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礼!老兵! 敬礼!老兵! 四十七

走过冰山 收藏 0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7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77.html[/size][/URL] 又是一个大雾的早晨!小霸特工连的领队吴灵氏上校透过望远镜看了看了埋藏有地雷的地方,浓浓的大雾遮蔽了人的环视距,什么都看不到。 但这并不影响吴灵氏的好心情,只要有中方边防巡逻队士兵经过,就会触发那种苏联老大哥支援的绊发式地雷——POMZ-2棒状防步兵地雷,爆炸之后就有火光,只要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77.html


又是一个大雾的早晨!小霸特工连的领队吴灵氏上校透过望远镜看了看了埋藏有地雷的地方,浓浓的大雾遮蔽了人的环视距,什么都看不到。

但这并不影响吴灵氏的好心情,只要有中方边防巡逻队士兵经过,就会触发那种苏联老大哥支援的绊发式地雷——POMZ-2棒状防步兵地雷,爆炸之后就有火光,只要火光一起,在一百米范围内针对中方边防士兵的攻击就会如期展开,到时候子弹和炮弹招呼那些中方的边防士兵。

想起最近二十多天的日子里,靠这样的方法,至少杀死杀伤了中方近七十多人,估计中方那边已经陷入恐慌之中了吧?吴灵氏会心地笑了,她的笑容非常妩媚。

没错,应该用妩媚一词,中方这边谁都不会想到,带领这支无恶不作的小霸特工连的部队长竟然是一个女人。而吴灵氏从来都不会觉得作为一个女人,她带领一支几乎清一色是男人组成的连队,有什么不对,因为她是一个优秀的指挥官,过去是,现在也是。

在保家卫国打美帝期间,在她吴灵氏手下超生的大鼻子美国大兵就不下百人,而且那些美国大兵的下场都很惨,成为了丛林里野兽口中的美餐,而她则一跃成为越方家喻户晓的小霸花木兰,各种赞誉如余音绕梁三日不绝。

而现在的敌人,却是师傅——中方,吴灵氏虽曾在内心里感激中方的大力支援,但调转枪口之后,她并未把这种感激放大。在她的心中,敌人就是敌人,因为黎笋主席说中方侵占了越方的领土,那就和美帝无异,再加上现在的中方与万恶的美帝眉来眼去,就应该他们在战场上付出代价,让他们彻底怕了战争。

每每想到这里时,吴灵氏总是一种激动,她还真把自己当成了正义的化身了。在战争中一个女人变成了杀人机器,她的一切思维就不能以正常来形容了,总是伴随着一种疯狂,处于一种极度的歇斯底里的状态。

按现在的人的思维去看吴灵氏,她注定就是一个悲剧人物,只是一场无意义的战争的牺牲品。或许这个现在已经埋藏在某个角落的女人,从一开始就该后悔,她在这一天里碰到的对手,因为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她会体会到什么叫真正的恐惧。

而这一切,吴灵氏现在并不知道,她还在笑,带着微笑的女人,往往是最致命的,因为在微笑背后所隐藏的东西,往往都不是可以用常理来进行说明的。


爆炸声终于如期地响起,火光也如期地亮了起来,火光起之处,又有猎物上钩了,不用吴灵氏发出作战命令,她的部下们忠实地履行了自己的职责,爆炸声就是攻击命令,火光之处就是目标,这样作战就是以逸待劳。狙击手也第一时间闭上了一只眼睛,开始了瞄准。

第一轮攻击之后,就该是等待先前被惊散的猎物进入伏击圈,地雷爆炸之处开始有人开始了动作,狙击手屏住呼吸,快速地瞄准定位,毫不犹豫地扣下了扳机,好像是打中目标了,而趴在他身边的吴灵氏上校非常赞赏地举起了大拇指。

“砰——”一声枪声再次响起,而枪声传来的方向,并不是自己这方,而是远处,狙击手感觉一股热热的东西突然从右眼流了下来,当他意识到痛,想呼痛时,身体也不属于他自己了,因为他死了。

零伤亡的神话在一瞬间被无情地撕破,吴灵氏的笑容也在一瞬间被喷溅在脸上的鲜血无情地撕破。她立刻脸色大变,冲部下发出了命令,“紧急火力侦察,炮火向前进行延伸!敌方狙击手应该在方圆两百米之内。”

一轮强火力进行侦察之后,并没取得预期的效果,那边连什么像样的攻击都没有,就连正常的开枪还击都没有。

“奇怪!真是奇怪!”吴灵氏借助望远镜观察炮火所到之处的火光周围,并无任何发现。她无奈地放下望远镜,喃喃自语,“那边怎么连一个人影都没有呢?刚才的狙击手埋伏在什么位置呢?会不会是我判断失误了?”

此时,吴灵氏心中充满了种种不解,今天的开局并不顺利,居然一开始就被对方撂翻了一个人。按说,刚才那边应该是派出人来抢回伤员,或者是呼叫炮袭呀,怎会连一个人影都看不到?牺牲了一个人不重要,关键是士气,吴灵氏很小心地观察了连队里其他成员,还好,部下们的情绪并没受到影响,他们的心中应该充满怒火吧!

要让部下释放怒火,那就找已经受伤的中方士兵出气吧!吴灵氏马上就近点选了九个人,“你们去把中国士兵捉过来,一会对他们施行绞刑!给死去的烈士报仇!”

被点选出来的人重重地点了点头,立刻猫着腰出发了,他们十分小心地避开自己埋设的地雷,呈蛇形前进队列,迅速地到达了地雷爆炸之处,结果却让他们呆若木鸡,哪有什么中方士兵的伤员或者是遗体,现场连一丝血迹都没有。

就在他们准备撤退的时候,枪声再次响起,不过这次好像不是什么狙击步枪,而是中方特有的40mm枪榴弹,他们其中一人,被击中之后,胸膛在瞬间就爆裂开来,钻出了一个洗脸盆大的伤口,下水全露在了空气之中,枪榴弹爆炸之后,将死者身上的肉烧焦了,空气之中,顿时充满了一股糊臭味。

他们立刻边向后退,边向枪榴弹发射之处开火了,AK47转到自动发射,喷出的火舌,整个一个小机枪。不过,这样漫无目标地扫射,只是一种徒劳,在第一个弹匣打完之后,换弹匣之际,左右两侧突然喷出了火舌,又有三人在猝不及防之下,顷刻中弹就倒地不起了。

事发突然,吴灵氏在好半天之后,才回过神来,“注意左右两侧,立刻开枪还击,炮火支援,掩护他们撤退!”

这个命令刚执行不久,对手的枪榴弹再次响了,这次竟然是从后方发射,直接打到了吴灵氏等人的藏身之处,听爆炸声,很像用的是那种反坦克枪榴弹,对手究竟是一只什么样的部队?普通的边防巡逻队是不可能具备这样强大的火力的,反常,太反常了!

莫非对手是中共的侦察兵部队?这个念头一闯入吴灵氏的头脑之中,她就暗叫坏了,看来是碰到硬茬了。

吴灵氏之所有能混到上校,全靠她在战场上的机灵。在大雾天碰到这样硬的对手,她做出的第一反应就是命令部下撤退,“不要恋战,对方是中共侦察兵,不是普通的边防士兵,收拾武器,立刻撤退,炮弹之类的武器一定带着,到时候给予他们沉重一击。”

小霸特工连的成员在交叉掩护的同时,迅速收拾重武器迅速撤离了战斗地点,全然不管还在远处惨叫的袍泽,虽然并不知道那些袍泽正遭遇着什么,他们之所以能够在长期的战争中存活下来,是因为他们的心都变硬了,现在只要有一丝同情心,就会把自己搭上,战场的利己主义在第一时间就进入了他们头脑之中。

他们撤退得很仓促,也很狼狈,连刚才那个被打死的狙击手的遗体都忘记了带走,这是特工连组建以来的第一次这样狼狈。


大雾悄然地离开,硝烟却依然还在。

“弟兄们,还能喘气说话的,赶紧给老子报个数!”叶晗开始了清点人数,“一对一相互检查,发现伤情立刻上报!”

报数之后,侦察兵们立刻一对一地帮助身边的战友检查起是否有伤来了。

还好,三人轻伤,一人介于轻伤和重伤之间——手臂给打了一个对穿,属于贯穿伤,问题不是很大。

叶晗匍匐到那个手臂受伤的侦察兵面前,眼神里带着鼓励,“兄弟,还能坚持吗?不能坚持,你就跟随他们几个先回去。”叶晗对他指了指另外三名轻伤员。

“‘8231’,你什么意思?什么叫我还能不能坚持?不要门缝里看人,把人看扁了,老子今天还没打过瘾,就挂了彩,这口恶气,要是老子不出,死都不甘心!”手臂受伤的侦察兵急得脸都憋红了。

“日!老子好心好意问你两句,狗日的还给老子歪(凶)得很呢!”叶晗笑骂之后,转身对其他侦察兵道,“赶紧给老子检查战果,按战前说的那么去办——不抓俘虏,不留活口,全部消灭,让那些还能喘气的兔子都变成死兔子!”

分散在丛林四周的侦察兵们瞬间就动如脱兔,窜向了小霸丢弃伤员的地方,大约几分钟之后,彼止彼起的枪声,惨呼声响了起来,在丛林的上空久久地回荡。

很久之后,叶晗冷冷地审视了摆在眼前的15具尸体,转脸看向小霸特工连撤退的方向,“什么鸟世界第三军事强国,连狗日的小日本鬼子都不如,人家小鬼子还知道在撤退时带走战友的遗体,小霸特工连指挥官这样随意遗弃伤员和遗体,哪个部下会不寒心,那个指挥官肯定是一头猪,而且还是一头大蠢猪!”

“‘8231’,你看!”小曾突然对叶晗指了其中一具尸体。

叶晗循声一眼望了过去,那具尸体手里正死死地攥着什么东西。这引来了叶晗的好奇心,他蹲下身,用力掰开那具尸体紧握的手,是一张照片,上面是一个几个月大的婴儿,肥肥憨憨的样子,让人觉得很可爱。叶晗叹了口气之后,把照片塞回了那具尸体的手里。

站起身之后,叶晗看了一下战友们,“弟兄们,今天一战,兔子可能就惊了窝,接下来,我们就该是被追逐的对象了,因为我们将进入他们的纵深之内,我希望你们都打起十二分精神来,就是睡觉都要睁一只眼。我重点强调一点,不到雾天我们不出击,出击之后,打一枪换一地,出击过程中严格执行我的5人小组配置,不许个人英雄主义,你们中今天有的人忘乎所以,这次就算了,下次再犯,老子就直接踢你们回基地!”

被叶晗指责个人英雄主义的人,都垂下了头,上了战场确实有些忘乎所以了!

“走了!现在开始追踪,小心地雷!”叶晗带头上路了。


刚撤离边境线约5公里左右,吴灵氏就叫停了部队,清点了下人数,出发时连她在内一共是162人,现在只剩余143人了。一天之类就损失了19名精英,怎不叫她心痛,在此时,她得出了一个结论,得意之时需谨慎,大意之下,惨重的伤亡也就随之而来了。

现在,到了自己的纵深之内,估计那些中共侦察兵应该还会跟来,只要这些中共侦察兵一出现,就立刻咬住他们,一定要用优势火力,让中共侦察兵受到惨重的打击,她甚至盘算好了利用丛林陷阱来迟滞追兵的前进速度。

就在刚刚的撤离过程中,她就下命令,让部下启动了陷阱的机关,那些东西对付美国大兵很有效,对付中共侦察兵也同样有效。

这些中共侦察兵的指挥官为了近战优势,全选的是人高马大的优秀士兵,就在刚才她就察觉出来了,那些人身手相当灵活,长腿在丛林中跑动极具优势!就是近身肉搏,也是一人能顶俩,那边的训练毕竟不是西方人的格斗技术,而是用传统武术结合的实战散打,以彼之短攻敌之强,是一种很错误的想法,所以,她要超出这个常规,利用大自然做的陷阱,让这些中共侦察兵尝到厉害。

不过要想让陷阱发挥作用,只有等到大雾的时候,丛林一日的晨昏都是这样的好时机。她正在等待大雾的降临。

临近下午5点左右,大雾开始缓慢地袭来,吴灵氏等待的就是这样的时候,估计这个时候中共侦察兵已经倾巢而出了。陷阱布置得很成功,传统的竹签阵之下还有绊发式地雷,只要一爆炸,方圆3-8米的范围内,无一杀伤死角,那样一来,只要十处成功那么一次,就可以扳回一城了。

真等大雾降临时,吴灵氏发现自己其实做一个很错误的决定,因为中共侦察兵的指挥官不是一个按牌理出牌的人,根本就不是为了追击她和她的部下,而是在互为诱饵,互为增援,忍耐不住性子的一些部下,在遇袭当时就忍不住冲动,冒然地冲了出去,然后不外乎就是那些个结果,要么还能回来一到两个囫囵人,要么就是几具冷冰冰的尸体。

而她派出的反袭扰小分队,对手根本就不接触,撒丫子就跑,而且跑动的速度极其快,在大雾天的丛林里,天知道那会有多少对方设置的陷阱?于是,在大雾散去之前,立刻召回了参与追击的小分队。

还好,召回得及时,入夜时分,清点人数之后,吴灵氏发现自己的部下又少了11人,而自己的部下连对手一根汗毛都没碰到,而一到晚上,对手就完全停止了一切攻击、袭扰,丛林在一瞬间,就完全地安静了起来。

陡然而来的安静,加大了吴灵氏的不安,如果对手有一点动静还好说,至少那样对手是在明处,可是一入夜,对手也是夜间近战的行家,跟这样的对手作战,其实是一种痛苦,对手的指挥官绝对还有其他杀着在后面,而且是一种心理战术,一种与美国大兵迥然而异的心理战术。

吴灵氏的担忧不是没有道理,晚上时间刚过九点,丛林里响起了歌声,开始让人听不真切,可是到了后来,歌声就从四面八方传了出来,像是从广播里面传出来的歌声。那歌声让人很熟悉,仔细地侧耳倾听之后,吴灵氏不得不佩服对手指挥官的厉害,因为广播反复地播放着越方的民歌——《湄公河春望》。

四面楚歌——这或许是很老的战术了,却是最有效的心理战术,当吴灵氏发现她的部下也闻歌而动,跟着低声哼唱了起来,作为一个指挥官,她却不能去制止,那只会激起兵变,出师未捷而身先死,这无论如何都是一种莫名的悲哀。

如此大功率的收音机是什么地方来的呢?吴灵氏就纳闷了!而且作战的过程中,携带如此大功率的收音机,那将会拖累部队的行进速度的。

不过,对手指挥官是不是过早地使用了这招,现在敌我胜负未分的时候,就采取这招攻心为上,对手指挥官或许是聪明。但晚上的攻心战就做得不怎么样了,要不是太教条主义,就是太过稚嫩了?吴灵氏一时间竟起了轻视之心。


用兵之道,攻心为上,攻城为下。心战为上,兵战为下。

当叶晗盘算着从“老大”手里申请电台时,就考虑到了这点,美国人支援的通讯电台,不但功率大,而且小巧,通讯范围较大,而且声音十分清晰,最大的优势就在于,它相当于一个广播器,只要利用大自然的神奇,就可以把声音传递得很远。(丛林与森林边缘空旷的地带,具备了回音的条件)

小霸打了很多年的战争,却忽略了科技的力量,中国的改革开放让中国人开了眼界,很多先进的电子设备也进入到了中国。小霸虽有苏联老大哥的支援,但苏联老大哥在军用设备的制造上堪称世界一流水准,但在通讯电子设备的制造上,却远远落后于西方国家,小霸这个“东方的古巴”采取了闭关锁国的政策,左得可爱,也就阻止了自己的进步。

一到晚上,叶晗就呼叫了“老大”,让“老大”播放他事先就准备好的木纹唱片机,按叶晗的说法,这叫战场四重奏,一个不懂音乐的人,在那里胡乱盖帽子,搞什么战场四重奏就是一个笑话。

不过,在这点上,“老大”非常爽快地答应了叶晗的要求,并没去问那个为什么,因为他知道叶晗如此做肯定是具备很深的用意。一个聪明人有何用意,最好等其自己说出来。临时基地通讯室里响起了悠扬的歌声时,“老大”在第一时间就醒悟了过来,叶晗是在对小霸特工连进行攻心战,但是现在进行攻心战,是不是为时过早了点。

西楚霸王遇到四面楚歌的绝境之时,其士兵听到四面楚歌,也就丧失了斗志,叶晗在敌人不是绝境时,就提前开始了心理战,是不是有点矫枉过正了。会不会导致反结果?

“老大”会这样想,因为他不是叶晗,而在前敌指挥的叶晗,可没那么轻松,他正在紧张地思考要不要连夜踹敌营,如何踹,何时踹,踹后要达到什么效果,他都要考虑。对手的夜战能力并不弱,或者说和己方旗鼓相当,这是一次冒险,而且是一个很大的冒险,不管对手如何反应,己方多少会有一定的伤亡。

但不去踹营,叶晗今天晚上的攻心战就白干!

“日!老子毛(豁出去)了!”叶晗暗地下了决心。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