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纪录的30万法郎:法国媒体报复中国的好机会 ZT

shan..lin 收藏 0 224
导读:法国《巴黎人报》(LeParisien)报道说,巴黎戴高乐机场商店的售货员几乎无法相信:圣诞节前一天,一个中国贱富翁到戴高乐机场乘飞机回北京,在进了海关后,他在免税店逗留了一会儿,并一口气在这个圣诞前夜买了价值达46,423欧元(逾30万法郎)的法国红酒。报道还说,中国旅客在戴高乐机场购物的前纪录是2007年3月一名中国旅客在戴高乐机场一次购物花了23,000欧元(15万法郎)。据报道,这位新“创纪录”的中国有钱人先买了一瓶价值19,900欧元的酒。接着,他又往他的手推车里加了几瓶法国波尔多地区产的酒,其中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法国《巴黎人报》(LeParisien)报道说,巴黎戴高乐机场商店的售货员几乎无法相信:圣诞节前一天,一个中国贱富翁到戴高乐机场乘飞机回北京,在进了海关后,他在免税店逗留了一会儿,并一口气在这个圣诞前夜买了价值达46,423欧元(逾30万法郎)的法国红酒。报道还说,中国旅客在戴高乐机场购物的前纪录是2007年3月一名中国旅客在戴高乐机场一次购物花了23,000欧元(15万法郎)。据报道,这位新“创纪录”的中国有钱人先买了一瓶价值19,900欧元的酒。接着,他又往他的手推车里加了几瓶法国波尔多地区产的酒,其中有一瓶价值9,000欧元,一瓶8,200百欧元,一瓶4,950欧元。店员回忆说:“在想了几分钟之后,这位极其有钱的中国人又回来买了3瓶共计3,000多欧元的酒。


法国人做自己的事不勤快,倒是想着给中国人记花钱经过。


清朝大内有一种太监是专事记录皇帝临幸妃子的,每一次皇上和妃子做爱都有太监隔着纱帘候着,然后把今天的姓名、时间、情形等等一一记录――估计是八国联军进北京时,有位负责专事此的太监被带回了法国,和法国娘们儿结婚生子,他们的后代就专门负责记录中国富翁在戴高乐机场商店的花销情况。


中国太监能让法国娘们儿生孩子?


这你问不着我,得去问萨科奇,因为这活儿在中国之所以给太监就为了绝传,居然到法国可以后继有人了。


这是一条让中国人感到脸蛋子火辣辣的消息,前几天还有那么多中国网民哭着喊着要抵制法货,立马就有中国人干脆到法国狂购红酒,而且一下就豪掷30万法郎(36万人民币吧),仅仅是候机那么一小会儿。


这位富有的中国人真给刚刚改革开放30周年的中国争气,但我看他更给被中国网民抵制的法国货争气,在富可比天的法国红酒面前,这位有钱的中国人下贱得需要土行孙遁地去找了。


据说,这条消息一下子成为法国圣诞节当天的热门新闻:


贵族的法国人于经济大萧条之际,在下贱的中国富豪身上看到了经济复苏的曙光了,上帝保佑。


如果《巴黎人报》的消息属实,我想中国人完全可以通出诸种手段,如人肉搜索在12月24日当天巴黎到北京的航班记录(包括托运行李记录)上找到这个中国富豪姓甚名谁,他为什么那天要买那么多法国红酒?他是做什么的?他哪里赚那么多钱?


能,也敢在片刻之间花掉36万人民币买一堆红酒的人,第一,至少是个身价10亿人民的富翁(我认识的据说身价如此高的人好像也没这么大魄力),这样的人在中国也就万名以内;第二,至少是疯狂的法国红酒的爱好者、收藏者,不过也可能是个酒鬼,外延再这么扩大一下,这样的人在中国也就1000个;所以,想找到这位豪掷30万法郎的中国人不难。


如果找到了,第一件事,是让他先豪掷10倍的钞票到中国的菜市场(不能是家乐福)去购买中国土豆,也让利一下中国农民吧,至于那价值300万法郎的中国土豆如何处理,我建议还可以用那30万法郎买来的法国红酒发酵,做成红酒土豆泥,够他吃一辈子的了。


如果找不到呢?


如果找不到,说明《巴黎人报》应改成《巴黎骗子报》,是这家和许多家法国媒体在撒谎,编造一个中国贱富豪的故事,编排那些抵制法货的中国人,用事实告诉你中国人,你看你们有多贱,一边抵制一边狂购物。


不过这件事里确实有很大疑点:


《巴黎人报》是通过什么手段拿到那位中国红酒狂人的购物小票的?商场提供的?据我所知,如果我擅自去中国商场索要某位顾客的购物详单是不可能的,即使我说自己是记者也不行,难道商场没有责任为来此购物的每一位顾客保密吗?除非你有特殊身份,比如《巴黎人报》的记者带着法国情报机关的人员去查帐,或得冒充情报人员查帐――反正能通过商场帐户得到这个中国富豪购物详单的方式肯定不是常规手段。


还有一种是《巴黎人报》的记者直接在机场遇到此人在疯狂买酒,他跟着他目击了所有的细节,写出了这篇报道――不过,这里还是存在两个问题,一个是这位记者赶得太巧了,另一个是这位记者又如何知道在戴高乐机场商店购物的中国旅客上一次创造的花钱纪录是多少呢?难道两次两个人都被记者撞上了?


或者戴高乐机场商店以侵犯他国公民隐私权的方式向媒体透露了这两位顾客的购物记录,因为商场店员曾回忆说:“在想了几分钟之后,这位极其有钱的中国人又回来买了3瓶共计3,000多欧元的酒。


然而即使有商场的透露,也有媒体记者的采访,又是什么东西让一个记者可以及时地因为一位中国顾客的行动而马上和这个商场联系在一起了呢?


这只能解释为,在法国,有一部分有钱的中国人的行踪是被跟踪的,是被记者或者是别的身份特殊的人跟踪,从《巴黎人报》的这篇报道可以判断这种跟踪不是从现在开始,而是至少从上一个纪录被创造时就已经有中国有钱人在巴黎戴高乐机场的行动被某些法国人跟踪了。


因此,可以郑重提醒去法国旅行的中国人,你们都有被跟踪的危险,跟踪目的不明。


而且我还真的充分怀疑当年确实有一个负责记录中国皇帝与妃子做爱情形的中国太监被带回法国,与法国女人生了一串子孙,他们现在将祖上的事业发扬光大了,专门跟踪记录来巴黎的中国人的一举一动。


如果,法国、法国媒体或者有关当事人,还是否定此事,即:


一,从北京机场查不到这个所谓中国有钱人的是谁,或者根本没有此人,或者那个人根本不是中国人,他也不是飞北京,而是飞日本或者汉城的。


二,法国媒体、法国商场或者情报人员也否认他们对中国赴法旅客进行跟踪记录,更否认当年的一个中国太监临幸一个法国女人之后传宗接代,把一门中国绝学传给了现在的法国人。


那么,只能证明《巴黎人报》的消息,是一个假新闻,完全是编造出来的,是专门用来羞辱中国人的。


再那么一下――《巴黎人报》就应该改成《巴黎骗子报》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