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山之剑 第一卷 第一次较量 第七章 (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51.html


看着那冲天的火光,武田张大了嘴巴,但是一句话也没有说的出来。

“中佐阁下,我们的车......”旁边的一个传令兵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但是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武田制止了。武田还是没有说话,继续保持着沉默,谁都没有注意到,他的鬓角开始抽动着。他已经看到了马一鸣模模糊糊的样子,虽然还没有完全看清楚马一鸣长的什么样子但是他却感觉到自己有点喜欢这个对手。

马一鸣站在了路中间,手插在口袋里,面前面前的鬼子是他们的几十倍,可他没有任何一丝恐惧。还显的有些悠闲自在。

二狗子拿着把枪在马一鸣身旁那残破的墙后面,注视着周围发生的一切,尤其是盯着马一鸣对面的那群豺狼。他手里的枪很漂亮,黑的发亮,有军队用的步枪一半的长度。

“不管你是什么狗皮膏药”马一鸣首先打破了这种局面“武田,我今天非要把你从这里拔掉,你个狗娘养的。”话语里不仅仅带有挑战味道,还有几分嘲弄,甚至可以说是蔑视。

何时有人对武田用这样的口气说过话,就算他最尊敬的老师,他的上司,对他说话的时候也带有一种商量的态度,更别说那些小兵了。可是,今天马一鸣就这样做了,而且是在骂并且骂的很痛快。

马一鸣继续骂着,象个泼妇,如同忘记了现在的所处的环境。武田脸憋的黑红,有点象猪肝。他还是一句话也没说,象是在等着马一鸣继续骂街,而马一鸣所骂的内容他却一句也没有听的进去。整个村子好象就只有他们两个。双方手下的士兵也没有要动手的意思,只是在一旁警戒着或者是保护他们各自在这个村子的最高统帅。

时间已经接近中午时分,太阳也高高挂了上来。毒辣的光线照在人的脸上生疼生疼的。马一鸣和武田的眼睛对在了一起。其实就在骂武田的时候,他一直有点怕,真的很怕对方哪个士兵开黑枪。

也并不是武田就想听马一鸣在那骂自己,让自己的士兵保持那种比较公平的行为。只是在马一鸣在骂自己的时候,他感觉到内心空荡荡的。他是个军人,在他的脑海里,军人的命运注定是和战争联系在一起,只有战争才能显示出军人的重要性,军人就是服从,而是否发动战争则是由那些政治家来决定。可是对于这场战争他却很矛盾,战争的正义性和非正义性始终在他脑子里徘徊,他不知道哪个才是正确的。有时候很迷漫,听马一鸣这样骂自己,他到感觉到有点欣慰。

其实马一鸣也没有骂了多久,也就简简单单的说了那几句。可大出他所料的是,这位中佐却头抬的高高的,一动也不动,甚至等他骂完很久后,这位中佐还是保持着这样的姿势,一动不动,只是手里紧紧的握着军刀。

刚才那种炮火的味道也已然冷淡了许多,取而代之的则是可怕的沉寂。在此时,谁也不会预料到将要发生什么,谁也不敢去想将要发生什么。虽然双方人数很少,但是每个人都知道双方的相互碰撞将意味着什么。马一鸣如同一个发怒的狮子,这不是一只普通的狮子,他还具有狼的野性;而武田,在对待面前的威胁上,他也开始发疯一样的,嘴里怒吼着,血盆大口张着更显的他的内心的躁动。

武田万万没有预料到,在他的身后却会有人进攻他,廖阳已经悄悄的靠近了武田的军队。本来在闯进日本人哨所的时候,不只是廖阳还有马一鸣都以为他们的行踪暴露了,尤其是廖阳在村后的那关。可是就在枪响了以后,马一鸣很是得意,因为就在机枪响以后乃至他和武田对峙的时候,没有一个日本人离开那里去村后那看看。其实这也的多亏廖阳的机智聪明,廖阳很轻巧的躲过了机枪的扫射,他没有直接往村子后面跑,而是往前面走了走,躲了起来,就在双方对峙的时候,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马一鸣和武田身上后,他趁着这个机会找了个小胡同迂回的转到了村后,也就是日本人的背后。

“中佐阁下,我们是否需要开火?”武田旁边的一个军官说着,有真很迫不及待的感觉。

“再等等。”武田的内心还在有着点挣扎,他都不知道自己在为什么挣扎。

在武田说完话后,他感觉到自己身边刚才那个军官正在朝自己的这个方向倒下,砸在了他的左侧身体上,既而重重的倒在了地上。这突如其来的动静猛的使武田身体一抖,手上有种粘粘的感觉,抬起手一看,都是血。他觉得自己象是昏睡了几天,现在才醒来,才知道自己该去做什么。武田低下头看了看身边的尸体,他有些懊恼,恨杀死这个军官的人更恨自己,他根本就没有去细查那军官死的原因等一系列问题。

“开火.....”武田刚才那血盆大口应该说是在梦境中的一种自我感情流露,而现在的他是真正的发疯了发狂了“开火...开火...”连着几声的大叫,他那最为原始的劣根性已经暴露出来了,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或许觉得杀掉马一鸣他才会痛快。

火力网络还没有彻底形成的时候,马一鸣早躲进了旁边的一个掩体。两把小手枪已经从他的身上掏了出来,可是却根本无法抬头,鬼子的火力网已经形成了半圆形的,猛烈的炮火压制着马一鸣和二狗子。鬼子用机枪继续疯狂的扫射,此时的武田好象找到了安慰,他没有高兴的笑,只是那双猎鹰般的眼睛一直盯着马一鸣所在的方向。

好象马一鸣突然给消失了的一样,从那个掩体后面再没有露出头。武田有点着急了,他有点舍不得这个对手这么快就消失在这炮火纷飞世界,虽然他们并没有过什么正面的交往。

正在武田想着马一鸣的时候,却听到自己背后依稀有着零碎的枪声。他想到了那个军官的死,那个倒下的身影再次浮现在自己面前,他很是后怕,要不是那个军官堵在自己跟前,死的可不一定是谁了,同时他也为自己的疏忽大意感到惋惜。就在那军官死后,他只感觉头大,只想杀死对手,可是他却没有更仔细的去观察军官是怎么死的;还有就是,在进攻对手的时候,只是形成了半圆形的火力网,他没有对自己身后形成有利的保障,只是留了几个人在那看着,就这两个疏漏差点葬送了自己的性命。不知道是水还是汗滴到了泥土里,没有任何一点痕迹。此刻他已经完全看清楚了,从他后面对他进攻的是两个人,而这两个人却不是刚才在他面前的那个。他们出现着实让武田吃了一惊。

“所有火力,全部出击,形成圆形火力网。”武田暴跳如雷,他已经完全忘记了该怎样去和对手较量了。

双星现在没有更多的去和武田纠缠,他们已经把武田周围的那些人解决的不少了,可能这就是他们要的结果吧。但是这些却让武田感觉到很奇怪,因为他完全暴露在自己对手的眼前,可他的对手却一直没有杀他,好象只想要他看到周围那些战士的死亡,他的那些士兵都已经有些疲惫了,不仅仅是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对手在什么地方,更因为是战争已经在他们的心理埋藏下阴影,只是这个阴影被马一鸣一点一点的从他们的心理挖了出来,摆在了他们的面前。枪炮的声音越来越稀疏了,武田手下可用的人越来越少了。他根本无法理解自己手下那些精英是如何倒下的。

马一鸣再次幽灵一样的再次出现在了武田的视线内,这次出现在武田面前的不仅仅有马一鸣,还有其他三个人。武田笑了,那种很无奈的笑。他命令所有的火力停止,他不想用这些工具来解决双方的这次冲突,而是想亲手试试自己的这个对手。

其实马一鸣他们并不是有多大本事,不是不怕那些钢铁制造的武器,只是他们实在没有办法的时候采取了心理战,把日本士兵那种对战争的迷茫慢慢的一点一点的从他们的心理揪出来,来打破对方的战力,对于日本人的硬实力,他们是根本无法突破的,更是无法战胜对手的,采取这样的战术只是无奈之举。现在,可以说目的已经达到了。

所有人都已经放下了火药武器,手里只有最原始的冷兵器。没有人退缩,他们都疯了彻底疯了,只是发疯的原因不同罢了。马一鸣他们是因为心理的仇恨,而武田他们则是因为自己的对手的可怕,他们只想要活着回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