的车龙里。


“他刚刚突然离开了,慌慌张张的样子。”古子澄看着消失的宝马X5,对着手机说,“老爸,要不等我出差回来再说,好吗?”


“好吧,你可给我上点心啊,还有,到了日本鬼子的地方上一切得小心。”


“都什么跟什么呀!你以为还是抗日时期呢!”古子澄不耐烦地挂了电话,有点哭笑不得。尤其是对她老爸的最后一句话,古子澄甚至有种崩溃的感觉。


……



猛子孤身一人出现在市人民医院,他双手插着口袋,慢慢地走到了住院部。


“你好,请问特护区在哪?”猛子用流利的汉语礼貌地询问导诊台护士。


“左拐直走就是。”


“谢谢。”


猛子顺着护士手指的方向慢慢走去,眼睛四处打量着门牌号。


时值中午时分,探病的人渐渐少了,尤其是特护区更为清静。住院部的病人大多在用过午餐后开始了午睡。除了值班的医生和护士,其他人都在享受着短暂的午休时间。猛子沿着走廊慢慢走了一段,确认没人注意到之后,闪身进入一间空无一人的医生更衣室。


片刻,猛子摇身一变,成了值班医生,夹着文件夹慢慢地寻找着目标病房。


“303,是这里了。”


走廊空无一人,猛子推开门,闪身进去,反手关上门,右手便掏出了加装了消音器的手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病床上的方杰……



张成拼命地往市人民医院赶,他恨不得长出翅膀飞到方杰的面前!


“方杰有危险!”


他断定,南洋大酒店天台遭袭的那个晚上,方杰一定是有很多重要的话跟他说,而更重要的话在说出来之前,方杰便遭到了枪击。由此可见,一定有人想方杰永远闭嘴,那晚没有达成目标,他们不可能会善罢甘休的!


张成懊悔地连连捶打着方向盘,暗骂自己的疏忽大意,连这点都看不出来!


宝马X5速度不减地冲进了医院大门,引得路人纷纷大骂。张成直接把车子开到了住院部门口,猛地一拉制动杠,踢开车门跳下去就往里冲。


“哎哎,先生,你车不能停在这里。”


一个保安拦住了他的去路,张成心急如焚,哪里管得了那么多!他伸手想推开保安,余光中却看见了那保安有着一张熟悉的脸庞。谁知此时,那保安突然间掏出一把装有消音器的手枪对准了近在咫尺的张成!


在这个时候张成也发现了危险,条件反射般地飞右脚尖踢向假保安持枪的手,堪堪在他扣动扳机之前把他的手腕踢折了。手枪被高高抛弃,落到了远处正在排队交费的人群里。


张成右脚没着地,而是在落下的时候身子一欺,蹬在了假保安的胸口,紧接着双手抓住了他的脑袋,一扭,假保安身子软软地栽倒在地,口吐白沫,直到死了也想不到对方的身手如此凌厉。


然而危险没有过去,此时四名赫然持着加装的弹鼓的AK-74S突击步枪的身穿黑色作战服戴着头罩的男子冲进了大门,枪口对准了张成,用力地压下了扳机……


张成站的地方附近有两根大柱子,左边一根近在咫尺,是最理想的掩蔽物。然而他却猛地扑向右边较远的那根柱子,因为左边的柱子那边有成队的人群。


“哒哒哒”


密集的5.45毫米步枪子弹紧紧贴着张成的飞扑的身体横扫而去,弹头打在墙上噗噗作响,滚热的弹壳散落在大理石地板上,发出清脆的叮当声。虽然张成尽力把子弹引到了人数相对稀少的左边,但远处仍然传来几声惨叫,几个无辜群众被流弹击中了,倒在地上痛苦地翻滚着。其他人看到这突发的一幕纷纷惊恐地逃开,胆小的女人扯着嗓子尖叫,更多的人双手抱着脑袋原地蹲了下来。


忽地左臂一阵火辣辣的疼,张成把身子贴在柱子后面,呲着牙撕开左臂的衣袖一看,被子弹咬掉了一块肉,他随手将撕烂的衣袖紧紧地扎住伤口,暂时止住了血流。


他右手习惯性地摸向左肋,伸到一半不禁懊悔地在心里“操”了一句。时常带在身上的92F手枪偏偏今天放在了住处!


那四个全身只露出两只眼睛的杀手慢慢地散开,一边朝柱子打着长点射一边慢慢包围过去。这四个人显然是很有经验的杀手,四个人分成两人一组接替射击,当一组人需要更换弹夹时,另一组仍有弹药提供压制射击,等待他们更换弹夹时跃出反击无疑是行不通的。张成镇定地思索着其他办法,这个时候惊慌是没有一丝作用的。


凶神恶煞般的杀手震住了在场的所有人,大家屏住呼吸,惊恐地看着他们。张成忍受着子弹打在柱子上的声音,辨别着他们的方位思考脱身办法。


“枪!”碎土飞扬中,张成无意中看到了那把假保安的手枪静静地躺在不远处的人群脚下。他急忙向人群打手势,正好蹲在枪附近的少年看到了张成的模样。少年看懂了手势,下意识地朝地上看去,接着有些慌张地抬起头看向张成。


“踢过来!”手势加口型,张成着急地比划着,他恨不得吼出来。


也许是因为张成只是一个人,少年心里下意识地认为他是好人。少年偷偷看了那几名杀手一眼,像是下了很大决心似的咬着牙一脚踢在了手枪上,手枪不偏不倚地正好滑到了张成右手边,而把注意力都放在柱子后面的张成身上的几个杀手却没有发现这一幕。


捡起手枪,迅速地检查了一遍,张成脱下没了一只衣袖的外衣,心里计算了一下四个杀手的站的位置,唯一的机会,他呼出一口气,猛地把衣服甩了出去。


四个杀手突然看见一个“黑影”从柱子处窜了出来,枪口条件反射般地转向了“黑影”。这时,张成已经从另一个方向窜了起来,人在空中便打出了三发急速射,在落地的瞬间打出了第四发子弹。四个杀手把那件衣服打成了纤维,而他们的枪声也骤然停止了,摇晃地栽倒在地板上,全他妈死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