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世界》还原李贽热及明朝热真面目zt

为了最大限度地还原哲学家李贽以及他所处时代的本来面目,3月13日,记者采访了多次登上央视《百家讲坛》的明史研究学者、中国人民大学历史系教授毛佩琦。


《华人世界》:明朝万历年间引起的“李贽热”,与今天《百家讲坛》被民众所热衷有没有相似之处?

毛佩琦:没有相似之处。虽然表面看来,这种特有的“文化热”均与社会转型有关。但今天的“《百家讲坛》”与万历年间的“李贽热”社会转型的背景不一样,“李贽热”的产生,是因为当时经济转型(一般称为资本主义的萌芽)所产生的市民社会,这个群体为了突破等级社会经济的压迫和人身的不自由,从而热衷于“提倡私欲,追求自由”的李贽学说。

但是,近期的传统历史文化热,是国人在长期对传统文化不够重视之后,在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过程中,对中华传统文化价值追求的自觉行为。中华民族的复兴光靠经济增长不行,仅靠军事强大也不行,靠什么?我觉得我们民族独特的传统文化更为重要,如果没有中国文化,尽管你别的方面再强大,但事实上中国本身就不存在了。


《华人世界》:李贽学问的宗旨是什么?

毛佩琦:李贽学问的宗旨是肯定人的欲望、提倡自由平等,与王阳明“心学说”一脉相承。也是继泰州学派创始人王艮提出:“百姓日用即是道”之后,又一位把“心学”平民化的思想家。李贽从心学重视主体的基点出发,提出;“夫心者,人之私也。”李贽的大胆言论,表现出鲜明的个性解放色彩。


《华人世界》:李贽作为近代史上的一个哲学家,他的思想有多大的辐射,对东南亚乃至全球有何影响?

毛佩琦:李贽的思想还没有到影响世界的程度,因为海外华人群体在明代还没有形成,那时迁移海外的华人还相当少,华人大规模的海外迁移是发生在清代之后。

但李贽在今天的韩国、日本有着广泛的知名度,主要原因是当时的明朝与这些国家的交往比较多,阳明学说传播到韩国以来,许多韩国学者都一直注意李贽思想的独特性。


《华人世界》:14—16世纪欧洲的文艺复兴直接导致了近代欧洲资本主义的发展,如果当时明朝以及其后清朝能够对李贽挑战传统的思想不过于压制,那么中国的文艺复兴在明代是否有可能出现?

毛佩琦:晚明的社会经济发展呈开放活泼的态势,已经开始向近代转型。很不幸的是,清政权代替了明朝,清朝竟然倒退到农奴制阶段,而其后经过100多年的发展,才恢复到明朝万历年间的水平。

明朝可以出现东林党、海瑞、李贽,他们可以对朝政提出批评,甚至有时会对统治阶级针锋相对。海瑞上书嘉靖骂皇帝,李贽提出反传统、反等级社会的思想,虽然都被官府关押,但海瑞能被隆庆皇帝释放并提高官职,而对于李贽“大逆不道”的思想,万历皇帝也仅最终决定“押回原籍,地方看管”,并没有定他死罪。

相比之下,清朝的统治要保守,清朝的思想、文化没有明朝活跃。


《华人世界》:您眼里的明朝是什么样的?

毛佩琦:首先,明朝是传统的政治经济文化发展到顶峰的时代,又是从传统向近代转型的时代。我多次表示,明朝中晚期是“在衰败中走向活泼、开放”,中国古老的君主宗法制度在这时迎来成熟后的蜕变。明朝中后期,朝廷衰败了,政权衰败了,但是新的经济因素的出现,新的思想浮现了,旧思想观念解体、旧有的君臣关系坏了,君权被削弱了,整个社会出现了向近代转化的前兆。在这一过程中,旧的制度不那么约束了,老百姓相对自由了,新东西多了。明朝出现了《本草纲目》、《乐律全书》、《农政全书》这样的集大成之作,出现了《金瓶梅》、《西游记》、《水浒传》、《三国演义》等文学上的巅峰作品。

明朝出现了一大批科学家、思想家、艺术家,李时珍,徐光启,王阳明、黄宗羲、汤显祖、唐伯虎,等等。可以说明朝是继宋朝之后,文化最发达的时代。相比之下,清朝却是在“强盛”中走向僵化封闭。清朝的强,是政权的强,是控制、压迫得有力,清朝修了一部《四库全书》,其实是将全国的书禁毁、烧毁了一半,而另一半收入了《四库全书》,而收入《四库全书》的书籍也要按照统治者的意志加以删改。烧掉的和收入的书籍大概各占一半。

总的来说,明朝是中国历史急剧转型的时代,由此中国由古代社会向近代社会转型,由封建专制向近代启蒙转型,由封建生产关系向资本主义生产关系转型。


《华人世界》:围绕明朝,您在《百家讲坛》讲了郑和下西洋、十七个皇帝等多个明朝专题。请问您近期有没有专门讲李贽的计划?

毛佩琦:目前讲李贽的专题计划还没有,但可能会涉及到一部分明代思想文化。


《华人世界》:李贽和海瑞,都是大明朝两颗耀眼的星座,他们有什么相同或不同之处?

毛佩琦:相同之处在于,他们都是低级官僚起家,都是举人出身而不是进士。相同之处还在于他们都能仗义执言,有一颗真诚的心,能替老百姓说话。

不同之处在于,海瑞除了短暂的牢狱生活,基本上是作为官员而存在的,是在体制内说话。而李贽后半生基本上转换在和尚、隐士、学者等不同身份之中,是在体制外说话。

李贽和海瑞对皇帝都有不同程度的骂,但李贽的学说里是要推翻统治阶级重来的,而海瑞却是要维护皇帝的统治。李贽是一个率真的真学者,海瑞是一个执著的廉洁官员,但他们都是中华民族的脊梁。


《华人世界》:对个体的人而言,我们可以从李贽思想吸取哪些养分?

毛佩琦:李贽的思想,对单个的人而言,他的思想价值首先体现在“重新认识人的价值,尊重人,尊重人的价值”;其次,他提倡的“童心说”不是虚伪的;还有就是他的平等观,他主张人要平等,这种平等是与等级相对应的。


《华人世界》:您觉得当前的明史热能持续多久?

毛佩琦:不会太久,也没有必要太久。这只是一个阶段的文化现象。但我反对恶搞、戏说明史。反对把对历史的理性理解扭曲到邪路上去。对于我们多年来形成的对专制皇权,对落后迷信的批评不能轻易丢掉。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