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骄傲因为我是黄皮肤黑头发的中国人

高丽就是棒子 收藏 0 382

中国骄傲:寻找心中的净土


“中国骄傲”四川候选人:张林


阅读提示:在遥远的西藏墨脱,一个背夫曾经用生命陪护去旅游的伍娟翻越了皑皑的嘎隆拉雪山;一年后背夫却因为雪崩命丧异地。伍娟怀着无限遗憾希望能够寻找到他的家人,让恩人能够魂归故里。然而,当《中国骄傲》记者赶到成都时,得到的却是一个意外的结果……


旅游遇险被困雪山






2006年9月2日,重庆街头,伍娟迷茫地环顾周围陌生的人群:“我都不知道还能不能找到他的家,现在的这个线索可以说是最后的希望了。” 《重庆晨报》的记者吴国富用鼓励的语气对伍娟说:“别太没有信心,根据《成都商报》发过来的照片,我们认为那边找到的这个人有90%的可能性是你要找的张林。”


伍娟是一名驴友,拿她自己的话说,她喜欢“驴行天下”。只要有时间,她就会和朋友们背上行囊出发,行走在天地间,寻找自然最本真的颜色。多年以来,她和“驴友”们的足迹已经遍布了大江南北。


“和别的旅游的人不一样,我们基本上只去那些没有开发的地方。”伍娟说。但是进入2006年以后,伍娟“驴行”的路线发生了变化,她只去四川成都郊区的几个地方。因为她的目的不再是探险,她在寻找一个叫张林的人。“他在雪山上救了我的命。”


“我是2005年10月去的西藏墨脱,那是每一个驴友心中都向往的地方,那个地方太干净了。” 伍娟在她的游记里写道,“……我知道我到了拉萨就不能再拒绝墨脱,一个如此美丽的圣地……”


差不多花了4天的时间,伍娟和另外的两个驴友终于从拉萨到达了墨脱。第一天的行程还很顺利。但是到了第二天,平静的雪山却突然开始出现暴风雪的天气,她们已经被困在了雪山之间,既回不了墨脱,也无法前进。


此时的伍娟已经进入西藏20多天了,在这20多天里,伍娟基本上都是用脚在丈量着西南这片神圣的高原。现在,她已经没有任何气力来迎接不期而至的暴风雪了。


“我已经没有办法,我只想下山。我甚至都在想着,我是不是还能活着回到重庆。” 在绝望中,伍娟找了一名背夫,来帮助她在暴风雪中翻越雪山。然而,伍娟却想起了在进藏的公共汽车上人们对她的告诫。——“那些背夫在一般的时候还是能够帮你很多忙的,但是在真正危险的时候和地方,他们可能会扔下你独自逃生的……”


实际上在这种时候,伍娟也顾不上那么多了。“我只有依靠他,全部依靠他来帮我脱离险境。出发的时候他告诉我,他的名字叫张林,是四川成都附近的人。”


背我出山的恩人却遭难


在白皑皑没有人烟的雪山上,伍娟因为寒冷、孤寂,整个人几乎绝望,每一步几乎都用尽了全身气力。在翻越一个垭口的时候,白茫茫的风雪掩盖了前行的道路,张林提示她底下就是万丈悬崖,恐惧中,伍娟只感觉到身体已经渐渐失去知觉了,在自然强悍的力量下,她被逼迫得放声大哭。


“后来,张林返回来对我大吼,说我再不走的话,我们都会死在这里。他没有像别人说的那样扔下我一个人独自逃命,在我不行的时候,他一步一步背着我下了雪山。没有他的话,我肯定就死在了墨脱的雪山上面了。”这个叫张林的小伙子在危难之际的行为,不但挽救了两个人的生命,同时也深深打动了伍娟。


在经过了近10个小时与暴风雪的搏斗后,张林终于平安地把伍娟带下了雪山。回到重庆后,伍娟开始用文字纪录下了她的这场生死经历。


“……分别的时候,我把头灯送给了张林,在我印象中,张林是一个个子不高,很健壮的人,大概30 岁……”


然而,事情却在伍娟回来一个多月后急转直下。“墨脱那边的另一个背夫朋友叶学彬就给我打电话,告诉我张林已经在一次雪崩中遇难了。我几乎不敢相信这个现实,这么健壮的一个人,怎么突然之间就没有了呢?”


残酷的现实让伍娟不知所措,在生死关头给自己勇气的恩人,怎么会一转眼就已阴阳两隔了呢?


“听到这个消息,我当时就想再去墨脱去寻找张林,因为他们说雪崩发生后,张林的遗体还没有找到,就埋在雪下。我一直都不敢相信张林已经死了,因为他的体力那么好……”


恩人去了,伍娟心中空荡荡的,突然一个迫切的愿望撞击着这个善良女子的心灵——去看看救命恩人的家,也许他的家人至今还不知道张林的消息。然而,伍娟没有预料到的是,她前后寻找了大半年,却一直没有结果。而她的这种出于感恩的寻找也感动了川渝两地的媒体。这几日,在媒体的帮助下终于有了一点线索,我们《中国骄傲》摄制组也赶到了重庆,准备和伍娟一起展开寻找之旅。


成都寻访他的家人


9月3日的重庆,伍娟和几位媒体朋友正准备从重庆乘车去成都,据说那户人家在成都市大邑县。


由于要等到下午才有去成都的火车票,伍娟提议大家改坐汽车吧,这样能早些到。一路上,伍娟迷茫而紧张。“我还是担心不是他的家里人,我找了那么长的时间都没有找到”。另外,善良的伍娟还在犹豫,一旦见到张林的家人该怎么和他们说,要不要告诉他们张林已经遇难的真相。


9月3日下午4点,我们到达成都。原定计划是等4号再去那户人家,但伍娟已经不愿意再继续等待了。“我们还是今天就去吧,反正去那里路上花的时间也不会很长。”


2006年9月3日下午5点,伍娟和几家媒体一行来到了四川省大邑县安仁镇。


“你们先别进去,我先进去看看好不好?”心思细腻的伍娟怕我们这一大群人的到来会给即将拜访的这一家人带来麻烦,她要求我们先在外面等待,等时机成熟的时候再进行拍摄。


“如果这家人真是张林家人的话,得知张林的死讯会受不了;我不打算现在就告诉他们真实的情况,等以后慢慢的时机成熟了再说;但是如果他们看见这么多的媒体来了的话,肯定就会想是不是张林已经死了。”


曾经,在长期寻找张林没有结果后,伍娟也有了一些怀疑。在通讯如此发达、纪录如此完备的现代社会,要寻找一个有名有姓的人为什么会如此困难?后来,同在墨脱当背夫的叶学彬得到了一个消息,有人见过张林的身份证,说上面的名字并不叫张林,而是姓廖,住址在大邑县安仁镇廖营大桥附近。这次的寻找正是在得到这个信息后才确定的。


记者目送着伍娟进了简陋的农家小院,在接下来的时间里,这个院子里会发生什么样的情况,院子里的人是不是张林的家人,我们都不得而知。


我要继续寻找


5分钟后,从里面终于传出来一个消息:他们不是张林的家人。


“不是。她们家的照片是11年前的,但是里面的这个人比我见到的张林还老;另外,在山上的时候,张林给我留过电话号码,那个字迹也和她拿给我的不一样。”


寻找又一次落空了,伍娟和所有人都觉得十分失落。但记者还是问了伍娟一个问题:“你还会继续寻找张林吗?”


伍娟的轻皱的眉头一动,“我会的。虽然我和张林交往的时间也就是20多个小时,但是我们之间就已经是生死与共过的朋友了;我觉得,朋友遇难了,我有责任去帮他寻找到他的家人……”


“……他是那么好的一个人,后来我想明白了,他本来不会死的,他的体力那么好,他肯定又是跑到后面去帮别人背东西才遇难了的。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他就经常跑到后面帮那些背不动走不动的人……”


不管是叫张林也好还是姓廖的人也好,在了解的伍娟和她的故事后,我们都被这个背夫在危难的时候能够勇敢救人的精神深深感动,也或许是被伍娟这种感恩的行为所感动。或者说,我们从一开始就是在寻找这样一种精神,一种令中国人为之骄傲自豪的精神。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