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战区 第一部 【腥风】 第七章 丝丝入扣

国产推土机 收藏 20 1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13.html


第七章 丝丝入扣


[请注意本章节汤度他们已经从图们江岸边长途跋涉进入甘肃境内,他们的目的地点是一个大教堂,并非清真寺。

魏建国是他们的领路人,这个凶悍的男人喜欢宣扬教义,还苦口婆心的劝人入伙。汤度对他的注意力并不太高,所以后来魏建国被棕熊干掉的时候,汤度就好像看到火车压死了一只愚蠢大胆的老鼠一样。]


女子在地上嚎啕大哭,抱住魏光启的腿肚子哽咽起来,魏光启恼怒的对准女子的肩膀猛踢了几脚,恶狠狠的骂道:“操你妈的,你要是个处女还能卖个好价钱,都半老徐娘了还在这里磨蹭啥呀磨蹭?”

女子低声哽咽,甚至求救的眼神投向两外几个偷渡者。忽然那几个偷渡者瞪大了双眼看着魏光启,问道:“你是魏光启吗?”

“那当然。”

“你招人入伙能吃饱饭吗?”

“废话。吃不饱怎么干活?”

两个年轻人眼睛放光,冲上来对魏光启敬了一个军礼:“我们愿意加入,我们自己带有武器,我们每个人还带了五个手榴弹,介绍的人说通过你可以加入自由组织,可以做佣兵吃饱饭。”

魏光启喜悦的笑着握住他俩的手使劲摇晃:“好啊,没问题,我介绍你们和清真寺的人联系。”

两个朝鲜人大喜过望,追问道:“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和他们见面?”

“现在”门外传来一个沙哑的声音。

汤度警觉的看着铁门打开,一个枯瘦如柴的老人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一个录音笔和一把银白色的勃朗宁手枪。

魏光启看来早有准备,也不吃惊,跟老人点头致意。老人回应了一下,坐在一个小方凳上,开门见山的说:“我代表圣战团接纳你们,你们如果愿意加入圣战团,必须遵守***教的戒律。”老人说着,拿出那几张纸,给他们分发,“我叫魏建国,是你们的领路人。”

汤度微笑着跟魏建国点头致意。魏建国客气的微笑,对大家说:“现在每个人发一只烤羊腿,我们待会儿改乘依维柯到我们的‘桑德哈’去报道!和你们之前的加入者一样,一旦加入圣战团,将永世不能退出,除非你作为叛徒被击毙或者和敌人同归于尽。”

两个朝鲜人脸上的筋肉抽动着,露出为难的之色,魏建国看着他们,也随着看了汤度一眼,讥诮的冷笑着说:“你们在朝鲜吃不饱穿不暖,到中国也一样。加入我们圣战团,起码可以保证你们吃饱穿暖,至于和魔鬼敌人战斗,那是分内的事,就算为了真主捐躯,也可以到天堂,那里有七十二个美女陪伴你们直到永生。”

汤度注意到魏建国表情刚毅,手背上有一个新月形的纹身,颜色浅浅的,那是一种特殊的十字架。欧洲中世纪异端裁判所使用的那种宗教极端主义组织标志。

空气中弥漫着铁锈的味道,大家都一言不发。

血腥恐怖的气息在车相中弥漫,魏光启一直一言不发,突然插话道:“魏营长,入伙的事你们到桑德哈再说吧,我这儿还有几票买卖要着急做呢。。。”

魏建国瞪了魏光启一眼,对汤度和那两个朝鲜逃兵说,:“跟我走吧。”随后他又走到那个朝鲜女人跟前踢了一脚,说道:“你也跟我们走吧,我们需要翻译。”

朝鲜女人用难以置信的目光看着魏建国,不解的问:“你要带我走吗?”

“跟我们走吧,我们需要翻译。”魏建国没好气的解释了一下,打开车厢,四人正要跳下车,突然看到一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他们。

那个相貌猥琐的男子双手端着一把AKS步枪对准了他们。男子脸上露出狡诈的笑容,不屑一顾得对他们狞笑道:“你们都是要‘入伙’加入分裂组织的吗?”

魏建国不屑一顾的冷笑道:“你是什么东西?老子是正当做生意的,贩土特产的,老子是正当生意人,”言语间手里已经多出来了一把T72-9.65口径左轮手枪,这种手枪的射程不超过50米,但在咫尺之间,猥琐男子虽然那这火力强劲的AK,但是短距离对射,也未必能在魏建国的上风。

汤度细心的看着这个猥琐男子,开口问:“老弟,如果是想敲竹杠的话,也犯不上丢性命吧?”话音未落,拇指和中指将手里的烟头弹向猥琐男子。一道火红的光闪动着飞向猥琐男子。

猥琐男子一惊,汤度一个箭步冲上前去,“锁喉”“端肘”“折腕”,只是一眨眼的功夫,猥琐男子躺在地上,口如白沫,两眼发直,手臂抽搐着,口里发出“呃……呃……”的呻吟声。

魏建国惊讶的看着汤度,尊敬的笑道:“你老兄还有本事啊,以前干什么的?”

“汤可风,野战军退伍复员,在家里打宅基地跟村长翻脸,杀了他一家老小五口人,负案在逃,全国通缉。”汤度随口答道,“我是山西临汾人,有机会带你去家乡喝汾酒?”这是公安部A级通缉令上的一个重犯档案,犯人已被抓获,还未通报更没有公开审讯,国家安全部调阅了公安部卷宗“借用”了这个重犯的身份,除非汤度完成任务恢复身份,否则这个重犯就一直呆在看守所内敬候佳音。

汤度回答着,用警惕的充满敌意的目光看着魏建国那张马脸。

魏建国胆怯的陪着笑:“可风老兄哪里的话,我们这些真主安拉的仆人,哪里还计较什么汉人的奉公守法?只要和我们站在一起为主神奋斗捐躯的勇士,就是我们的好伙伴!”

汤度用一种骂骂咧咧的架势乜斜了魏建国一眼,气呼呼的看了一眼脚下的猥琐男子。踢了一脚,只听得那猥琐男子嘴里叽里咕噜的说了些什么,痛的泪眼婆娑的看着魏建国,语气低沉的问:“我是伊藤公司派来的人,我找都拉。”

魏建国闻言脸色大变,弯下腰看着猥琐男子,低声耳语了些什么,然后细致入微的将猥琐男子扶起来,带到不远处的依维柯上面。

汤度眼瞅着魏建国和猥琐男子在依维柯里面相谈甚欢,自己的梅花牌手表虽然带有窃听功能,但范围只有30米,依维柯那边离这里起码也有50米,刚才他俩低声耳语还有可能记录到,但现在他们说什么,或许只有天知道了。

思忖之间,魏建国已经下车,走到众人面前说:“都跟我来吧,我们到‘桑德哈’据点去。”

众人尾随魏建国进入依维柯,隆隆的发动机响过,他们行驶在一条平整的水泥路面上。

经过了几个收费站后,依维柯停驻在了一座大教堂的门口。这里有络绎不绝的善男信女,也有一些西装笔挺的欧洲人。汤度注意到这里的走廊、角落等节点都装备有摄像头。

“我们现在进行三个月的教义培训,”魏建国看着他们,目光坚毅的说道,“圣战团是真主安拉眷顾的勇士们的队伍,我们除了需要勇敢的战斗技能,更需要对真主的信奉。没有信仰的疯子和那些亵渎真主的魔鬼,都会付出代价的。我们要通过洗礼和学习避免愚蠢的言行。”

汤度随着众人点头。他发现那个猥琐男子不见了,而且魏建国一扫刚会面时的市侩嘴脸,当下俨然成了一个传教的圣人。

魏建国的左手背上有一个子弹穿透后留下的疤痕。看上去就像一个干涸废弃的小型油井。西北人常见的黝黑面庞上,炯炯有神的眼睛,加上棱角分明的胡须,昏黄的灯光下,魏建国就像一个雕塑,严肃、庄严、寂静无声,只有在讲述教义的时候他才张开嘴唇,述说古兰经和***文明的价值意义。

汤度对如此冗长繁琐的说教不感兴趣,他注意到那个猥琐男子时而在礼堂门口的窗户上出现,朝这边窥探。他们目光相遇的时候那个猥琐男子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转身离去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