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山泉鉴

我是分歧终端机 收藏 0 121
导读:《香山泉鉴》是一本以历史评论为主要内容的书,采用对话体,讲述和评论了明朝末年发生的若干历史事件,分析了明末若干重要历史人物的所作所……

《香山泉鉴》 > 序

第一章 引子

作者:话危先生

1999年10月17日,农历重阳节。清晨6点,在香山公园一条通向最高峰鬼见愁的石阶路上,

三三两两的游人在登山。天色尚早,而且不是假日,红叶季节里常有的那种摩肩接踵的壮观景象并没有出现,公园里显得清幽自在。山路上空气不仅非常新鲜,而且还含着一种特有的香味,让人很有点沉醉的感觉.


每到秋季,

香山山麓之上枫叶、黄栌、柿子叶,层林尽染,一派“霜叶红于二月花”的景象.香山的最高峰名为香炉峰,据说得名于山顶浑似香炉的两块巨石—乳峰石,每到雨雪晨昏,附近云雾缭绕,

如同袅袅升空的香烟,与太白所说的 “日照香炉生紫烟”的景致一般无二.

此峰高大雄伟,山势陡峭嶙峋,前人云香山红叶美,难登香炉峰.的确,欲登峰顶,要经九曲十八盘,即穿过香山28景中的霞林磴的崎岖山路.登峰顶并非轻而易举,因此,人们又送给它一个绰号—鬼见愁。


在登山者中,有祖孙三人在不紧不慢地往上走。爷爷古金走在前面,他的儿子古岳和孙子古江紧紧跟随.古金70多岁的人了,

面容清瘦,个子不高,但腰杆笔挺,目光如鹰,给人不怒自威的感觉,这是常年军旅生活的烙印.古岳将近50岁,

相貌酷似母亲,身形魁梧,弥勒佛般的圆脸上总有一丝笑意。古岳早年经商,高峰时激流勇退,现在除了陪伴父亲之外,平日青灯黄卷,研究经史佛学,常与三五好友清谈.

古江20上下,个头高高,长得很秀气,充满了年轻人的朝气。古江的面容与爷爷年轻时很象,却丝毫没有爷爷当年的骁悍气质,反而很有点贾宝玉的味道,多才多艺,弹得一手好钢琴,很有女孩缘。他已经是大学三年级的学生了,攻读的是经济与历史双学位,平时爱和同学高谈阔论,也爱听爷爷讲述战争中的故事.


古金就住在香山边的干休所,古岳也就几乎天天陪着父亲爬山。今天古金的老部下肖炎要来看他,他们约好十点在双清别墅见面.之前祖孙三人要爬上鬼见愁,

欣赏一下香山的晨景.祖孙三人步履轻快,不久就抵达了极顶鬼见愁.


此时正是太阳初升的时刻,

站在顶峰西南方的白玉观景台上,盘山公路犹如玉带束腰,西面群山峰峦起伏。近看,全园美景尽收眼底,亭台楼榭依山势构筑,自然和谐;远眺,东面红顶与蓝顶的低层建筑星罗棋布,那是著名的西山别墅群;烟树深处昆明湖宛如一盆清水,玉泉山宝塔耸立,

五环路上车来车往,再远的地平线上便是高楼林立的北京市区了.



古岳微微一笑,“从风水上说,香山这一带是一个龙形,龙头向东遥瞰北京城,龙身先向西又盘旋向东,形成一个巨大的盘龙。过去皇家园林多在这一带,清朝八旗军大多驻扎于此,都是有所讲究的。”



他指着旁边的重阳阁说道,“重阳阁,也叫重阳亭,是过去皇帝每年九月初九重阳节的登高处,但那时其实没有亭子,只是用黄缎搭成帷幄为临时休息之所。据说历代皇帝入主北京之前,多在香山驻跸,以近龙脉吸取龙气。又有传说,李自成当年不懂风水,急急忙忙闯入北京城,结果又匆匆忙忙地退了出去。”



古金笑道,“你总是喜欢这些神秘主义的东西。说起来,50年前平津战役的时候,我还在这附近看过地形呢。那时候满脑子都是如何打仗,从没有欣赏过山上的景色,更没有听说这里面还有这么多讲究。”停顿了一下,古金又说:“

当年毛主席进北平前就对周围的人说:“我们是进京赶考”,又说‘我们进北平,可不是李自成进北平,他 们进了北平就变了。’主席当年头脑是很清醒的。”



古岳微笑不语,他很了解父亲对毛主席的感情。很少有人象他这样,从小到大,甚至在事业取得很大成就的时候,都一直把自己父亲当成偶像和一座无法逾越的高峰。父亲1943年在冀东参加八路军打日本鬼子,从一个娃娃兵成长为部队里的一名悍将,从东野八纵到后来的54军,父亲无役不与。他所带的部队一直是主力里的主力,作战不仅勇猛,而且非常机敏,战术灵活多变,既是狮子也是狐狸。从辽沈、平津战役到南下的衡宝战役,再到朝鲜战争、中印边境战争,经历了无数恶战。中印战争结束后,父亲伤病缠身,从此离开作战部队,转入军事院校深造并开始军事战略教学研究工作。父亲的经历让古岳从小就对军事和历史知识很有兴趣。


“爷爷,您是不是有‘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的幽情?或者,‘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古江问道.


古金没有说话,笑着拍了拍孙子的后背。


古江说,“明亡清兴已经350多年了!

崇祯悲惨亡国,李自成也是昙花一现,最终的胜利者是清王朝。后人对这一段历史有很多评价,包括郭沫若的《甲申三百年祭》,毛主席也很推重这篇文章。那么明朝为什么灭亡,李自成为什么又最终失败,现在是不是能够把原因分析清楚?”



古岳缓缓说道:“这一段历史确实值得深思。不同于一般的亡国之君,崇祯皇帝其实是一个很有能力的人,也很有志向,一心想要让明朝中兴。即位不久,十七岁的时候,就能够以相当的老练和果断铲除权势倾野的大奸臣魏忠贤,表现了很强的政治手腕,丝毫不比康熙铲除鳌拜逊色。当时的臣民对他寄予了非常高的期望,誉为‘神明自运,宗社再安’,希望他能够一举扭转当时正在走下坡路的明王朝的颓势。他非常勤奋,在位十七年,节俭自律,不近女色,日夜勤于政事,史志称其‘鸡鸣而起,夜分不寐,往往焦劳成疾,宫中从无宴乐之事’。就是这样一个人,最后竟然成了亡国之君,这是当初谁也没有想到的。”


古岳转头问父亲,“您怎么看?”



古金对这个话题倒是很感兴趣,略略沉吟一下说道,“明朝覆灭有多方面的原因,军事方面的、政治方面的、经济方面的原因都有。如果从军事战略角度来说,崇祯一继位就处于两线作战的困境中,而且是既有内线对农民军的作战,又有外线对清军的作战,

这是他失败的直接原因。这跟两次世界大战中德国一直企图避免两线作战,但最终没能避免而直接导致失败的情况是有类似之处的。但是,德国的两线作战都是外线作战,而且在战争初期还占据一定的主动性;而崇祯则是被动地既面临内线作战又面临外线作战,既有本民族内部战争又有与异族的战争,而且对手都很强大,这种情况下是很难避免失败的。当然,政治经济等其他方面的原因可能是更深层次的原因。至于李自成进京后为什么失败,郭沫若的《甲申三百年祭》里提到的原因还不是实质性的原因,主席当年也是借用它在政治上的警醒意味,是别有深意的。李自成的失败,主要还是军事战略上的失误导致的,他进攻北京的决策就是错误的。呆会儿肖炎来了给咱们深入讲讲,他可是战略研究的行家,就好谈兵,待会儿听他侃侃吧。至于其他方面的原因,可就得摆个更大的龙门阵了”。


古金看看表,说: “时间还早,我们在亭子里坐一会儿,聊聊这个话题.”


(故纸堆之一:

1644年旧历三月18日,闯王李自成对北京全城发起攻击,只一夜之间,北京外城被攻破。19日,闯王李自成率军从承天门进入北京城。18日深夜,崇祯皇帝召来太子兄弟三人,他亲手为三个儿子换上了破旧的衣服,为他们依次系紧衣带,叮嘱他们:“今天你们还是皇子,明天就是平民,天亮以后,你们要忘掉自己的身份,隐藏好,不要告诉别人你们的姓名,见到老者要叫爷爷,见到年轻的叫叔叔,万一能活下来,要为父母报仇,别忘了今天的告诫。”史书记载说,周皇后搂着三个儿子哭成一团,在场者泪如雨下。随后,崇祯让太监分别将弟兄三个送到他们的外祖父周、田二位皇亲家中。周皇后回宫自缢而死。19日凌晨时分,崇祯皇帝在宫外的景山上上吊自杀,太监王承恩殉死。



人们发现崇祯帝尸体时,见其披发掩面,身穿蓝衣,左足赤露,右着朱靴,情景无比悲惨。衣前书写一段文字:“朕自登极十七年,逆贼直逼京师。虽朕薄德藐躬,上干天咎,然皆诸臣之误朕也。朕死无面目见祖宗于地下,去朕冠冕,以发覆面,任贼分裂朕尸,勿伤百姓一人。”



崇祯的这一段遗书可谓痛心至极,尽管他还是归咎于“诸臣之误朕”,但是临死前还觉得死后“无面目见祖宗”,实际上还是把责任归于自己。即使是如此,还不忘了说一句“任贼分裂朕尸,勿伤百姓一人”,到死的时候,至少还想到了百姓,宁可自己尸体分裂,也不愿百姓遭难。这也是对后来当权者的提醒罢了。崇祯当然明白胜者王侯败者贼的道理,他只是希望新的皇帝王侯们看到他的这番话,至少会有所收敛吧。这也反映了崇祯的复杂性格。



崇祯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的,他的死不是过去灾难的结束,反而是新一轮更大灾难的开始。李自成部刚刚进入北京就开始军纪不整,山海关之战失利后更是一路抢掠直到最后覆灭。张献忠的屠川则是惨绝人寰。清军入关后开始纪律尚可,之后不久就亮出屠刀大肆杀戮,“扬州十日”

“嘉定三屠”

“广州屠城”等大屠杀,至今令人心悸。至于当时残存的各地明军在烧杀淫掠方面与当时遍布各地的土匪武装毫无二致,甚至有过之。各地百姓遭受了巨大灾难,这是中国历史上少有的一次人口大灭杀。


1644年,统治276年的大明王朝结束了。


故纸堆之二: 后人对崇祯皇帝的评价:


即便是夺取了大明帝国江山的清朝,在他们作为胜者来编撰的《明史》中,也给予了崇祯这位亡国之君相当高的评价:“

赞曰:帝承神、熹之后,慨然有为。即位之初,沈机独断,刈除奸逆,天下想望治平。惜乎大势已倾,积习难挽。在廷则门户纠纷。疆埸则将骄卒惰。兵荒四告,流寇蔓延。遂至溃烂而莫可救,可谓不幸也已。然在位十有七年,不迩声色,忧劝惕励,殚心治理。临朝浩叹,慨然思得非常之材,而用匪其人,益以偾事。乃复信任宦官,布列要地,举措失当,制置乖方。祚讫运移,身罹祸变,岂非气数使然哉。


崇祯的另一个大敌李自成,在他向全国发布的彻底摧毁明王朝的檄文中也认为“君非甚暗”。



崇祯的大臣吴伟业在《绥寇纪略》中描述:“上焦劳天下十有七年,恭俭似孝宗(弘治帝),英果类世庙(嘉靖帝),白皙丰下(皮肤白皙,脸颊丰满),瞻瞩非常(看起来气质非常),音吐如钟,处分机速,读书如盈寸,手笔如欧阳率更(书法家欧阳洵)。有文武才,善骑,尝西苑试马,从驾者莫能及。讲射观德殿,挽三石弓,发辄命中。暇则用黄绳穿坠石而用手擎之,曰:吾以习劳也。既莅事,视容端,手容庄(一旦做事,形象端庄严肃)。”



明朝遗民在《甲申传信录》中写道:“上英断天挺,承神庙(他祖父)、熹庙(他哥哥)之后,黜邪党,励精图治,勤勤然有中兴之思。然疆事日警,中原内虚,加以饥谨荐至,寇攘横出,拮据天下十七年,而神器遽覆,遂死社稷。呜呼,英睿献猷(英明、有远见计谋),宵衣旰食,曾不一舒其怀,其留憾何极耶”。



崇祯的近臣锦衣卫王世德在《崇祯遗录》中对崇祯在用人上作了一翻描述:“烈皇帝以仁俭英敏之主,遭家不造,忧勤十七年卒以亡。天乎其人邪!凡祸之所以来,非无故矣。治国必需经济之才,而以八股取士,所取非所用,故内外大小臣工,求一戡乱致治之才,满朝无一人。皆贪污奸佞,诈伪成习,惟知营私竞进,下民共咨而不恤,纲纪日坏而不问,百政废弛,举天下事委之吏胥。而在位者率朝夕饮酒赋诗,戕民取钱以自乐,循资格致卿相而已。嗟乎!上即位,诛逆 ,斥抑宦官,虚心委任大臣。而所谓大臣者类如此,天下事尚可为乎?以致边疆日蹙,秦、晋、中原,盗贼蜂起。环顾中外,无一足恃者。于是破格用人,求奇才,图匡济。而廷臣方持门户。如其党,即力护持之,误国殃民皆不问。非其党,纵有可用之才,必多方以陷之,务置之死而后已。而国事皆不顾,朋比为奸,互相倾害。使天子徇众议以用人既不效,排众议以用人又不效。朝用一人,夕而败矣。夕用一人,朝而戮矣。展转相循,贼势日炽。天子孑然孤立,彷徨无所措,而宗社随之。然则国家沦亡,谁之罪也?每召对大臣,窃闻天语煌煌,询问安危大计,而廷臣非惭汗不能言,即嗫喔举老生之常谈以塞责。间有忠鲠敢言之士,而所言又皆疏阔迂腐,不知时务,不可用。实堪遗恨千古!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